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 > 22.戏子01

22.戏子01


  这会儿海城已经入了冬。

  少年裹着绀青色的棉袄,站在院子里,面上有一丝茫然。

  没人搭理他。

  下人们匆匆走过,他能听见院外渐渐嘈杂起来的声音。

  “哎,你怎么还在这儿?”有个丫鬟在他身边顿住了脚步,“你先回去吧,今个儿大少爷没空理你。”

  少年却并未就此离开,他抬眸看着丫鬟,认认真真问:“为什么啊?”

  丫鬟笑了:“管得还挺多,真拿自己当大少奶奶呢。”

  少年也不生气,只盯着她。

  他眼眸澄澈,如晴空,如碧湖,漂亮得厉害。丫鬟被他盯得不自觉降了点气势,只不耐道:“四爷今天到海城,一会儿就要抵府上了。大家都忙着呢,哪有空理你的。”

  “哦。”少年应了声,又问:“你们大少爷在哪儿呢?我要送个东西给他。送了再走。”

  “你送什么?”丫鬟问。

  少年这才从揣着手的袖子里,取出了个胖乎乎的烤地瓜,外头还裹着一层报纸。

  “热的,香的。”少年说。

  丫鬟伸手接了过来:“行了,我一会儿给大少爷,你快回去吧,别杵这儿添乱了。”

  少年这才低低应了声,转身迈出了门槛。

  他走过一段小路,径直往后门去。结果没等走多远,就撞上了岑家的大少爷岑青元。

  岑青元正低头和旁边的人说着什么。

  少年当下就迈腿要往他的方向走,却让几个下人挡住了。

  他们不耐地道:“忙着呢,一边儿去,一边儿去啊!”

  少年低低叫了声:“岑青元。”

  那头岑青元穿着蓝色长褂,面容英俊。他隐隐听见了声音,便转头朝少年看了一眼。

  只不过这一眼多少有些冷淡。

  少年的步子顿了顿,有些怔怔。

  岑青元看见他的时候,不觉得欢喜么?

  兴许真是在忙吧。

  少年多看了岑青元一眼,这才转过身,缓缓朝后门挪动了脚步。

  岑青元和旁人说着话:“岑尧应该快到了,你让姨娘留在屋子里别出来,明儿我给她买个镯子。……不如我开车到城门口去接吧?”语气欢喜激动中,又好像夹杂着那么一点畏惧。

  少年忍不住嘀咕。

  岑尧?

  岑尧就是那个“四爷”吗?

  不认识。

  少年这才加快了点步子,一脚迈出了岑家的后门。

  岑家后门外是条阴暗的小巷子,平时少有人来,少年有点怕黑,再加上冬风刮脸刮得厉害,他缩紧脖子,连忙一路小跑着,跑过了三条街。

  这时候一列车队缓缓从街面上行过,两旁行人见状都不自觉地避远了些,面露惊惧之色。

  少年不由也驻足看去。

  是一支军队。

  个个肩上扛枪,站在大车里,面容威武,带着煞气。

  而军队的最前面,是一辆黑色小车,表面锃亮,一看就很气派。

  有行人压低了声音,悄悄问身旁的人:“车里是谁啊?”

  “哪个军阀打过来了么?”

  “你傻啊,要是打过来了,咱们还能好好站在这里吗?”

  少年伸长了脖子,好奇地多看了一眼。

  车里坐着个年轻男人,侧脸就能瞧出是十分俊美的,他明明不皱眉,不展露怒意,但却比车上那些兵看着还要吓人。

  少年收住了目光,也不敢再看,连忙捂着胸口,跑进了旁边的钱德巷。

  黑色小轿车绕着海城跑了大半圈儿。

  副官忍不住说:“嗬,这戏班子还不好找……”他话音才刚落下,后头警卫员就出声道:“瞧瞧,那不是么!”

