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 > 16.豪门男妻16

16.豪门男妻16


  程父、程母很快走了过来。

  程父扫过金耀,最后冷冷瞪了一眼程叔文:“你办的好事,把上不得台面的东西,都带到这里来了。”

  金耀脸色当时就白了,这下连看都不敢看王未初了,只觉得羞辱极了。

  程叔文的表情也僵了下,倒是没反驳程父的话。

  程母这时候则目光不善地看向了王未初:“未初,你站在人岑少身边做什么?还不过来?”

  王未初迎上了程母责怪的目光。

  程母微微怔了下,直觉得王未初浑身上下都发生了变化,不止是他此刻的打扮,也不止是他眉眼间的放松。他的目光似乎变得冷淡了,甚至还带了点讥讽。

  王未初语气平和地反问:“我不站在这里,应该站在哪里?”

  “当然应该……”程母说到这里就猛地顿住了。

  应该在哪里呢?

  站在程叔文身边?不,程母觉得他不配。

  王未初根本就不应该站在这个酒会上!

  程父沉着脸打断她:“行了,别说了。”程父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他极力平息着胸中的怒火,抬头看向岑尧,脸上已经换成了笑意:“岑尧啊,原来你喜欢未初啊。”

  岑尧淡淡应了声:“嗯。”

  程母听完,脸更黑了。

  老程怎么能直接问出来呢?叔文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程父心下却埋怨程叔文没本事,哄不住一个王未初也就算了,连勾搭得好好的岑尧也飞了。人家两个勾搭上了,一脚把他踹了。现在好了,他一把年纪,还得来给程叔文收拾烂摊子!

  程父露出笑容:“你和叔文打小就认识,手足情深,何必闹得这样难看呢?不就是喜欢这么一个人吗?”

  言下之意,大有程家要把人让出来的意思。

  “老程你……”

  程父冷冷地看着程母:“好了,我和岑尧说话,你插什么嘴?”

  程叔文也脸色铁青,有种里子面子都被自己亲爹给扯出来扔地上踩的感觉。

  金耀在一旁都看得目瞪口呆。

  程家竟然这么怕岑尧?

  “何来手足之情?”岑尧反问。

  程叔文冷笑一声:“爸爸,你不用费力气了。”

  “你有自知之明很好。”岑尧扫他一眼,嗓音微冷:“程叔文,连带你们整个程家……”

  岑尧冷冷地嗤笑了一声,然后带着王未初走远了。

  程母死死地盯着王未初。

  他怎么敢?

  怎么敢背着叔文和岑尧在一起!

  程父皱起眉:“岑尧这话什么意思?”“程叔文,你是不是早就发现这事了?你和岑尧提前起过冲突了?”

  程叔文烦躁得要命,他顺风顺水的二十七年里,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尤其程父的态度,更让他感到暴躁。

  程叔文想也不想就冷声道:“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他咬牙切齿地说:“我现在对岑尧来说,是情敌。”

  如果说,这天前,他还抱有一点侥幸。等到今天岑尧带着王未初出现了,程叔文再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王未初现在他妈的成了岑尧的心尖尖了!

  程叔文看了看程母,又看了看程父:“现在,我连带整个程家,都是他为了得到王未初,必须处理掉的敌人。”

  程父沉着脸:“如果你主动让出王未初呢?”

  程叔文冷笑道:“这能改变王未初在程家待过的事实吗?岑尧现在恨不得弄死我。”

  程父脸色剧变。

  他也知道,像岑尧这样的地位,占有欲肯定格外强烈……

  程母听得傻住了:“岑尧……怎么能为王未初,说翻脸就翻脸呢?”

  “他多爱他啊。”程叔文刹不住火气阴阳怪气地说。

  他一下又想起了王未初脖颈上的吻痕。

  程母越听越觉得不是滋味儿,程家就没拿正眼看过王未初……谁能想到,突然之间,他身后就多了个撑腰的岑尧。

  “岑老不插手吗?”程父问。

  程叔文忍不住又一次冷笑出声:“刚才您不是也看见了吗?岑老直接从他们面前走了过去。”

  “……”

  本来因为岑尧回国,岑家态度放松,而重新意气风发的程家人,这会儿却都如同晦气罩顶,一个个都面色铁青。

  而这边,岑尧带着王未初走向了另一头。

  王未初皱着眉,轻轻叹了口气,说:“不止是程叔文,整个程家都……”烂得让他吃惊。

  一家子能一起骗他和程叔文“结婚”。

  转头,程父却又能抛开儿子的脸面,对岑尧示好,一面还要肆意斥责自己的妻子。而程母则继续当他是好揉捏的柿子,颐指气使……

  这一出戏,实在太滑稽。

  “程家本来就烂透了,也就只能哄哄你。”岑尧抬手摩挲了一下王未初的头发,伸手拿了一只纸杯蛋糕,问:“吃吗?”

