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 > 21.豪门男妻(完)

21.豪门男妻(完)


  王未初第二天下楼的时候,嗓子都哑了。

  岑尧给他挑了件衬衣,还给他打了个小领结,完美遮挡住了脖颈上的吻痕。

  “我送你去上学。”岑尧说。

  王未初软绵绵地点了下头,带上早餐,和他一块儿上了车。

  岑尧打开保温盒,往王未初嘴里喂蟹黄包。王未初一口吃了一个,嚼两下:“牛奶。”

  岑尧就又把牛奶盒插好,送到他嘴边。

  王未初吸溜了两口:“……煎饺。”

  岑尧就又把煎饺送到他嘴边。

  王未初觉得自己像个颐指气使的恶霸。

  紧跟着王未初就磨了磨牙。

  不管,他今天就要做恶霸。

  做恶霸真快乐!

  等王未初到了学校,才发现大家差不多都知道他和岑尧结婚的事了。

  不过现在时代先进,上流社会搞gay的虽然少,但在年轻人群体中间,已经是接受极为良好了。

  大家无非也就是羡慕一下王未初,竟然早早就结了婚,结婚对象还那么牛逼外,就没别的了。

  王未初也悄悄松了口气。

  他现在能越来越多地接收到旁人的善意了。

  这让他时时刻刻都有种强烈的幸福感。

  王未初抿唇轻轻笑了下,继续投入了新的课程。

  一个月后,王未初交作业的时刻到了。

  他们专业的所有老师和学生,都到了小礼堂里落座。小礼堂被临时装扮成了歌剧舞台,校外人员凭邀请票可以进入。

  “听说今天还会有很多行业前辈来观看……”

  “不愧是京市大学,666,这才第一学期,交个作业就有行业前辈来看了。”

  “草,你快看,那是歌剧界的作曲大佬钱宏成吧?”

  “那是卓泽啊!他好帅!去年刚拿了金葵花奖啊!”

  “咱们专业这么有排面的吗?”

  大家陆续落座,很快就知道排面是从何而来的了。

  专业学生们为了尽量降低难度,有的是选择经典剧目进行一些小的改编,再请其他专业学生配合演出完成。还有的就算是原创剧目,也会尽量缩短时长,减少台词,这样能节约作曲,也节约演员,不容易出错。

  所以前面交作业的,很快就过去了。

  直到第二十三个剧目被搬上台。

  结束完后台调度安排的王未初,这才悄悄回到了观众席。他一眼就看见了岑尧,岑尧身旁也空出了一个位置,似乎是特地留给他的。

  王未初立刻走了过去坐下。

  岑尧目不转睛地盯住了舞台,但手却悄然扣紧了王未初。

  王未初微微放松了手指。

  岑尧果然趁机插入进他的指缝,十指相扣。

  台上的表演很快开始了。

  王未初的新剧本不知道改了多少遍,尚且稚嫩,但到底在行业前辈的指导下,抓住了个中突出的地方,强化了优点,弱化了缺点。

  再由早已成名的演员,搭配知名作曲家。

  帷幕拉开。

  众人都不知不觉看入了神,直到落幕时,才有人缓缓回过了神。

  “原来他们是来表演的,不是来看表演的!”

  “这个剧目是谁的作业?也太溜了,这样的大佬都能请得到……”

  “这个剧目有多长?”

  “……67分钟。”

  “卧槽,快赶上专业的了吧?”

  最后毫不意外,王未初的作业拿了最优,虽然比起专业的水准还是差了一些,但专业老师还是忍不住大赞他有灵气。

  等到所有作业都汇报演出完毕,大家渐渐从礼堂散去。

  岑尧也和王未初并肩往外走去,一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暗打量他们的背影,还有人小声说:“难怪今天有大佬来参演……”

  “不过王未初也是真的蛮厉害,要弄这么一出,肯定费了不少功夫。”

  “真实地慕了……”

  而这头,岑尧夸奖道:“很厉害。”

  王未初从中获得了巨大的成就感,他眉飞色舞地抓住了岑尧的胳膊:“我请你吃饭吧!”