  岑尧一眼扫过去:“……停车。”

  王未初就在里头。

  他这时候应该是十七八的年纪,比上个世界还要小些。

  这个世界的主角名叫岑青元,是岑家姨娘生的儿子,如今正掌管着岑家商行。他能力出众,将会谱写一段庶子逆袭的故事。

  而王未初在这个世界里,也不过只是轻轻一笔带过的炮灰角色。

  他给岑青元做了十年的情人。

  最后岑青元带着财产远迁海外,在岑老爷的逼迫下娶了妻子,王未初却生生饿死在了一个下雪天。

  岑尧的呼吸微微滞了滞,这才下了车。

  ……

  钱德巷是条老巷子了,这边住的尽是些下九流的。

  有个钱家戏班就在巷子口,身后接着钱德巷的阴暗肮脏,身前迎着光鲜的贵人们。

  少年进门的时候,台上正在唱戏,唱得咿咿呀呀,调子绵软,没什么力道。

  但台下的人却听得起劲儿,时不时还要哄笑一声。

  这会儿穿着黑褂子的班主,慢步走了过来,问少年:“今个儿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少年答道:“府上有事。”

  班主似乎听了些风声,一怔道:“那个正房大太太生的儿子回来了?”

  少年哪知道是谁的儿子啊,他含糊地点了下头,就往后台溜。

  “今天我唱什么?”他问。

  里头的人回过头来,笑道:“小扣儿回来了,你去换衣裳,唱《牡丹亭》。”

  少年叫“小扣儿”。

  他没个正经名字,因为他爹娘没给他起。

  不过小扣儿也并不在意,能有个名字就不错了。巷子口有个乞丐,连名字都没有呢。

  他很快换好了衣裳,又坐在那里,自己给自己上妆。等整张脸都变得浓墨重彩了,他才站起身去帘子后头排着队。

  这时候,一行腰间佩枪、身着军装的人,快步走进了门。

  莫说是班主了,就连台下的客人都吓了一跳,不自觉地避让开了些,大气都不敢出。

  “愣着干什么?清块地儿给我们少帅。”

  班主腿都软了,连忙招呼底下人把桌椅板凳清了出来。而那些客人也识趣地让出了中间最好的位置。

  岑尧这才缓缓走上前,落了座。

  班主扫他一眼,只觉这人实在年轻得厉害,也就二十二三,身量修长挺拔,身穿黑色军装,胸前别着一枚红色的徽章,扎眼得厉害。

  班主亲自端上茶水点心,又奉上了节目单子,颤声问:“您……听什么戏?这就给您排上。”

  “牡丹亭。”岑尧启唇,嗓音冷淡。

  班主连忙挥退了台上的人。

  小扣儿就这样被猝不及防地推了出来。

  他低低嘀咕了一声:“前头不是没完么?”

  等扭过头,他一眼便瞧见了台下坐着的人。

  一行七人,都身着军装。

  他们坐在正中,周围一圈儿都无人敢靠近。

  不怒自威。

  而为首那个,……不就是坐在那辆小轿车里的男人么?

  这会儿见着了正脸,眸如点漆,眉飞入鬓,模样更显得俊美了。

  那军装穿在他的身上,也愣是比旁人好看了几个度,挺拔又凌厉。

  只是这人眉眼间冷得厉害,又带着贵气又带着煞气……

  男人静静地盯着他。

  目光冷淡且隐晦。

  小扣儿有点怕,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男人像是要吃了他似的。

  这时候一声锣响。

  小扣儿这才起了势:“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岑府上。

  有个丫头一扭头,笑道:“芸儿,你手里拿着什么呢?”

  芸儿低头一瞧,皱眉道:“忙昏头了,我怎么还拿着这东西。”说完,她转头就将那烤地瓜扔了。

  有个小厮路过,还踩了一脚。

  那烤地瓜烤得又香又软,一脚踩下去就烂了。

  小厮当下拉长了脸:“芸姐你又仗着大少爷宠爱四下乱扔!还不收拾干净了?当心大少爷扒了你的皮。”

  芸儿这才变了脸色,连忙说:“这就捡了扔外头去,方才没瞧见你。”

  小厮这才露出点笑意,与芸儿打闹嘻笑几句,走远了。

  转眼天色便晚了。

  岑家人坐在堂中,岑老爷不悦道:“人怎么还没到?”

  岑青元起身道:“我去城门口接吧。”

  岑老爷犹豫着点了头。

  岑青元当下裹了件更厚些的长袄,这才迈出了府门,亲自开着车往城门口去了。

  只是他在城门口一直等到飘雪,也没等到岑尧的身影。


  (https://www.biqugeu.net/137_137749/751312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