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 > 49.鼎炉10

49.鼎炉10


  “仙尊要带王师弟回昆仑?”

  “王师弟当真要迈入金丹期了?”

  “仙尊所言,岂能有假!”

  殿中沸腾。

  众人望向王未初的目光,充斥着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他们的门主昔年便是入了昆仑,后来得了一身修为,又得了一身宝物。正是有此做基础,方才能开门立宗,孤身创下斩元门,又在短短时日内,叫各个宗门不敢小觑!

  简而言之。

  昆仑加上道法仙尊,便等同于一条通天梯!

  尉迟刃将旁人的议论声收入耳中,连同他们的艳羡之色,当下紧紧一握拳,沉声道:“他乃是斩元门中人……”

  岑尧毫不留情地打断他:“若是他点头,自然就不是了。”

  尉迟刃这一刻,竟然有些不敢赌王未初对他还留有几分情意,是会点头还是摇头了。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让三长老在这样的当口动手。

  后悔无益。

  尉迟刃当下又道:“还望仙尊多思量一二,昆仑中,几位师叔都是喜静且性情严肃的人物。未初去了,只怕难以适应,更甚至寸步难行。到底斩元门才是他的家。”

  这话与其说是在对岑尧说,倒不如说是说给了王未初听。

  王未初听见“几位师叔喜静…”的时候,的确不自觉地攥紧了手指,紧张了一下。但很快他就挣脱了那种紧张害怕……

  “我的家在浮丘国。”王未初淡淡陈述道。

  尉迟刃却是面色一变。

  王未初竟然敢反驳他的话了?

  修为涨了,就连胆子也涨了?

  尉迟刃这才回头去看王未初,他个子高挑,纤秾合度,因修为精进的缘故,他愈发冰肌玉骨。他身着内门弟子的红衣,本该是分外艳俗的颜色,偏因他愈发仙气、冷漠,气质相糅杂,反倒生出一种冷冷淡淡的勾人妩媚。

  尉迟刃紧紧咬住了后槽牙。

  ……难怪,难怪师尊也很是“喜欢”他。

  尉迟刃心知阻拦不了了,只能徒劳地追问一句:“你当真要随师尊去昆仑?想好了?”

  他本想与王未初细数往日情分。

  但见王未初神色冷漠,此时再提,王未初只会想起他被三长老带去培养的煎熬罢了。尉迟刃便没有多言。

  王未初浅浅吸了口气。

  他仍旧没想明白道法仙尊为何要做这些……但他知道,昆仑比斩元门好了太多。斩元门中竞争恶劣,门主乃至诸位长老,都怀着靠鼎炉速成的龌龊心思……纵使昆仑门中制度等级森严,也总该比斩元门好。

  更何况,入了昆仑,便也等同于得到了一段更好的际遇。

  “……我愿随仙尊回昆仑。”他道。

  “走罢。”岑尧朝王未初伸出了手。

  王未初一怔,但想了想还是搭了上去。

  尉迟刃面色铁青,追问道:“师尊,还是由我来送师尊一程吧。”

  岑尧问:“你要去昆仑?”

  尉迟刃:“是。”

  岑尧目光一闪,淡淡道:“你要去,那便去罢。”

  刹那间,尉迟刃心底升起了一点怪异感。

  但很快这点怪异感就被压下去了。

  他必须得跟上去!

  岑尧牵着王未初走到殿外,抬手一挥,一叶玉石铸的舟便浮现在了半空中。

  王未初紧跟着觉得身形一轻,便飞到了那玉舟上。

  斩元门人仰头望去,惊叹不已。

  “竟是用极为罕见的寒惊玉制成!不知要多少上品灵石方才可换得这样一艘?”

  “此物有何妙用?”

  “它是法器,可破迷瘴,可挡分神期大能一击,置身其中,又觉气候适宜,灵气运转都快了许多,仿佛连浑身暗伤都被抚平了。若在其中入定,更能心静……”

  他们羡慕的声音渐渐远去了。

  而王未初在登上玉舟后,就立刻寻了个房间,入内打坐修行去了。

  眼瞧着那玉舟彻底从视线中消失了,张全一拳狠狠砸在了旁边的柱子之上。

  “张师弟这是作甚?”

  张全闭口没有言语。

  他本是想要与王未初打好关系的,可谁晓得,这几日里,他愣是没能寻到王未初在何处。等再一转头,王未初就这么跟着道法仙尊离去了,他竟是半点好也没沾上。那么大一个香饽饽啊!叫他如何不扼腕?!

  昆仑距离斩元门比十万八千里还要远。

  它置于云雾缥缈的昆仑群山之中,山中法阵无数,更有许多飞禽走兽,个个等级不低,寻常人根本进不得。

  王未初立在舟上,往外望去,直觉得自己先前二十几年实在没有开过眼界。

  昆仑群山之巍峨,灵气之磅礴,还有各色的奇珍异兽……都叫他觉得惊叹。

  王未初体内的灵气疯狂运转,若是换做旁人,恐怕便要因为抵不住,爆体而亡了。

  偏他早就“吸”道法仙尊“吸”出心得了,咳,因而此时倒是有条不紊……

  尉迟刃立在后面,牢牢盯住了王未初。

  他原本以为王未初刚一进入昆仑境内,该是要因为昆仑与别处的不同出丑的。单只说源源不断的灵气,便可叫他抵挡不住了……届时他再出手相助……

  尉迟刃却没能等到这一幕出现。

  这时候道法仙尊的声音倒是在他身后响了起来:“看什么?”