  岑尧:“好。”

  二人出了校门,就直奔饭店。

  王未初掏出自己的小私库,请岑尧吃了一顿昂贵的饭菜。

  而这出歌剧,也被学生们小范围内地传播开了,获得了不小的赞誉。

  王未初彻底一跃成为了学校的风云人物。

  第一学期很快结束了。

  岑母开始计划着到度假岛去过年,她一边兴致勃勃地做计划,一边扭头来问岑尧二人的意见。

  王未初对这些是没什么意见的,他张张嘴,正要应答,岑尧突然出声问:“想回你老家看看吗?”

  嗯?

  王未初怔怔扭头去看他,却发现岑尧脸上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你如果想回去,我陪你回去。”岑尧说着,挪了挪面前的棋:“……将军。”

  岑父输了棋,也不生气,反而还挺开心,嚷着就要岑尧再陪他玩一局。

  岑尧却丢开了手,起身说:“我们上楼。”

  他一勾王未初的腰,就将王未初整个带了起来,两人一块儿上楼去了。

  岑父只能不高兴地自己左手和右手玩儿了。

  王未初是想回去看看的。

  过去置身在王、程两家的时候,因为他们过分和他强调礼仪规矩,将高低的阶级差拉得格外分明。王未初在有一段时间里,是有些羞于提起自己出身偏远山村的。

  而到了现在,王未初就没有任何羞意了。

  他的骨子里,是怀念那个地方的。

  所以他才会在当初王庆志讨好他的时候,吃光了那些姑娘果。

  王未初点了头说:“想的。”

  于是岑尧立刻就做了一份回村过年的计划,然后装了满车的年货,带了保镖,两人就这么一块儿踏上了回村的旅途。

  他们先是坐私人飞机,再转乘越野车,从平坦的路,过度到稍微有些颠簸的路,最后终于停在了村口。

  王未初扒着车窗说:“这条路比我离开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了。”

  岑尧淡淡应了声,抬手打开车门,托了下王未初的腰,然后两人一块儿下了车。

  村子里这时候已经汇聚了不少赶回来过年的人了,外面也停了些车,只不过大都是摩托,只偶尔能见到一两辆长安车或着比亚迪。

  他们这辆豪车,当然就有些过分引人注目了。

  “阿梅的坟头有人去烧香哎!这都多久没人去了?”

  “谁,谁去烧了?那个王什么庆回来了?”

  “不是他,我记得那个姓王的个子不算高,还有肚子哪。这次是两个瘦瘦高高的,其中一个特别高,穿得特别好,一看就很有钱……”

  村子不大,一点八卦一会儿工夫就传遍了,不少闲着的都往后山去看热闹了。

  等走近了,他们定睛一看。

  是有个男人特别高!得有一米九吧?身上那穿的是什么西装?看着就特别贵。嚯,转过来了……

  “那好像……好像是王未初吧?”

  “啊?哪儿哪儿?看不出来啊!变化好大!果然让他爸接走了,都变有钱人家的小孩儿了,认不出来了。”

  “不是啊,我怎么听老杨儿子打工回来说,王未初他爸犯了什么什么罪,好像都破产啦?”

  “啊?”

  岑尧转身从篮子里取了一束花,放在了坟前。

  然后蹲下身,摩挲了下王未初的指骨,露出了他手上的戒指。

  王未初眼圈微红,喉头还有点哽,他呆呆问:“做什么?”

  岑尧说:“让她看得更清楚一点。”

  王未初的眼泪一下绷不住掉得更厉害了,他低低地应了声:“唔。……妈妈会看见的。”

  两人就在王未初母亲的坟前静静待了好一会儿,然后他们才起身离开。

  等走下坡,就正撞上几个看热闹的村民。

  他们的变化倒是不大的,王未初一眼就认出来了,于是挨个打了招呼:“周婶。”

  “丁婆婆。”

  “……”

  他们这才敢认:“哎哟真是未初啊?”

