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关系 > 破镜23小羊叔叔的秘密

破镜23小羊叔叔的秘密


[]

        /

        许承宴不自在的侧过头,“还是别看了。”

        “想看。”贺炀继续在青年脸上亲吻。

        许承宴被亲得浑身发烫,还是说道:“那关灯。”

        “好。”贺炀起身关了灯,随即便覆在青年身上。

        房间里瞬间一片漆黑,就只有窗户那边透露过来微弱的光芒。

        四周还很安静,逐渐响起润滑水声,伴随着压抑的呼吸声。

        很快,传来青年有些颤抖的声音——

        “贺炀……”

        许承宴仰着头,又因为两人已经一年多没有亲密过,身体还一时有些不适应,浑身紧绷,指尖揪住床单。

        而贺炀也察觉到了青年的紧张,安抚着:“别紧张。”

        许承宴已经出了一身的汗,指尖越来越用力,床单被抓得皱成一团。

        贺炀缓缓伸出手,覆在青年的那只手上,一点点将手指掰开。

        床单被松开,留下了皱巴巴的痕迹。

        贺炀也从青年指缝中深入,十指紧扣。

        贺炀放慢了攻势,忍不住埋在青年颈窝处,紧紧拥住,听着耳边传来的喘息声。

        现在他们是最亲密的姿势,这种美好触感实在是太让人上瘾。

        在喜欢的人面前,会不受控制的想要更亲密一点,更深入一点——

        然后,慢慢占有。

        等到漫长的情事结束后,贺炀压在青年身上紧紧抱住,不打算离开。

        许承宴睁着眼,胸膛剧烈起伏着。

        贺炀还注视着青年,指尖摸到青年嘴唇上揉着,问:“下次再继续?”

        许承宴握住贺炀的手腕,“等什么时候有一千五百分了再说。”

        “也就一百五十条金鱼。”贺炀的语气毫不在意,又低头靠近,贴在青年脸上。

        许承宴也回搂住贺炀的肩膀,脸贴脸。

        贺炀蹭着脸,又忍不住去亲脸亲嘴唇,在唇上慢慢亲吻。

        直到两人嘴唇都肿了,这才分开。

        许承宴靠在男人胸膛前,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出声提醒道:“你没戴套。”

        “我帮你清理。”

        说完,贺炀便将怀里的人抱起来,朝浴室走去。

        酒店的浴缸是双人设计,许承宴被放进浴缸里,贺炀也坐了进来。

        浴缸里放满热水,许承宴坐在里面,一时有些昏昏欲睡。

        贺炀还不困,顺手将青年抱到怀里,然后一边清理。

        许承宴靠着贺炀胸口,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可就在睡得半梦半醒的时候,许承宴被贺炀的动作惊扰醒来了。

        “贺炀。”许承宴微微弓起身子,“你的手……”

        “在清理。”贺炀慢条斯理的说着,“好像有点深。”

        许承宴实在是没话说了,侧过身,忍不住低头埋在男人肩膀上,一口咬了上去。

        贺炀低笑一声,不过手上的动作还在继续,依旧没收回手,肆无忌惮的欺负着怀里的人。

        许承宴被欺负狠了,胡乱的在贺炀肩膀上四处乱咬。

        贺炀倒是丝毫不介意,顺着青年的脊背轻抚,哄着怀里这只乱咬人的小猫。

        过了许久,贺炀终于收回手。

        贺炀望向怀里的小猫,轻声哄着:“宴宴,坐上来?”

        许承宴没说话,眼尾泛红,盯着贺炀看。

        “我的药效好像又发作了。”贺炀不慌不忙,“可能还要再麻烦一下。”

        许承宴环住贺炀脖子,还是坐上来了。

        两人在浴缸里又是折腾了很久,浴室里的动静声就没停下来过。

        直到凌晨的时候,浴室里这才平静下来。

        隔天早上,许承宴醒来的时候,腰和腿都还是酸的。

        外面已经天亮,还出了大太阳,看起来时间已经不早了。

        许承宴还有些迷糊,动了动身子,就察觉到了搭在自己腰上的手。

        许承宴侧过头,就看到了睡在自己身旁的贺炀。

        贺炀身上套了一件睡袍,松松垮垮的,一大半胸膛都露了出来。

        许承宴一下子就看到了贺炀胸口的抓痕,是他昨晚留下的。

        许承宴盯着抓痕,忍不住伸出手,指尖贴在上面,很小心翼翼的碰了碰。

        不过许承宴才刚碰了几下,手腕就被抓住了。

        许承

        宴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漆黑眸子。

        “宴宴。”贺炀的声音有些低沉,“别乱摸,我自制力不怎么好。”

        “我就碰了一下……”许承宴笑着,又还是收回手。

        贺炀伸手过来,搭在青年腰上,问:“疼吗?”

