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60章 星落月华

第60章 星落月华


【第六十章】星落月华

        【这弓弦上,存有我的半数神念。若千年之后,我还能回到这个地方找到她,就请让她拿着这弓弦,帮我找回记忆吧。】

        六十多年前,月璇山。

        此时的月璇山,还是生机盎然,一片祥和之景。在数十年的云游之后,揽月宗的宗主御风行终于是携侣归来,开始一本正经地打理宗内事宜了。而他带回来的这位宗主夫人,就居住在月璇山上。

        “夫人,夫人!宗外有人找您,说是您的娘家人。”丫鬟的声音在洛初的门外响起,把这位正在逗弄婴孩的母亲给惊了一惊。

        三十多年的幸福过后,洛初这张雪肌花容的脸上,终于浮现了一丝不安。

        “小芮,他们来了多少人?”

        “有好多!二三十个!”

        洛初咬了咬嘴唇,看向婴孩的目光变得格外复杂。她叹了口气,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支竹箫塞进了婴孩的襁褓之中,然后将他轻轻地放进摇篮里,走出了门。

        “夫人……”

        “去把奶娘叫来。”

        “噢。”丫鬟得到了指示之后,立马就跑了出去,一点儿也不过问这位洛初夫人接下来的行动。

        竹妖洛初娴静地笑了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竹青色长裙,以及标志着已经成婚的云髻。她站到了崖边的青石之上,恋恋不舍地望了月芒山的揽月大殿一眼,便御空离开了月璇山。

        “哇——”屋内突然传来了婴孩啼哭的声音。

        --------------------------------------

        数日后。

        万妖竹林之内,几十名妖修紧密地围成了一个圈,将相互依偎的二人包围其中。而后面的道路上,则是一地的妖修尸体,渗出的血液将土地都染成了暗红。

        竹妖一族的大长老背手立于包围圈外,面色冷凝。而包围圈中,一位青年模样的修士跪在地上,紧紧地搂着一个遍体鳞伤的女子,低语道:“小初,你放心,我一定能带你出去……”

        虽说洛初的嘴角已经淌血,但她还是尽力说了一句:

        “风行,谢谢你……”

        御风行皱眉,似乎不能理解洛初这话是什么意思。

        洛初的眼里满是泪水,也不知是感激,还是感伤。她痴痴地注视着御风行,气若游丝地说道:“这三十多年来,你带着我……走遍九州,让我看到了这个世界的色彩。这段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风行,你救过我的命,所以今天,我绝对不能让你陪我一起死……”

        还没等御风行反应过来,一枚鲜红色的丹药就赫然显现在了竹妖女子的口中,被她吞咽了下去。

        妖族长老脸色一变,大喊道:“不好,是赤炼妖丹!快杀了她!”

        两名妖修飞扑而上,却在半空中被某种未知的气流掀翻了回去。妖力大涨的洛初轻松地摆开了御风行,然后缓缓地站起身来,抬起双手在胸前结起了一个古老的印符。

        “就算我不学无术,但姐姐教我的这一式,我却时刻铭记在心。

        “笔阵——起!”

        随着洛初一声呐喊,无数墨色点线从她的脚下蔓延开来,铺满了三丈方圆的地面。与此同时,空间中有越来越多的墨汁涌现了出来,变成了一泓墨海。

        周围众妖修顿时大惊,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堪堪避开了笔阵墨海的范围。

        墨海成型的霎那,洛初法诀一转,这些浮在空中的墨水便逐渐变得躁动起来,似在替洛初控诉着所有的不甘和怨念。

        洛初的声音,从墨海深处幽幽传来: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修士和妖怪,一直都是不杀不死,不死不休的关系……在修士眼里,我们妖族是异类,在我们眼里,修士又是捕杀族人的恶魔……但我们都错了,妖族不识修士的温雅风流,修士也不知道我们妖怪也有善良的一面。所以今天,我欲以我之命,以证我心……”

        “退!快退!”妖族长老只当作什么都没听见,招呼着一众妖修向外逃逸,不一会儿就散到了周围的林子里。可这墨海就像是长了灵智一般,立刻向外蔓延出去,穷追不舍。

        “簌——”在逃亡的众人面前,逆向划过了一道青色的身影。那道身影掠过人群,抬起双手,挡住了墨海的蔓延。

        那长老立刻回过头来,看清了那道身影。

        “族长?!”

