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域神州道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斩心魔(2)

第二百七十一章 斩心魔(2)

  大厅之中,尤利西斯小姐的表演已经暂时结束,她回去换下了戏服,穿上了一身西大陆的华贵服饰行走在宾客之间,所到之处尽都是盛赞和仰慕的眼神,虽然很多人对她西方族裔的真面目非常吃惊,但并没有人表露出什么失礼的地方。她能以这副面貌来公爵府演出,说明公爵大人对她这个身份也是认同的,没有人敢对公爵大人的肯定表示质疑和不满。

  而且公爵府的客人中也多了几个从没见过的西方族裔面孔,加上一些关于西方人的传闻,这让许多嗅觉敏锐的人都意识到了从此以后因克雷的族群势力之间可能会不小的变化。

  张羑里在这群因克雷的新贵中游走自如,尽量做到和每一个都能聊上几句,既显得亲切可人又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一套她早在奥罗由斯塔的时候就锻炼得炉火纯青,相比起奥术帝国遗老遗少们,因克雷的这些年轻人就要淳朴可亲而好对付得多了。

  很快的,张羑里的注意力也被人群中的几个神州族裔吸引了,她也清楚以后自己多半要跟着张家一起在因克雷中扎下根来,便一路应付着其他人缓缓走了过来,打算先打个招呼。不过还没等她先开口,其中的一个年轻人就先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出来?文远那小子呢?”

  张羑里皱眉看着这个年轻人,纯正的神州族裔但是她却并不认识,只能反问:“不知道您是……?”

  “我是你王剑仁王叔叔,这有一阵子没看见过了,你居然不认得了么?”这年轻人一笑,随后居然单手握拳朝着张羑里打了过去。

  这一拳来得既快又猛,就算是一些专职的战士护卫大意之下也接不下躲不开,但是张羑里也是条件反射般地伸手一拳打出,两人的拳头相交发出碰的一声闷响,然后张羑里后退了两步才站稳。

  “嘿!你这疯子在做什么?你在对尤利西斯小姐做什么?”

  这一下让紧跟着张羑里的那些年轻人顿时急了,几个人手上亮起奥术的光芒,眼看就要用奥术来惩罚这个家伙了。不过他们旋即又看到刚刚被打得后退的尤利西斯小姐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笑容,上前对这个无礼之极的人行了一礼,笑道:“原来是王叔叔……恕我眼拙,一时间没认出来,主要是你在奥斯星城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人要衣装嘛,穿上这一身,我也是个受过高等教育出入上流社会的人了。”王剑仁抖了抖自己身上的礼服,哈哈大笑。

  “那……这位是王阿姨么?难怪王叔叔是今日这番模样。”张羑里看着旁边愕然的赛丽尔,有些促狭又有些恍然地笑问。“倒是第一次见,真是让人意外啊。”

  “可不要乱说,叫姐姐就好。”王剑仁连忙摆手否认。“这位赛丽尔姐姐可是你的歌迷呢,还在感叹你的气息怎么这样好,我说你的拳脚功夫更好,她都不信。”

  “哈哈,这可都是得益于王叔叔从小的教导。”张羑里毫不掩饰,事实也确实如此,正是有了自小的炼气吐纳还有强健的体魄,她的声音才能如此有穿透力。

  一边的其他年轻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张羑里和王剑仁说的都是神州话,他们听不懂,但是能从神情上感觉得出,这位尤利西斯小姐和这年轻人确实是很熟悉亲近的。而一边能听懂的陈三士和赛丽尔则只有更惊讶的,名动奥罗由斯塔的尤利西斯小姐是大正族裔也就罢了,而且居然还真的和王剑仁有着极为亲近的关系。

  赛丽尔被张羑里的话闹得一阵脸红,不过这时候也不忘和周围几个相熟的年轻人打招呼,给他们介绍王剑仁:“这位王先生是安哥拉魔像工坊的首席工程师,也是尤利西斯小姐的长辈,刚才是他们之间独特的打招呼的方式,大家不用担心……”

  “那这家伙就是赛丽尔你的新男友了?是个西方族裔,正合了你父亲的意思,可以让你嫁给西方人呢。只是不知道他背后的家族是哪一个?能不能配得上摩尔商会主管的千金?”一个留着别致的小胡子的褐发青年带着几分酸意说道。“不过摩尔商会也不能这样吧,直接将一个魔像工坊的首席工程师的头衔随便乱发,就算为了要衬托身份,随便给一个高级顾问或者财务总监什么的也就差不多了吧。”

