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63章 碎仙高台

第63章 碎仙高台


【第六十三章】碎仙高台

        【七百年前有个散修,趁着霞峰论剑的当口在落霞城内大肆破坏,损坏护城大阵的阵基,致使妖族趁虚而入,落霞城生灵涂炭。事情结束之后,他就被落霞城长老会抓住,送上这碎仙台了。】

        翌日卯时一刻,天刚蒙蒙亮,一位身披白色长袍的青年准时地出现在了仙信阁的前院之中。他怀抱着一柄棕色长剑,身子斜倚在庭院中间的闻讯坛上,双目微闭,似在等人。

        只不过他在这庭院中间站了约莫有半刻钟,都没见有谁出现在他的身侧。

        “不会还没睡醒吧。”

        白化羽睁开眼来看了看面前的这间厢房,自言自语了一句。他抱着流觞剑走到了夜微凉的房门前,将手伸向了厢房的门框。

        “刺啦——”一道凌厉的电光瞬间从门扉中射出,将白化羽震退了开来。

        白化羽甩了甩被震卦术法电麻的右手,幽怨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紫色阵法光幕,嘟囔道:

        “个小妖怪,怎么连我都防呢……”

        “当然是怕你半夜爬上本小姐的床为非作歹啊。”

        白化羽惶然回过头去,只见夜微凉早就梳妆打扮完毕,此时正双手后背,仪态万千地站在白化羽的房门前。她身着一袭白色交领长裙,瀑布般笔直的过腰长发轻轻飘摇。

        “你什么时候起床的?”

        “早就起床了呀,”灵动少女夜微凉一步两步跳下台阶来到了白化羽面前,说道:“本小姐一早就来到了你房门口,只不过收敛了气息躲了起来,然后看你在这儿傻站而已。”

        白化羽苦笑,“凉儿,你又捉弄我。”

        “怎么,就允许你欺负我占我便宜,我还不能反击啊?再说了,要怪也是怪你观察不仔细,怎么能说是本小姐捉弄你呢?”

        “好啦好啦说不过你,”白化羽举手投降,“那怎么说,咱们现在就走?”

        “走啊。”

        夜微凉朝着白化羽一招手,便和他一起走出了仙信阁的大门,来到了城南主街上。清晨的城南主街还是略显冷清,许多家店铺都没有开门,唯一有温度的,就只有几个冒着蒸汽的蒸笼了。

        夜微凉走过去,很熟络地跟老板客套了两句后,就带着两袋热腾腾的大肉包子走了回来。她分了一袋给白化羽,然后一边吃一边跟他说道:

        “第一班传送是卯时三刻,咱们用不着御器,慢慢散步过去就行。”

        “第一班传送?”白化羽拿着手里的半只包子,不解道。

        夜微凉翻了个白眼,似乎没想到白化羽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她在心里措了会词,反问了白化羽一句:“你知道,咱们仙灵九州有多大吗?”

        “多大?”白化羽回忆了一下自己被夜微凉强迫背记的地理知识,回答道:“九州幅员辽阔,自西向东最长处,大致有一万多里。”

        “那你御剑飞行最快能飞多快?算上中间休整的时间,一日三千里最多了吧?之前我去查你底细的时候,由于不想惊动家里的人,就借着二十几件法器的灵力,一口气从落霞城跑去了断崖山。这就花了差不多整整一天的时间。你要是想从落霞城出发直接御器飞到西域天器宗,指不定得花上三天三夜呢。”

        白化羽眉头一蹙,神情瞬间变得严肃,“你调查我?”

        “怎……怎么啦,当时你一个半点修为都没有的凡人,背着星河剑棺在大街上乱晃,还在铺子里当了一个那么奇怪的灵晶,是个人都会觉得你很可疑好吗。可怨不得本小姐。”

        “呵,”白化羽浅笑了一声,“那你查出点什么了?”

        “当然是什么都没查出来啊,要是本小姐抓住了你的把柄,还会让你像现在这样天天欺负我啊?”夜微凉气呼呼地说道。

        “天地良心,刚刚明明是你让我在寒风里傻站的好吗。”

        “那只是本小姐苦于你的压迫才奋起反抗的好吗。”

        “好啦好啦,我以后少逗你就是了。”白化羽摆了摆手,“不过凉儿,我还有一个问题。你说你跑去断崖山花了一天的时间,那你是怎么在当天晚上就回到仙信阁的?”

