笔趣阁 >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 > 7.豪门男妻07

7.豪门男妻07


  王未初被抱上床的时候,才迷迷糊糊间发现,墙后的隔间原来是一间设施齐全的卧室。

  王未初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怀疑,岑尧是不是故意让他送文件到岑氏来的。而不单单只是为了治他的父亲?

  不过很快王未初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怎么能这样想岑尧呢?

  王未初软软地倒在被子里,看向了那面隔断墙。

  岑尧出去了一趟。

  回来的时候,手里拎了个袋子,问:“这是什么?”

  王未初这才从被窝里探出了头,伸长脖子。那个袋子是王庆志给他的,他当然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但这样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大概算是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吧?

  王未初含糊了一下说:“嗯……就算一种水果吧。以前长在我老家那边。”

  “要吃吗?”岑尧问。

  王未初不自觉地舔了下唇,有一点想吃。他已经很久没吃到过了。

  但想想又太麻烦了。他现在待在被子里,一点也不想动。

  “嗯……”王未初正准备摇头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岑尧说的那句话。于是他鬼使神差地点了下头。

  岑尧取了一个iPad递给他:“先点晚餐。”

  王未初捧在了手里,屏幕上已经是菜单页面了。

  而岑尧拎着袋子,走到了一面墙前,他抬手按了下,墙体打开,露出了背后的小厨房。

  原来那不是一面墙,是一扇门。

  王未初忍不住惊奇道:“你办公室里还有厨房?”

  “嗯。很少用。”岑尧淡淡说着,将袋子放置在了料理台上,弯腰从洗碗机里取出了一只碗。

  岑家特地在他办公室里修了个厨房,好方便请厨师来给他做菜。

  王未初挪了挪位置,侧躺着,斜斜看向岑尧的方向。

  他看着岑尧挽起衬衣袖子,露出手臂线条,再拧开水龙头,一颗接一颗清洗那些小果子。就这么反复洗了四五遍,才用纸巾擦去碗身的水,端了出来。

  “点好了吗?”岑尧问。

  王未初这才回过神,从被子里艰难地爬起来,胡乱点了两道菜:“嗯。”

  岑尧取了一条毯子递给他裹上,这才将碗给他:“先吃这个。”

  然后拿过iPad,又多点了几道菜才放下。

  王未初吃了一颗姑娘果。

  比记忆中的还要甜一点。

  “好吃吗?”岑尧突然问。

  “唔。”

  “我尝尝。”岑尧说着,却没有动。

  王未初怔了下,试探性地捏了一颗送到了岑尧的唇边。岑尧低头含在了嘴里:“……嗯,甜的。”

  王未初忍不住盯着他的脸多看了两眼。

  男人神色淡淡,看不出多少喜欢的意思,却也没有一点嫌弃的意思。

  王未初不自觉地开了口:“这是我父亲给我的。”

  “嗯?”岑尧摆出了倾听的姿态。

  “应该是他太太给他出的主意吧。哦,你大概不知道,他太太,是我的继母。其实我早就明白,我父亲当初抛下我母亲,回到城里娶了有钱人家的小姐。他对待我这个前任留下来的拖油瓶,又怎么会有慈爱之心呢?”王未初说着,又低头咬了一颗姑娘果在嘴里。

  这颗又酸又甜。

  “可是人怎么会轻易承认,自己根本没有人爱的事实呢?”王未初喃喃道。

  他并不沉溺在低落的情绪里,转瞬就又语气平淡地说:“我刚被接到王家的时候,就因为不太适应王家的生活,想要回老家。那时候也是那位王太太给我父亲出了主意,让他拍了一些老家的照片给我解思念。那时候我还真当我父亲疼我呢……”

  “其实我也不讨厌王太太。但是她的存在让我觉得很难受。明明我母亲更早和他办了酒席,但我却好像私生子。我在王家做出不符合礼仪的事,她也不会责骂我,只是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我……也许是我太敏感,我会觉得很难受,很难受。”