  赛丽尔面色微微一寒,瞥了这个褐发青年一眼说道:“不要胡乱嫉妒,这很难看,梭伦少爷,我拒绝你并不是因为你的族裔,而是因为你这个人比较讨厌。”

  陈三士在旁边也说道:“这位王先生可是货真价实地顶尖魔像工程师,他的才能在因克雷来说甚至可以说是空前的,所有见识到他才华的人无不被他设计的魔像所折服。”

  “闭嘴吧,赛丽尔的小跟班。”褐发青年显然也是认识陈三士的,对他却是毫不客气。“你花了多少功夫和心思才终于能混到公爵府来参加宴会的?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四处多看看涨涨见识吧,不要胡乱给人吹捧,给自己那些好不容易才学到的专业知识一点尊重,你把他吹捧得再高赛丽尔也不会多看你一眼,你依然只是个可悲的小跟班而已。”

  陈三士微微一笑,也不多说什么,赛丽尔却是俏脸寒霜,正要开口说话,旁边的王剑仁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这位叫做什么伦什么伦的朋友,你都不知道我等你这样的人等了好久,终于冒出来了一个。”王剑仁走过去一把搂住这个褐发青年,姿势极为亲热,他脸上的笑容也是极为开心,好像这人真的就是他期待已久的老朋友一样。

  “嘿,不要这样,我们并不熟。”这个青年连忙把自己从王剑仁的怀抱里脱出来,一脸的戒备。“看在你是尤利西斯小姐的长辈的份上我不介意你失礼,但是我要说清楚,我对男人没有一点兴趣。”

  “我可对你有兴趣,不过是对打你的脸有兴趣。”王剑仁嘿嘿一笑。“既然你质疑我的魔像制造水平,那你有胆量来打个赌吗?我操作一台我亲自设计的魔像,你可以去准备十台魔像来,我们来赌斗对战一把,一个打十个,你很有胜算哦。”

  “魔像对战?”褐发青年一脸的别扭,想都没想就摇头。“好吧,算你赢了,我可没兴趣拿上万奥金的东西来砸着玩。”

  “嗯?”王剑仁这下还有些意外了。“你不敢吗?我还以为像是这样突然跳出来嘲讽的家伙都是没脑子的呢。要不然我们换个什么方式来打赌?或者你去找几个人来和我比一比魔像制造和设计?赌注随便你提。”

  “……你有必要非得向这些人证明什么吗?”一旁的赛丽尔反而觉得有些别扭了。

  “嗯,还真有必要。”王剑仁却是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那个叫詹森的小老头突如其来地就投降了,让我憋了一股心气没地方放,正需要这种打脸的场面和对象。”

  这回答让赛丽尔发愣,一边的褐发青年梭伦更是震惊:“你……你居然叫詹森阁下是……你这简直太狂妄太失礼了……”

  “我亲爱的朋友们,今晚的宴会你们开心吗?”

  这时候一个爽朗大气的声音凭空出现,震动全场,随之而来的是一个身影从楼上飘飞着降落而下。

  “公爵大人好!”“赞美因克雷!”“我们当然开心!因为您的胜利归来!”所有人都在欢呼。甚至都根本不用看,只是用听的就知道,能在公爵府中发出这样宏大的声音的只能是这里的主人,因克雷公爵。

  公爵落在舞台上,用他那特有的神态和声音和所有人打着招呼:“大家好,因为归来需要处理很多堆积事务的原因,我不能陪你们,不过有尤利西斯小姐的表演,我想诸位还是享受到了美妙的一场宴会。我很荣幸地宣布,尤利西斯小姐会长期停留在我们因克雷,和他一道的还有著名的大诗人维斯特先生,这两位伟大的艺术家会带给我们最高的美妙享受,这可是奥罗由斯塔的帝国贵族们都渴求不得的待遇!”

  这番话又激起一阵轰动,如果说尤利西斯小姐主要只是众多年轻人仰慕的对象,大诗人维斯特的分量就要更重一些了,这两人联手可是连奥罗由斯塔都要震动的组合,居然能从此常驻因克雷,实在不能不叫人吃惊。

  “尤利西斯小姐,是真的吗?维斯特先生也一起来了?”

  “我是他的忠实仰慕者,他的诗篇实在是每秒无比,我每一篇都能背诵!”

