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关系 > 破镜59禁欲感

破镜59禁欲感


[]

        /

        隔天,许承宴一大早醒来,要去片场。

        贺炀还在床上,看着许承宴在房间里忙来忙去,问:“晚上什么时候回来?”

        “不确定。”许承宴还在换衣服。

        贺炀:“那我去探班。”

        “不用了,我今天就一场戏。”许承宴穿上外套,来到床边,靠过去抱住贺炀,安抚性的在男人脸上亲了一下,“中午就会回来。”

        贺炀轻叹一声,抬手搂在青年腰上,不再说什么。

        贺炀靠在青年颈间,一时无奈。

        许承宴摸了摸贺炀的脑袋,说道:“我收工了就回来。”

        贺炀应了一声。

        两人安静抱了一会,这才分开。

        许承宴离开酒店,去了片场。

        片场人来人往,许承宴去了化妆间,先去做造型。

        他今天的戏份稍微少一些,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十一点左右就能提前拍完。

        许承宴想着,又拿出手机在附近搜了一下小吃店,想着中午是跟贺炀去吃火锅还是日式烤肉。

        刚好今天天气也好,不冷也不热,下午还可以逛一逛。

        许承宴都差不多安排好了下午的计划,就等着收工。

        可在拍戏的时候,还是出了一点,导演那边临时调整了拍戏顺序,把后面的一场戏提前到今天拍。

        许承宴看了看剧本,这场戏很复杂,估计要拍好几个小时。

        趁着休息时间,许承宴一个人躲到休息室,给贺炀打了个电话。

        “我这边临时改了戏,我下午还有一场,估计回来比较迟。”许承宴解释。

        电话里安静了几秒,传来男人的声音。

        “好。”

        许承宴:“我尽量早点回来。”

        “没事。”

        挂断电话,许承宴听到助理在外面喊自己,于是也先起身,出去工作了。

        直到傍晚五六点的时候,剧组终于收工。

        不过剧组收工后,导演又说要请大家去吃饭。

        导演:“都辛苦了!晚上请你们吃饭!”

        剧组一片欢呼,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许承宴本来是想回去陪贺炀,不过导演要请客聚餐,他也不好拒绝,只好跟贺炀发了消息,说自己晚上在外面吃。

        许承宴回休息室换了衣服,就跟着大部队一起去饭店了。

        刚好,这次导演请客就是在那家日式烤肉店。

        许承宴吃着烤肉,又顺便跟贺炀发着消息,说下次有时间可以过来吃烤肉。

        餐桌上的气氛很热闹,其他几位主演都在和导演拼酒。

        许承宴喝得少,就只喝了几杯,然后一直安静吃东西,顺便给贺炀发消息。

        导演喝多了,看到许承宴一个人安安静静,还一直捧着手机发消息,于是随口道:“怎么一直看手机不吃东西?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导演是开玩笑的语气,也没有很认真。

        许承宴也只是笑着,并没有直接回答,又给导演倒了一杯酒,算是转移注意力。

        又因为来聚餐的都是剧组里的人,包间里的气氛很活跃,说话聊天什么的也都很轻松。

        不过许承宴也没参与聊天,基本上都是安静听别人说话,顺便看一眼时间,想着要回去。

        只是包间里似乎聊天聊上瘾了,桌上的烤肉都已经吃完了,其他人也还在聊着,根本停不下来。

        都已经九点了,许承宴坐不住了,想着贺炀还在酒店里等他。

        于是许承宴起身,还是朝导演说道:“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

        导演点了点头,问:“喝酒了吧?我帮你喊个代驾?”

        “不用,凡哥来接我。”许承宴说着,跟其他人打了声招呼,就先离开了。

        晚上,外面温度还有些低。

        许承宴来到烤肉店外面,就被冻得缩了一下,然后在路边等着车子。

        许承宴等了一会,忍不住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凡哥,你到哪了啊?”

        “我让司机过去接你了,快到了吧。”经纪人说着。

        “还没呢,我都等了好几分钟了。”许承宴朝四周望了望。

        又因为比较晚,这条路上的车子比较少,他没看到保姆车。

        不过远处倒是有一辆迈巴赫驶来,停在了许承宴附近。

        许承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那辆车子,这才发现是迈巴赫,车型线条看起来很舒服,不过他没见过这款,应该是最近出的新款。

        电话里,经纪人也说着:“你再等等吧,今天新换的车子。”

        许承宴还在打量那辆迈巴赫新款,一边问:“换车了?换成什么了?”

