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关系 > 婚后3新来的许秘书

婚后3新来的许秘书


[]

        /

        贺炀联系了沈家,要沈家的人接沈修竹回去。

        现在沈家是在国外发展,沈修竹被接回去之后也是会留在沈家。

        等到贺炀再收到沈家消息时,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

        “沈家昨晚已经将小公子接回去了。”

        老宅书房里,管家向贺炀汇报沈家的事情。

        贺炀坐在书桌前,不冷不淡的应了一声。

        管家试探着说道:“沈家那边说,小公子还是想回南城——”

        不过贺炀就只是说道:“就待在沈家挺好,让他们看着。”

        管家点头应下来,明白了贺炀的意思,以后都不会让沈公子回来了。

        很快,管家离开。

        书房恢复安静,贺炀对着笔记本继续处理公事。

        直到晚上十点多时,书房门被敲响。

        贺炀侧头,看到是许承宴过来了。

        许承宴穿着睡袍,头发半干着,刚洗完澡。

        “还不睡?”

        “还差一点。”贺炀伸手,把人抱到怀里搂着,闻到了淡淡的沐浴露香味。

        许承宴不再说话,安静枕在贺炀肩膀,一只手也摸到贺炀脑袋上,无聊的玩着头发。

        贺炀也维持着一手搂在青年腰上的姿势,一边办公。

        只不过怀里多了一个人,注意力多多少少还是会分走一些。

        许承宴还在玩贺炀的头发,玩够头发了,又去摸脸,指尖顺着脸庞慢慢往下滑,慢悠悠道:“熬夜不好。”

        贺炀握住脸边乱摸的那只手,侧过头,想去亲吻。

        许承宴闭上眼,感受着落在眼角处的温热触感,继续催促:“睡觉。”

        “嗯。”贺炀关了笔记本。

        许承宴也从贺炀怀里出来,朝门口走去。

        两人回了卧室,许承宴刚准备关灯,突然听到手机消息提醒声,凑过去一看,是经纪人发来的消息。

        许承宴看着手机消息,一时有些犹豫,没有回复。

        一旁的贺炀注意到青年脸上的神情,问:“怎么了?”

        “凡哥问我接不接剧本。”许承宴将手机放回床头柜上,还是有些犹豫,“是个反派。”

        这次是汪导的新剧邀约,邀请他饰演里面的一个高智商反派。

        反派身份是公司秘书,因为长时间被老板压榨,还有一些家庭因素,最后导致性格越来越变态,杀人分尸。

        许承宴跟贺炀说了下大概剧情。

        “我没演过这种,有点想试试。”许承宴还是有些心动,想挑战一下新类型,“不过这个反派性格有点分裂,我不一定演得好。”

        贺炀:“那就试试。”

        “我再想想吧……”许承宴还在思索。

        本来他都打算不接剧本,慢慢转型幕后。

        只不过他实在是喜欢这次的剧本,每个角色都很鲜活,也想试试新角色类型。

        可这次角色难度很高,怕演砸了。

        许承宴想了好几天。

        最后,还是跟汪导发了消息,接了剧本。

        新剧还在筹备中,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做准备。

        于是许承宴买了不少心理书,研究角色的心理变化,一天到晚都捧着心理书,时不时做笔记什么的。

        原本之前还是贺炀在书房工作很晚,许承宴催贺炀睡觉。

        结果现在是许承宴看书很晚,贺炀来催许承宴睡觉。

        “别看了。”贺炀皱眉。

        许承宴放下书,轻叹道:“越看越晕,看不懂。”

        “明天再看。”

        贺炀把人塞进被子里,关了灯,这才躺下来。

        许承宴朝贺炀那边靠了靠,问:“你的那些秘书,平时都是什么样的啊?”

        “就那样。”贺炀回忆了一下自己的秘书团,淡淡道:“没什么特殊的。”

        “秘书工作压力大吗?”

        贺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要不来公司当实习秘书,找找感觉?”

        “也行。”许承宴有些困了,闭上眼睡了过去。

        隔天上午,许承宴醒来时,就看到床头柜上多了一份表格,凑过去一看,发现是一份求职简历表。

        贺炀:“填下表。”

        “我填?”许承宴一愣。

        “不是说要来当我的秘书吗?”

        许承宴这才想起昨晚自己答应

        过的事,新奇道:“当秘书还要填表?我以为是走后门。”

        “走个流程。”贺炀递来一支笔。

        许承宴接过来,认真填表。

        不过在写到就业经验时,许承宴犯难了。

        他的专业实在是跟贺炀的公司不对口,全都是演戏经验。

        “这里怎么填?”许承宴指了指就业经验栏。

        “随便写。”

        于是许承宴把自己的演戏经历全写上去了,填完了表格。

        贺炀问:“想什么时候来上班?今天还是明天?”