  “他的《论戏剧与美》真是杰作!我专门写了一本阐述和分析,希望能得到他的”

  围拢在张羑里身边的人更多了,不再只是年轻人,还居然有几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也是一脸激动的神色。张羑里只能连连不断地朝着周围询问的人点头答复,同时微带点苦笑,也不知道这些人知道维斯特的真实身份之后又会是如何的反应。

  不过在这公爵府中,只有公爵大人才是永恒的主角,台上的他又开口问:“大家也许会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两位艺术家在奥罗由斯塔都只是偶尔才现身表演,为什么就愿意来因克雷常驻呢?啊,忘记告诉大家了,之前真红家族也邀请他们去常驻,但是他们只勉强在那里待了几天而已。”

  人群又一阵喧闹,虽然因克雷人经常口头上鄙视平原地区的帝国贵族们迂腐老朽什么的,但几乎每一个有了些资产和地位的工匠法师,又都暗中对那些贵族派头羡慕不已。奥罗由斯塔流行的种种戏剧,美食,服饰等等永远都是地区贸易之中最赚钱的,毕竟拥有奥术帝国数百年光辉历史的正统传承光环,确实让立国不过百年的高地人们心生向往。毕竟只有如明斯克老法师那样亲身经历过高地开拓的蛮荒时代的人,才能真正拥有足以和繁华奢侈对抗的野蛮精神,成长在安全中的新一代工匠法师们是无法抗拒虚荣的。

  而能够吸引奥罗由斯塔,甚至真红家族这种真正的顶级豪门也无法拥有的大诗人大艺术家,这对普通因克雷新贵们的虚荣心是一罐大大的兴奋剂,很多人的脸色已经开始潮红,呼吸粗重,脚下发虚。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那敏锐的感性察觉到了,我们因克雷将是这个大陆的未来!奥术光辉将在这里重新升起,照耀整个世界!我们只是用了几十年,就从一片荒芜之地发展到了如今的地步。我们的奥术师的数量已经可以和整个大平原地区相提并论!我们的魔像技术大陆首屈一指!更重要的是我们不守旧不迂腐,这里拥有自由宽松的空间和广阔无边的前景!不管你的血脉如何,只要你在因克雷生活,为因克雷工作,视因克雷为家园,你就会真正拥有因克雷这个家园!你就会拥有和因克雷一样广阔美丽的前景!”

  如雷的掌声和欢呼声淹没了整个大厅,几乎所有人都在叫好和鼓掌,连张羑里也不禁一边鼓掌一边连连点头,不得不承认这位公爵确实有着极强的领导魅力和口才,因克雷人这么拥戴他也并不只是因为他的纨绔正统和奥术水平。

  不只是这公爵府,如山如海的欢呼声和掌声也在公爵府外经久不衰。如此精彩的宣言和演讲当然不能浪费,公爵在这里的讲话同样通过奥术法阵也传了出去,让所有因克雷中的人都能听到。

  微笑着等欢呼声和掌声逐渐平息,公爵才继续说道:“这一次我们前往大平原地区,虽然有些波折,但总的来说也收获了巨大的成功。经过艰苦的战斗帮助南方军团铲除了内患,获得了他们的友谊和极其宝贵的奥术资源,不久之后我们就要准备一场开创性的奥术实验。为了庆祝这次伟大的胜利,庆祝因克雷翻开新的一页篇章,我决定授予几位对因克雷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功臣以爵位。”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轰动。按照帝国律法来说所有的爵位都必须由帝国皇帝来才有资格授予,不过在帝国崩溃之后费尔南德斯家也有封出爵位的举动,但公认真红家族确实流有几分皇室血脉,也就没人去深究。其他大家族内部资源都正不够分,也没人去在乎这种虚名。而因克雷现在也做出封爵之举,那背后的含义可就太深太重了。之前那要在这里重新升起奥术光辉的话,显然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首先要授予的当然是明斯克阁下和詹森阁下。他们两位的情形就不用我来介绍了,劳苦功高为因克雷操劳数十年,当然有资格分享因克雷的荣耀和财富。”说到这里,公爵的声音微微一沉,带着几分悲痛。“不过明斯克阁下之前在南方军团的战斗中,激发了十环奥术并受到了反噬,已经不能再亲自接受这个荣耀了。詹森阁下也因为听闻了这位老朋友的噩耗而哀伤过度,再加上年事已高,只能辞去了内务厅总管的职务。我会在接下来合适的时候举行盛大的仪式,授予他们侯爵爵位。”

