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 > 45.鼎炉06

45.鼎炉06


  入口开在斩元山旁,连通着数万里外的小秘境。

  此时的秘境入口处,陆马望着尉迟刃,露出了为难之色:“门主恐怕无法进入……”

  一旁的内门弟子们,敬畏地看着尉迟刃的方向,嘴上疑惑地问出了声:“陆师兄,这是为何?”

  “这处秘境之小,顶多只能承受住金丹一层的修士。若是大乘期修士进入,整个秘境恐怕会立即坍塌。”尉迟刃说话时,却是盯住了王未初身后的岑尧。

  他不能进,道法仙尊自然更不能进。

  王未初闻言,也不由转头去看岑尧。

  岑尧看也不看尉迟刃的方向,只微微低下头,离王未初更近一些,道:“我已压制境界。”

  尉迟刃表情扭了扭,也很快发现到了这一点。

  众人还不知王未初身旁立着的是谁,只一心盯着尉迟刃,陆马更是口中劝道:“不敢劳动门主。”

  “无妨,我将境界压制至金丹一层便是。”尉迟刃咬着牙道。

  师尊都能做到,他有何不能做到?

  要尉迟刃这样多疑防备的人,主动压制境界,留出空子给他人,实在是很难得的……

  尉迟刃面色沉了沉,想到自己手中还留有法宝,这才觉得放心了些。

  得了尉迟刃的话,陆马这才带领众人先后进入了小秘境。

  进入秘境后,众人晕眩了一瞬,方才站稳。

  眼前是一片漆黑的树林。

  抬头,可见一弯月亮,形如镰刀,洒下蓝幽幽的光。内门弟子们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他们过去也来过这里。

  这小秘境在尉迟刃的口中是小,但于他们来说,可并不小。他们往常在陆马师兄的带队下,也只敢在这片林中转悠罢了,是绝不敢跨过林子外横亘着的那条河,到对岸去探索的……

  “可还记得自己的任务?”陆马厉声问。

  “记得记得,每人采回一株忘忧草。”

  斩元门并不讲究什么相互协作,因而任务从来都面向单人分派。

  这是因为尉迟刃相信,修仙路上永远只有一人独行。

  “那便分头去吧。”陆马话音落下,在原地插下一杆旗帜:“采得后在此地集合,为期一天一夜。一天一夜后,哪怕仍有人未归队,我等也会立即启程前往黑林的深处,不会等待。……这些话已经说过无数次了,但今日还是与你们再说一遍。”

  众弟子面色严肃,纷纷点头。

  先前就有因与队伍走失,而于黑林中身亡的内门弟子。

  若非是内门弟子培养不易,恐怕上头都不会准备为他们带路的师兄师姐。

  等公布完规则后,众人也不敢耽搁时间,匆忙就向四周散去了。

  唯独张全没有急着去找忘忧草。

  与张全交好的人不由出声催促:“你等什么?”

  那人顺着张全的目光,往王未初的方向望去,不由笑道:“你不会指望王未初来给咱们当护卫吧?先前你同他竞争那样激烈,他如今更是晋升到了心动期,……又岂会有好脸色对咱们?”

  那人说着,也不由露出了艳羡嫉妒之色。

  那可是心动期啊!

  若是放出消息去,只怕就要成修真界一大天才了……若是没记错的话,王未初还不到三十岁吧?也不知他与那位鼎鼎大名的道法仙尊,谁更厉害些?

  张全却是摇头道:“我并非是在看王未初。我是在看他的书童……”

  “书童?那有何可看的?”那人咂咂嘴,“说来也真是怪,王未初怎么还带了书童来?果真是境界突破了,这就嚣张起来了!”

  “……这秘境最低也要筑基成功者,方可进入。一个书童都有这样的修为。你不觉得奇怪吗?”张全原先以为那是门主安排的人,但方才想想又觉得不对。

  张全身边的人也惊住了,喃喃道:“是啊,哪怕你我身边的书童,也断没有年纪轻轻便至筑基的……这般大手笔,啧,不是说王未初来自一个边陲小国吗?他家中还有这样的本事?”

  这修真界中,有人十几岁便能筑基,却也有人七八十岁还不能成功筑基。而但凡能筑基的人,都代表正式踏入了仙途,是可培养的对象,是家族宗门将来发展的力量之一。那得是什么样的大宗门,才舍得将筑基期的修士派给自家孩子做书童呢?

  那人连忙笑了笑,道:“那我不是应当上前去和王未初好好相交一番?也不知此时晚不晚……”

  张全没好气地揍了他一拳。

  不过他眼珠转了转,也还是朝王未初走近了。

  王未初正在同岑尧说话。

  他知道法仙尊厉害,但再厉害,也定然不知道这样小的秘境是个什么模样。

  于是他同岑尧道:“这片林子称作黑林,从入口处,至靠近河的那一面,整片林子被划分为前中后三个部分。忘忧草长在前面……”

  “运气好的,很快就能返身回来了。”

  “他们很急,便是因为前面的若是被采光了,就只得往深处走了,深处危险自然更多。”

  岑尧淡淡道:“你们一行共二十三人,……忘忧草不过随处都可寻到。还会被采光?”