        “姐姐!”

        感受到洛泱的气息,洛初立刻将笔阵墨海收敛了回来,却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反噬,被强大的妖力拍倒在了地上。她下意识地爬起身来,以跪着的姿势擦了擦嘴角,却不受控制地连吐数口鲜血,颓然倒了下去。

        “小初!”御风行丢掉了手里的摘星揽月弓,将昏迷不醒的洛初重新抱进了自己的怀里。他测了测洛初的鼻息之后,便将她搂得更紧,然后泣不成声。

        洛泱目光微冷地看着这对已是天人永隔的道侣,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

        “多谢族长救命之恩!”

        “多谢盟主救命之恩!”

        那些妖修全都聚了回来,在洛泱的身后站定,心悦诚服地向她致谢。而那个长老,则是笑嘻嘻地走了过来,向洛泱拱了拱手,奉承道:“还是族长大人妖力齐天,轻轻一抬手就灭了这个罪大恶极的叛徒,真是英明神武啊!”

        洛泱回过头来,淡漠的看了这长老一眼,突然伸手一爪抓住了那矮小长老的天灵盖,将其提到了空中。

        “族、族长大人!您这是、这是干什么啊!”

        “你还把她当成叛徒吗?!”洛泱怒不可遏,将那个长老猛力摔在地上,斥责道:“自己的族人惨死在你的面前,你却还在这里阿谀奉承,嬉皮笑脸?!”

        那长老涨红了脸,申辩道:“我有何错!咳咳咳……洛初私自出逃,与修士勾结通婚,难道还不是罪大恶极,乱我宗法伦常的叛徒吗!修士自古以来就是我们妖族的敌人,这一点,族长难道不承认吗?”

        “照你这么说,千年以前,拯救了我们妖族命脉的圣君姐姐,也是我们的敌人吗!?洛初小妹用生命来启示你们的话,居然被你当成了妖族叛徒的疯言疯语?”

        洛泱的这些话,几乎是扯着嗓子嘶吼出来的。

        那长老一时无言,默默地把头垂了下去。

        洛泱平复了一下心情,转过头去看向了跪在地上的御风行。

        “我问你,你爱她吗?”

        御风行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在问他,茫然地把头抬了起来。

        “我问你,你爱她吗?”洛泱把问题复述了一遍,看向御风行的目光也变得愈发温和。

        “当然。”御风行红着眼睛回应道,“我若不爱,又怎会为了她闯入这里?”

        “好。那你可愿让她落叶归根,葬在这万妖竹林?”

        御风行看了一眼怀里的人,没有作答。

        “我们竹妖一族死后,若能葬在出生之地的竹林,就能将魂魄锁在这竹林之中,不归眠海。等到她的魂魄得到充分的温养,便可栖身于新竹之上,萌生灵智,修炼化形,重获新生。即便彼时已过千年,她仍能保留记忆,记得她和你所有的点点滴滴。虽说修士的寿命可能无法达到那个时限,但千年之后你若能转世归来找到这个地方,或许还能与她再续前缘。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她的清静。”

        御风行低头看了一眼怀中人,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他将摘星揽月弓的弓弦取下,然后借助出窍期的分神之能,分了一半神念于弓弦之上,将它交给了洛泱。

        “这弓弦上,存有我的半数神识。若千年之后,我还能回到这个地方找到她,就请让她拿着这弓弦,帮我找回记忆吧。”

        洛泱将弓弦接过,点了点头。接着,她转过身来对着一众妖修宣告道:“我希望,从今往后,大家能够放下心中的成见,修士虽非我族类,但其心,未必有异。正如她说的那样,我们妖族有心地善良的妖,修士之中,也未必都是心狠手辣的歹人。更何况现在道门实力雄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才是我们妖族现在应该秉持的准则。洛初小妹并没有错,只不过是在错误的时代,渴望一个追求幸福的权利罢了,但我希望,以后不再有妖重蹈她的覆辙。”

        众妖面面相觑,沉默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有个声音从众妖修中间响起:

        “谨遵盟主教诲!”

        “谨遵盟主教诲!”