  “那那,那这是?”他们看向了岑尧。

  王未初攥住了岑尧的尾指,开口还带着一点鼻音,他说:“我的对象,我们结婚了……他姓岑,叫岑尧。”

  村民们都愣住了,没想到看热闹看出这么大个热闹。

  王未初也不管他们回没回过神,打过招呼后,就带着岑尧往老房子回去了。

  幸好他离开得其实也不算太久,还没到五六年的地步,房子也就没有垮。

  等进了门,自有保镖去收拾东西,他们只管拿着小板凳坐在门口,王未初就慢吞吞地和岑尧说,自己小时候在哪里吃饭,在哪里打水洗衣服……

  村子里这会儿八卦传得更热闹了。

  “王未初和一个男人结婚了!”

  “他们回来开的车好贵的。”

  “那王未初他爸都答应啊?这……这两个男人结婚,不是没后代了吗?”

  旁边的老杨家的儿子实在忍不住了,说:“和王未初一块儿回来的是岑尧吧?人很厉害的。在京市特别出名的豪门大少爷,家里很有背景的,年轻富豪,资产过千亿的那种。王庆志巴不得把儿子嫁给他呢。”

  其他人哪接触过这么有钱的啊,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么厉害啊?”

  小杨点头:“可不吗?你们说他陪王未初回来上坟,我都还觉得奇怪呢。这么有钱一人,平时西装革履,特别高冷地出席各种金融峰会,上财经封面的……竟然还回咱们这儿。”

  “哦,不过王未初现在也厉害了,好像去读京大去了,做什么导演还是编剧,反正挺厉害的。”

  大家听得懵懵懂懂,别的不知道,只知道王未初现在反正是特牛逼了,连他老子都得怕他。

  王庆志搁他对象面前,那都跟蚂蚁似的,不值一提。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才有个老婆婆眯着眼缝,出声说:“那阿梅泉下该瞑目喽……”

  王未初这会儿坐在门口,用手机拍了一撮野草,发上了微博。

  因为那出歌剧,再加上在学校又出名了,他微博开了没多久,就有小几万粉丝了。

  王未初照片一发上去,下面立马就有室友评论了。

  【小王你搁哪儿呢?怎么在乡下?】

  【岑总没带你去度假吗】

  王未初忍不住笑着回复了:【就是在度假:)】

  前所未有的快乐地度假!

  当晚王未初把带回来的年货分给了左邻右舍,然后就和岑尧早早就睡下了。

  农村网络不太好,王家也没有电视,两人没什么可玩儿的,就早早睡下了。

  耳边依稀还能听见虫鸣声。

  王未初忍不住小声说:“好冷,床也好硬。”

  他以前明明不觉得的。

  但是现在好像就变得娇气了。

  岑尧搂着他往怀里带了带,不急不缓地说:“一会儿就不觉得硬了。”

  王未初没多久,就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了。

  因为有更硬的了。

  王未初就没工夫去思考床硬不硬了。

  直到“嘭”的一声,床让他们俩压垮了。

  保镖惊了一跳,连忙爬起来敲门问:“岑少,没事吧?”

  王未初:……

  岑尧:……

  岑尧:“没事。”

  两人重新打了个地铺,还多问邻居借了一床被子垫在下头,隔开湿气。不过这样倒也变软了很多,王未初窝在岑尧怀里,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起来,岑尧还给了邻居一笔钱,权当还借被子的恩情。

  等到了大年三十,王未初和岑尧围坐在一口小锅面前,就这么用这口小锅煮了火锅吃,算作是一块儿过了年,也别有滋味。

  后面,俩人又去王母的坟前上了香,又给王未初曾经的小伙伴,那个早早退学在工地上瘸了腿的青年,送了点钱,然后才启程回了京市。

  ……

  王未初发的那条微博,金耀也看见了。但是他还抱着一点侥幸,心想王未初难道是被岑尧抛弃了,自己回老家了?

  结果隔两天,就在岑氏的新年活动上,看见岑尧带着王未初光明正大地出席了。

  金耀一直联系不上王未初,也知道想和他继续做朋友没戏了,这会儿他就只能咬着牙恨恨地想。

  等着吧。

  终究是个男人。

  等他没办法给岑尧生孩子的时候,岑家就会先容不下他的!