  王未初伸手要接。

  岑尧却没给他,只说:“我剥给你。”

  这些日子下来,王未初早就习惯岑尧这样的动作了,于是低低地“唔”了一声。

  他一边盯着岑尧的手指动作,一边回想过往在程家的日子,竟然好像上个世纪一样遥远。

  他的人生以此为分界线,就此分割开了……

  “张嘴。”岑尧说。

  王未初想也不想就张开嘴咬了一口。

  等王未初再抬起头来,就发现周围人全都震惊地盯着他们,仿佛头一回看见岑尧做这样的事。

  王未初这才想起来,今天酒会上的人特别多。

  王未初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忙说:“我不吃了。”

  “嗯。”岑尧应完声,将剩下大半个纸杯蛋糕吃掉了,一点也不嫌弃他刚吃过。

  王未初面颊红了红,转头望去。

  果然,周围的人更震惊了。

  王未初连忙找了点话说,好转移走那种被众人注目的不适感。

  “我第一天见你的时候,穿的衬衫,是金耀挑的。他是不是……故意的?”

  王未初只是受环境所限,眼界窄,学历也不够高。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真的笨了。

  那天在新光商场,金耀问他,岑尧什么时候对他有好感的。他说了之后,金耀的表情和口气其实是有点古怪的。

  但他那两天还在吃力地消化岑尧这个人,消化岑尧带给他的那些讯息……也就没有去细细思量那些东西。

  而在更早之前……他有意识地剥离掉了自己的部分感官。不去细想太多,自然也就不会过分沉浸在被否定和漠视的痛苦中。在他眼中,所有人都是他初见第一面时的模样。程叔文是,金耀也是。

  直到岑尧的出现,撕开了程家的伪装。

  他心中的程叔文骤然就有了变化。

  再直到刚才,金耀和程叔文一起走到他的面前,他心中的金耀,也就有了变化。

  “是。”岑尧点了下头,“他是故意的。”

  金耀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所以他没有急于在王未初面前点破。

  更何况他早就知道金耀会勾搭上程叔文。他也藏了一点私心——

  等程叔文将金耀带到王未初面前的那一刻起,王未初就再不可能对程叔文残留一丝情意了。

  “我第一个朋友是我小时候的邻居,后来他跟着他妈妈去外地打工了。第二个朋友是我的初中同学,他初中没毕业就去工地了。第三个……就是金耀。”王未初就此沉默,没有再往下多说。

  他从来都跟不上金耀的话题。

  金耀对各种奢侈品牌如数家珍,今天看上那个包,明天看上那双鞋。他会大肆谈论上流社会,问王未初跟着程叔文是不是什么都见过了?

  算了。

  从一开始,他们就不像是一路人。

  “不高兴?”岑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王未初摇摇头,想了想,说:“我其实应该高兴的。”

  他彻底从以前糟糕,却还粉饰太平的生活中,走出来了。

  岑尧抬手按在了他单薄的背上,将王未初半揽到了怀中,低低应了声:“嗯。”

  当他拥有越来越多的肯定和关爱,他就不会再为那么一点点的示好而和人家做朋友了。

  这头岑老将岑尧与王未初亲密的一幕幕收入眼底,气得吹胡子瞪眼:“光天化日,不知羞耻!”

  周围的人因为这句话,心一下就提了起来。

  岑老不会当场发作吧?

  结果他们等来等去,也没等到岑老挥拐棍打人。

  等岑老走远了,才有人忍不住出声:“之前因为程叔文喜欢岑少的事,岑老就好一通发作。现在岑少都和这个王未初这么亲密了。岑老怎么反倒不管了?”

  “哈哈,你不懂了吧?程叔文喜欢岑少,那是程叔文一厢情愿。岑老能乐意吗?现在是人岑少自己喜欢上的人,岑老就算不乐意,也不会管啊。”

  程家一家人正好听见这段潦草收尾的对话。

  程叔文咬紧牙,又被扎了一轮心。

  岑尧自己喜欢上的人……

  程叔文再也呆不住,只觉得自己这会儿满脸冒绿,满堂宾客,也似乎都在议论他。

  程叔文转身匆匆走了出去。

  程父皱起眉:“还是差了点城府!”

  程母心疼极了,连忙追了上去。

  程叔文这边前脚刚踏出酒店,后脚就被人拦住了。

  他沉下脸:“干什么?”

  “程叔文先生是吗?”对方一手按住了他的肩,力气极大,竟然按得他动弹不得:“有人举报你伪造结婚证骗婚,请跟我们走一趟。”

  程叔文匆匆扫过对方手中的证件:“开什么玩笑?”

  那东西他就是用来糊弄王未初的,早就销毁了。

  大家只知道他和王未初办过酒席,其它一概不知,谁会举报……谁……程叔文的表情一僵。

  ……不,岑尧会。

  岑尧真他妈这么绝?

