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 > 38.戏子17

38.戏子17


  第二天小扣儿差点下不来床。

  戏班来人请他去一趟,他也没力气去,自然拒绝了。

  岑尧很快带着他回了林公馆。

  岑府上下还没等松一口气,就有消息说打仗了,快打到海城来了。岑老爷吓傻了,连忙派人去林公馆请求庇护。

  而岑青元坐在偏院里,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忍不住愤恨又讥讽地笑出了声:“……他耍我们!岑尧耍了岑府上下哈哈!”

  可笑可恨岑老爷还一心顺从岑尧,先是为他办订婚宴,再又是眼睁睁看着他被逼和一个丫头拜堂……岑青元的脸面尊严被拿出来,反复踩踏,几乎活活气死。

  可如今呢?

  战争快来了。

  做生意的经不起这样的风险。

  岑尧手中掌军,定然早就有消息了。他将时机卡得这样刚刚好……想必等真打起来,岑家商行也就被他弃如敝履了。

  小厮战战兢兢地听着岑青元说一些他听不懂的话。小厮忍不住抬了下头。他窥了窥岑青元的脸色,……大少爷已经变得全然陌生了。他下巴上的胡茬很久没剃了,头发也没有好好打理,连衣服都是凌乱的。面容扭曲、阴沉,活像饱经折磨的恶鬼。

  那头有女人砸了东西,一边砸一边哭骂。

  是芸儿的声音。

  小厮茫然地望了望天,竟然刹那间有种岑府将要倾塌的恐惧感。

  ……

  小扣儿趴在窗户上,隐隐约约听见了无数车开过的声音。

  门推开。

  岑尧缓缓走了进来。

  小扣儿隐约意识到了什么,他小声问:“是不是仗打过来了?”

  “没到海城。”岑尧淡淡道:“但是得去拦了。”

  “谁去拦?”小扣儿这样问,但心底也差不多有了答案。

  “我。”岑尧说。

  小扣儿心底的不舍这才变得更具现化了,他忍不住道:“怎么不是林祺呢?”

  大约是跟着岑尧的时间久了,再说起那位昔日威名赫赫的林大帅,小扣儿已经没什么害怕的感觉了。

  岑尧抬手抚了下他的头:“林祺太过无能,割据一方做个军阀,倒也混得。但他没有肝胆,没有脊梁,站不上护家卫国的战场。”

  小扣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干巴巴地应了声:“哦。”

  打仗、军阀,原本应当是离他很远的。

  他自幼对这样的局面,便只有一个印象,那就是会吃不饱。

  “东西已经为你收拾好了,你随我去一个地方。”

  小扣儿也只干巴巴应了声,然后跟着岑尧下楼、上车。

  他们的车很快驶出了海城。

  岑府的下人自然没能见到岑尧的面,就这样灰溜溜地回去了。

  岑老爷咬紧了牙:“你说看着四爷的车走了?”

  “是、是。”

  岑老爷气得捶桌:“他,他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打算帮扶家里的商行?现在还说走就走?”

  岑老爷心下慌乱,直觉这是岑尧带着那小戏子跑了。

  日军快打过来了。

  岑尧都吓跑了!

  岑老爷自然是待不下去了。

  他匆匆请了佟老爷来,要将商行变卖给他,然后就准备带着金银,再带上岑青元,想办法出海去避难……

  佟老爷不知就里,还老老实实接下了商行,只当是岑尧的意思。

  就在岑尧走的第二天一早,岑老爷也带着岑青元上了路。

  岑青元虽然腿废了,但总能传宗接代的。

  于是岑老爷想想,一咬牙把芸儿也带上了。好歹是拜天地了,别的不说,到时候总能给生个孩子吧。这一路上兵荒马乱的,大家千金还未必愿意跟着一块儿走呢。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海城渐渐远去。

  岑青元高兴不起来。

  他觉得自己真像是岑尧口中的废物,到头,商行没了,岑府没了,只能这样逃亡……

  芸儿更怕得要命,在一旁默默流泪。

  她觉得岑老爷脑袋被驴踢了,为什么非得走?这时候难道不该牢牢扒着岑四爷的大腿吗?

  越想,芸儿越觉得愤恨。

  他们走也就罢了,还非要带上她!她如今才不想嫁给岑青元!

  许是芸儿表现得太过明显,岑青元转头瞧见了,当下一怒,抬手甩了她一巴掌。

  二人竟是又吵了起来。

  岑府得了消息,其他人自然也得了消息。

  大家正惶惶不安,想着岑四爷是不是跑路了,这海城失去了防御,他们该如何是好的时候……

  海城的城门关闭了。

  岑尧手底下的士兵将海城围了个水泄不通,不,准确来说……

  “岑四爷的手下已经将海城防御起来了!”常胜的手下传回了消息。

  常胜也忍不住疑惑:“那四爷为什么在这时候离开海城?”