        经纪人报了个车牌。

        许承宴一愣,发现这个车牌号和眼前这辆迈巴赫车牌,一模一样。

        “换的迈巴赫?”许承宴问。

        “对。”经纪人应下来。

        许承宴朝车子走去,一边调侃:“凡哥,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还换了迈巴赫。”

        “换就换了……”经纪人态度有些模糊。

        许承宴也没太在意,挂了电话后,走上前刚打算坐到后排,就看到司机位置的车窗降了下来。

        许承宴的脚步瞬间停了下来,望着驾驶座的司机。

        司机一手还搭在方向盘上,有些懒散的望过来,问:“先生不上车吗?”

        许承宴低笑,绕到车子另一边,打开副驾驶车门,坐了上来。

        司机也这才重新启动车子,原路返回。

        许承宴坐在车里,观察着车内的摆设,问:“什么时候换的新车?”

        “最近换的。”司机低声说着,“是想送给太太当成礼物。”

        许承宴靠在椅背上,忍不住回道:“这么好的车,真要给我啊?”

        司机纠正:“先生,我是送给太太的。”

        “那行。”许承宴一时被逗笑了,往向自己身侧的男人。

        刚好车子停在了一个十字路口边,红灯要等很久。

        许承宴依旧是懒洋洋的靠着,不过左手却是朝自己身旁伸去,指尖摸到了男人大腿上。

        隔着西装裤布料,许承宴在大腿上轻轻划着圈,懒洋洋的问:“可是我也看上这辆车了,能给我吗?”

        红灯还有三十秒。

        司机盯着红灯,没有说话。

        “我也很喜欢。”许承宴的指尖缓缓上滑,摸到了男人的皮带上。

        而就在许承宴要有下一步动作时,自己的手腕被用力握住了。

        司机紧紧握住那只不安分的手,声音低哑:“先生,我说过我已经结婚了。”

        “没关系。”许承宴笑着,动了动手腕,“反正又没人知道。”

        红灯只剩十秒。

        司机又重复了一遍:“先生,我结婚了。”

        “是吗?”许承宴靠过来了一些,眯着眼笑了笑,“家里的,哪有外面好?”

        就在这时,绿灯亮起。

        不等司机回答,许承宴迅速收回手,规规矩矩的缩回椅子上,语气遗憾:“那就算了吧。”

        虽然嘴上语气十分遗憾,不过许承宴脸上却是丝毫看不出遗憾,又带着一丝慵懒。

        一旁的司机微微皱眉,又还是一声不吭的,车子朝前方驶去。

        许承宴靠在车窗边,无聊的望着车外。

        刚开始的时候,许承宴没发现异常。

        可开着开着,外面的路越来越偏僻,许承宴发现这条路根本就不是回酒店的路。

        许承宴忍不住侧头望向男人,问:“要带我去哪?”

        “出轨不好。”男人慢条斯理的说着,“所以要找一个人少安全的地方。”

        许承宴笑了起来,问:“那你太太怎么办?”

        “没关系,他不会知道。”

        前面的路越来越偏僻,已经来到了荒郊野外。

        没多久,车子停下来。

        许承宴朝四周看了看,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四周实在是荒凉得不行,连个路灯都没有。

        不过当许承宴抬头朝外面天空望去时,就看到了外面的星空。

        附近没有建筑遮挡,星空十分完整,很美。

        而这时,司机靠过来,在旁边按钮上碰了碰,将副驾驶座位平放下来。

        司机贴近,一手撑在许承宴身侧,另一手松了松领带。

        许承宴撑起身子,望向眼前的男人。

        男人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衬衫,许承宴伸手过去,指尖勾住领带,问:“确定要在这里吗?”

        许承宴扯着领带,将男人拉过来了一些,说道:“新买的车,会弄脏。”

        “没关系。”

        “弄脏了,我就不喜欢了。”许承宴的声音慢悠悠的。

        男人的动作这才停了下来,伏在许承宴上方,没有再

        继续了。

        许承宴慢悠悠的搂上男人脖子,嘴唇贴在男人耳朵尖上,低声道:“所以……不要弄脏新车了。”

        “好。”男人应下来,覆在了青年身上,打算解开领带。

        领带已经解开一半,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不过男人还没来得及把领带解下来,手腕就被按住了。

        “就这样吧。”许承宴拦住了男人的动作,顺便将男人身上的衬衫扣子解开了一些。

        不过并没有全部解开,就只解开了最上面的几粒扣子,还套着一条松松垮垮的领带,再配上男人那张有些冷漠的脸。

        许承宴摸了摸男人肩膀,说道:“想看你穿着。”

        不知道为什么,贺炀穿衬衫的时候,会给人一种禁欲感。

        可越是看到贺炀那么禁欲冷漠,他就越想破坏这一幕。


  (https://www.biqugeu.net/31436_31436593/4322425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