  底下的众人一阵议论纷纷,对于这两位服务了三代公爵,一同开创了因克雷如今局面的老臣,无论什么样的封赏都是说得过去的。不过也有很多耳目敏锐嗅觉不凡的人听到感觉到了其中有丝丝不大和谐的味道,只是这时候不能拿出来说。

  “而诸位也要用心,只要你们为因克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因克雷也绝不会辜负你们的。荣耀和财富都会和你们分享。”台上的公爵继续说道,他的视线扫过下方的众人,落在其中的王剑仁身上,似乎微微犹豫了一下,再开口说道:“比如说这位……王先生,虽然他刚刚来因克雷不久,就在魔像工艺上做出了许多极大的开创性的贡献,让因克雷的魔像技艺产生了极大的进步。而且同时他也在协助内务厅的工作上做出了很大的功绩,我由此决定授予他因克雷终身名誉男爵的称号。”

  “哈哈哈哈……”众人的震惊喧哗中,王剑仁仰天大笑,转过去又搂住褐发青年的肩膀拍了拍,很亲热地凑到他面前问。“怎么样?这位什么什么少爷,公爵大人的亲口认证,终身男爵的头衔哦,你的脸痛吗?”

  这位褐发青年梭伦早已经是目瞪口呆,头脑中一片空白,看着这个嚣张无礼的西方人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周围的人大多也多瞠目结舌,这个西方人他们很多人之前连见都没有见到过,却能在两位老功臣之前获得爵位,就算只是一个最低等的名誉男爵,可也是因克雷开天辟地的头一个。

  “好吧,请这位王先生上台来。”台上的公爵咳嗽了一下,似乎微微有些不自然。

  王剑仁一个箭步就窜出了数十米的距离,直接落到中间的舞台上,他先是对台下的众人得意洋洋地挥了挥手,再转身对着公爵行了一个礼。然后他开口用只有公爵能听到的声音说:“只是一个名誉男爵是不是低了一点?既然都是名誉的又不给什么实际好处,干脆就给个侯爵也是可以的吧?”

  公爵脸上虽然带着微笑的表情,但眼神中其实没什么笑意,只有说不出的古怪和一丝无奈,也用只有王剑仁能听到的声音说:“我以后一定会对研习精神类奥术制定出非常严格谨慎的规定,你的样子让我第一次对奥术生出了畏惧的情绪。”

  “那是因为公爵大人你的视野还不够开阔。”

  两人的密语交流只是寥寥几句,然后王剑仁单膝跪下,公爵拿出了准备好的勋章挂在了他的身前。在众人的欢呼和惊叹声中,王剑仁起身对众人挥手示意,一脸的得意。

  “希望你不要辜负了这份荣誉。”公爵事实上有些无奈,因为这份荣誉肯定是要被辜负的。不过他转过头去面对众人的时候脸上还是那样阳光热情而充满斗志的笑容。“也希望大家以这位王先生为榜样,努力奋斗,因克雷的荣誉和财富都在等着和诸位分享呢。”

  再说了几句漂亮的结束语之后,公爵推说还有许多事务处理而离开了。王剑仁走下台来,接受众人的围观和祝贺,虽然这仪式有些潦草,但因克雷第一个封爵确实就此诞生了。就算这人是一个西方族裔让许多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公爵大人的面子谁也不敢去拂,硬装也要装出笑容来祝贺。

  张羑里大概是唯一一个能猜到其中有猫腻的人,不过她自然不会去说破,只是在一旁微笑着鼓掌。而陈三士和赛丽尔两人就要激动得多了,尤其是赛丽尔,一张俏脸激动得通红,眼睛水汪汪的一片:“这……这真是太了不起了……这……这是因克雷第一个分封的爵位,能和詹森阁下还有明斯克阁下并列,这真是太了不起了……就算是我爸爸也不可能获得这样的殊荣……”

  王剑仁则是满脸得意,大笑着对周围的人说:“今天只是我个人的一小步,却是所有西方族裔的一大步。诸位请多关照,我们西方人的勤劳勇敢善良坚韧一定会让大家印象深刻的,也一定会让因克雷欣欣向荣!”

