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3914章 家族荣耀

第3914章 家族荣耀

  严妍倒没觉得,程奕鸣有多么愿意扯着程家的名号去做生意。

  但程家子孙这个身份对他来说,却弥足珍贵。

  谁不爱惜自己的家族荣耀呢。

  “雪纯,这次真得让你帮忙做点事情了。”严妍紧紧抿唇。

  “什么事情?”

  “你做调查最厉害了,帮我查清楚,程家斗得最狠的那几个都是什么人。”

  祁雪纯眸光一亮。

  **

  贾小姐再次走进这间光线昏暗的办公室。

  熟悉但又神秘的男声响起:“齐茉茉没跟你一起来?”

  “她被吴瑞安踢出剧组了,以后……在A市都见不着她了。”贾小姐的语调,有一种兔死狐悲的凄凉。

  上次她们一起做局,却没能将吴瑞安和严妍的绯闻炒起来。

  谁能料到,吴瑞安的新婚妻子会出现在那样的场合。

  但贾小姐看到的,不只是这个……

  男人轻嗤:“你在怪我,没保住齐茉茉?”

  贾小姐想说,这是事实。

  “你觉得保住齐茉茉,暴露我们,值得吗?”男人反问。

  贾小姐一时语塞,说不出话。

  “上次任务失败,露出的马脚也很多,”男人继续说道:“在吴瑞安的手段下,你以为齐茉茉是凭什么没把你供出来?”

  弃车保帅,他只能按照最有利于计划的办法去做。

  贾小姐明白了,但仍忧心忡忡,“严妍和程奕鸣的关系像一道坚硬的石墙,想弄出裂痕都难。”

  男人发出一阵低沉的冷笑:“你会这样说,是因为你不了解程奕鸣。

  贾小姐不明所以。

  “他不可能放下程家那些人,嘴上说得再坚决,等到他们真有难处,他绝不会袖手旁观。”男人冷笑。

  “即便会让严妍受伤?”贾小姐问。

  “他自负得很,绝不会认为自己会让严妍受伤,”男人说道:“而这也就是我们的机会。”

  他的椅子转动了小半圈,只是室内光线昏暗,仍然看不清他的模样。

  “那个什么颁奖礼很快就开始了吧,”男人丢出一个信封,“获奖名单我已经拿到了。”

  贾小姐将信将疑的拿起信封,打开来看,顿时惊恨交加,“怎么会……会是严妍!”

  严妍才主演了一部电影,竟然就拿到最佳女主角!

  她在圈内摸爬滚打多少年, 竟然只给她一个提名!

  即便让她输,也得让她输得其所啊!

  “你以为真有择优而取这回事?”男人讥嘲,“颁奖礼,不过也只是一门生意,谁能让他们赚钱,他们就让谁高兴。”

  贾小姐苦涩一笑:“那些每天在片场兢兢业业的人,真就没一点机会了?”

  “至少你有机会,”男人接着说:“只要你好好替我办事,这个奖我给你拿下。”

  贾小姐抬头看向那个模糊不清的黑影,眼里浮现一丝期待。

  **

  “严小姐,前台有个人找你,”这天严妍刚收工回到酒店房间,前台打来电话,“她说是程总的亲戚。”

  严妍挑眉,该来的躲不掉是么。

  她犹豫着要不要去,毕竟程奕鸣跟她说过好多次,让她不要管程家的事。

  “学长那是心疼你,”祁雪纯在一旁说道,“但你能永远不跟程家人打交道吗?”

  严妍问她:“你最有发言权了,你们这样的家庭,允许有不管事的妻子存在吗?”

  祁雪纯不假思索的摇头,“

  几乎不存在,也许头两年可以这样,但家里外面那么多事,难道你忍心看着丈夫一个人扛?”

  两个人结婚,不就是为了同心协力经营生活,在漫长的岁月里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严妍觉得这话挺有道理,因为她现在就有点不忍心了。

  于是,她来到前台,见到了这个亲戚。

  亲戚是个中年妇人,装扮得雍容华贵,气质也不差。

  毕竟是程家人嘛。

  “小妍,”一见严妍,亲戚竟红着眼圈哭开了,“我是奕鸣的六婶,也是你的六婶啊!你一定要帮帮六婶!”

  严妍将她带到了大厅的休息室,柔声道:“你别急,先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

  六婶说出来的事,让严妍讶然吃惊。

  程家如今乱到什么程度,二叔程俊来暗地里收购其他程家人的股份,如今竟手握百分之十,几乎是程奕鸣一家三口所持股份的总和。

  “他有心打理公司,难道不是一件好事?”严妍问。

  “他只是想贱买贱卖,打捞一笔而已!”六婶气愤,“就他这手里的百分之十,一旦卖出去,够他这辈子挥霍奢侈的了。但他还在继续收购,最近盯上了我家的股份,每天都拉着你六叔出去灌酒,再这样下去,你六叔不但手里的股份没了,人也毁了……”

  六婶说着,眼泪又忍不住往下掉。

  严妍给她递上纸巾。

  六婶稍稍收敛情绪,继续说道:“程俊来摆明了要将公司侵吞,然后贱卖股份发一笔财,程家只有奕鸣才能阻止,而奕鸣只听你的,小妍,你一定要帮我们劝劝他。”

  “程奕鸣的事……我也做不了主……”严妍犹豫的抿唇。

  “小妍!”六婶一把握住她的手,“你不帮我就没人帮我了!”

