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 > 55.鼎炉16

55.鼎炉16


  修仙大会泡汤了。

  御兽宗宗主满头大汗,浑身紧张得近乎战栗。

  他不敢往道法仙尊的方向看,只艰难地从喉中挤出了声音:“……请各大宗门暂且歇在御兽宗内。”

  言下之意便是,在昆仑的人未到来之前,谁也不许走了。

  四下寂静极了。

  一时僵持得要命,谁也没有说要动的话。

  八大宗的人忍不住朝青云门主看了过去,青云门主僵在那里,面色铁青……

  八大宗都忍不住内心骂娘。

  您搞出来的烂摊子您倒是自个儿收拾了啊!

  还是洛阳道人咽了咽口水,先出了声:“……道法仙尊,可、可好?”

  王未初不自觉地攥紧了岑尧的指尖。

  男人的指尖微凉。

  其实他的手时常是凉的,便好似他整个人,瞧着如高山上的雪……但这会儿王未初心底不知为何也跟着凉了凉。

  洛阳道人的声音响起,他也不知为何,心底反升起一股强烈的怒意。

  他又气又急,还有些难受。

  王未初背对着众人,屈腿坐在了地面上,怀里倚靠着道法仙尊。

  他咬了下唇,当真俯身低头轻轻亲了下岑尧的唇。

  这是他头一回做这样大胆的事。

  可他也顾不得身后立着许多人,还有什么八大宗的大能了……

  “……好些了吗?”王未初硬着头皮小声问。

  岑尧眸光轻轻一动。

  勾住王未初的衣带,往前一带,王未初本能地又俯身低头了下去,他问:“仙尊可是还有话要同我……”

  说?

  王未初喉中的未尽之语,都被堵住了。

  岑尧反吻住了他,撬开唇舌,气息包裹缠绕,依旧强势又火热。

  王未初僵直地躬着背,不自觉地将他的手指抓得更紧。

  如果不是他真真切切看着岑尧剖开了胸口,现下他胸口还氤氲开了一大片的血迹……便连脸色也白得如雪一般。

  王未初都要以为他依旧生龙活虎,没有任何的伤了。

  那厢洛阳道人听不见回音。

  又见王未初低头俯身,似是十分悲伤直直往道法仙尊怀中埋的模样……洛阳道人心下一慌。

  总不会出什么大事吧?

  洛阳道人连忙往前一步,喉中挤出声音来:“仙尊?仙尊可是……可是气息微弱了?不如先服用我手中的丹药,稳固一二?等无为仙尊到了,再说后话……”

  王未初一僵,抿紧了唇,连忙按住了岑尧的肩。

  他又低低问了一遍:“……好、好些了么?”

  岑尧淡淡应了声:“嗯。”

  他没有再做更过分的事。

  王未初脸皮薄,这点从未变过。

  对话的间隙,洛阳道人也终于绕到了跟前去,一眼就见到了岑尧胸口的一大片血迹。

  洛阳道人吓得差点当场三魂飞散。

  “门主……”洛阳道人弱声道。

  青云门主没有应声。

  他修行千年,修为都不再精进,心中难免觉得飞升无望,因而才格外疼宠这个老来子,希望他能承自己的衣钵,将来成为比道法更出色的天才。

  乍然得知儿子受辱,甚至可能变为废人,他心下如何不怒?

  加上青云、昆仑素来被拿在一处做对比,他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可如今不一样了……

  近化神期的道法仙尊自毁修为,是会引得昆仑举上下之力报复的。

  在修真界中,众人寿数都长,说到底,亲缘有,但到底也浅薄。青云门主更看重的仍旧是自身和青云门。

  青云门主这会儿心下也慌了。

  怎么是好……?

  该死!

  他此时反倒更怪罪为自己生下儿子的道侣了。

  道法仙尊为王未初自毁无情道的消息,当下便传遍了整个修仙大会。

  御兽宗是捂不住的,也不打算捂。

  消息出去,其他人才知道其厉害性,不敢轻易离开,也不会与他御兽宗为难。

  斩元门上下听得都傻了眼:“怎么可能?”

  陆马听罢,更是骤然蜷紧了身子,一言也不敢发。

  ……这太荒唐了!一个鼎炉,竟然能得昆仑的道法仙尊这般青睐……斩元门会不会受牵连?

  这是他脑中头一个浮现的念头。

  张全一拳捶在掌心:“……果然如此!”

  他没有猜错!

  陆马瞪了他一眼。

  高兴个什么劲儿?

  道法仙尊若是知晓他们曾要拿王未初做鼎炉,喂养斩元门上下众人……

  那会多可怕?

  不不。

  陆马连忙安慰自己道。

  如今修为已毁,道法仙尊恐怕未必还能再回到大乘期修为……

  这样一想,陆马才觉得心头的战栗减轻了许多。

  而尉迟刃呢?

  听着众人惊异又羡慕地谈论着道法仙尊与王未初。

  “也不知是谁传的小道消息,说那位王公子曾经与斩元门主有过一段……”

  “定是谣言了。若我是王未初,有了道法仙尊,我岂会瞧上区区斩元门门主?”