  晚宴一直持续到午夜,在一阵绚烂之极的烟火之后,有些疲累的众人才纷纷从公爵府中离开。

  “嗯,虽然没能已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操控亲手制作的魔像以一敌百什么的,但这样替所有神州人民出出风头,带领他们迈出伟大的一步,也是差不多了。”

  和赛丽尔陈三士一起走出公爵府,王剑仁仰望星空,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看起来王叔叔在这里玩得很尽兴呢。”跟在后面的张羑里掩嘴偷笑。刚才在公爵府中见识到了那样一幕幕的场景,她无疑对王剑仁此刻的状态非常好奇,只是又不好开口细问,只能是在远处留意。

  “是啊,很尽兴了,差不多也可以走了。”王剑仁点头,转而看向张羑里。“你要谨记着好好看住文远那小子,他心思灵动却不沉稳,志向大天赋高却缺乏根基,因克雷要重用他的才干,却很容易带偏他的路子。有什么事情就多去找你风叔叔商量,他现在拿了公爵府的奥术卷轴正在好好研究,出关之后大概就算不是天下无敌,但一般的事情都可处理得了了。”

  “是,王叔叔这话里的意思……是要离开因克雷么?”张羑里问。

  一边的赛丽尔和陈三士也感觉王剑仁说话的语气忽然间变得凝重起来,也奇怪:“王兄弟,你这是要去哪里?”

  “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应该是再也不会回来。”王剑仁一笑,抬头看向上方的星空。“我在这里的事情,心中的关隘都有了个了结。我也总算能明白那些秃驴所说的‘此生已尽,梵行已立,所做已毕,自知不受后有’是个什么意思了。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不是很明白这话语间的意思,但是其中那股萧瑟洒脱之意却是让赛丽尔和陈三士莫名地感觉有些不知所措和惊恐:“王兄弟,你这刚刚才得到了公爵府的爵位,正要带领我们大正族裔在这因克雷开创一番事业的时候,怎么就要走?”

  “我有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立刻就要去处理。”王剑仁笑笑,脸上的神情笃定而淡然,并不为两人的劝说有丝毫的动摇。“我已经将最关键的地方打开了个口子,接下来你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顺水推舟就好了。而且这里还有风兄弟坐镇,公爵对他有所依仗,还要重用张羑里和文远两人,我神州族裔的前景根本不用担心。”

  说到这里,王剑仁伸手一手抓住赛丽尔一手抓住陈三士的手,将他们的手按拢在一起,说:“你两个从小青梅竹马,心中互有情愫,根据我这段时间的观察其实彼此合适得很。之前陈兄弟还碍于身份地位的阻碍,不过现在你心中关隘已过,公爵府这边肯定又会重用你,这一切都不再是问题了。”

  两人慌乱间都要放手后退,却发现根本甩不开彼此的手,一个看不见的透明力场将两人的手牢牢地固定在了一起。

  “哈哈,临别之时也没什么礼物,就送你们这个加强的六环奥术‘固化力场联接’了,这可是用在魔像制造上的,不是专精力场的大法师根本解除不了。”看着两人的慌乱,王剑仁有些促狭地一笑,旋即身体浮空而起。“不要关心我去哪里,也不用去和其他人打听。这尘世间的舞台太小,男人的唯一征途只有那无尽的星辰大海。”

  话语声中,王剑仁的上升得越来越快,很快地就消失在了夜空之中,只留下两人呆若木鸡地楞在原处。不远处的张羑里一脸的古怪,看看陈三士和赛丽尔又是若有所思。

  将飞行术运用到了极限,不过数十秒之后王剑仁就飞到了数千米之上的高空,然后朝着因克雷城外飞去。等确定脱离了因克雷的序列监视之后,他周身的骨骼筋肉一阵蠕动暴涨,随后那个身材普通的年轻人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原先那个威武雄壮,满脸横肉的王者无敌·仁爱之剑。

  只是这样还并不够,看准了下方荒野中的一处小山丘,仁爱之剑的身躯陡然落了下去,如同一道箭矢一样直插入地,而且在着地的同时他所接触到的所有泥土都被暗劲给震松震碎。一个近两百斤的壮汉从数千米的高空直落而下,却压根没什么太大的动静,只是闷响中激起了一阵烟尘而已。

  顺着这股飞坠之力,仁爱之剑一直落到了地底数十米之深,他挥手之间先用内劲掌力一阵鼓荡,然后用奥术固化,一个小小的斗室就出现在了这地底深处。

  仁爱之剑盘膝在这漆黑的斗室中坐好,进入龟息内敛的状态,整个人的生命气息完全消失,而他的整个精神都集中到了极致,细细回味着这几天来作为王剑仁这个年轻人的所作所为,心中的所感所动。

  等到将一切感觉都尽数把握住,他陡然睁眼,被铭刻在灵魂中的心灵奥术骤然启动,目标则是他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