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隐婚 > 116.第116章

116.第116章


  吴倩心里如狂风似的, 一阵凌乱一阵羞耻。陈顺冲她点点头,面色沉静,“吴小姐好。”


  吴倩也跟着点点头。


  “好。”


  随后, 她上前,将袋子放在桌面上, 拿出里面的冰糖燕窝放在许倾的面前,“倾倾, 我给你带了燕窝。”


  “谢谢。”许倾有些惊喜。


  顾随在对面冷哼一声。


  吴倩也冲顾随啧一声,带着挑衅,余光看到顾随身边的陈顺, 吴倩咬了咬下唇。


  顾随签好名。


  陈顺将文件收起来,他看了眼腕表, 说道:“老板, 那我先走了。”


  顾随点点头。


  陈顺也对许倾说道:“老板娘再见。”


  “慢走, 陈助理。”许倾笑着道。陈顺也笑了笑, 接着, 看到吴倩,似是犹疑了下,接着, 也冲吴倩点点头。


  他那明明只是礼貌的行为, 吴倩心却狂跳,她的手拉着包包链子,东扯西扯。坐得离她最近的许倾一转头便看到了。


  她眯眼看着吴倩, 看着她纠结直转的纤细手指头, 女生涂了各种颜色的指甲油,浅色系的,生机勃勃。


  她又抬眼, 看了眼陈顺。


  陈顺却脚跟一旋就要走了。


  许倾犹疑两秒,说道:“陈助理,快到午饭点了,要不吃完饭再走?”


  说完。


  她又往前凑着问顾随:“可以吧?老公。对你的下属好点。”


  顾随正在看邮件,听见这话,眉梢抬起来,含笑,“听你的,陈顺,留下来吃完午饭再走。”


  陈顺听罢,说道:“好的,老板。”


  “谢谢老板娘。”


  “不客气,不过我们这桌也没位置了,你们去对面那桌吧,倩倩,我请你吃饭。”许倾直接了当,牵了下吴倩的手说道。吴倩呆呆地低下头,对上许倾那双漂亮的眼眸,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了。


  怎么觉得倾倾的眼睛里带着戏谑?


  吴倩嘟嘴:“我想跟你坐一起,让顾随去那边坐吧。”


  她话音刚落。


  顾随低沉的声音传来:“你做梦呢?”


  吴倩:“.....”


  许倾哈哈一笑,拉着吴倩的手,把她拉出去,说道:“去吧,吃什么自己点,陈助理也不要客气哦。”


  陈顺转身就去了一旁的餐桌。


  吴倩揪着小包,走过去,磨磨蹭蹭地在陈顺的对面坐下,陈顺用手机扫了码,点完自己的那份餐后,把手机递给吴倩。


  “吴小姐,请点。”


  吴倩匆忙地伸手,接过他那支黑色手机,手机上还有点他指尖的温度。吴倩低下头盯着上面的菜单,滑动了好几下,后神使鬼差地点开他点的餐食,一份菲力牛排,外加一杯冰咖啡,简简单单。


  看完后。


  她立即点掉,然后看了看,也选了一份菲力牛排跟冰咖啡。随后,她故作镇定地将手机递给他。


  “就这个。”


  陈顺接过去,看了一眼,点点头,提交了菜单。接着把手机放在一旁,他低头翻起那些文件,吴倩无所事事,看着他,问道:“你很忙啊?”


  陈顺:“嗯。”


  “你等下吃完饭要去哪?”


  “回公司。”


  吴倩:“那你等下顺便送我回家吧。”


  陈顺抬起头,镜片里的眼眸带着认真,“吴小姐,凌盛跟你家是两个方向,我帮你叫车?”