  王未初滞了滞。

  刹那间竟觉得这位道法仙尊实在不食人间烟火得,有一分可爱……

  他无奈道:“忘忧草在小秘境中并不是随处可见的。它一年只长四次。附近偶尔还会有地貘伴生。”他顿了下,道:“而且内门弟子中,也并非个个都光明磊落。有些本事高强的,会特地拔下许多忘忧草,一并收入囊中。好赶剩下的人往深处去……”

  他还曾经与尉迟刃提起过此事。

  尉迟刃只淡淡道,修真界中本就残酷,若是连这样的事都应付不了,那些内门弟子死在黑林中,也属正常。

  岑尧道:“那你不必急。”

  王未初点了头。

  他也不急。

  他对境界的掌握远远不够,是需要深入黑林,才能达到磨砺目的的。

  只是……

  王未初忍不住问:“昆仑有许多忘忧草么?”

  “不止忘忧草。……修真界中你所能见到的大多奇花异草,天材地宝,昆仑之中都数量繁多。”

  王未初暗暗咋舌。

  难怪。

  昆仑、青云乃是世间最大的两大宗门!

  “我日后带你去看。”岑尧说着,睨了睨王未初的神色。

  王未初只淡淡笑了下,别开脸,并未应声。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话,对此也没有分毫的向往。

  此时张全走了过来,问:“王师弟怎么还未出发?”

  “我要去黑林深处。”王未初并没有要遮掩的意思。

  张全心下大为遗憾。

  黑林深处,他也不敢贸然前往。

  那就无法牢牢跟随王未初了。

  “差不多了。”王未初道。

  他缓步走在了前面。

  而岑尧紧随其后。

  尉迟刃一直都注视着这边,他看着王未初和道法仙尊说话。他从未见到师尊有这样多的话!

  心中登时妒火中烧,也怒火中烧。

  眼下见他们动了,尉迟刃按捺不住,也要跟上去。

  张全见状,心下更是羡慕嫉妒。

  他转头和同伴道:“……门主果然是为了他。”

  同伴也忍不住泛酸:“难怪他这么大胆,直接往黑林深处去,明日岂不是还要跨河去对岸?”

  张全正待说话。

  那厢岑尧骤然回头,冷冷扫视了一眼尉迟刃。

  尉迟刃只听得脑中响起一声:“别动。”

  尉迟刃本能地顿住了脚步。

  张全一愣:“门主怎么……顿住了?”

  同伴也觉得疑惑:“门主的脸色好像不大对,像是、像是被什么拦住了去路。”

  张全喃喃道:“看错了吧?”

  这小秘境中,唯门主一人最厉害。

  谁人能拦得了门主?

  门主若是不再压制境界,将这个小秘境轰塌也不是难事。

  那厢尉迟刃却是差点绷不住脸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未初与道法仙尊,一前一后走远。

  他们往深处走,自然少见人烟……他们会做什么?又要做亲密之事?

  尉迟刃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师尊为何会好这样的事?

  难不成是王未初的吸引力太大?

  是……鼎炉生来骨子里便带着媚意。

  尉迟刃忆起那日三长老将人带到殿中的画面,闭了闭眼,这才忍下了纷乱的心绪。

  此时陆马走上前来,并不知他脸色难看,还出声问道:“门主,我师父他可是有事下山了?这几日都未曾见到师父的面。”

  尉迟刃沉声道:“死了。”

  “死……死了?”陆马大惊失色,“何人、何人竟敢……”

  “他得罪了道法仙尊。”

  陆马立即便噤了声。

  刹那间,他甚至恨不得从三长老大弟子的这个身份中脱离出来。

  道法仙尊啊……

  谁人不知他的传说?

  谁人敢得罪?

  尉迟刃转头看了一眼陆马,心情登时不知为何变得更坏了。

  连这等小角色都知道师尊不可招惹……

  于是他也只能生生将王未初让给师尊。

  尉迟刃皱眉心道,不,我怎能这样想呢?

  这厢王未初可不管后头的人如何想,眼下是他这两个月以来,状态最好的时刻。

  正如道法仙尊所言,那“元阳”……咳……果真是起了大作用的。他身体再无半分不适,反而觉得精力充沛。

  “有东西。”岑尧低声道。

  王未初也感知到了。

  他一抬眸,……竟是实在不大凑巧,他遇上了雷光貂。那貂通体紫色,身形娇小,却快如闪电,若是被他挨着,便如同提前历劫了,得挨上那么一道雷劈。

  能将开光期以下,都劈成焦炭。

  王未初屏了屏呼吸。

  无妨。

  他境界已经提升了。

  王未初深吸一口气,正待出手。

  “轰——”

  那只貂先被烤焦了。

  王未初:……

  他僵硬地回过头。

  “仙尊?”

  岑尧也才发现,自己下意识地出了手。

  谁叫那雷光貂冲着王未初直直而来。

  岑尧忙道:“下回我不出手了。”

  王未初这次啊点了点头。

  他们继续往前行。

  谁晓得没走几步,又碰上了地貘。

  又是“轰”的一声。

  那地貘也烤焦了。

  岑尧都有些心虚了。

  “仙尊?”

  “下回,下回我定然克制不再出手。”

  “好。”

  他们便又继续往前行。

  只是接下来这一路,就愣是死了七八只异兽。

  王未初:“……仙尊,仙尊便不能克制一二吗?”如此下去,他还历练什么?只管在后面捡尸体就好了。

  岑尧沉默一下:“……我怎能这样看着危险冲你而来?”

  王未初一下怔住了。

  而另一头,也有人望着黑林深处的动静。

  “怎么回事?”

  “怎么好似火岩喷发了一般?”

  “……???地貘怎么见着我拔腿就跑了?那可是地貘啊!”


  (https://www.biqugeu.net/137_137749/751315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