  岑尧抬手擦过他的脸颊,又轻轻摩挲了一下他的眼下。

  这小傻子。

  还当王太太只是冷淡高傲地对待他。

  王未初怔忪地抬头望向岑尧。

  岑尧的手指因为刚碰过水,是微凉的。

  王未初一下就冷静了许多。

  王未初张了张嘴,想说,所以你别骗我啦。

  我已经做过一回蠢货了。

  像我母亲一样,匆匆办了一次酒席,就以为是结了婚了,给程家当了连结婚证都是伪造的男妻啦。

  如果将来再让我认识到一次,没有人爱我的事实。

  那多难受啊。

  这时候,门却蓦地被敲响了。

  王未初只好把话又吞回了肚子里。

  那就再晚一点点说破吧。

  可以再多快乐一会儿也是好的。

  岑尧抬手轻拍了下他的头:“你先吃。”

  然后起身过去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窗帘自动挪过来,挡住了隔间里的王未初。

  王未初隐约能听见那头传来的声音……一句也听不懂。王未初低下头,继续吃起了姑娘果。

  没一会儿就见底了。

  他盯着里面剩下的六颗,犹豫一下,还是留给了岑尧。

  岑尧站在门口。

  女秘书低声说:“程总已经等了您半个小时了。”

  “那就让他继续等着吧。”

  “啊?”女秘书愣了下:“他是来找您说C城那个城建项目的……”

  “他打电话预约了吗?”岑尧垂眸问。

  女秘书迎上岑尧的目光,竟然觉得有些冷锐。

  她愣愣道:“没有。”但是谁都知道,岑总和那位程总,曾经是竹马之交。人家父母都是认识的。底下人又哪里敢怠慢呢?

  “那就让他等着。”岑尧冷淡道。

  女秘书连连点头:“是。”她将手里的报表递给岑尧,低声说:“打搅您了。”

  岑尧倒没有苛责她,只淡淡说了一声:“去吧。”

  女秘书松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等走得远了,她才忍不住嘀咕:“是不是坑我呀?怎么个个都叮嘱我要好好接待程总,说什么和岑总关系很好……哪里好了?幸好岑总没和我计较。”

  女秘书推门走进会客厅。

  程叔文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如果不是前一天刚刚发泄了,这会儿他已经坐不住了。

  “岑总还在忙吗?”程叔文问。

  女秘书点了下头:“是的,程总今天要不然先回去吧?”

  程叔文得了这句话,也知道今天多半是见不到岑尧了。

  他皱了皱眉,心底有点微妙的不适。

  他早早就接了公司的事务,岑尧就晚多了,但这会儿,程叔文却隐隐约约有种,岑尧高高在上俯视他的错觉……女秘书的话,岑氏的环境,好像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岑尧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

  “我明天再来。”程叔文匆匆撂下一句话。

  女秘书连忙扬起笑容说:“好的,程总明天来的时候,提前打电话来预约就好了。”

  预约?

  程叔文步子一顿,面色沉了沉。

  他转头看向女秘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女秘书神色懵懂地看着他。

  算了。

  程叔文自诩绅士,当然也不会和她过分计较,于是快步走了出去。

  只是直到他回了家,心头都还是梗着一根刺。

  女秘书却是在后头悄悄翻了个白眼。

  心说这程总可真够没逼数的。

  这头岑尧转身回到隔间内。

  王未初指了指碗说:“还剩了几颗。”

  岑尧:“嗯?”

  王未初这才说完了后半句:“给你的。”

  岑尧重新洗了手走过去,吃掉了剩下的姑娘果,然后按住王未初的肩,俯身低头吻了下他的唇,淡淡道:“谢谢你留给我。”

  王未初反而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就低低地含糊地应了一声:“嗯……”

  “先看会儿书吧,晚餐还要一会儿。”岑尧将那本数学书拿了进来。

  王未初忍不住看了一眼手机。

  没有一个未接电话。

  时间显示是。

  竟然过去这么久了?

  “我得回去了。”王未初掀开了被子。

  岑尧却单手摁住了,淡淡道:“你给王庆志打个电话,说你文件送到了。”

  王未初也不作他想,点点头就打给了王庆志。

  王庆志听到回复,自然高兴得不得了。

  王太太抬头看了眼挂钟,脸色有点难看地道:“你问问王未初,他现在是不是还在岑氏?”