        许承宴点了点头,“有点酸。”

        于是贺炀在腰上揉着,帮忙按摩。

        两人安安静静的一起躺在床上,过了许久,这才起床。

        秘书已经将衣服送过来了,许承宴换了衣服,又为了避嫌,一个人先去片场了。

        贺炀去得迟一些,来到剧组的时候,就看到了导演。

        “真的不好意思啊贺总……我真的不知道顾念怎么回事!也不是我安排的!”

        导演已经知道了昨晚顾念爬床的事情,连忙道:“我们这就换人。”

        贺炀点了点头,又望向片场那边。

        许承宴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坐在角落里,和剧组里的另一个演员在对剧本。

        贺炀没有过去打扰,而是先离开,来到了片场外面。

        影视城基地里面有不少景点,贺炀找了个人少的地方,拿出烟打算抽一根。

        不过贺炀还没来得及点火,就听到了一道稚嫩童声——

        “小羊叔叔!”

        贺炀望去,就看到小程背着书包,蹦蹦跳跳的跑过来了。

        小程来到贺炀面前,有些兴奋的仰着脑袋。

        贺炀顺手摸了摸小程的脑袋,问:“来拍戏?”

        小程点了点头,指了指旁边的方向,奶声奶气:“我在那边拍。”

        小程抬头,又问:“那小羊叔叔呢?也是来拍戏吗?”

        “就过来看看。”

        小程又探了探脑袋,朝贺炀身后方向望去,看到了另一个剧组。

        小程望着那边,一下子就看到了许承宴,立马道:“是秦舟哥哥!”

        小程连忙朝许承宴那边跑过去,于是贺炀便也跟在后面,看着小程。

        不过小程过去的时候,许承宴还在拍戏。

        于是小程安安静静的站着,直到许承宴拍完后,这才兴奋的跑过去,“秦舟哥哥!”

        许承宴听到声音,就看到小程朝自己跑来了。

        许承宴连忙接住小程,笑着问道:“怎么过来了?”

        “我也在拍戏!”小程指了指旁边的方向,有些胡言乱语的解释着。

        许承宴牵着小程先回了休息室,又给小程的家长打了电话,说了一声。

        不过小程还不想过去拍戏,赖在休息室里不走。

        刚好家长那边也说小程中午没有戏份,于是许承宴就让小程留在这边,打算下午了送回去。

        许承宴又让助理多买了一份午餐过来,给小程吃。

        小程一边吃饭,一边说道:“我刚刚还看到小羊叔叔了。”

        许承宴点了点头,刚刚他没看到贺炀,也不知道贺炀去哪了,总是神出鬼没的。

        一大一小的两人吃完中饭,也差不多要午睡了。

        许承宴找了个毛毯过来,要小程睡床上,自己则是睡沙发。

        小程也很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很快就睡过去了。

        不过小程只睡了半小时,就醒了过来,不想睡了。

        小程又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动静声,于是朝旁边望去,就看到小羊叔叔出现在了房间里,正蹲在沙发边。

        贺炀注视着沙发上的青年,指尖忍不住贴在青年脸边抚摸着。

        青年睡得很沉,估计是昨晚没睡好。

        贺炀看着眼前的人,还是靠过去,在嘴唇上轻轻一吻。

        不过就在亲完后,贺炀突然察觉到不对劲,于是朝一旁望去,就看到小程坐在床上正盯着自己。

        贺炀看着小程,还是朝小程走过去,压低声音:“你没看到。”

        小程摇头,小声道:“我看到小羊叔叔又偷亲了。”

        “你别告诉他。”贺炀摸了摸小程脑袋,“我给你买玩具,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

        小程这才点了点头,十分自觉道:“秘密不能说出去。”

        于是贺炀便牵着小程先离开了休息室,出去给小程买玩具了。

        而休息室里,许承宴还在午睡。

        等到许承宴醒来时,就看到贺炀和小程都在房间里。

        小程手里拿着一套积木玩,贺炀就陪在旁边。

        许承宴起身坐在沙发

        上,又看到小程旁边还放了好几个玩具车模型盒子,于是问道:“玩具哪来的啊?”

        “小羊叔叔给我买的。”小程继续玩积木。

        许承宴望向一旁的贺炀,随口问道:“买这么多玩具?”

        贺炀点头,语气自然道:“他喜欢,就都买了。”

        小程配合的点了点头,又说道:“这是我和小羊叔叔的秘密。”

        许承宴突然感觉小程这个回答有些耳熟,好像小程之前也对他说过这句话,似乎是小程跟贺炀两人之间有什么小秘密。

        许承宴问:“秘密可以告诉我吗?”

        贺炀打断道:“没什么。”

        小程也摇头道:“不可以说出去。”

        许承宴察觉到不对劲,于是故意问小程:“是你们两个做坏事了吗?”

        小程连忙摆手:“我很乖的,我没做坏事!”

        小程又指了指贺炀,说道:“是小羊叔叔趁哥哥睡觉的时候偷亲了。”


  (https://www.biqugeu.net/31436_31436593/4322428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