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 > 8.豪门男妻08

8.豪门男妻08


  程叔文当然不信金耀的话,倒不是他有多相信王未初,而是他觉得,王未初能有那个胆儿?

  而且过去王未初对他的仰慕做不得假。

  “您相信我。”金耀回想起商场外王庆志说的话,越发笃定地道:“今晚王未初应该没回家吧。”

  程叔文闻言脸色一变。

  王未初不是在王家?

  应该只是最近岑尧归来,王未初故意在金耀面前装出来的,……为了让他吃醋?

  程叔文的眉头越皱越紧。

  心底隐隐有个声音说,那不是王未初的性格。

  程叔文冷声说:“金耀,你想玩什么花样?不如直说。”

  金耀喉头一梗。

  程叔文不是看不上王未初吗?

  现在怎么又那么相信王未初?

  “程总,我一句假话都没说!王未初和岑尧岑少勾搭到一块儿了!真的!”

  程叔文听完,脑中轰隆一声响。

  但随即他就冷静下来,嗤笑道:“你要编谎话,也该编个像样的。金耀,你不就是想要搭上我吗?”

  金耀:……

  金耀第一次开始怀疑,英俊多金的程总脑子里,装的并不都是英明神武的决策,还有稻草。

  程叔文冷着脸挂断了电话。

  他没想到这一通下来,反倒让他的心情更糟糕了。

  王未初和岑尧……哈。

  程叔文虽然在心底讥讽了金耀的无脑,并且将这个人名彻底打入了冷宫,再不会给对方半点勾搭的机会。

  但金耀的话,还是如一根刺深深扎进了他心底。

  程叔文拧了下眉,干脆下了楼。那个新来的男孩子,说话实在动听多了……

  电话那头的金耀,也气得踢了一脚床头。

  他现在哪儿还想勾搭程叔文啊?

  他还想勾搭岑尧呢!

  另一头的岑家。

  岑尧缓步上了楼,他压下门把手,推门而入。

  王未初听见开门声,僵硬地转过了头,小声问:“说完了吗?”

  岑尧盯着他看了看。

  王未初眼眶微微泛红,强装着镇定,但看上去却像是一只被遗弃了的小动物。

  “嗯。”岑尧腿长,三两步就走到了近前。

  王未初一颗心往下沉了沉。他抬头盯着岑尧的面容,却什么情绪也没能分辨出来。

  王未初艰难地动了动唇:“我是不是该走了?”

  “去哪里?”

  “离开岑家呀。”

  岑尧按了按他头上蓬松柔软的发丝,挨着王未初坐了下来,低声说:“你还想回程家吗?”

  王未初抿了下唇,想撒个谎说“嗯”。可是想了又想,他还是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不想……他们应该也不想。”

  但他也不想留在岑家。

  给岑家添麻烦不说,他内心其实也同样的忐忑煎熬。

  岑尧淡淡道:“那就哪里也别去了。”

  “嗯?”王未初转头疑惑地看着他。

  “就留在岑家。”

  王未初抿了下唇角,心脏狂跳,有点高兴,但又有点忐忑的酸楚,他小声问:“可是你爸妈……”

  “我已经处理好了。”

  王未初愣住了:“这么快?”

  “嗯。”

  王未初有点不敢相信。

  也许是岑尧为了安慰他?

  王未初不自觉地舔了下唇,还有点懵。

  岑尧心下一动,忍不住吻了吻他的唇,然后轻拍了一下他的背,问:“还看书吗?”

  王未初老老实实道:“不了,看得有点吃力。”

  “那请个老师好不好?”

  王未初惊讶地抬头看岑尧,喃喃重复:“请老师?”

  “嗯。……就算是再聪明的人,也需要老师在前面领路的。”

  不。王未初心说,他惊讶的不是这个。而是……而是岑尧的口吻,过于平淡随意,带着生活化的味道。就好像,好像他们要在一起过很久似的。

  王未初没应声。

  岑尧也不再提,转声道:“看个电影吧,消消食再去洗澡。”

  “唔。”

  岑尧打开了投影仪,随意选了一部不费脑的喜剧片,点下播放后,就抬手将王未初揽在了怀中。

  王未初刚开始还有点不太适应。

  他其实很少和人这样亲近。

  更别说是在床以外的地方,就这样安安静静地挨着对方了。

  但是挨着真舒服啊。

  王未初小声在心底说,然后不自觉地攥住了岑尧的袖子,慢慢放松了四肢。

  后面电影演了什么,王未初完全不记得了,他迷迷糊糊地好像就睡着了,岑尧也没有再弄醒他。

  好像后来就将他抱上了床吧?