  六婶恳求的眼神,让严妍动摇了。

  “小妍,明天晚上程俊来又会到我家里来,”六婶恳切的看着她:“我看你六叔已经决定把股份卖给他了,你一定把奕鸣叫来,阻止他们,好不好?”

  严妍一愣,她只能说:“我尽力试试……”

  六婶走后,严妍考虑了好几个小时,最终决定亲自去找一趟程奕鸣。

  她来到他常住的公寓门前,正准备敲门,只见门锁的电子显示屏上出现了识别人脸的图案。

  紧接着,“喀”的一声,门锁开了。

  智能语音响起:欢迎太太回家。

  严妍:……

  她什么时候输入的这个,她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心头却有一丝丝小甜蜜掠过。

  她走进公寓,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人。

  这时她的电话响起,程奕鸣打过来的。

  “今晚上剧组没通告?”他问。

  严妍环视公寓,“你在公寓里?还是装了摄像头?”

  “开门会有通知。”他回答。

  严妍点头,心里有些小失落,这么说来他是不在家了。

  “你在哪儿?”

  “在C市,谈合同。”

  “你好好忙工作吧,我等会儿就走了,接下来好几天剧组都很忙。”忽然想起有一次,他连夜坐飞机赶回来,她不想让他那么折腾了。

  “是不是有事?”他问。

  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

  明天他应该赶不回来,说了只是让他徒增烦恼。

  放下电话,她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

  公寓里处处都是他的味道,淡淡清香,初闻时若有若无,久了却有点上头。

  她对他的

  眷恋,不知不觉已到了她自己都不可估量的程度。

  离开公寓时,她决定,明天由祁雪纯陪着去一趟程家六婶家。

  六婶家的别墅与程家同在一个别墅区。

  车子从程家经过时,严妍透过车窗,瞧见一个人站在别墅门口高高的台阶上。

  那是一个年轻削瘦的身影,天生自带的傲气穿透浓重的暮色,冲严妍迎面扑来。

  虽然相隔较远,而严妍对程家人并不熟悉,但她却从这个身影里,感受到一丝熟悉。

  他和程奕鸣太像了。

  严妍忍不住举起手机拍照,然后发给了符媛儿。

  符媛儿对程家人的了解,比她多得多。

  果然,片刻,符媛儿便回复了她消息。

  程皓玟,程奕鸣众多堂弟中的一个,半年前刚从国外留学回来。

  怎么了,符媛儿问,他惹到你了?

  没有,只是路过看到而已,严妍回她。

  程家的人那么多,只是这一个让她想到了程奕鸣,她才随口一问。

  她带着祁雪纯来到六婶家,六婶神神秘秘,如临大敌,先不动声色的将两人带到了一楼的客房。

  “这位是……”六婶疑惑的打量祁雪纯。

  “我的助理,”严妍淡声回答,“我怕人手不够,叫她过来一起帮忙。”

  祁雪纯身份特殊,不能随便透露。

  “现在什么情况?”严妍问。

  “程俊来已经来了,他和六叔在书房里……”说着六婶的眼圈又红了,“我估摸着,这会儿他们已经签合同了。”

  她抹了一下眼眶,眉心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又将手放下了。

  但祁雪纯将她这个动作看在眼里,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翻过来查看,“这是怎么回事?”

  六婶赶紧将手腕缩了回去。

  但严妍和祁雪纯都已经看清楚了,她的手腕 淤青了一大片。

  别说是摔倒碰伤的,那分明是被人掐的。

  面对两人质疑的目光,六婶痛苦的摇头:“我想劝他不要卖股份,他偏不听。”

  闻言,严妍和祁雪纯气愤的对视一眼,抬步朝书房走去。

  严妍二话不说,将书房门推开。

  两张脸同时带着诧异看来,一个年长的约莫五十几岁,另一个年轻一点的,应该就是六叔。

  “你是谁?”六叔打量两人,最后目光落在严妍脸上。

  严妍实在光彩夺目。

  程俊来显然认识严妍,神色立即变得戒备,同时嘴角勾起冷笑:“六弟,你家里什么人都能闯啊!”

  六叔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一个大美女从天而降。

  严妍先开口说道:“六叔……我跟着程奕鸣一起叫您六叔了,我是来找二叔的。”

  “奕鸣?”六叔仍然疑惑。

  “六弟,你没听说过奕鸣对一个女人爱得死去活来吗,”程俊来嘿嘿一笑,“那个女人就是眼前这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