  吴倩脸一下子憋红。


  她咬紧下唇。


  眼眶又是一红。


  陈顺一愣。


  他没有张嘴哄或者说别哭,只是低头继续翻看文件。吴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这一拒绝她就想哭。


  她抽了纸巾擦拭,声音小小地说:“我知道你烦我。”


  陈顺没吭声。


  吴倩撇嘴,只是擦泪水,没有再往下说。很快餐食上桌,陈顺收起文件,拿起刀叉开始吃。吴倩其实不喜欢吃菲力牛排,也不喜欢冰咖啡,太苦了。她端起咖啡,招来服务员,说道:“你给我放点糖,这个也太苦了。”


  服务员一顿,低声说道:“这是意式浓咖啡,苦是它的特点。”


  吴倩问道:“就不能放一点点糖吗?”


  这就为难服务员了。


  他看向同桌的陈顺。


  陈顺握着刀叉的手一顿,一秒后,他对吴倩说:“吴小姐,这咖啡的浓度你得放很多糖才能尝到甜味,你在为难人家,要不,我给你叫一杯果汁?”


  吴倩看着他。


  他面色沉静。


  最后,吴倩说:“不要。”


  陈顺:“那你就不能逼着人家给你放糖。”


  吴倩眼眶又是一红,鼻头都红了,那委屈的样子让旁边的服务员下意识地看向陈顺,那眼光好像陈顺是个渣男。


  陈顺眉心拧了几秒,他对服务员说:“你先下去吧,不用管她。”


  服务员:“好的。”


  说完,服务员便走了。陈顺没再搭理吴倩,他看一眼腕表,解决着自己那一份餐食,吃完后,他起身,跟顾随跟许倾告别。许倾下意识地看一眼他那个桌子,只看到吴倩的小包链子,这活泼开朗的女生怎么不说话了?


  她只能笑着跟陈顺点头:“慢走。”


  陈顺提着文件袋,一边看手机一边走向电梯。许倾收回视线,看向自家老公,“陈顺谈没谈女朋友啊?”


  顾随给许倾剥虾,“应该没有。”


  “那,他.....”


  “我叫他追吴倩,他不愿意。”顾随把剥好的虾肉放许倾的嘴里,许倾没法说话了,她看着那边的餐桌。


  想着起身。


  谁知手机响了起来。


  许倾拿起来一看。


  吴倩:倾倾,我先走啦,谢谢你的午饭,我得回家啦,么么哒。


  许倾:怎么不多坐一会...儿。


  还没打完字,那边吴倩就已经站起身,她背着香奈儿小包也走向了电梯。许倾支着下巴,长腿晃了晃,看着吴倩的背影发呆。


  顾随那句“我叫他追吴倩,他不愿意....”


  吴倩是听到的,她进了电梯,狠狠地呼了一口气,靠在梯壁上,低头胡乱地按着手机。谁稀罕他追。


  他配吗。


  他不配。


  吴倩心里狠狠地想着,想着想着,一丝冰凉兜头而下,淋得她一阵激灵。好好的天气突然狂风暴雨,吴倩匆忙地转身回去,回到大厦门口,回到台阶上。一身已经湿透,她心情无比烦躁。


  她抱着手臂,低头点开手机。


  手机页面却湿淋淋的,怎么弄都不干净。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地下车库开出来,吴倩抬起头。


  一眼便认出那是陈顺的车。


  车牌号实在很好记。


  他这车级别挺高的,价格也挺贵的,反正在吴倩这些千金公子哥们眼里,这车有点牌面,这也意味着陈顺这人的品位不错。


  车子就这么从吴倩的跟前开过。


  陈顺不经意一转头。


  便看到台阶上站着的女生,抱着手臂,浑身湿透,头顶的丸子头已经被雨水压垮了,在乌云压着的大厦门口。


  几分可怜。


  这四个字让陈顺愣了下。


  他摇了摇头,收回视线,油门一踩,转个弯即将要离开这片空地。中控台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滴滴滴。


  陈顺拿起来一看。


  来电:吴小姐。


  陈顺:“.....”