        “当然是传送啊。本小姐家里有座传送阵,是直通晚枫当铺的。当时我发觉你到仙信阁敲门,就赶紧从家里传送过来了。而且要不是因为传送耗费了本小姐许多灵力,本小姐怎么可能会被你这小子钻了空子。”

        一提到那个雪夜,白化羽心里就喜滋滋的。他偷偷地瞄了夜微凉一眼,然后悄无声息地往她那边靠了半步,趁她不注意的时候轻轻地牵住了她的手,柔声道:“凉儿放心,我们现在已经是道侣了,我是不会再跟你作对的啦。”

        “切……你小子生下来就是来克我的……还说什么不会跟我作对……”夜微凉气呼呼地把头扭了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又脸红了。

        白化羽看了一眼这个娇羞的小姑娘,便把视线摆正了过去。看着这和夜市完全不一样的冷清街道,白化羽的心里不禁地升起了一丝悲凉。

        千年前的他们,或许也曾徜徉在落霞城的繁华夜市中吧。

        但千年后,那个名扬四海的名字,就如同这街市一般冷寂了下去。街市到了中午便又会重新焕发生气,但那两个人和他们的名字,却是永远地埋葬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唉……”

        “嗯?你叹什么气啊?”夜微凉在一旁小声地问道。

        “凉儿,你有没有觉得,我亏欠了你许多啊……”白化羽平视前方,淡淡地说道。

        夜微凉气鼓鼓地嘟了嘟嘴,高声叫道:“亏欠?那当然了!你本来是被本小姐收来当徒弟的,结果本小姐一不留神就给你混上了道侣的位置,还被全天下人都知道了。而且,你还天天占本小姐便宜,吃本小姐的住本小姐的,还要本小姐给你发零花钱,本小姐都亏死掉了。”

        抱怨完了这一大串之后,夜微凉才突然反应过来白化羽的这个问题有些莫名其妙,忙问道:“不对,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逗你玩儿啊。”

        白化羽笑着,摸了摸夜微凉的小脑袋,把她的头发又弄乱了。

        “白!化!羽!”

        --------------------------------------

        落霞城中心城区。

        到了这片区域,便能看到有明显的密集人群,而不是之前的冷冷清清了。这些行人们大都腰悬长剑身着道袍,倒确实是印证了“东域修士大都用剑”那句话。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是一家铺子,甚至排起了长队,也不知道是卖什么的,生意这么火爆。

        将视线摆正,就能看见坐落在落霞城中心的,那一座建造在阴影之下,并不气派,却又异常重要的院子。

        落霞城长老会。

        落霞城很大,居住在这里的又大都是无门无派的散修,管理起来自然是不太方便。而且这儿不光是散修的密集居住地,更是一个巨大的贸易关市,来自各大宗门的许多店铺都在这里扎根,若是出了点什么事情,恐怕会引发不小的骚乱。

        以前的落霞城,还是有城主这个职位的。只不过落霞城的城主历来都很难做,因为要兼顾那么多宗门的利益,很难找到一个平衡的位置。所以早在四百年前,最后一任城主渡灵真人卸任城主之位,建立落霞城长老会,邀请落霞高地三千宗门的各位宗主长老加入,一同管理落霞城,以投票的方式进行各项重大决策。待到这个体制被众人接受,那位城主大人就退隐江湖,也不知现在是否安在。

        但这个体制确实很不错,这四百年来,落霞城都一直处于蓬勃发展之中,未曾发生过什么闹得全城动荡的大事。遥想上一次还是七百年前,渡灵真人在位的时候呢。

        七百年后的落霞城中心,一位二八少女正高高举着手里的糖葫芦竹棍,指着那笼罩在长老院上方的圆形平台,道:

        “喏,那就是碎仙台了。”

        白化羽仔细观察了一下那高台的底座,问道:“这碎仙台是建在长老院里面的?”

