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 > 14.豪门男妻14

14.豪门男妻14


  岑奶奶是个特别有情调的老太太,她上午跑马,下午玩儿雪,抽空还要喝个下午茶,做个面膜、spa,再晚些时候,还要亲自去剪些花,用花瓶装起来放在卧室里。

  王未初只接触过普通老太太,没接触过这样的。

  就只乖乖跟在人家身后。

  岑奶奶教他骑马,他也跟着学。教他插花,他也就跟着学。

  岑奶奶教到一半的时候,又有点生气,冷声道:“岑尧最会玩这些!应该让他教你……可惜岑家没能把人教好。”

  岑奶奶说完,又消气了,转头道:“我没有说你的意思。”

  跟着岑奶奶又问他多大年纪,谁家孩子,家在哪里。

  听到是王家人,岑奶奶还惊奇了一下:“那个王家?你是王庆志的儿子?”

  王未初点了下头。

  岑奶奶看着他的目光变得更柔软了一些,却什么也没说。

  王庆志当初娶王太太的时候,是闹过一阵的,有人指他在山村跟一个女人摆了酒席。这事儿后来虽然不了了之了,但岑奶奶当时也有所耳闻。这个王家突然冒出来的孩子,想也知道是什么身份了。

  只是倒也不必将可怜挂在嘴边。

  岑奶奶让人将晚餐摆在了露台上,又点了蜡烛。

  她望着烛光下王未初的面容,心下又不快地骂了一句:“……怎么就让岑尧给抓出来祸害了?”

  “啊?”王未初顿了下,还是忍不住为岑尧分辨道:“岑尧很好。”

  岑奶奶嘴上骂岑尧,但这会儿听见王未初的维护,心下不由更软。这小孩儿,让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呢。

  尤其再和岑尧那副冷淡姿态一对比,王未初可就显得太讨喜了。

  说岑尧,岑尧就到。

  岑尧上了楼,稳步迈入了露台,女佣立马识趣地多添了一份餐具。

  岑尧落了座,问:“今天听话了么?”

  岑奶奶忍不住冷冷出声:“比你听话多了,跟着我学了会儿马术,学了会儿滑雪、插花……”

  岑尧淡淡应声,捏起刀叉:“嗯,那就劳烦您顺便再教教他英语吧。”

  岑奶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拿我当家庭教师呢?”

  王未初对旁人的情绪向来敏感,他忍不住悄悄抬手,拽了下岑尧的袖子。岑尧反手捉住了他的手指,捏了捏。

  岑奶奶看着这一幕,更是没好气:“你别弄人家。”

  岑尧这才松了手:“嗯。”

  岑奶奶气归气,却从不耽误自个儿用餐。

  三人围坐一块儿,有条不紊地用完了晚餐。老太太这偌大庄园里,还难得有人围坐在一起用餐,烛光摇曳间,倒也有了点温馨的味道。

  等吃完后,岑尧就带着王未初往楼上走。

  王未初抽空和岑奶奶做了个“拜拜”的姿势,然后才让岑尧一搂腰,给带楼梯上去了。

  等上了楼,岑尧才低声道:“奶奶很喜欢你。”

  王未初茫然了一瞬:“你怎么知道?”

  岑尧心说。

  就他这样的。

  除了程家人那样眼瞎的,谁会不喜欢呢?

  何况像岑奶奶这样的老人,最喜欢跟在后面默默学习的小辈,如果学的还恰好是她喜欢的东西,她就会更偏爱这个小辈。

  岑尧扣着王未初的手腕,将人带到了四楼的露台上。

  四楼的露台小了很多,从这里能斜斜看下去,看见二楼宽阔的露台。

  岑尧问:“冷吗?”

  王未初张张嘴,想说“还好”,岑尧却已经先贴了上来,从后面将他整个裹在了怀中。

  很暖和。

  王未初不自觉地往后面靠了一点。

  这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庄园里的树木置身夜色下,仿佛冷冰冰的卫士。

  王未初忍不住问:“庄园里怎么除了马场,还有滑雪场啊?”

  “当年家里给我修的,不过后来爷爷奶奶分开,奶奶就住进了这里。”岑尧淡淡道。

  王未初对岑家有多宠儿子,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他们话音落下的时候,一辆车疾驰了进来,车灯在夜色下格外的扎眼。

  “那是谁?”王未初又问。

  问完,他又觉得自己有点像是十万个为什么。挺奇怪的,他以前并不是这样多问题的人。

  岑尧却并不在意他问题多。

  岑尧说:“应该是我爷爷来了。”

  王未初惊得匆匆扭过了头:“他真的知道我和你……的事了?”

  岑尧:“程叔文应该告状了。”

  王未初忍不住皱眉:“……他怎么、怎么这样?”每当他以为程叔文已经足够垃圾的时候,程叔文还能出来再刷新一下下限。

  “他卑鄙小人。”岑尧一脸正经地说起了情敌的坏话。

  王未初眉头皱得更紧:“那你爷爷肯定气坏了……”

  “嗯。”岑尧淡淡应了声。

  那辆车停下了,隐约能看见有两个人影从上面下来。

  王未初舔了下唇:“我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

  岑尧盯了下他的唇,说:“不用。”

  王未初有些紧张,本能地往岑尧的怀里靠得更近了。

  岑尧亲了下他的耳廓:“是不是好一些了?”