  一秒后,他按了接听键,油门也放了一些。那头,吴倩的声音传来,软绵绵地很,“你开回来送我回家吧,我淋雨了。”


  “好冷....”话音一落,那头女生打了个喷嚏。


  陈顺:“吴小姐,我赶着回公司。”


  “那我跟你去公司,我在车里等你。”


  陈顺:“你家司机呢?”


  吴倩:“我让他们不要来接我,我现在又叫他们来,我不要面子的啊。”


  陈顺:“.....”


  他实在无法理解,这么一件小事为什么还讲究面子,难道感冒发烧很好玩吗?陈顺直接挂断电话。


  吴倩怎么都没没想到,他居然把电话挂断了。她不敢置信地盯着手机,随后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陈顺,你们都不是人,你跟你老板一样,都坏。”她用手背抹着泪水,又紧紧地环抱着自己。


  她看着手机,其实她有人可以叫,多的是。可是她就是不想叫,不想,不想,不想。


  这时。


  一辆黑色的轿车转了个圈,开了进来,车轮子溅起了水,雨水滴答落在车身上,只是让车子显得愈发透亮而已。


  随后,车子停在台阶下。


  车窗缓缓摇下。


  陈顺转头看着她。


  吴倩抹着泪水的手臂缓缓地放下,此时的她鼻头,眼睛,眼角都红,黑色的吊带裙紧贴在身上。


  当真是楚楚可怜。


  陈顺取了两把伞,推开门下车,打开一把自己撑着,随后走上台阶,来到她面前,把另外一把黑色的伞递给她。


  吴倩伞下戴着眼镜的男人,又看一眼他手中递来的伞,喃喃地道:“谢谢。”


  然后伸手,拿走那把伞。


  陈顺见她拿了,转身就走。吴倩赶紧撑开雨伞,细细的高跟鞋踩在台阶上,跟着他的步伐下了台阶。


  一把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里暖暖的,而且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吴倩收了伞,扒拉了几下刘海,陈顺弯腰坐进车里,他拍了拍手臂上的水珠,说道:“吴小姐,我得回公司,我带你一起去,等我三点半开完会了,我再送你回家。”


  “这两个小时,你在车里休息还是跟我上楼?不过我劝你还是在车里休息,顾总等会会回公司,看到你始终不太好。”


  “好,我在车里等你。”两个小时,她就在车里玩手机很快过去,吴倩完全不知道自己干嘛这么不要脸跟牛皮糖似的。


  可是她就是这么做了。


  陈顺点头,启动车子。


  开向大路。


  这一次降雨很大,满天乌云。吴倩拿着纸巾擦拭脖颈手臂这些地方,然后问道:“你车里怎么有两把雨伞。”


  陈顺:“偶尔要接老板,所以会准备。”


  “哦。”


  那就不是给女朋友准备的?


  很快。


  车子开下凌盛的地下车库,这边的车库都有专属的车位,整栋大厦都是凌盛的。这也是为什么陈顺放心吴倩在车里的原因,他没有拔车钥匙,弯腰跟她说:“你好好呆着。”


  吴倩定定地看着他,突然脸有些红。


  她嗯嗯几声。


  陈顺放心了,拿起文件袋便转身上楼。吴倩看着他走后,撩了撩裙摆,衣服干了很多,没那么粘了。


  她拿着手机,低头开始玩游戏。


  车里很暖和,令人昏昏欲睡。


  进了公司后,陈顺通知各部门开会,会议开完,顾随回来,他进了办公室给顾随汇报工作。顾随说道:“聂总等会儿过来,你等会儿接待一下。”


  陈顺:“好。”


  从办公室出来,陈顺看了眼腕表,快两个小时了。他估计没法休息,他走向茶水间,取下上面的奶茶包泡了一杯奶茶,随后下楼去了餐厅,取一份蛋糕。随后下了楼,直接往地下车库而去。