        “合着你刚刚根本就没用心听讲呀,”夜微凉撅着小嘴认真地说道,“碎仙台老早就有了,而长老会是四百年前才建立,所以应该说是长老会的院子建在了碎仙台周围外面。”

        白化羽扁了扁嘴,“哎差不多差不多,我就是那个意思。那这么说长老会管的还挺多的啊,城市建设归他管,治安执法也归它管,莫非等会儿我们要去的传送阵……”

        “没错啊,也归长老会管。走啦,我们先上去啦。”

        夜微凉接过了白化羽的话,然后一把抓住白化羽的手腕,立刻唤出曲水琴御器飞了起来。而白化羽,则是在半空中一阵手忙脚乱才把流觞剑在脚下支了起来,稳住了身形。他幽怨地抬起眼眸,看了一眼侧着头背对着他的夜微凉,不用想都知道她又在偷笑。

        两人携手飞上了十丈高空,才发现这里早就站满了人了。

        收起法器落在了碎仙台的边缘,并向着平台中心走了几步后,白化羽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人,轻轻地碰了碰夜微凉的指尖,问道:

        “凉儿,我看他们手里都拿着一块青色的玉牌,那是什么啊?”

        “传送符啊,”夜微凉解释道,“远距离的空间传送需要被传送者的身体承受巨大的灵力压迫,如果没有好的法宝或者专门用于抵消传送压力的传送符在手,轻者元气大伤,重者命丧黄泉。但如果有了这传送符,就不需要消耗自己的灵力啦。”

        白化羽回忆起了碎仙台下那个排着长队的铺子,忙问道:“那咱们怎么办啊?”

        “你想啥呢,本小姐在昨天就叫赵老排队买上了好吗,还轮得到你着急。”夜微凉一边说着,一边背过身去从怀里掏出了两块传送符,再转回来,塞了一个到白化羽手里。

        白化羽握着这个带有少女体香的传送符,脸上的表情一下就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他看着夜微凉胸前那瘪了下去的衣服,抽了抽嘴角。

        “凉儿,你……为啥放着空间储物戒和乾坤袋不用,老是喜欢把东西塞在那儿啊……”

        “那当然是因为重要啊!重要的东西自然得贴身保管。”夜微凉一本正经。

        “呃……你确定不是为了拿来垫……呃唔。”

        夜微凉一道锐利的眼光袭来,瞬间让白化羽把后半句话咽回了肚子。看着夜微凉那杀人般的目光,白化羽的耳畔又回响起了来自某夜大小姐的怒吼:

        “信不信本小姐现在就用九转纺星线勒死你啊!”

        白化羽震了震脑袋,赶紧把记忆中的这个恐怖画面从脑海里抹了出去。

        看到夜微凉生气,白化羽也自然不敢再去招惹她。他只得默默地把传送符收下,开始游目四望。

        一尊十字型木桩一下子就引起了白化羽的注意。

        这莫非就是……

        他快步穿过人群,走近了那尊木桩。看着那悬挂在木桩上的生锈锁链以及早已和木桩融为一体的斑斑血迹,白化羽瞬间回想起了几个月前在月璇山洞的所见所闻,只不过这尊木桩,要比捆着凌星夏的那根木头更望而生畏。

        非畏惧之“畏”,而是敬畏之“畏”。

        在这尊木桩上被处决的,应该都是些犯了法的罪人吧。

        未几,夜微凉也从人群中钻了出来,来到了这个无人踏足之地。她两步就来到了白化羽的身侧,然后淡淡地瞧了他一眼,冷声道:

        “没看这周围都没人靠近这里吗,这木桩上可死过不少人,你也不嫌晦气。”

        白化羽撇了撇嘴,没有过多争议晦气与否这个命题,而是叹了一声:“哎凉儿,你说,这得是多十恶不赦的人,才会被押上这碎仙台,当着全城人的面处决啊。”

        “并不需要十恶不赦啊,无非是杀人偿命罢了。不过这只是上碎仙台的最低标准而已,这上边也确实死过很多十恶不赦的人。七百年前有个散修,趁着霞峰论剑的当口在落霞城内大肆破坏,损坏护城大阵的阵基,致使妖族趁虚而入,落霞城生灵涂炭。事情结束之后,他就被落霞城长老会抓住,送上这碎仙台了。”

        “竟有这种事?!”白化羽大惊,“那人动机为何?”

