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域神州道 > 第二百六十八章 预演(4)

第二百六十八章 预演(4)

  洞窟外壁上凝结着粘稠的不明液滴,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古怪的腐臭和血腥味,尽管上方的照明法阵发出的光芒将一切照亮得如同白昼正午,温度也控制在让人感觉舒服的范围之内,但整个空间中都弥漫着一股阴暗腐朽混乱的气息,好像这整个空间都在不断地朽坏。

  “族长,您醒了。”两个守护在洞窟口的人看着站立而起的詹森大法师,立刻鞠躬行礼,然后迅速地退了出去,似乎是去通知外面的人。他们都有着和詹森大法师相似的身高,不过面容要年轻许多,看起来像是粗壮一些的人类儿童,说明了他们和詹森大法师同属于侏儒族。

  侏儒族是一个比较稀少罕见的种族,相比于其他亚人类他们的血缘和人类非常接近,甚至有说法他们根本就是遭受过一种远古血脉诅咒的古人类,不少侏儒拥有学习并使用奥术的能力就是铁证,詹森大法师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詹森大法师站在原地发了好一会愣,才将自己的精神缓缓调理清楚。刚才经历的那些是如此的真实,而那经历中又包含了一个几近真实的幻境,这让他一时间有些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现实,亦或者现在这个也是个纯粹的幻境?

  足足过了好一阵子,他才逐渐理清了思绪,这时候外面一个侏儒也走到了洞窟口,看着里面沉思的大法师问:“看起来你预知到了一些很重要很不简单的场景。”

  “是的,确实是很不简单……”詹森大法师长叹了一口气,打了个手势,启用了一个清洁奥术将身上的所有黏液都清理掉,然后迈步走上了岸。

  詹森大法师之前所站立的地方是一个方圆数丈的泥坑,其中全是一种散发着恶臭的暗红色腐败泥浆,而一个几乎占据了全部泥坑的硕大头颅正浸泡在这泥浆之中。这硕大头颅是属于一个乍看之下半人半兽奇异生物,但稍微仔细辨认,又会觉得好像既不像人也不是兽,而是其他什么超越常识和想象的存在强行扭曲而成的形态。而且严格来说这只是半颗头颅,小半部分被不知名的力量给挖去了,剩下的大半个嘴大张着,露出里面的一些参差不齐的獠牙和五根舌头,颅腔也暴露在外,里面不知是不是脑部组织的半透明晶体包裹在黏液中,而刚才詹森大法师就是在这片脑部组织上清醒过来的。

  这个怪异的残破头颅好像还保持着相当的活性,那些怪异的脑组织和半张嘴里的舌头不时地会扭动抽搐一下,甚至一个裂开的眼眶中一枚普通人头颅大小的眼珠偶尔也会转动,不过看起来都只是无意识地抽搐,就像被斩去头颅的青蛙肢体一样的反应,并不能代表其中还有什么更深的自主意识。无数的奥术符文在泥坑边缘密密麻麻地汇聚成一个圈子将这个头颅围在其中,说明这东西依然需要很高阶的奥术资源来进行保护,或者囚禁。

  詹森大法师对这个头颅显然是很熟悉的,刚刚走到门口来的那个侏儒也是如此,都没有对这个头颅的怪异之处报以太多的关注。詹森大法师只是问:“最短的时间之内,要再进行一次预知之梦的话,需要多少时间,多少资源?”

  “看来你看到的结果不大好。”门口的这侏儒叹了口气,他的年纪也和詹森大法师仿佛,又都是满脸的皱纹和胡须,眼中全是岁月沉淀出来的沧桑。他摇了摇头说:“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的了。虽然这个时维大恶魔的残缺头颅从理论上来说是永远可以保持活性的,但要通过他将精神投射到时间长河中去,这依然需要让其恢复最好的状态。你三个月之前已经使用过一次,这次即便投入了不少智慧生物作为营养剂,但对这个头颅来说也是个透支,没有数年的培养是不可能再使用的了。”

  詹森大法师默然不语,只是看着这个似死似活的巨大头颅沉吟,半晌之后才问:“你说这东西的预知性……有多大的确定性?”

  “应该很可靠才是。毕竟老爷可是靠这个预见到了因克雷的繁盛。”同样矮小老迈的同伴很干脆的点头。“虽然是我一直照顾着这东西,但是我自己可一次都没用过,所以没有直观的经验,只能说是应该很可靠。这种对于因果序有特殊感知能力的高级恶魔是极难捕获的,好像帝国的九环奥术‘探知未来’也是根据这种恶魔的反应机制为蓝本创造出来的,只可惜在现在好像没人会使用这个奥术了……”

  “……是的,我也听两位公爵大人说过,直接将精神体投入因果序的洪流中,去体验自己所渴求探知的未来的一段画面。这在九环奥术的层次上也是很不可思议的,毕竟探查并掌控宏观的因果序流动是奥术的最高难题……”詹森大法师点点头。他现在口中所说的公爵大人,当然并非是指现在的因克雷公爵小罗伯特·摩多雷泽斯基三世,而是他的父亲和祖父,第一代和第二代的因克雷公爵。“不过这其中最大的问题直至奥术帝国瓦解也没有得出结论,那就是探知到的未来,有多大的改变的可能?我刚才问的就是这个,我所遇见到的未来,可以被改变吗?。”