  因为下雨的缘故,地下车库的地面全是水迹,还有点儿潮湿。他走向自己的车位,便听见车里有少许的音乐声。


  陈顺松一口气。


  看来这位大小姐有乖乖地听话。


  他走到后座,打开车门,一眼便看到后座上躺着的女生。她鞋子脱掉了,屈膝躺着,头发凌乱,两手枕在脑袋下,车里用来靠背的抱枕也被踹落在地上。


  陈顺沉默一秒。


  把蛋糕跟奶茶放在另外一辆车的车顶,随后捡起地上的抱枕,拉开拉链,将抱枕打开,俯身进去,给她盖上。


  盖上后,他微微拧眉。


  这儿不是一个能睡觉的地方,她清醒的时候还好,睡着就不太好了。想了一会儿,他伸手拍了拍吴倩的肩膀。


  吴倩感受到打扰,微微仰起头,迷糊睁眼:“干什么啊,不让人好好睡个觉吗。”


  陈顺:“吴小姐,你还是起来吧,到我办公室....”


  他话没说完。


  吴倩已经半清醒了。


  她撑起身子,肩带滑落,呼吸跟他贴近。


  陈顺定了一秒。


  直起身子准备离开。吴倩的手臂便勾了过来,勾住了陈顺的脖颈,陈顺脸色一僵,“吴小姐,你今天没喝醉,别耍这种....”


  话还没说完。


  吴倩便亲上他的薄唇。


  女生柔软至极的唇瓣,以及滚烫的嘴唇,带着芳香。陈顺僵了将近十秒,这才伸手去拉她柔软的手腕,手臂。


  拉扯间,吴倩的肩带全都滑落,春光一览无遗。吴倩也没接过吻,不知道怎么接,只能贴着他。


  他的嘴唇也很软,有点棱角。


  彼此拉扯了又二十秒左右。


  陈顺一只手撑在座椅上,一只手握着她的手臂。


  他脸色阴了很多。


  接着。


  他那只握着她手臂的手来到她的脖颈,扣着,舌尖撬开她的唇瓣,辗转地狠吻着。吴倩的心一直跳一直跳,主动变成被动,呼吸困难,他谈不上很有技巧,也估计没怎么吻过人,但是温柔。


  看似凶狠,实际带着温柔。


  女生的舌尖似乎都要比男人的软。


  不知多久。


  吴倩终于被吻松了。


  陈顺站了起来,取过一旁的奶茶跟蛋糕,递给她。吴倩靠坐在椅背上,看着他,随后接过奶茶跟蛋糕。


  陈顺脸色依旧不太好。


  哪怕他刚刚尝过了甜味。


  他说:“我还得去工作,你若是还想睡觉,直接上楼找我。”


  吴倩:“哦。”


  陈顺又看她几秒,最后,轻扯了一下领口,走向楼梯。电梯门关上,吴倩赶紧喝了几口奶茶,又吃了几口蛋糕,紧接着,她出了车,关上车门,拿起自己的小包,踩着高跟鞋直接往策地下车库的出口走去。


  外头还在下雨。


  雨水溅在地面上。


  吴倩直接在大厦门口,招了一辆的士,报了家里的地址。迎着噼里啪啦的雨声,回到家里,保姆看到她回来,赶紧上前接过小包。


  “吃饭没啊?”


  “吃了。”


  “你手里拿着什么?蛋糕?奶茶?吃这个怎么行,你是不是没吃饭,我去给你下碗面?”


  “不用,不用。”吴倩不想继续跟阿姨说话,转身上楼。保姆阿姨又发现不对了,她身上有些潮湿。


  “倩倩,你是不是淋雨了?”


  “没有,我说没有,别问了,也别上来烦我,我要睡觉。”吴倩在楼梯口弄得哐哐当当的,大声地吼道。


  保姆阿姨:“.....”


