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 > 51.鼎炉12

51.鼎炉12


  王未初已经跟着莲开真君学会了如何暂且压制修为。

  他吸收的灵气过于澎湃,偏偏底子又打得不够坚实,若再依靠外物一味往上进阶,不过有害无利罢了。

  因而与道法仙尊在第二峰,如此折腾了十日后,王未初也未再往前进一步了。

  岑尧感觉自己失去了作用。

  岑尧缓缓从床榻上坐起,望向王未初的方向。青年正躬身拾起地上散落的衣物,手忙脚乱地为自己穿戴。

  红色布料缓缓贴上他的身躯。

  岑尧眸光微暗,抬手一点,那衣带便飞起来,缠裹住了王未初纤瘦的腰身,缠得紧紧的……

  王未初无措地回了下头。

  有种好似被道法仙尊牢牢搂在怀中的错觉。

  “你去何处?”岑尧问。

  王未初犹豫一下,还是说给了岑尧听:“我想要前往第三峰,拜见莲开真君。”

  到底是鼎炉之躯。

  若说第一轮那十五日,他还有些受不住,续得靠仙草,乃至是道法仙尊的元阳来维持体力与精力,那么如今他的恢复速度已经大大提升了。

  这样的特性说来羞耻,但在这样的时候,却又是有大用的!

  “你要去拜见她?……你要给她做徒弟?”

  岑尧这么问是有缘由的。

  在传言中,莲开真君有三十多个徒弟,那并非是虚言。她的确喜好收徒弟。

  王未初摇了下头,然后忍不住抬眸朝道法仙尊看去。

  听仙尊的口吻,倒好像,好像不喜他给旁人做徒弟去似的……

  “仙尊……”难不成是想要收他做徒弟?

  岑尧却是更先开了口:“你已经有师父了。”

  是,他是有师父的。

  在斩元门。

  只不过他出事时,他的师父六长老,从始至终没有站出来为他争取过半分。

  “他虽待你不义,外人却不这样想,若你立即再拜他人为师,不妥。”岑尧说罢,停了下,随即便又仿佛漫不经心地道:“何况……你可知我几位师兄师姐,还有师弟,都是如何对待弟子的?”

  “嗯?”

  岑尧下了床榻,施了个清洗术。

  而后一阵大风裹住王未初,等他再回过神时,已经身处第三峰了。

  前方的院中,隐隐约约传来了声响。

  王未初不自觉地走近几步,便见一个中年男子模样的人,因为受不住巨大的冲击力,跪伏在地面上,口中喷出了一口血。

  “站起来。”莲开真君立在不远处,身形依旧纤细飘逸,面容却是紧紧板住了,带出了一丝冷酷之色。

  男子便踉跄着又爬起来。

  一只巨大的异兽从莲开真君的戒中放出,不等男子喘息,便又朝他扑了上去。

  “前些日子我如何教授你的?全都忘光了么?”莲开真君随手点了个人:“你,去陪你师兄。”

  那人一咬牙,勇猛地冲了上前。

  整个院子都被紧张肃杀的气氛笼罩住。

  比起斩元门。

  这里的训练的确还要严酷得多。

  岑尧道:“凶吗?”

  王未初认认真真想了下:“真君不过是教授时方才严苛一些……”

  岑尧哽了一秒。

  “我不会拜真君为师,今日也不适宜打搅真君……”王未初又补充道:“她带我入秘境,已耽误了不少事。走罢。”

  “……嗯。”岑尧刚一应声。

  王未初怔怔望着他:“……仙尊嘴角?”

  岑尧抬手按了下。

  沾染了一点血迹在指尖。

  王未初面色大变:“为何会如此……”

  他心下有些不安。

  总不会,总不会是他真将道法仙尊吸干了罢?

  岑尧却神色不变,淡淡地陈述道:“你气的罢。”

  王未初:?

  他本来还心下担忧,但听见这句话,又觉得像是道法仙尊在骗他。

  王未初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等瞪完,王未初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我何时气仙尊了?”

  岑尧慢条斯理地舔去了唇边的血迹,道:“你气我也无妨。”

  有了尉迟刃的前车之鉴,王未初沉默了下。他抿了抿唇,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干巴巴地挤出来一句:“……有一点,没有擦干净。”

  岑尧低头吻了下他。

  男人的唇是微凉的,乍一触上去,会让人本能地打个寒战,甚至能从中品出来一点冷漠薄情的味道。

  王未初正微微走神时,男人又撬开了他的唇齿,长驱直入。

  舌头是温热的,气息也是灼热的。

  王未初被吻得险些忘记,自己不用口鼻也能呼吸。

  他浑身都有些热。

  脑中更是飞快地掠过了念头——莲开真君会发现吗?

  如果他们发现了他与道法仙尊的关系,应当会立即变了脸色吧?

  道法仙尊修无情道,而他这个鼎炉,倒像是蓄意来破坏仙尊修行的……

  “……走神。”岑尧的声音不冷不热地在王未初脑中响起。

  随即他就被咬了一口。

  而后岑尧才直起腰,道:“干净了。”

  王未初看过去。

  岑尧的嘴角,的确是干净了。

  王未初本能地脸红了下。

  是被他吃干净了吗?

