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62章 再访星月

第62章 再访星月


【第六十二章】再访星月

        【这新店面可真的是漂亮,干净明亮,一定可以吸引到不少客人。只不过这转眼就是新年,凌掌柜,不回家吗?】

        “噼噼啪啪……”

        落霞城城南的一处店铺前,鞭炮声大作。

        经过一段时间的装修,星月裁缝铺终于是重新开张了。这次的店面不再像原先那般狭窄压抑,而原来那个阴湿的小阁楼,也变成了一座明亮宽敞的庭院。“星月裁缝铺”那块小木牌子,也变成了系着红绸带的金色牌匾,显得格外的富丽堂皇。

        边上围了许许多多落霞城的散修,热情地拍着手掌。星月裁缝铺的衣服做得有多好,落霞城中但凡是和外界有接触的人,都清楚的很。当初裁缝铺宣布停止制作星衣的时候,还有不少人为此感到惋惜呢。

        不过还好,这店面已经回来了,相信今后的生意,也会蒸蒸日上的吧。

        待到鞭炮的烟尘散去,凌月秋才施施然地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朗声道:

        “多谢各位的捧场。作为星月裁缝铺的店主,我今天就在这里正式宣布,星月裁缝铺,重新开业了。”

        看着周围人脸上的笑容,听着周围略显纷杂却又极其真挚的掌声,凌月秋的脸上也终于是洋溢起了幸福的微笑。她笑着朝周围的人拱了拱手鞠了鞠躬,却在转动视角的时候突然间停滞了一下。

        因为她看见了一个提着盒子的白衣少女。那盒子用红绸扎着,一看就是为了庆祝裁缝铺开业而带来的礼物。

        而那白衣少女似乎一直在关注着凌月秋的目光,在凌月秋看到了她的时候,她就提起手里的东西晃了晃。

        凌月秋点了点头,简单地和周围人客套了几句以作结语之后,就领着那白衣少女进了店门。凌星夏的伤已经好了大半,她现在已经可以端庄地站在柜台后面,帮忙照拂店铺的生意了。

        “星夏,好久不见呀。”夜微凉将手里的礼盒放在了柜台上,熟络地跟凌星夏打了个招呼。

        “确实是很久没见了。”凌星夏回了一个淡淡的微笑,说道:“最近一次见面还是在月华山呢,我还晕着,是单方面的你见我。”

        夜微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看来你这几个月恢复得很好嘛,都能把那段不堪的往事当成玩笑来开了。不过我还是得好好检查一下,你的身体状况现在到底如何。”

        “好。”凌星夏很听话地把袖子挽了起来,将手臂放在了柜台上。

        夜微凉略略诊断了一番凌星夏的脉象,点了点头,道:“不错,气脉还算畅通。一开始我还以为你被封了近一年的修为,气脉会有所阻凝呢。看来你修炼的底子还不错,现在的修士大多都喜欢一步登天急于突破境界,像你这样一步步打好基础的,可真不多见了。”

        凌星夏娇嗔道:“别夸我啦,要不是因为你的丹药厉害,我怎么可能恢复得这么快啊。哎,说真的,我真的好羡慕你啊,你不仅丹药炼得好,而且十六岁就有融合期的修为,用天之骄子四个字来形容你,都不为过。”

        “这点天赋算什么啊,要论天才,你姐姐可比我天才得多了。”夜微凉耸了耸肩。

        “喂,你们俩互吹也就算了,别扯上我啊。”凌月秋端着一杯热茶走了过来,对夜微凉说道:“来,昨夜刚下过雪,今早比往日要冷的多,喝点热的暖暖身子。”

        夜微凉礼貌地将茶杯接过,小小地抿了一口杯中的清茶。她环视了一圈,感叹道:“这新店面可真的是漂亮,干净明亮,一定可以吸引到不少客人。只不过这转眼就是新年,凌掌柜,不回家吗?”

        说话之间,夜微凉的目光一直聚焦在不远处的墙壁之上,整张脸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从她那悠悠晃动的茶杯的动作来看,她的心中,恐怕又在谋划些什么。

        凌月秋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凌掌柜阔别天器宗这么多年,对那个地方和那个人,真的一点儿留恋都没有么?”

        不止凌月秋,就连凌星夏的表情也凝重了下来。她默默地把头摆了过去,看向了她那背负了太多,却又一直隐忍不发的姐姐。

        凌星夏清楚地记得,当年姐姐带着她离开天器宗的时候,曾在远处的一座小山丘上凝望了天器宗很久很久。

        明明那么不舍,又为什么要离开呢……

        这个问题,凌星夏以前一直埋藏在心里,不敢问出去。直到一年多前,她鼓起勇气问了姐姐,却和姐姐大吵了一架,耍脾气带着九转纺星线离家出走。若她当时没有多那句嘴,恐怕就没有揽月宗这么多事了。

        现如今,凌星夏正小心翼翼地注视着她那冷若冰霜的姐姐,一个大气也不敢出。

        凌月秋淡淡地扫了夜微凉一眼,道:“怎么,你也是来劝我回去的?”

        “那倒没有,凌掌柜不必过多猜疑,”夜微凉立即摆出了一副讨人欢喜的笑容,说道:“如果你觉得微凉有些冒犯的话,那我就换个问题吧:天器宗的曲宗主,好说话吗?”

        凌月秋皱起了眉,她完全搞不懂夜微凉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见凌月秋没有答话,夜微凉便呵呵笑了两声,多解释了几句:“是这样,我最近打算去一趟天器宗,借七星定盘珠一用。本来我想直接找方方借的,谁成想她在几天前就跑回了西域,所以我就只能来问凌掌柜您了。”

        “可是你怎么知道七星定盘珠原本在方方手上?”