        “没有记载。当时本小姐背卦阵仙信的时候问过师父,关于这段历史的记载好像弄丢了。不过从结局反推过程,不难得知他是妖族那边的细作,并且他有妖族血脉,就像御箫珏御箫阙那两兄弟一样,是人类与妖族产生的后代,就是不知道妖血还剩下几分,史书里没有记录。”

        “……”

        背卦阵仙信……

        白化羽侧过头去,跟看怪物一样看了夜微凉几眼。

        “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本小姐,又没说背完了。”夜微凉鄙夷地瞟了白化羽一眼,冷冷道:“本小姐现在也只是背完了千年以内的东域大事件,其他三域只是略有了解罢了。”

        “背完了东域历史也很了不起呀!”听到夜微凉语气不对,白化羽连忙称赞了她一句,“像凉儿这么聪明的小姑娘,全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夜微凉又扫了他一眼。

        “怎么?你这是深刻地领略过全天下其他姑娘的风采?”

        一向花言巧语的白化羽瞬间就被堵了个半死。他闭着嘴巴憋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才憋出了这么一句:

        “凉儿,你的关注点……还真是有些清新脱俗……”

        夜微凉又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走到了一边去。但白化羽依旧像张狗皮膏药一样粘着她,跟在她后面追问道:

        “那那个人呢,死了?”

        “都送碎仙台了,当然死了。”夜微凉有些不耐烦,“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白化羽挠挠头,道:“嘿嘿,我就是想知道,落霞城里的个个都是狠人,那个人得多厉害才敢和整个落霞城为敌啊。而且,如果那人是个大能修士,当不会如此心浮气躁,不顾一切的。所以我想,那人当年,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在落霞城里大打出手的呢?”

        夜微凉突然顿住了脚步。

        “怎么,你想查?”

        “虽然碎仙台跟我们这次的任务没有关系,但你也说了,那段往事在咱们阁的记载上是段空白,如果不查,又怎么能厘清历史,让仙信阁成为天下人纵观古今,俯瞰天下的一双眼睛呢?”

        白化羽真挚地望着夜微凉的背影。

        夜微凉转过了身,在四目相对的刹那,一点暖意漫上心头。

        她微红着脸颊,低下头去踢了踢地面上的石子,小小的笑了一声。

        “没想到,你还记得。”

        “凉儿的话,我这个做道侣的,肯定得记清楚啊。”白化羽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轻抚了一下夜微凉背后的长发。他缓缓地俯下身子,在她耳边柔声道:“好啦凉儿,是我不对,别生气了好吗?”

        夜微凉眨了眨自己那机灵的眼睛,心生一计。

        “那好吧,本小姐这次就原谅你了。”夜微凉双手抱胸,仍是一副没有消气的样子。她昂着头,傲娇地说道:“不过呢,你得帮本小姐再买两串糖葫芦上来,以作补偿。”

        白化羽立刻满口答应,拉着夜微凉就穿过了人群,走到了碎仙台的边缘。

        “那凉儿,你在这等一下哦。”

        夜微凉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御剑停在半空,准备飞下十丈高空的白化羽,悄悄地取出了自己的曲水琴。

        正当白化羽还在疑惑脚下的流觞剑怎么突然发起了光,夜微凉就抬手一道音波弹出,从背后“偷袭”了白化羽脚下的流觞剑!

        流觞剑“啪”的一声被撞飞了出去,而御器悬停在空中的白化羽也就因此坠了下去。

        夜微凉心头一紧,连忙把曲水琴收起,跑到了平台的边缘处,探出了头。然而。她还没来得及看清地面,一只覆盖着白色衣袖的手臂就揽住了她的腰肢,一下子把她拖下了高台。

        “哇啊——”夜微凉尖叫。

        “凉儿,你又调皮了。”

        白化羽踩着重新归位的流觞剑,双手抱着怀里的夜微凉,以最快的速度向地面冲去。

        在凌冽的风中,夜微凉喊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那跟你把本小姐拖下来有什么关系啊!!!”

        “当然有关系了。如果不把你抱下来,我怎么知道凉儿要哪种糖葫芦啊。”

        看着脸上一半通红一半惨白的夜微凉,白化羽低笑了两声,抱着她,踏剑而去。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19535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