  “有个说法,被人清晰探知到的未来,就再也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完美发生,但至少会发生百分之九十。”侏儒老人都没怎么思考就直接说出了结论,显然是在这些方面有着很深刻的见解和研究。“毕竟观察者对未来的探知,本身来说就是对未来的一种干扰,只要稍微改变一下想法,未来的细节上就会出现改变。不过这种改变也只能是仅限于细节,帝国关于这方面的实验数据以前都并没有公开,后来则是在战乱中遗失了。按照一些迹象来推断,绝大多数案例都说未来的大势都是不可避免的,差别只在细节上,比如说如果预知到一个人摔断了左腿,那么实际发生的时候可能变成了右腿或者是左脚,或者摔的姿势不同摔倒的时候衣服穿的不同什么的……”

  詹森大法师低头陷入了沉吟中,久久没有言语。按照他所预见到的未来,小罗伯特身边有着几个可怕的西方人作为帮手,而且其中至少有两个已经潜伏在了因克雷之中,一个就是那个伪装成魔像大师但实际上却是心灵术士的邪恶年轻人,虽然公爵府的奥术序列对影响精神和心灵的奥术严加管制,但作为公爵府的最高层,因克雷的地头蛇,詹森大法师当然也知道这种管制是有漏洞的,有心人钻营之下自然会找出漏洞来,现在已经不知道多少内务厅的办事员和主管在不知不觉中交代出了机密和证据。从这一点来说,他大势已去并不是未来,而是已经发生了的现在。

  “你看到的是很可怕的未来吗?”侏儒老人缓缓问。“你想改变这个可怕的未来?”

  詹森大法师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沉重地点了点头。半晌之后他忽然开口问:“刚才你也说了只是绝大多数,那么也就是说还有少数是改变了的?那其中是有什么规律么?”

  “很巧,对于这个问题我还颇有些心得。因为这几十年来我天天看着这东西,也就经常琢磨这东西或者说窥伺未来改变的可能性。”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侏儒老人反问:“你说当年的第一代公爵大人老爷,因为看到了因克雷今日的繁荣昌盛,甚至有可能成为大陆新的中心,他会不会就此放心,就躺在家里等着这一切自然地发生?”

  “当然不会。”詹森大法师想也不想地回答。若是没有那种一往无前开拓进取的性格和野心,那位初代公爵绝不会把所有在大平原上的一切放弃,在一片蛮荒的高低上去开辟一片新的领地。这个预知最多只会成为他行动的催化剂和兴奋剂,并不会对他的决策有什么根本上的改变。

  “那第二位公爵,那个可爱跳脱的大罗伯特,他明明早就用这个预知到了他会死于精灵的刺杀,为什么又依然放任精灵们在因克雷自由出入,甚至一直对精灵保持友好?”

  “形势必然,那可没的选。”詹森大法师继续摇头。“高地上的原生种族至少有一大半是追随精灵们的附庸,包括我们侏儒原先不也是吗?虽然精灵们从来不怎么在乎,也从来没有承认过,但是我们这些小种族信奉生命之树的历史可比什么奥术帝国还更久远得多。因克雷要在高地发展,妥协和宽容是必须的姿态,时至今日因克雷的种族大熔炉说明这确实是一件不可避免也必须执行的大方针。而且大多数精灵其实对此并不反感,否则如今因克雷也没有那么多的半精灵了……当然,暗月和影月氏族不一样,但是极端分子在哪里也是永远避免不了的。而且如果当年大罗伯特严厉排斥精灵,激发出的反对和刺杀说不定只会更激烈。”

  “对,所以我们在很多事情上其实没的选。”侏儒老人点头,侃侃而谈。“每个人的性格,所处的位置都注定了他会去做一些事,世事的形态和发展趋势也有各自的规律,不可违背。放大到集体更是如此,即便强大如奥术帝国也无法避免。那些帝国皇族不也是早就在因果序中察觉到了帝国会在神灵的干扰下崩溃么?所以后期的研究方向几乎全是针对神灵和因果序方面的,三座浮空城也是抱着将帝国拓展到其他世界去,以免除神灵的干扰为目的……结果如何呢?不管他们怎么选,不停地扩张是一定的也是必须的,否则贵族内部的争斗矛盾就无法解决,他们最多只能是选扩张的技术细节而已……但不管他们怎么样选,无限制的扩张迟早也会刺激到神灵直接做出反应。技术细节是永远不能弥补根源方向上的问题的,从这一点上来说,帝国的覆灭也是必然的……这就是命运的必然性,包括我们在内的世间万物一直被很多无形的东西推动着前进,就像水面的浮萍一样,这些高等魔鬼和魔鬼大君则就像飞在水面上的蚊蝇,他们的视野更高,也能看出更远的景象,只是在我们的角度来看不可思议而已。”

  “是啊,当站在了一定的位置之后,所能作出的选择其实并不多了,特别是我这样身居高位,利益纠葛太多的……”詹森大法师叹息着,忽然间幻境中那个邪恶的西方人所说的话在他脑中变得清晰起来,他不由得呆住了。半晌之后看向旁边的侏儒老人,涩声问:“你说,我如果放弃执掌内务厅,退出公爵府的决策层会怎么样?”