  “兴许是在仙尊之前,与人好的啊。”

  “斩元门举宴时,仙尊亲至。没几日,便将王公子带到昆仑了。……仙尊何等人物?你信短短几日,他便为一个人破了无情道吗?定是早就有苗头了。没准儿两人幼年就结识了。”

  尉迟刃面色难看,心底骂了一声离谱。

  王未初怎么可能会幼年就结识道法仙尊?

  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人说得有几分道理。

  也许……也许师尊一早便对王未初有意了。

  没有什么比这更让尉迟刃觉得难受的了……

  总不会王未初从头到尾,对他也并非真情实意吧?

  尉迟刃满耳听的都是“仙尊”“王公子”,中间甚少有他的姓名,就算提起了,也都不过匆匆带过。

  他们说王未初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呢?

  仙尊待王未初这份深情实在叫人羡慕……而王未初这般天才,他们恐怕也忍不住要同人好……

  修仙大会上本该是他出风头,本该是斩元门的名号响彻天下……

  尉迟刃冷了脸,匆匆转过身,不再去听。

  他要去探望师尊。

  此时却听得有人惊异地道:“那是……那是什么?”

  “那是昆仑的第九峰!”

  只见一座巍峨的山峰,悬浮于空中,飞速朝这厢挪动而来。

  “第九峰并非法器,而是实实在在的昆仑的一座山,寻常修士驱使不得。若是见到第九峰,那便意味着……”那人嘴唇轻颤。

  “意味着什么?”旁边书读少了的人出声问。

  尉迟刃心一沉。

  意味着昆仑分神期以上的修士,都来了。

  以他们推山填海之力,可以摧毁大半个修真界了。

  尉迟刃当下加快了步子。

  他们若是知晓师尊是为王未初破了道心,他们又会如何?

  “凌成何在?!”一声威严的苍老的声音响起,登时传遍了整个御兽宗。

  众人在这道声音下,都不自觉地屈膝躬腰,面色微白。

  青云门主僵硬地扭过头……

  无为仙尊、莲开真君、无山真君……昆仑大能整整齐齐地站在那里,威势压人。

  青云门主已经许久不曾听人叫他的名字了。

  无山真君微微侧过头,低声与莲开真君道:“你且先去瞧一瞧道法如何了。”

  莲开真君应了声,先朝岑尧走近了去。

  无数大小宗门瑟瑟发抖起来。

  大能斗法,只怕要殃及他们……

  莲开真君走近了,瞧见了岑尧和王未初的姿势,这才心下一松,没好气地道:“你倒是急得很……”

  昆仑中他们这一辈儿的,个个都比道法年纪大,动不动便是大上几百岁。

  他们自认心态老朽,再看年纪轻轻的天才道法,自然生有照拂庇佑之心。

  这个师弟厉害得很,比他们前途还要远大,平日却不需他们来照顾。唯独一桩事……

  无情道容易出心魔。

  这事压在他们心中已多年。

  王未初将岑尧的手攥得更紧,他咬了下唇,抬起头道:“真君,是青云门主之子来挑衅我,我与青云门中的人斗法……才引出了这些事。”

  道法仙尊带一个鼎炉回到昆仑,他本来已经不敢想昆仑会对他好了。

  可谁晓得,昆仑上下竟待他极好。

  这便更叫他觉得愧疚了。

  如今他们若是知道,仙尊是为他自毁的修为,……他们会难过,会愤怒,会恨不得一掌拍死他吧?

  青云门主此时艰难地收住了思绪,他语气飞快地道:“说来此事症结还在此人身上。”他一指王未初:“本来只是小儿斗法,算不得大事。只是仙尊心中牵挂他,为他破了无情道,这才……”

  王未初咬紧了牙。

  青云门主怎么会是这样的小人

  不错,是与他脱不了干系。可青云门咄咄逼人也不假。

  莲开真君在这厢出声问:“和你斗法是青云门的谁?”

  王未初乖乖答道:“我听旁人称他程师兄。”

  “什么修为?”

  “金丹。”

  莲开真君冷笑一声道:“金丹如何有脸来寻你斗法?谁赢谁输?”

  重点是这个么?

  王未初茫然了一瞬,但还是老老实实答道:“……我赢了。”

  莲开真君用力一拍他的肩头:“不错!我便说青云门中多废物……师兄,你说是不是?”

  王未初:?

  岑尧却是微眯起眼,瞥了眼莲开真君的手。

  莲开真君飞快地从王未初的肩头挪开了,低声道:“我方才倒也没用什么力气……”

  王未初:??

  那厢从来瞧着一派正气,又眉眼慈和,仿佛普通老爷爷的无为仙尊,缓缓掀了掀眼皮,道:“是。”

  青云门主差点气得当场呕血。

  莲开真君道:“你先回第九峰……”

  岑尧点了下头。

  王未初抿了下唇,这样……便好了?

  他忍不住问:“我呢?”

  他们不再问他经过了?也不怪罪他?

  岑尧淡淡道:“你要为我修补躯壳。”

  王未初一下便紧张道:“如何修补。”

  岑尧:“双修。”

  王未初:???

  他连忙看了看莲开真君。

  莲开真君摆手道:“我什么也没听见,真的。”


  (https://www.biqugeu.net/137_137749/751316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