  进了房间后,吴倩把门反锁,把奶茶跟蛋糕放在茶几上,盘腿坐在地毯上,狠狠地哀叹了一声,整张脸贴在桌面上。


  她完蛋了。


  她是不是瞎了眼。


  她居然喜欢上陈顺了。


  她喜欢他的吻。


  他的嘴唇。


  啊——


  她一路想着,哪里出了错,或许是从法国开始,他拍的相片很得她的意?或者是顾随拉黑了她,但是陈顺没有,她找顾随找不到就找陈顺,陈顺每次都会搭理她,哪怕他是公事公办。


  但是。


  他的吻真的好热。


  吴倩捂住了脸。


  初吻呢。


  没了。


  他得负责。


  吴倩:啦啦啦。


  小姐妹:干什么?有病啊?


  吴倩:开心。


  小姐妹:昨晚不是哭得要死要活的吗?今天就开心?你抢走顾随了?牛逼啊姐妹。


  吴倩: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小姐妹:不是?那有什么好开心的。


  吴倩:恋爱的世界你不懂。


  小姐妹:我看你单相思的世界我也不懂。


  吴倩气死,懒得搭理她,等她谈恋爱了要天天秀给她看,让她认清楚事实,单相思的人到底是谁。


  不知道陈顺发现她已经不在车里了,是什么心情,要不要跟他说一声?吴倩滑动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他发个微信。


  犹豫着犹豫着,后面她也还是没发,让他着急一下也好。


  吴倩就这样,在家里胡思乱想,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等着陈顺联系她,就这样,一等等到晚上,天黑下来。


  依旧没有等到半点信息。


  吴倩看着漆黑的房间,看着被风吹得飞起的窗帘,以及泛着白光的手机屏幕。吴倩呆呆地坐着。


  房间门被敲响。


  保姆的声音传了进来。


  “倩倩?吃饭了,你开下门,你是在睡觉吗?....”


  保姆心急火燎。


  门却纹丝不动,也没有人搭理她。她擦了擦额头的汗,转身看向吴父,吴父拧眉,“她在睡觉?”


  保姆:“没开灯,应该是的。”


  吴父黑着个脸,说道:“让她睡,两个小时后再不起来就开门进去。”


  “好的。”


  一个半小时后。


  吴倩打开房门,下楼。来到一楼碰见光亮,她还有些不适应,她遮了下眼睛,吴父看到女儿下来,站起身,“饿了没?”


  吴倩松开手,看一眼父亲,点点头:“饿了。”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吴父一眼看出女儿的不对劲,“怎么不穿鞋子?”


  她赤着脚。


  保姆赶紧上前递了双鞋子在吴倩的脚边。


  吴倩摇头,说道:“我觉得地上凉,舒服,不用穿了,我想吃蛋炒饭,阿姨你给我做好吗。”


  “好好,我立即给你做。”保姆点点头,拍拍手往厨房走去,走了几步觉得不太对,吴倩没换裙子?所以这样湿湿地去睡吗?


  她站定脚步,想说一说这个事情,可是看吴先生的表情,又怕他们吵架。保姆心里紧绷着,还是先钻进厨房,准备做饭蛋炒饭再说。


  吴倩接过父亲倒来的温水,喝了一大口。


  她低下头,看到茶几上放着的一份合同,上面抬头是凌盛。吴倩喃喃地问道:“爸,你去凌盛了?”


  吴父看她虽然精神不太好,但是肯喝水,没有闹,便放松下来。


  他坐下来说道:“是啊,刚从凌盛回来。”


  吴倩:“那你..见到顾随的助理了吗?”


  “他那么多个助理,你问哪个?”


  “陈特助。”


  “见到了,你可不要老是指使人家,顾随打算培养他当合伙人的。”吴父想起女儿对陈特助的态度。


  那确实是挺不讲道理的。


  吴倩:“我哪敢指使他。”


  她喉咙一阵滚烫,酸痛,他看到她爸爸就没想起她吗?就没想着联系她吗?他就是被她强迫的,他根本不会喜欢她。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九点半之前还有一更。


  (https://www.biqugeu.net/137_137757/751455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