  王未初迷糊地想。

  再睁眼已经是第二天了。

  “醒了?”岑尧转过身,手指放在领带上,轻轻一动,领带就打好了。

  “我一会儿要去公司,你在家好吗?”岑尧紧跟着问。

  王未初是不想单独留在岑家的,但他更不想给岑尧添麻烦,于是点了点头。心说等岑尧走了之后,就避开岑父岑母,悄悄离开吧……程家他确实不想回去了,那就先回王家吧。

  岑尧走到床边,又亲了下王未初的面颊:“有什么需要,就吩咐别墅里的佣人。”

  然后才转身出去了。

  岑尧走后,王未初赖了会儿床。

  他穿着浴袍起身洗漱后,才发现沙发上又放了一套新的衣服。

  王未初没有别的衣服穿,当然只有乖乖穿好了。

  这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四十分了。

  在程家,这样的时间是没有正餐吃的。

  王未初对着镜子拽了拽衣摆,推开门一边往下走,一边想,要不现在就离开?

  去外面吃早餐吧。

  结果王未初才刚下到一楼,就被叫住了。

  “未初。”

  嗯?

  王未初愣愣转头,却见岑母从沙发上起身,正在招呼他。

  “起床了?”岑母笑着问。

  她心道,这么晚才起床,一定被尧尧折腾得很惨吧。唉,尧尧真厉害。啊不是……未初真是小可怜。

  王未初干巴巴地应了声:“啊。”

  一时间有点没弄明白岑母的态度。

  岑母连忙说:“厨房熬了乌鸡粥,炖得特别软烂,很香的。吃一点吗?再配点什么?春卷吃不吃?虾饺呢?”

  王未初:?

  “我也不大了解你的口味,你喜欢吃什么,告诉我就好了。粥是尧尧让熬的。”岑母说着,冲女佣招了招手,女佣立刻去倒了一杯温开水。

  岑母将温开水放到王未初手中:“先喝点热水,再吃东西。”

  王未初:???

  他彻底陷入了茫然中。

  “都、都可以。”王未初从喉中挤出了声音。

  岑母瞥见他僵硬的脸色,心说果然心底还是不大乐意的。

  没关系。

  岑家对他好,他态度肯定会松的。

  岑母带着王未初进了餐厅,没一会儿食物就呈上来了。

  王未初抓着勺子,有些无措地低头吃饭。

  岑母就在一旁陪着,还同他说:“尧尧他爸爸今天和人去打高尔夫了,尧尧今天说是要谈个什么项目吧,我平时不插手这些,不太懂……等尧尧谈完回来给你带礼物。”

  王未初心底的感觉更怪异了。

  这样的口吻实在太过家庭化了。

  他之前在王家也好,在程家也好,他们要出门去做什么,从来不会知会他。

  因为他们都默认,他压根不是那个家的一份子。

  王未初结巴了一下:“带、带礼物?”

  “嗯。”岑母说着就满面笑容:“尧尧自从回国以后啊,变得特别贴心。你别看尧尧面上冷淡啊,其实他是很好的。他出去谈个生意吧,回来的时候还要我们带礼物的……”

  岑母高兴得眉毛都快飞了。

  王未初:“……啊,啊。”

  他还是有点懵。

  不过好歹他顺顺利利地吃完了早餐,胃里又暖,还有一点的撑。

  “今天有事做吗?”岑母问。

  王未初的亲生母亲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他其实已经很多年没接触过和蔼的女性长辈了。

  王未初摸不清岑母的态度,但还是不自觉地软声答道:“没有的。”

  “那跟我出门走走怎么样?”岑母笑着问。

  只要别人对他好,他就很难拒绝。

  王未初抿抿唇,点了头。

  岑母带着王未初上了车,没一会儿停在了一家装修很有格调的茶馆。

  他们径直进了包厢,包厢里已经有人坐着了,是一对老夫妻,和一个中年男人。

  老夫妻打扮文雅,中年男人则穿着中山装,戴着眼镜,面容肃穆。

  等他们一进门,中年男人就惊讶地问:“师妹,这是?”

  “哦。”岑母心说对不起了啊,我要不在人面前帮尧尧把你定了,你跑了怎么办啊?岑母笑着说:“尧尧的人啊,带过来一起喝个茶。”

  王未初已经被一道惊雷钉在那里了。

  这一天,自打他起了床,就一直是满脑子的感叹号和问号。

  “过来坐啊。”岑母连忙回身招呼他:“怕什么?这是尧尧的外公外婆,也就是我的父母。”

  王未初:!!!

  “还有这位是我父母的学生,我的师兄。现在在京市大学担任博导。”

  王未初瞪大了眼,本来震惊的思绪,一下被引到了那个中年男人的身上。

  京市大学……

  博导……

  哪怕王未初还没参加高考就休了学,他也知道这样的字眼意味着什么。那是他之前压根不可能接触到的东西。

  王未初是向往高等学府的。

  那是让他摆脱窘状的唯一途径。

  中年男人在他眼中,无疑更成了一块闪闪发光,格外吸引人的招牌。

  王未初也就乖乖坐下来,好像多接触一点这样的人,他也能从中获得一点书香气,更能获得一定的满足感。

  那头,程叔文打到了岑氏,那头却传出了前台甜美的声音:“抱歉,今天岑总没有空呢。”

  程叔文脸色霎地沉了下去,不得不重新开始思考金耀的话。

  可能……吗?

  作者有话要说:岑母:尧尧好猛。啊不是,未初好惨。


  (https://www.biqugeu.net/137_137749/751311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