        霎时间,在场的所有妖修都单膝跪地,右手握拳按在心脏上,如山呼万岁一般,给予了洛泱一个发自肺腑的回应。而在场站着的人,除了妖盟之主洛泱之外,就只剩下了那个长老。

        在洛泱的冰冷目光下,那名妖族长老也终于是跪了下来,俯首听命。

        洛泱回过头去看了御风行和洛初一眼,便迈开步子穿过了人群。

        “孩子们,我们走吧。”

        “族长大人,走去哪里?”

        “离开万妖竹林,去南域永夜谷。”

        “为什么啊!这片土地,是我们竹妖一族的家,也是我们东域妖修的家啊!”

        洛泱回过头去看了那小竹妖一眼,略微垂了垂眼睑,答道:

        “因为这里是她的埋骨之所,我不想让任何人打扰到她的安眠。我会在这里布下迷阵,从今往后,不论是人是妖,都无法进入此地。”

        约莫一刻钟后,万妖竹林中的所有妖修都离开了这片物华天宝的竹林,前往了南域妖修的栖息地——永夜谷。

        洛泱走在队伍的最后面,终究还是忍不住回过头去,看了这竹林最后一眼。

        “祝愿你们的千年之约,真的能得偿所愿吧……”

        --------------------------------------

        “这……这不可能……”

        听完了洛泱的叙述,御箫阙像丢了魂一般跪在了地上,双眼失神。

        “你若还是不信,不如把你娘留给你的竹箫拿出来,来验证我的身份。”

        御箫阙手忙脚乱地取出了那管竹箫,拿到了洛泱的面前。洛泱将夜微凉单手抱着,抬手一指,那支竹箫就亮起了碧绿色的光芒,璀璨,而又悲情。

        御箫阙看着这妖冶的绿光,彻底崩溃。

        “数千年前,我娘和你外婆乃是一对双生竹,是亲姐妹。所以按照辈分,我是你的大姨,有教训你的权利。”洛泱站在御箫阙身前,冷声道:“你是个可怜人,当年你娘为了你爹的名声,毅然决然地把尚在襁褓中的你丢下,前去赴死。而长大成人的你,又因为一个误会,差点亲手杀死了你的父亲——这世上最深爱你娘的人。不过说到底,最可怜的人还是你爹,痛失所爱,佩戴着忤逆本心的头衔隐忍至今,却还要被自己的亲生儿子谋权篡位,废尽修为。御箫阙,你好好想想,你对得起谁?”

        御箫阙双手握拳捶在了地上,然后勾着脑袋,满脸都是愧疚和悔恨的泪水。

        洛泱叹了口气,说道:“本来你已经触犯了我的底线,若是放在千年以前,你恐怕早就已经灰飞烟灭了。只不过我曾对她发过誓,此生绝不轻杀修士。所以这次,我也只能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以作惩戒吧。”

        洛泱说罢,对着御箫阙凌空一指,便将摘星揽月弓拿在了手里。接着,她运起隔空御物的妖法,把九转纺星线取了下来,令其悬在了空中,然后转过身去走向了那边的白化羽。

        “你要做什么?”曲镜茗立马张开双臂拦在了白化羽身前,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上还有着很重的伤。

        “竟敢拦我……呵,勇气可嘉。”洛泱和善地笑了笑,“你放心,我不会害他,要害你也拦不住。”

        曲镜茗将信将疑地挪开了位置,让洛泱走了过去。只见她伸出手来按在了白化羽的天灵盖上,掌下绿光莹莹。

        白化羽缓缓睁开了眼睛。

        “洛泱……前辈?”

        “呵,能从九州第一天才嘴里听到这四个字,我还真是不胜荣幸啊。”洛泱调侃了一句,将怀里的夜微凉递了过去,“还有力气吗?能不能抱得起她?”

        白化羽侧过头去跟绿小叶道了声谢,便自主地站定在了地上。他勉力将夜微凉接到了自己怀里,问道:“凉儿她怎么了?”