  尉迟刃立时回头:“看王未初……”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发现师尊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森冷刺骨,倒像是刀刃落了下来一般……

  尉迟刃心底一个激灵,再回神时,只见道法仙尊已经走到王未初身旁去了。

  ……为何会这样?

  难道、难道就因为他盯着王未初多看了几眼?

  不可能!绝不可能!

  “我会暂且压制你的修为再进。”岑尧低声道:“你进阶太快,势必有许多不稳固的地方,接下来便是要稳固修为。”

  王未初点头。

  小秘境历练一回,终究还是不够的。

  岑尧抬手,一股无形的风推开了昆仑的山门。

  他们就这样行入了山门中。

  一道苍老的声音骤然响彻了山间:“可是道法归来了?”

  岑尧不高不低应了声:“嗯。”

  他们那玉舟便仿佛受到牵引,直直朝着某个方向飞去,又快又急,王未初身形晃了晃,一时还有适应不了。

  岑尧道:“师兄放慢些,舟上有个小友。”

  小友?

  是指他?

  王未初不由扭头看了一眼道法仙尊。

  那玉舟立时放缓了速度,最后稳稳当当地悬浮在了一处大殿外。

  大殿不及斩元门的富丽堂皇,它好似是从石头上掏空、建起来的,古朴、粗犷,且威势压人。

  岑尧收了玉舟,当先走在前。

  王未初到底还是有一分畏惧,便不自觉放慢了脚步。

  尉迟刃则表现得熟门熟路多了,他大步跟上了岑尧,进门一瞧,……除了主峰的无为仙尊,还有另外几峰的无山仙尊、莲开真君、成丹真君……

  一眼望去,昆仑上下最有分量的几人,都在此地了。

  尉迟刃早先与他们打过交道。

  这些大能个个脾气古怪,昔日他想要献殷勤,都寻不着献的机会。为何?因为人家喜静。他主动登门,反倒还要遭冷脸。

  若非因他是道法仙尊的关门弟子,这些师伯师叔还不知要如何冷待他。

  昆仑门中又规矩森严,他们动不动便要责罚弟子。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想要叛出昆仑,另立门派图谋大业!否则一直背靠昆仑大山,也是极好的……

  尉迟刃敛了敛思绪。

  那厢岑尧淡淡道:“我回来了。”

  无为仙尊等人连连点头。

  尉迟刃这时候也就上了前,躬身,正待开口。

  岑尧却是更先开了口,道:“王未初,过来。”

  王未初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血脉里本能的畏惧。

  这里的大能太多,威压实在太过强大。

  王未初缓缓上前,躬身拜道:“见过各位仙尊。”

  尉迟刃倒也不生气被王未初抢了先。

  这些大能个个目光毒得很,一眼就能看出王未初修的什么功法,是个鼎炉。昆仑门风,哪里容得下这样的人?

  当年他尚且受那般待遇,就不知他们又会怎么给王未初难堪了?

  无为仙尊眯了下眼:“方才道法说你叫……”

  “王未初。”

  “没有道号?”

  王未初不大好意思地道:“还未修炼出本事来,怎好起道号?”

  莲开真君是个身着白衣,身形纤细的女子。

  她掀了掀眼皮道:“尉迟刃都敢给自己起道号,你有何不敢?”

  尉迟刃:……

  王未初:?

  他一时有些听不出这话是在讽刺尉迟刃,还是在说他。

  “倒也不急着起道号,等迈入金丹修为再认认真真起一个罢。”无为仙尊道。

  “是。”王未初恭恭敬敬应了声。

  心底还难免有一点糊涂。

  昆仑中的大能们,倒好似……好似并不难相处?

  “你且走近些,让我仔细瞧瞧。”无山真君道。他是个冷面的中年男子的模样。实际以他修为,应当是可以维持年轻男子面貌的。

  王未初小心地瞧了一眼,然后乖乖走近了一些。

  “根骨俱佳,是个天才。”无山真君道。

  王未初有点受冲击。

  虽然前头才听了道法仙尊的话,但如今又听无山真君这样说,一时他心下的滋味儿还真有些难以言喻。

  尉迟刃皱了下眉。

  眼前的情景却是与他想象中大不相同。

  “罢了,想必你们也累了。”无为仙尊道:“都散了去歇息罢。”

  王未初不由扭头去看岑尧。

  歇息?

  去哪里歇息?

  他在昆仑算什么?新拜入的弟子么?外门还是内门呢?

  莲开真君道:“发什么呆?你随道法去他的第二峰罢。”

  王未初:“……是、是!”

  尉迟刃被忽视了个彻底,他忍不住出了声:“各位师伯、师叔……”

  莲开真君脸色一拉。

  其他几人也跟着转头看向了他。

  尉迟刃正待多说往下诉说自己的悔意、苦衷,和对师伯师叔们的敬意……

  几股力量从不同的方向袭来,将尉迟刃整个裹起来,重重扔了出去,那力道强悍不能抵抗,尉迟刃就这么“咚咚咚”一路撞开了山门,又从天梯滚了下去……

  王未初看得目瞪口呆。

  半晌后。

  尉迟刃艰难地站起身,浑身的骨头都断了,勉强以灵气连接着。

  他张嘴,先喷出了一口心头血。

  ……没错啊,明明还是熟悉的味道啊!

  无为几人,还是那般脾气怪异,出手狠厉啊!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为什么面对王未初的时候就不同了?

  这厢莲开真君顿了下,道:“唔……其实,我与几位师兄师弟,倒也……并非那等凶恶之人。”她认认真真地说道,然后还忍不住悄悄看了一眼岑尧。

  “是啊。我等并非凶恶之人。”无山真君也板着脸道:“你也不必害怕。”


  (https://www.biqugeu.net/137_137749/751315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