  王庆志照话问了。

  王未初应了声“嗯”。

  王太太神色怪异了一瞬。

  她有点接受不了岑尧真会看上王未初的事实……但事实就是事实。

  王太太咬咬牙说:“行了,你给程家打个电话吧,就说王未初今晚睡在王家了。”

  王庆志愣了愣,不过很快也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了。

  他立马就打了个电话到程家。

  “王未初今晚不回程家?”程叔文问。

  “对,对,……”王庆志顿了顿,笑着说:“就那件事嘛,咱们不得抽空和未初沟通一下吗?”

  程叔文知道,他指的是让王未初和他离婚的事。

  这是他们一早就计划好的。

  岑尧回国,岑家态度放松,王未初就没必要再留在程家了……到时候哄哄王未初,这桩婚姻就当没存在过。连公安局的记录里,都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好,那你们慢慢说。”程叔文挂了电话,心底还浮动起了一点不舍。

  倒也不是别的。

  王未初脾气很好。

  这让程叔文总能从中感受到居高临下的快感。

  不过和岑家比起来,又算什么呢?

  程叔文压下了那点不舍。

  没一会儿,程父程母也回来了。

  程叔文将今天岑家的事,讲给了程母听。

  “岑尧如今毕竟接管岑氏了,在公司职员面前,肯定不能徇私的嘛。说要预约,那就预约好了。咱们表面流程走一走有什么关系?”程母满不在乎地道。

  程叔文却冥冥之中觉得没那么简单,但要说出是哪里不对,他也说不出来。

  “算了。”程叔文站起身,正巧这时候手机响了。

  于是他径直上楼接电话去了。

  电话是金耀打来的。

  程叔文本来也不屑接这人的电话。

  在他看来,金耀比王未初还要没有格调。说白了,就是low。但程叔文也不得不承认,他很享受金耀这人作为王未初的朋友,却还死皮赖脸地讨好着他,追着他的感觉。

  程叔文顿了下,还是接了起来。

  金耀急急地开口:“程总,你知道吗?王未初给您戴绿帽了!”

  另一头。

  岑尧二人在办公室里慢条斯理地用了晚餐,岑尧又加班处理了会儿工作,王未初则坐在旁边看了会儿书。

  王庆志刚刚已经打电话回来,让他不用回程家了。

  月上梢头,天色越来越晚。

  王未初看得有点累了。

  他休学太久了,有些东西都记不太清楚了,看得有点吃力。

  王未初放下书,忍不住问:“晚上我们要睡在这里吗?”

  “不睡这里。”岑尧合上了笔记本:“回家。”

  回家?

  王未初一会儿就知道是回谁的家了。

  岑尧直接将他带回了岑家。

  王未初站在岑家门外,却有点不敢进门。

  他有点迷惘了。

  如果仅仅只是一时好感的情人,岑尧需要将他带回家吗?可如果不是一时新鲜的情人,那又是……什么呢?

  “怎么不进去?”岑尧站在他的身后问。

  “这样好吗?”王未初反问。他顿了下,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你爸妈不会怀疑吗?”

  “会怀疑。但我会处理。”岑尧抬手托了下他的腰。

  有点痒。

  王未初耳根红了红,连忙一步踏上了台阶。

  门内的女佣注意到动静,高声说:“少爷回来了。”

  岑父岑母立刻就迎了下来:“尧尧回来了?”

  “咦?这不是王未初吗?怎么也来了?”

  “我请的。”岑尧说。

  “哦哦。”岑母把人迎了进去,盯着王未初说:“穿尧尧的衣服还蛮好看的……”

  王未初更尴尬得四肢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岑母这样夸他,是不知道他跟岑尧干了什么吧。

  “吃过晚饭了吗?”岑母又关心地问。

  “吃了。”岑尧答。

  “那再吃点水果?”岑母又问。她打扮优雅贵气,面容姣好,一点也不像是这个年纪的人。但关心起人来,却又丝毫不像是一个豪门贵妇。

  岑尧看向王未初:“你吃吗?”

  于是岑母也跟着看了过去。

  王未初都快紧张死了。

  岑尧怎么一点也不避着呢?