  那手下也纳闷呢,直说我去打听打听。

  其实倒也不需要如何打听,因为岑尧手底下的人根本没打算隐瞒。只不过小半天的功夫,海城的人就从他们那里得知,岑四爷此行离开,是带“未婚妻”去见他那位做大帅的义父去了。

  他那位义父身处越城,不比海城。

  海城临海,是外敌来袭必争之地。而越城则安全多了。想必也是要顺便将心上人送到义父那里去庇佑起来,免得见了炮火。

  常胜听了消息后,都忍不住感叹了一声:“……这么个冷淡倨傲的人物,待心上人倒是好得要命。”

  说罢,常胜突地脸色又一变。

  手下在一旁看得疑惑,问:“大哥,怎么了?”

  常胜紧抿了下唇,眼底满是惊骇:“……岑四爷,太狠了。”

  “什么?”手下更疑惑了。

  常胜倒也不吝为他解惑:“岑尧一走,最慌的是谁?”

  手下想了想,说:“应当是岑老爷他们吧,毕竟靠山走了……”

  “是啊。所以岑四爷前脚一走,他们后脚必定不敢多留,比寻常人还要慌张三分,会拼命去追上岑四爷的脚步。若我没猜错,岑家人应当出城了。然后四爷手下的士兵就将城门关了……”

  手下还是没能听明白,心说这跟狠不狠有什么关系呢?

  “你忘了那岑青元和那位小扣儿,不,那位王少爷,之前有过什么关系了?”常胜斜睨手下。

  手下一惊,终于明白了。

  手下喃喃道:“那位大少爷可是被迫和一个丫头拜了堂,全城都看了笑话。这还不够吗?”

  “这是故意引岑家人出城,再关城门啊!”

  常胜点头:“是。四爷送完人,应当就会回来守城。他会护住整个海城,但要庇佑这座城,自然也会庇佑城中的岑青元。而他……要岑青元自己去死。”

  常胜说着,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他弄死自己的兄长,将来却不会有任何人发现,更无人会去指责他不讲血缘亲情,罔顾道义。

  那样一个人啊……

  那样一个瞧着光风霁月,高贵优雅的人啊。吃起醋来,竟然这样可怕……

  常胜再想起当初在林公馆,岑老爷诬陷他与那个小扣儿有私情,不由得再度打了个寒战。

  幸好……幸好那时四爷没听见。

  不然今个儿他也得死外头了。

  不止常胜感叹。

  戏班也都听说了。

  小园脸色煞白地坐在那里,这会儿有些后悔自己将小扣儿得罪了。如果没有得罪的话,这会儿他们是不是也能一起去越城避难了?

  班主更是气得转头甩了他好几个耳光。

  一时间戏班上下乱糟糟的,个个都惊惶落泪,又忍不住羡慕小扣儿羡慕得要死。

  他有了富贵权势,有了一个厉害的男人,而这个男人还小心翼翼护着他……免他饥饿,免他贫穷,免他颠沛流离、性命之忧。

  小扣儿走下车,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着凉了?”岑尧的手轻轻搭在他的肩头,问。

  小扣儿连忙摇头,还有点不好意思。

  他并未亲眼见过战争的场面。

  他只见过巷子口的乞丐变多,天气变冷,大家的衣裳都是破的,喝的水是凉的,也没饭吃。放眼望去,都是灰暗绝望的面容。男人也好女人也好,为了活下去,能当街与人欢好,换一口吃的……

  但光是这样,已经足够他想象出岑尧上战场时的可怕画面了。

  于是小扣儿翻来覆去地想,越想越觉得难受。

  等他们的车在中途休息的时候。

  他忍不住牢牢挂在了岑尧的身上,想要男人更用力一些,好压下他心底的害怕。也想要笨拙地用这样的方式,去讨好男人。

  然后……

  然后岑尧就真的很用力了。

  他的腰背暴露在空气中一个多时辰,是有那么一点凉……但是还好的。

  “到了。”小扣儿听见岑尧说。

  小扣儿抬眸望去,便看见了帅府。

  这边的城市并不受战火威胁,看上去一片祥和宁静。但小扣儿却忍不住紧张。

  他也是方才知道,岑尧十几岁的时候,就离开海城跟着义父上战场了。岑尧的义父就住在这里头,是个威名赫赫的大帅。比过去的林祺还要厉害。

  见到岑老爷的时候,他其实都没这样紧张的感觉。

  但现在……

  小扣儿脑子里混混沌沌地想,是见家长吗?

  岑尧牵起他的手,将他带进了门。

  岑尧淡淡出声:“你是不是怕我死?”

  小扣儿连连点头,眼圈儿都微微红了。

  岑尧问他:“你想哄我开心?”

  小扣儿又点了下头。

  他想让岑尧开心。

  万一岑尧死了……小扣儿不敢往下想,想一点都难过得厉害。他现在好想好想和岑尧紧紧贴在一起。

  岑尧摩挲了下他的手腕:“你如何哄我?”

  小扣儿绞尽脑汁,攀住了岑尧的胳膊,竭力地凑到了他的耳边,小声道:“……今、今晚,我穿戏服,趴在桌子上,你从后面……”

  说着说着,他有点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岑尧喉头一动。

  忍不住微微侧过头,亲了下小扣儿的额角:“我爱你。”

  小扣儿瞪圆了眼,面颊微红。

  这一下果然又将要见人的紧张给全忘了。

  这招当真屡试不爽。


  (https://www.biqugeu.net/137_137749/751314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