        “刚刚我远在西域,来不及第一时间赶到,就只能借助妖法,强行上了她的身。”洛泱一边说着,一边故技重施将手放在了夜微凉的脑袋上,“不过她的神识好像在之前就受过损伤,现在更是加重了损伤的程度,所以在她恢复的这段日子里,你可一定要照顾好她。”

        神识受损……

        难道是聚神丹……

        白化羽又想起了方才夜微凉一口回绝他的场景。他低头看了夜微凉一眼,心底一片温暖。

        “嗯,我会的。”

        话音刚落,怀中的女孩儿就突然间咳嗽了几声,睁开了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

        “诶……小化羽你活过来了啊……”

        “噗……”白化羽忍俊不禁,“我寻思着我刚才也没死啊……”

        洛泱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将悬浮在空中的九转纺星线移了过来,对夜微凉说道:

        “这是你的东西,收好。”

        “啊,这不是我的东西,是凌家的。”夜微凉不假思索地应了一句,扭过头去看向了洛泱,却被她的绿色眼瞳和苍白色肌肤吓了一跳。

        “你你你……你是谁啊?”

        “我吗?”

        洛泱低头轻轻地抿了抿嘴,说道:

        “我只是妖族千千万万善良妖修之中,一只普通的小妖而已呀。”

        言毕,倏忽不见。

        夜微凉盯着洛泱刚才所在的位置看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去问白化羽:“小化羽,她是谁啊?”

        “她啊,就是当时在月璇山救了我们的那个世外高人啊。”

        “原来就是她……没想到,原来这世上,真的有好妖怪啊……”夜微凉躺在白化羽的怀里,轻声叹道。

        “对了凉儿,九转纺星线呢?”白化羽问。

        “哦,在我手里。”

        夜微凉轻盈一跃,从白化羽的怀里跳了出来站在了地上,然后将手心里的九转纺星线拿到了面前。

        “噌——”

        一声空灵的轻响在天地间响起,恍如打更的锣声一般,让所有人的神情为之一振。一道金光自九转纺星线上产生,扶摇而上,直通天幕。

        乌云,顷刻退散!

        皎洁的月光和浩渺的星光洒落下来,给满目疮痍的月华山镀上了一层颇具质感的银。众人向天空望去,却看到那联结成斗形的七颗星星,正亮着耀眼的光芒!

        而其中最闪耀的,则是位于斗柄处的最后一颗星!

        “那是……摇光?”

        夜微凉呢喃了一句,突然间睁大了眼睛。因为那名为“摇光”的第七颗星星,已经化作了一道金光,从北斗七星的星位上坠落了下来!

        而坠落的地方,正是这座月华山!

        夜微凉看着那道越来越近的金光,本能地闭上了眼睛。就在此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身前,为她挡住了这令人目眩的星光。

        “嘭——”金光落地,瞬间夺走了所有人的视线。而被星光淹没的二人,竟是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等到光芒逐渐消失,众人重新睁开眼睛看向星落的地方的时候,才发现并没有什么天外陨石。唯一值得瞩目的,是许许多多如萤火一般围绕在夜微凉周围的金色光点,它们漂浮在低空之中,成为了这夏夜之中的一片星海。

        夜微凉惊讶地看向了天空中的北斗七星,却发现那颗摇光星依然镶嵌在那里,并没有任何脱落的迹象。原来只是星光太过集中与强盛,让她误以为是摇光星坠了下来罢了。

        “凉儿,你还好吗?”白化羽急忙转过了身。

        “我没事,只不过这九转纺星线,好像跟原来不太一样了。”夜微凉盯着手里的这跟丝线,若有所思,“这上面的星辰之力好像消失了,原先我把它拿在手里还有些许的温热感觉,可现在,却一点儿也没有了。”

        白化羽眉头一皱。

        它刚刚明明才吸收了摇光星的星光啊……

        莫非……

        “凉儿,要不你试着感应一下九转纺星线上的星辰之力?”

        “感应……?”夜微凉将信将疑地闭上了眼睛,散出神识感应了一下手里的金线。

        “刺啦——”

        一点金光在夜微凉的指尖上亮起,顷刻之间,那些散落在周围的星辰光点就迅速聚拢了过来,汇聚到了夜微凉的手上。

        “这……”夜微凉睁开眼睛,惊喜地看着自己手里的金色光团,大声道:“我好像可以控制九转纺星线上的星辰之力了!”

        白化羽一边满怀期许地摸了摸夜微凉的小脑袋,一边背过身去,做了一个极度苦逼的表情。

        “小化羽你干嘛?”