        夜微凉浅浅一笑,道:“呵。凌掌柜莫不是忘了,在下师从何门了。我查过了,七星定盘珠和九转纺星线之间存在联系,而你身为九转纺星线的曾经的主人,自然也是对七星定盘珠的存在有所感应。当时我就很奇怪,方方明明在月华山的禁制阵法之下,远在落霞城的你是怎么知道方方的具体位置的,现在看来,应该是方方主动找的你吧。如此说来,那把玉算盘上的左七颗流光溢彩的珠子,除了七星定盘珠,还能是什么呢?”

        凌月秋目光深深地审视了夜微凉半晌。

        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可从来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她犹豫了许久,终是深深地叹了口气,道:“若是我不帮你这个忙,又怎对得起你先前对我们凌家的照拂呢……”

        夜微凉轻抬嘴角,并不作声。

        “但若是方方,还好说。”凌月秋叹了口气,“天器宗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宗门内的灵器法宝从不外借,你打算怎么把七星定盘珠借到手?”

        “只要凌掌柜肯帮我这个忙,后面的事,我自有办法。”

        “你确定?”

        “我确定。”

        凌月秋深深地看了夜微凉一眼,点了点头。

        “行吧,西域的路,我肯定是比你熟的。但你生长在四域之首的东域,又是在盛世繁华的落霞城中,定是没见过西域的动乱和血色。所以你们此行西域,我可以与你们同行,在暗中保护你们的安全,但我有一个要求。”

        “凌掌柜但说无妨。”

        “如果你们最终见到了宇……见到了曲宗主,不要跟他说我来了。”

        夜微凉皱起了眉。纵然她曾经了解过这位秋霜月刃的种种过往,但关于她和曲宇轩,仙信阁并没有过多的记录。

        当年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让她毅然决然地离开西域的呢……

        夜微凉在心里打上了一个问号,但她心里清楚,即便是当面询问,凌月秋也不会回答她的。于是,她便简短地答道:“好,那一言为定。”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如果凌掌柜方便的话,就明早吧。”夜微凉礼貌地笑笑,将手里的茶杯摆上了柜台。她信步来到了店铺门口,转过身来,对店内的姐妹二人深深地作了个揖,说道:

        “祝生意兴隆。告辞了。”

        夜微凉说完,竟是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

        晚枫当铺,一身冬衣的赵老刚刚才送走一位顾客,便又在门口瞄见了另一位客官的身影。他没抬头细看,而是一边记着刚刚的账,一边用着那重复了千百遍的陈词滥调,招呼道:“欢迎光临。客官,请问您是要买东西还是要当东西啊?”

        见“客官”许久没有回话,赵老才把头抬了起来。

        一道白茫茫的闪电瞬间炸在了他的心头上。

        “大大大大小姐您怎么从正门进来了啊!”

        赵老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夜微凉的身后,一边着急忙慌地关上了当铺的大门,一边冲着内院大喊道:“小峰子!赶紧打壶开水过来!”

        赵老刚扶着夜微凉坐下,廖峰就提着一壶开水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咣当”一声将铁壶放在了桌上。

        “愣着干嘛,还不赶紧给大小姐看茶?”

        “喔。”廖峰似乎已经习惯了被赵老呼来喝去,马上就找来了茶杯和茶叶,准备给夜微凉倒茶。

        可还没等他碰到开水壶,一只白皙的小手就先握住了水壶的把手。

        “不用了,我来吧。”夜微凉声音柔柔地说着,自顾自地提起了水壶。

        赵老眉睫一跳,然后以一个极其迷惑的表情盯着旁边的夜微凉。直到她倒满了一杯,杯中的茶叶开始上下浮沉的时候,她才惊觉赵老的表情有些不对。

        “本小姐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赵老连连否认。

        夜微凉目光清澈地看了赵老几眼,又转过头去看了看一脸茫然的廖峰,还是没明白这老头儿为什么是这副表情。

        “我今天呢,是要来拿一些值钱的灵材和法宝,有大用。赵老你去清点一下库存,把一些品相不错的灵材或者法器找出来一点,也不用太多,十来样就好。”

        “……嗯,好。”虽说赵老的反应有些迟钝,但他还是一溜烟地冲进了内院,动作很快。

        等到杯中的清茶差不多凉了一些,夜微凉就又端起茶杯来小抿了一口。感受着回荡在唇齿之间的茶香,她小声地咂了咂嘴,似乎在细品到底是星月裁缝铺的茶叶好一点,还是她晚枫当铺的茶叶更胜一筹。

        “哗啦——”门帘撩起,赵老便携带着满身的寒气走进了前厅。他将手里的乾坤袋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上,然后垂手静立于一旁,道:“大小姐,东西挑好了。”

        夜微凉点点头,把那个乾坤袋直接收进了怀里,并不查验。

        “好,那我就先走了。”

        等到夜微凉推开大门走出晚枫当铺,赵老才悄悄地往廖峰那边靠了两步。

        “小峰子,你有没有发觉,咱家小姐有点变了?”

        “变了?变了什么啊,没长高啊。”

        “笨!”赵老拍了一下廖峰的头,“我说的是大小姐的性情变了。”

        廖峰也皱起了眉:“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点……大小姐以前都是不近人情,冷若冰霜的,但现在倒有些平易近人,像是个正常的二八少女了。”

        “是啊……”赵老叹道,“如果说,她以前是个娇生惯养,爱耍性子的大小姐的话,那么她现在,就是个温婉贤淑的大家闺秀了……”

        赵老说着,神情突然一变。

        “啊——我懂了。”

        廖峰忙问道:“懂什么了?”

        赵老笑逐颜开,就连脸颊也变得有些红润。

        “哈哈哈……不可说,不可说……”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19565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