  王未初气得掐了他一把。

  岑尧的这种缓解办法,就跟“下次我往花园里开得更深一点”有异曲同工之妙。

  王未初没发觉到自己好像变得更大胆随意了,慢慢也会表露自己的喜怒哀乐了。

  这时候他的目光被楼下吸引了。

  一个保镖模样的人,推着轮椅上的老人,来到了二楼的露台。

  岑奶奶问:“你来干什么?”

  老人满面怒火:“岑尧是不是带着那个男人,躲到你这里来了?他怎么能、怎么能干这种事呢?程叔文就算了。他怎么转头还把程叔文的人弄到手里了?”

  王未初有些尴尬地往岑尧怀里躲了躲。

  岑尧轻抚了下他的背脊:“不怕。”

  岑尧话音落下的时候,王未初就听见“啪”一声响。

  岑奶奶砸了个杯子,冷声说:“你这是在质问我?”

  岑爷爷立马自个儿操纵轮椅往后面躲了躲,还带得保镖踉跄了一下。

  “……唉。”岑爷爷长叹了一声:“你脾气怎么还这样?”

  “我不这样,让你冲上楼去,撅着你的拐棍打人吗?”

  “……”岑爷爷哽了哽。

  “我也……我也舍不得打岑尧啊。”岑爷爷没好气地说。

  “那另一个呢?”

  “……我是那么没素质的人吗?”岑爷爷生气反问。

  “你是。”

  “……”岑爷爷气得用力拍了拍扶手,“我要是打那个男人,我就不是人!我就是狗!”

  岑奶奶点了下头:“行,老天爷听见你发誓的声音了。”

  岑爷爷:“……”

  站在露台上看完全程的王未初:???

  王未初有点恍恍惚惚红红火火。

  他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一个套娃现场,岑尧套路了岑奶奶,岑奶奶又套路了岑爷爷。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岑爷爷环视一圈儿周围,问:“这里一个人住着舒服吗?”

  岑奶奶:“特别舒服。”“你一个人住老宅,是不是很难受?”

  岑爷爷不好意思地点了下头:“岑尧又不和我住,你也……”岑爷爷猛地顿住了。

  “自找罪受。”

  “……”

  岑爷爷果断转走了话题,不然他能被哽死在这里:“算了,不说了。你让岑尧自己下来和我说,这么些年,他要什么,家里没给过?好,他就算喜欢……喜欢这么个人,那也得他亲口下来说清楚,是玩玩就算了呢,还是怎么想的?”

  岑尧的声音从四楼传下去:“就这样说吧。”

  岑爷爷猛地抬起头,他人老视力不太好,也没看清岑尧怀里还抱了个人。岑爷爷冷哼一声:“那你说,我就听听你怎么说……”

  岑尧微微拔高了音量,但嗓音一如既往的冷淡。

  他说:“我要和他结婚。”

  王未初惊愕地抬起了头。

  岑尧……说什么?

  岑尧对他表过好几次白,但他不敢相信。

  再后来,就是和岑母说。

  再再到这一刻,……岑尧直接当着他的祖父祖母说了。

  比单独在他跟前说的时候,更来得有震慑力。

  就差拿个大喇叭对着全球喊了……

  王未初心跳怦怦,跳得飞快,手脚的血液飞速窜动着,从头皮到四肢都发着麻。

  “你说什么?”岑爷爷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岑奶奶也变了下脸色,不过想想,这好歹也算是有担当。比岑家出个玩弄完不认账的人渣好。于是她又立即提醒道:“你别忘了你发了誓的。”

  岑爷爷吞了一口怒气,又老老实实坐回了轮椅。

  岑尧将王未初往怀中扣得更紧,一手按在他的头上,轻轻摩挲着他柔软的发丝,像是诱哄安抚,又像是在更用力地去感受他。

  岑尧又淡淡重复了一遍:“我说,我要和他结婚。”

  “您不想和奶奶一起坐在长辈席上,被人敬茶吗?”

  岑爷爷气坏了。

  但又还真他妈有点心动。

  ……

  程家。

  程大哥也听说了公司负面新闻,和新项目谈崩了的事,从岑尧回来之后,他就得事事让着程叔文,这口气就没顺过。

  现在,终于……程大哥盯着程叔文笑了笑:“听说媒体那边不听你的,新闻都不肯撤,还要往下挖?要不要大哥给你牵个线,认识下欣欣传媒的老总?”

  程叔文知道岑老已经气冲冲地去找岑尧了,今天都上岑氏去过一回了。

  他冷声说:“不劳大哥费心。”

  岑老很快就会知道,比起出身山村、学历低的王未初,他程叔文实在好了太多。


  (https://www.biqugeu.net/137_137749/751312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