        白化羽连忙转过身来,摆出一副无辜的笑容:“我什么都没干啊……”

        “哦?但本小姐怎么好像看着你脸色有点难看呢?你该不会是担心,本小姐领悟了星辰之力的使用方法之后,你以后就没法占本小姐便宜了吧……”夜微凉的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目光,一语中的。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我哪敢啊……”

        “切,谅你也不敢。你要是还敢对本小姐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当心本小姐用九转纺星线戳死你。”夜微凉恐吓了白化羽一句,旋即转过身来,用软软的娃娃音大声说道:

        “镜茗姐!御宗主!微凉现在可以帮你们疗伤啦!”

        白化羽不禁扶额,真是拿她没办法。

        不过今天的事情,也算是结束了吧。

        帮她寻回琴弦之后,下一步,就是找回寒玉冰鸾琴了。

        上一世她丢掉的所有东西,他都要在这一世,帮她一件一件地找回来。

        白化羽看着夜微凉的小小背影,心静如水。

        --------------------------------------

        十里之外,立于云层之上的一名男子欣慰地叹了口气,借助自己那极为广阔的神识看了月华山最后一眼。

        “看来小师妹,是真的长大了。”

        贺玄清浅笑着,从袖中取出了一枚传讯玉简,随即神念一动,接通了和越关山的传讯。

        “师尊,事情已了,小师妹和小师侄都很安全,您……”

        贺玄清突然眉头一皱,抬眸看向了前方的数丈虚空。

        一名青衫斗笠女子,正站在那里。

        他收起了绿光已然黯淡的传讯玉简,双手交叠于胸前,朝那名女子缓缓推出,同时弯下了腰。

        “道门晚辈贺玄清,见过妖盟之主洛泱前辈。”

        “道门?”洛泱冷冷地瞧了他一眼,“从一刻钟之前,你就一直躲在这云间用神识查探下方的情况,是何居心?”

        “前辈放心,我并无恶意。”贺玄清连忙解释,“我乃仙信阁乾门掌尊,是您刚刚救下的那个女孩的大师兄,此番前来,是在暗中保护她的。”

        洛泱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锐利的光芒,与此同时,贺玄清的天罡玄剑也在瞬息之间出鞘!

        “唰——”

        “嘭!!!”

        剑气与妖力碰撞在一起,融合成了一声响彻落霞高地的炸雷。

        贺玄清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推开了数十丈,在远处重新立定。只不过,他持剑的右手虎口震裂半寸,血流不止,已经失去了握剑的能力。

        “不错。道门之内,能接我一指之力的人,已经不多见了。”洛泱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咳咳……咳咳……”

        贺玄清低头剧烈地咳嗽了一阵,咬牙忍住了浑身经脉的剧痛。他抬起头来,用不解的目光看着远处的洛泱,问道:“前辈……为何……突然出手……?”

        “你若真是暗中护她的人,方才为何不先下场救人,非要等我出手附身,损害她的神魂?”洛泱右手食指中指并起垂在身侧,指尖绿光森然。

        贺玄清用破烂的衣袖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解释道:“因为,小师妹的身上设有许多层保命的禁制,光凭御箫阙,是要不了她的命的。”

        “狡辩。”洛泱低语一句,双指再度抬起。

        “好啦。”

        就在洛泱准备点出第二指的时候,高天之上突然降下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贺玄清突然神情一震,这是他师尊越关山的声音!

        话音落下不久后,一位鹤发童颜,手持一竿无节竹的老者,便突然出现在了这一人一妖的中间,满脸笑容。

        “师尊!”

        越关山冲着贺玄清点了点头,道:“大傻子,没事吧?”

        “回师尊的话,洛泱前辈未动杀心,晚辈没事。”

        “哼。”洛泱冷哼一声,微微侧了一下头。

        “没事就好,你先回去养伤吧。”越关山抬手丢出一张追位符贴在了贺玄清的身上,还未等这位乾门掌尊作出反应,追位符就带着他瞬移回了落霞城的仙信阁大院。

        传送走贺玄清之后,越关山便松了口气,缓缓转过了身来,看向了同样立于虚空中的洛泱。

        “妖盟之主,别来无恙啊。”

        洛泱淡淡地瞧了越关山一眼,道:“哼,少跟我套近乎。偷走翰墨竹笔的这笔账,我早晚有一天要跟你算。”

        “呵,盟主大人说笑了。物归原主的事,能叫偷吗?”

        越关山眯眼笑着,静静地看着洛泱的脸色越变越白。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42423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