  这一等却是一年又一年。

  ……

  岑尧彻底接管了岑氏,王未初毕业后继续读硕士,一边继续做他的原创剧目。

  岑尧和王未初结婚的第六年,王未初写了个剧本,投拍成了小成本治愈电影,由影帝、影后担纲,在国内大火了一把。

  这一年,程叔文也终于从监狱里出来了。

  他面色越发阴骛,看着和当年那个英俊潇洒、年轻有为的程总,实在相去甚远。

  程家已经垮得差不多了,他的大哥去了国外。他只能打给程二姐。

  却被拒接了。

  这个昔日在程家不受疼爱的女孩子,毫不留情地展露了冷酷的一面。

  程叔文恶狠狠地收起手机,走在街头,一抬头,正好看见广场的大荧幕上映出了岑尧和王未初的面容。

  有人正在采访王未初,问:“请问您接下来会正式进军影视圈吗?还是继续专注歌剧?”

  记者口中的话,程叔文都能理解,但是拼凑到一起,他就有点茫然了。

  王未初……影视圈?歌剧?这些竟然会和他扯上关系?

  这时候耳边传来了其他人议论的声音:“真的模范夫夫啊,王导出席活动,会带岑总。岑总出席活动,也会带王导。”

  “也真的很神奇!王未初和岑家人都相处得好好,我昨天还看见新闻报道说,岑总的奶奶给王未初送了一个钻石矿的所有权。”

  “岑妈妈上周去参加时装周,也带了好多东西给王未初!”

  “去年生日吧,岑尧他爸还送了辆车给王未初呢。岑尧爷爷给办的生日派对……”

  “呜呜呜有钱真好。”

  程叔文悄然捏紧了手机,面色越发难看。

  岑家人这么长情?

  王未初也一跃从山村来的土包子,自己成为上流社会的一员了?还有了高学历加持?

  程叔文觉得可笑极了。

  可他笑不出来。

  他疾步往前走去,和一个外国人撞上了。

  外国人皱着眉嫌恶地骂了一声脏话,然后快步走远了。

  程叔文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当然不会知道,那个走过去的外国人,在原本的剧情发展中,会在王未初死后,和他成为一对儿。

  程叔文现在满腔的愤恨与不甘。

  岑尧的爱真的能维持那么久吗?

  等着吧!

  总有一天,岑家人会因为岑尧的态度改变,而将王未初扫地出门的!

  ……

  这一等就又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

  岑母有想过抱孙子的事,但是和岑尧一提,岑尧就会不快地道:“如果有了小孩儿,你们的心思就都在小孩儿身上了,自然眼里也就看不进我了。”

  岑母一听,立马就打消了念头,连声说:“不不,我和你爸爸当然最疼尧尧了!我们眼里只有尧尧的!”

  岑父岑母还自觉儿子更爱他们了,都舍不得他们的爱被分薄。

  一心只有儿子的这对父母,之后也再没提过抱孙子的话。

  金耀和程叔文的生活偶有起色,但很快又会潦倒,他们挣扎沉浮一生,直到死,也没等到岑家人改变对王未初的态度,反倒是没少看岑家如何宠王未初的新闻。

  ……

  几十年后的岑家。

  岑尧牢牢勾住了王未初的手指,轻轻亲了下他的唇,然后与他一并躺下,一起迎来了死亡。

  当系统再联系上岑尧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岑尧眸色阴骛,气息冷戾的模样。

  系统不自觉地放低了声音,说:“……新,新的世界我找到了。”

  “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没办法啊,当初他的灵魂都碎成那样了……现在能在不同的世界里找到一块儿,是一块儿。总有拼齐的那一天,对、对吧?”

  “……”岑尧良久都没有说话。

  直到系统脑门儿上都快冒“危”字的时候,岑尧才嗓音嘶哑地出声问:“新世界是什么背景?”

  “……民国。”


  (https://www.biqugeu.net/137_137749/751312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