  “吃芒果吗?”岑尧多问了一句。

  “……吃。”王未初最后还是应了声。

  岑母笑了下:“那好,让你岑叔叔去削。”

  岑父应了声,还真去了。

  王未初不由惊奇地多看了一眼。

  程叔文的父母压根不会沾手这些东西。

  没一会儿岑父就拿了芒果块过来,王未初坐在那里乖乖吃掉了。

  岑母在一旁吩咐女佣:“给王先生收拾个房间出来。”

  岑尧出声打断道:“不用了。”

  “啊?”岑母愣了下。

  “他睡我房间。”

  岑母瞪大了眼。

  王未初吓得差点把碗摔了。

  岑尧看向王未初,问:“吃完了吗?”

  王未初木然地点了下头,大脑乱成了一团浆糊,几乎说不出话。

  “你先上楼等我,……记得哪个房间吗?”

  王未初僵硬地点了下头。

  他感受着岑父岑母投来的视线,脑子里更乱了,浑身都仿佛被烧透了,不用看,他也觉得自己此刻应该像是一只煮熟的螃蟹。

  “去吧。”岑尧接过了他手里的碗。

  王未初也的确不敢再待下去,连忙匆匆上了楼。

  岑尧的卧室没有上锁,他一压门把手就打开了。

  王未初走进去坐下,浑身血液奔腾,心跳加快,无数糟糕的结果从他脑中飞驰而过……他下午准备说破的那些话,被秘书打断了。但结果应该也不会变了。

  岑尧刚才的话太过明显,岑父岑母肯定会明白其中的意思,明白之后呢?会怎么样?

  一会儿会不会上来赶他?

  应该不会动手打人吧。他们看上去不像是那样的人……

  王未初攥紧了手指。

  还好。

  也才几天而已。

  也不会有多难过的。

  ……

  楼下,岑尧淡淡道:“先坐下说。”

  岑父岑母哪里坐得下去?

  于是岑尧就自己先坐下了,他绝口不提王未初在程家过什么样的生活,只淡淡道:“你们以后要变一变对程家的态度了。”

  岑父岑母大脑还没转过弯儿呢,本能地道:“怎么?”

  岑尧这才又道:“那天去程家做客,我第一眼就看见了王未初。”

  岑母喃喃道:“然后你就看上人家了?”

  “嗯。我以前不是gay,我就只喜欢他。”岑尧说,“我现在把人强行弄上手了,等程叔文知道之后,心里肯定不痛快。”

  岑父岑母皱了下眉,倒是很快就转变了心态。

  他们对待程叔文是视若子侄没错,但那也是岑尧拿他当朋友才有的后来的两家相交。

  程叔文又哪有亲儿子重要呢?

  岑尧把人都骗过来了。

  那就不能给程叔文不痛快的余地了。

  反正谁也不能恨他们儿子。

  岑母理直气壮地道:“他有什么好不痛快的?岑家这些年没少帮他们,我和你爸爸给他们家买的东西少了吗?你喜欢,他当然得让着。”

  岑父也道:“对啊!反正你喜欢是吧?那你把人留着。程叔文那里,他敢说什么?”

  这一幕,早已经在岑尧脑海中演练过了,因而并不觉得他们态度怪异。

  本来的岑尧和岑家人关系淡薄,岑父岑母算不得是什么三观正的人,岑家有钱有势,他们依仗着这一点,格外护儿子。说是“熊家长”也不为过。

  岑尧喜欢的,他们就会跟着喜欢。

  岑尧不喜欢的,他们也就转手丢了。

  现在一听程叔文会有所不满,他们反倒先不满了。

  “大概就这几天了吧,程叔文就会发现了。”

  “那就让他发现呗,他还能上岑家来闹吗?”岑父不快地道。

  “他和王未初的结婚证是假的。”

  “什么?假的?”岑父惊讶了一瞬,不过随即就道:“那这事更简单了。程叔文跟你抢不了人。”

  岑尧应了声“嗯”,随后说:“我得先上楼了,不然一会儿,王未初就得跑了。”

  岑母连忙说:“那你去。”

  看着岑尧上了楼。

  岑父问:“岑尧是不是把人强了?”

  岑母皱眉道:“我看那个小孩儿性格挺敏感内敛的,不会气不过做傻事吧?尧尧要是没了他,那不得难过死?”

  岑父生气道:“尧尧那么好,他怎么能不喜欢?”

  岑母说:“你懂什么?”

  然后转头去琢磨了一下,我是不是得出点力气想想办法,好哄住尧尧的宝贝啊?


  (https://www.biqugeu.net/137_137749/751311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