        许承宴来了兴趣,回道:“今天就可以。”

        “我让秘书先准备一下。”贺炀收好表格,“到时候会给你发短信,下午来公司。”

        “好的,贺总。”许承宴配合的点头。

        贺炀先去了公司。

        许承宴留在老宅里,慢吞吞的吃了早餐,时不时看一眼手机,等入职短信。

        一小时后,入职短信终于发来。

        短信是秘书小高发来的,要求下午一点前抵达公司。

        许承宴回到楼上换了正装,第一天上班当秘书,还有些紧张。

        短信要求是下午两点到,许承宴提前了半小时达到公司。

        前台小姑娘都认得许承宴这张脸,知道是老板娘,连忙带老板娘来到专用电梯。

        许承宴来到楼上,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看到秘书小高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贺总正在开会,还有半小时结束。”小高带许承宴进到办公室。

        许承宴不是第一次来办公室,打量着四周,发现办公室里多了一张小办公桌。

        贺炀的办公桌是在中间,现在旁边多了一个小桌子,上面就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还有一份文件,看起来是临时搬过来的。

        小高也将许承宴带到那个小桌子前,恭敬道:“这是您的座位,先熟悉一下。”

        许承宴问:“我要做什么工作?”

        小高哪敢让老板娘工作,就只是说道:“等下贺总来了之后,帮贺总倒杯水。”

        许承宴看了一眼旁边桌上的杯子,点了点头,问:“还有呢?”

        小高指了指文件,说道:“整理一下通讯录,做成表格。”

        说完,小高转身离开。

        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就只剩下许承宴一个人。

        许承宴拿过旁边的文件,打开笔记本,新建一个表格。

        就在许承宴慢慢整理表格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办公室门打开,贺炀走了进来。

        许承宴笑着,起身喊了声:“贺总好。”

        贺炀的视线扫过来,点头当做回应,来到自己的办公椅上,也没有跟许承宴多说一句话,就好像不认识一样。

        许承宴也拿过贺炀的杯子,倒了热水进去。

        将茶杯放到贺炀桌上,许承宴回到座位上,继续做表格。

        许承宴做得很认真,没有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

        办公室里,敲键盘的声音不断响起。

        突然,一道冰冷男声打破了平静——

        “许秘书。”

        “嗯?”许承宴停下了敲键盘的动作。

        “茶冷了。”贺炀的声音有些冷淡。

        许承宴起身过去一看,发现茶杯位置就没动过,贺炀没喝。

        许承宴重新倒了杯热水回来。

        贺炀接过杯子,浅浅抿了一口,瞬间皱眉道:“太烫了。”

        许承宴重新倒了一杯。

        只不过贺老板依旧挑刺,慢悠悠道:“太凉了。”

        贺炀靠在椅背上,说:“倒杯咖啡。”

        许秘书只好倒了杯咖啡过来。

        贺老板看了一眼,冷冷道:“我不喝速溶咖啡。”

        许承宴没办法,拿着杯子返回隔间,研究咖啡机。

        不过就在许承宴鼓捣咖啡机的时候,一不小心按错按钮,咖啡弄在了衬衫上。

        许承宴连忙关了机器,低头看着弄脏的衬衫,只好朝贺炀道:“我衣服脏了,穿下你的衣服。”

        贺炀依旧坐在办公椅上,看了一眼许承宴衬衫上被弄脏的地方,没有说话。

        许承宴当贺炀是默认,直接去了休息室。

        贺炀的办公室自带一间休息室,里面有个临时衣柜。

        许承宴翻了翻衣柜,随手从里面拿了件白衬衫出来。

        休息室的房门没有关,贺炀就站在门口,注视着里面的身影。

        很快,许承宴已经脱下了身上的脏衬衫,光滑的后背暴露在空气中。

        室内开了空调,许承宴有些冷,下意识的缩了下身子,连忙拿起新衬衫,准备换上。

        “许秘书。”贺炀从后面靠近,搭在青年手腕上,拦住了青年穿衣的动作。

        许承宴侧过头,刚好贺炀又是低头,两人几乎嘴唇贴嘴唇。

        贺炀从青年手中拿过那件衬衫,看了一眼袖口的暗纹标记,低笑一声:“这是我太太给我买的,确定要穿这件?”

        许承宴没了脾气,提醒道:“贺总,现在是上班时间。”

        贺炀没有理会,指尖摸到青年光滑的腰间,来回摩挲。

        许承宴上半身赤裸着,实在是有些冷,只好道:“衣服。”

        贺炀:“反正衣服都脏了,干脆别穿了。”

        “贺总。”许承宴转身面朝着贺炀,“您这是要潜规则?”

        “嗯。”贺老板光明正大的承认。


  (https://www.biqugeu.net/31436_31436593/4322423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