  “请您跟我们走一趟。”对方神色肃穆地道。

  程母这时候追了出来,正好撞见这一幕,当即就不干了。这个在王未初面前,从来自诩有教养讲规矩的女人,扑上去就要拦。

  对方好心地提醒了一句:“媒体就在不远的地方。”

  程母一听,那更不行了。

  当着的媒体面被带走……那第二天还不闹得满城都是新闻?

  “你们凭什么抓人?”

  那边媒体闻风而动,围了过来:“请问是来调查农民工赔偿案的吗?”

  “程总被找上,是不是说明你们公司当初的确进行了不恰当的操作?”

  程母优雅全失,大声辩驳:“你们这是诽谤!我要告你们……”

  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程叔文一个头两个大,再也维持不住风度。

  ……

  酒会结束后,他们才知道程叔文被带走了,程母也因为妨碍公务被请走了。

  岑尧带着王未初径直上车,返回了岑家。

  岑母笑盈盈地迎下来,说:“明天家教就来家里了哦,未初准备好了吗?”

  王未初愣了下:“这么快?”

  岑母点了下头,说:“明天我在家里陪着,有什么不适应的,你就及时告诉我。”

  王未初心下暖了暖,抿唇笑了下:“嗯。谢谢。”

  第二天。

  程叔文和程母就上了新闻,所有人都知道了程家骗婚王未初的事。

  程大哥和程二姐自觉来了机会,又内斗了起来。等程父起床看见新闻,差点气得当场心脏病发。

  王庆志得知后,心底不住地打颤:“……这不会是岑少干的吧?”

  王太太也面色微微发白:“岑尧……够狠。”

  “那我们怎么办……”

  “你好好哄哄你儿子吧。”王太太无力地说。

  王庆志开始三天两头给王未初打电话,大多都被挂掉了。王庆志也不气馁,就给王未初先打一笔钱,再时不时地买点东西让人送到岑家去。

  这一送去,却都如同石沉了大海,没有音讯。

  王庆志正忐忑不安的时候,终于,他递到岑尧那里去的标书,成功中标了。

  王庆志大大松了口气,心下欢喜,连忙和王太太说:“他心里还有他老子的!”

  王太太想了想,说:“不是快到他生日了吗?你给他办个生日party,再哄哄他。”

  王庆志点头应了,这回他亲自登了岑家的门,想要顺便再拜会下岑尧的父母,和未来亲家拉拉关系。

  半个小时后,王庆志到了大门外。

  女佣从门内瞧了一眼,淡淡道:“等一会儿吧。”

  这一会儿,就是一个小时往上走,仿佛没个尽头。

  王庆志等得满头大汗,耐心尽失,心也一上一下,偏偏又不敢走。

  岑尧站在露台上,将王庆志狼狈的样子收入眼底,然后才转身进了屋。

  王庆志大概早就不记得了。

  王未初刚到王家的时候,有一次出门后返回家中,王太太就是这样故意晾了他一个半小时,才让女佣给他开了门。

  他就站着吧。

  岑尧敛住了冷漠的目光,转身下楼。

  王未初或许不在意,但他却是睚眦必报的。

  程家完了。

  这才轮到王家呢。

  ……

  王未初刚上完一节英语课,这会儿还在那里默默地做课后练习完形填空。

  这东西做起来特别痛苦,没一会儿,王未初就把头发抓得乱七八糟了。

  岑尧推门进去,问:“老师走了?”

  王未初小鸡啄米式地点了点头,目光还牢牢黏在完形填空上,看也不看岑尧一眼。

  岑尧有点醋。

  他大步走近,一把按住试卷,问:“不会做?”

  “前面的意思我都懂,后面的意思我也懂,但是连起来,让我填中间,我就觉得……好几个词都合适。”王未初发愁地嘟囔。

  岑尧勾过了他手中的笔:“我教你。”

  王未初双眼放光地盯住了他。

  “你亲我一口,我教你一道。”

  “……”

  转眼又是半个小时过去。

  王未初舔了舔唇,不高兴地道:“我嘴都亲木了。”

  岑尧顿了下:“也不是不可以换一个别的方式。”

  “嗯?”王未初眼底这才又亮起了一簇光。

  岑尧摩挲了一下他的背脊:“你趴着,就一次,换你整张卷子。……我一会儿还陪你一起做化学题,哪里不懂点哪里。”

  “……”

  又是半小时过去。

  王未初眼角落下一滴泪,岑尧一用力,他手中的笔一歪,把字母e拉出个长长长的尾巴,横跨了小半张卷面。

  王未初气坏了。

  “你下次别陪我做作业了!!!!”

  岑家大门外。

  王庆志烦躁地转着圈圈。这个一会儿……到底还有多久!


  (https://www.biqugeu.net/137_137749/751312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