  “你预见到的那个可怕未来,是因为我们侏儒一族的利益而裹挟了你前行?”侏儒老人一下就抓住了重点。

  “是的,我也是不知不觉中被推动着做出了选择。也是这个未来中的一个人的话语提醒了我,我现在才醒悟过来……”詹森大法师点头,苦笑。“我们一族已经不知不觉中占据了因克雷中的太多利益。想当初我们刚刚跟随老罗伯特老爷的时候,还不过只是一个走投无路,人数不过百余,覆灭在即的小部族,投奔老爷也不过只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而已。时至今日我们的人数部族的人数已经过千,而且几乎人人都在公爵府或者其他关键地方担任要职,这实在是和我们本身的实力并不相符。而这么多年来为了维持我们一族的地位,我执掌内务厅的时候又做出了很多其实并不公允的安排……小罗伯特身边的少壮派其实早已经对我们不满了,这次他们找西方人来胡闹其实就是给我们一个警示,或许还是提供一个让小罗伯特整顿内务厅的由头,我实在不甘心经营这么多年的地位被一点一点地瓦解,所以才……”

  “如果你真的看到了什么危险,那放弃内务厅的权力也不是不可以。”侏儒老人当机立断地说,从还是蛮荒时代的因克雷一路走来,他所见所经历过的都太多太多,足以理性地看待眼前的得失。詹森大法师的态度已经说明了,前方等待他们的可能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灾难,如果能避免这样的灾难,一些放弃并不是不能接受。“虽然你一旦移交出权力,内务厅的那些孩子就会被逐渐地挤出来,然后其他地方的人也会受到排挤,然后我们侏儒在因克雷的地位会开始下降……也许那些孩子们会有很多怨言,一些潜藏的问题也会浮现出来,但只要你还活着,我们就永远在因克雷有一席之地。这近百年来,我们一族得到的实在太多了,适当地交还出去一些其实也是好的,至少我们还都活着不是吗?”

  “是啊,至少我们还活着。”詹森大法师长叹一口气,脸上的皱纹一下都松弛了下来。片刻之后他点头再开口,声音带着坚定和虚弱。“我知道了,改变命运的方法是在这种关键的方向性的选择上。必须放弃那些牵扯着我们,让我们身不由己地不断前进的东西。我必须放弃掉我们一族如今得来的显赫地位,名誉财富,不被这些裹挟,才能有自由决定前进方向的力量。”

  “你是族长,你负责做出选择,我负责相信你。”侏儒老人毫不犹豫地点头。“关于族中孩子们的反应,我会帮你一起压下去的。”

  詹森大法师长舒了一口气,原本就已经老迈的容貌看起来更苍老了几分,但也更轻松了,这是个很难的决定,但是一旦做出之后他也感觉一阵前所未有的释然。他再转过去注视着泥坑里的那个恶魔头颅。“那这个东西呢……?大罗伯特当年曾说,如果他真的死于精灵的刺杀,就让我销毁这个东西,永远不要让小罗伯特知道这东西的存在……我只执行了一半,没有将这个的存在告诉小罗伯特,但是一直保存着来自己使用。但是如果我退出公爵府的决策层,那这个秘密就很难再维持了……难道就这样销毁吗?”

  侏儒老人迟疑了一下,说:“这毕竟是老罗伯特从帝国手中获得的秘密,一直隐藏在这里也花了许多的资源和人力,这样销毁的话实在是很可惜……”

  “那干脆还是把决定权交给小罗伯特吧。”詹森大法师摇头,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整个人都陷入一种意兴阑珊的淡然中,这原本也是一个百岁老侏儒该有的心态。“虽然他父亲说过不要让他知道,但他现在已经是因克雷真正的主人了,他有权力知道,也有权力来处置……”

  侏儒老人也长叹了一口气,露出几分轻松和释然:“很好,我会把所有的记录和资料都准备好的。移交给公爵府之后,我也总算能从这里解脱出去了,说起来,现在的高地到底是什么样子,我都还没去亲眼好好看看呢……”

  两个年过百岁的老侏儒相视微微苦笑,不知不觉中之前肃穆沉重的气氛已经变得完全轻松了下来。詹森大法师看着那泥坑中的巨大头颅,不得不庆幸当年自己违背老公爵的遗愿将这个保留了下来,如果当真按照之前的计划去实施,等待他和整个侏儒一族的迟早只有灭顶之灾。

  这算是靠自己的意志从因果序的洪流中挣出了一条生路吧。詹森大法师心中也难免有些微微的得意,和命运抗争,这是所有智慧生物的终极目标之一,而无论是帝国和因克雷公爵都已失败告终。

  泥坑中的恶魔头颅上,那暴露在外的巨大眼球转了转,无神地看向了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