  幸而道法仙尊虽然总有奇奇怪怪不正经的时候,但仙尊从不会为难他。

  他听得道法仙尊道:“走罢。”

  下一刻,他们便又站在了第四峰中。

  无山真君手边摆着一盘棋,跟前立着几个弟子打扮模样的人。

  这几个弟子比较起莲开真君的弟子,则又要稳重许多,面上神色仿佛与无山真君一个模子中刻出来。

  不等王未初再仔细观察,无山真君突地跳了起来,推翻了棋盘:“……道法。”

  “师兄。”岑尧不冷不热地唤了一声。

  无山真君当下看向了王未初:“……我看,今日不如由我来带你入秘境吧?上回莲开真君可是带你走到了第五重便停住了?她解不开那禁光闭影阵,也解不开小阳卦。”

  王未初顿了下:?

  背后互相说坏话,是昆仑的传统……吗?

  “明日。”岑尧道。

  “哦……那便明日吧。”无山真君一下就不急了,又稳稳当当地坐了回去。他冲王未初招了招手:“可学过阵法?”

  王未初摇摇头。

  “我教你。”无山真君道。

  王未初这下是彻底迷糊了。

  先有莲开真君也就罢了,为何无山真君也来亲自教授他?

  无山真君说要教他,便当真从基础先教了起来。

  旁人哪里能得到这样好的待遇?

  王未初自然也听得认认真真。

  岑尧便坐在旁边耐心等候。

  昆仑中人,并非是岑尧最强。

  修为最高者,乃是无为仙尊,而后才是他。

  而昆仑中,也并不单单只以修为论高低。莲开、无山等人,都各有所长。或是炼器,或是阵法……岑尧自然不会大包大揽,霸道到只许王未初跟着自己学习。

  也不知学了多久。

  等王未初抬起头来时,已是月明星稀了。

  无山真君神色激动,一拍面前记载无数阵法的玉简,竟是不慎将之拍碎了。

  他瞥了一眼,却也浑然不顾。

  无山真君扭头与岑尧道:“这个孩子心思纯粹,道心坚定。修道也好,学习阵法也好,都是极快的。……他今日方才学了两个阵法,我想入秘境时,定然不够用。不如便住在第四峰……”

  无山真君滔滔不绝地说到这里,突然触上师弟的面容,又住了声。

  王未初听得呆呆的。

  他哪里会想到,入了昆仑也仍能听见这样的赞扬褒奖。

  “道心坚定。”岑尧淡淡重复了下这四个字。

  无山真君不知为何音调都低了下去:“是、是啊。”

  无山真君忙扭过头,生硬地转走了话题,道:“哦,今日无为师兄说起,盟中送了一封请帖入昆仑,乃是十年一度的修仙大会。”

  无山真君板着脸不快地道:“这些人为何迟迟不精进?便是因他们整日都只记着这些凡尘俗事……弄什么劳什子大会。不去,不去……”

  “我与他去。”岑尧道。

  无山真君惊了下。

  王未初也惊了下。

  “你去……哦,是了。”无山真君瞧了瞧王未初:“他是要去的。”

  “嗯。”

  无山真君:“好了,你们回去罢。”

  倒是绝口不再提,让王未初留下小住的话了。

  王未初糊里糊涂地跟着起了身。

  等到第二日,无山真君便又带他入了秘境。

  如此又是小半月后才出来。

  但不等王未初歇息,无为仙尊又冲他慈和地微微笑道:“无山师弟之后,便由我来带你入秘境吧。”

  此时王未初的境界已经稳固了许多。

  他惊诧于,巍峨昆仑的大师兄,一门之主,竟然也加入了带他入秘境的队伍!

  但这样的好处,的确是旁人求也求不来的。

  王未初顾不上去细想。

  他于昆仑来说,是无所图的。

  就纵使昆仑也要如尉迟刃那般算计他……境界总归是他自己的。

  王未初也不犹疑,立刻又跟随入了秘境。

  如此一番下来,光是在秘境中便花耗了数月。

  等他再出来。

  “无为师兄之后,便由我来……”

  没等那人将话说完,岑尧冷酷地打断道:“他要随我去修仙大会了。”

  昆仑中人这才面露不舍地应了声:“哦,那便去吧。”

  王未初倒没别的想法,道法仙尊要带他去,他便去就是了。

  他跟随岑尧一并往外走。

  “仙尊好似瘦了些?”

  岑尧步履一顿,眼底的冷意稍见缓和:“是么?”

  无为仙尊在殿内轻轻舒了口气:“师弟的心情似乎大好了许多……”

  莲开真君喃喃道:“是啊,花都开了。”

  殿外,王未初骤然顿住脚步,想起这些日子新学到的无数知识,喃喃出声问:“那日仙尊咯血,是因……修无情道么?”


  (https://www.biqugeu.net/137_137749/751315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