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56章 一波三折

第56章 一波三折


【第五十六章】一波三折

        【哈哈哈,叶微凉,没想到吧!在你手下的阵派之中,一直有效忠于我的人!】

        正当御风行沉浸于回忆中时,月华山山顶一柄巨剑虚影斩下,破碎了月华山禁制阵法的同时,还触发了月芒山的护山大阵。然而,似乎整座月芒山都还沉浸在夜凉如水的夏夜之中,即便这道颇具预警意味的红光亮起,也没有闹起多大的惊动。

        可御风行,却从回忆中猛然惊醒了过来。

        他连忙跑出门外,发现虽然雨早就已经停了,但乌云仍旧铺满了整个天空,见不到一点月光。他祭起御空之术,很快就来到了揽月大殿的殿顶,然后面朝着南方,俯瞰而去。

        纵使御风行的眼底只有一个漆黑的轮廓,但他却借助方才的药效,清晰地看到了月华山上的每一寸景物。他看到了倒塌了的水榭,看到了千疮百孔的山体,更看到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御箫阙。

        御风行心里顿时一惊,想赶快去到御箫阙所在的月华山。然而他刚刚踏出半步,就突然停在了半空中,然后慢慢地把腿收了回来,跳下屋顶,走进了揽月大殿的偏殿。迈着迅捷的步伐走进了一旁的书房后,御风行朝着桌上的油灯遥遥一指。

        昏黄的灯光照亮了书房中的每一件物体。

        可御风行却一下子愣住了。

        --------------------------------------

        月芒山侧峰。

        红光乍现之时,居住在月芒山某一座侧峰之上的李展风长老立即夺门而出,看向了红光最初亮起的地方。他也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月华山,待到他发现月华山的禁制阵法消失之后,大白胡子之下的鼻息瞬间停滞了一瞬。

        他回过头来,对那两名站在他门口的左右护法招呼道:“老夫先去看看情况,平山,你即刻去通报宗主和其他几位长老,让他们在月华山集合。枫殊,你速速召集手底下的护宗武修,前去月华山查看情况,快去!”

        李展风火急火燎地说完,便直接启动元婴期修士的术法,瞬间离开原地,前往了山麓下的木屋。那名被唤作“平山”的左护法也立即动了身,踩着法器飞离了这座小山头,往月芒山的其他侧峰去了。

        而作为护宗武修指挥使的颜枫殊却仍站在原地,迟迟没有挪动步子。等到他亲眼看到他的那个同伴已经落在了主峰上之后,他才缓缓地抬起了手臂,从怀里取出了一枚篆刻着八阵图的传讯玉简。

        玉简八阵图上的离卦卦图独一无二地填充了红色的颜料,把它和其它七个卦位的卦图区分了开来,显得格外突出。

        颜枫殊眯着眼睛,温声说道:

        “师叔祖,揽月宗月华山,已有异动。”

        --------------------------------------

        落霞城仙信阁。

        越关山把传讯玉简收了起来,被一旁的贺玄清看在眼里。虽然岁数已经不小,但贺玄清还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向越关山问道:“师父,这是?”

        “啊,他啊,算是你师弟吧。”越关山回答道,“咱们仙信阁的规矩,就是将现任阁主座下的弟子按座次分为八门,你师父我呢,是当年的乾门掌尊。而那人,是我们仙信阁埋在揽月宗的信使,他的师父是第一任的离门掌尊,也就是我的师弟。等到前任阁主卸任,新任阁主继任之时,八门就会更新换代,换新任阁主的徒弟们作为下一任八门掌尊。然后老一批的掌尊和他们座下的弟子就自动归为信使,洒遍天下。”

        老阁主说到这,神情突然一凝。他躺在摇椅上,一边伸出手去佯装要拍贺玄清的肩膀,却一把抓到了他的后脑勺,再稍一使劲,差点把他整个人都给摁倒在了地上。

        咳,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你小子啊,以后就等着被扔出去当信使吧,哈哈哈哈哈……”

        贺玄清趔趄了一下,撇了撇嘴说道:“师父,据弟子所知,您对每一位师弟师妹都说过这句话吧?”

        “是吗?那可没有。”

        贺玄清挑了挑眉。

        “莫非,师父是想让小师妹……”

        “怎么?你怕她抢你的位置啊。”

        一直在闭目养神的越关山终于睁开了一只眼睛,斜斜地扫了贺玄清一眼。

        “那倒没有,”贺玄清坦率答道,“只不过如果师父真的有这个想法,恐怕还得让小师妹多加历练才是。毕竟,她现在还小啊。”

        “她现在,不就在历练着吗。”越关山又将眼睛闭了回去,淡淡道。

        话音刚落,贺玄清的传讯玉简就收到了一条讯息。然而还没等他看到这条讯息究竟是什么,越关山的声音就又一次悠悠地传来:

        “而且,如果你再不去救场,你的小师妹和小师侄可就没命继续历练咯。”

        贺玄清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握着传讯玉简看了看里面的消息。紧接着,他就脸色一变,几乎是在瞬息之内离开了仙信阁。

        此时的仙信阁前院,又只余了越关山一人。他叹了口气,再度睁开双眼看向了夜空中闪耀的北斗七星,自言自语道:

        “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此世的命数,又当如何呢……”

        --------------------------------------

        月华山上,由于这一出仙酒剑音着实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导致月华山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开始动身往山顶靠拢,不一会儿就集结了四五十人,站在河道的一侧,姑且算是到齐了。唯二缺席的是炼器师那边的小妹和四姐,曲镜茗曾交代过,无论今晚发生什么,都要把那孩子紧紧地看在山脚竹林里的房子里,绝对不能让她跑出来。

        现如今,这群揽月宗的三修就已经在河岸的这一边聚集了起来,开始紧密关注着河对岸的形势。只见有一个满身脏污衣衫褴褛的人倒在地上,似乎已经被他们的三派掌尊以及前任首席炼器师绿小叶击倒了。

        他们哪里会知道躺在地上的这个人就是他们的少东家啊。

        又被月华山三派的掌派包围,恐怕更有可能被认为是过来搞破坏,然后被当场抓获的歹人。

        人群议论纷纷,有人在感慨月华山这次损失惨重,有人在咒骂这个“搞破坏”的坏蛋不得好死,更有甚者,掏出了法器跑到了河对岸,自觉成为了这第二道包围圈。

        夜微凉和曲镜茗各自看了手下的阵修和炼器师们一眼,朝着他们点了点头。

        “刺啦。”

        就在此时,一声古怪的响动自虚空中传来,让正准备彻底制服御箫阙的四人顿时停下了动作,手持法器摆起了戒备的姿态。不多时,便有一个暗色调的漩涡出现在了声音发出的地方,让在场所有人的心里都不免一惊。

        白化羽皱眉,将流觞剑的剑锋对准了趴在地上的御箫阙,让刚刚有一点动作的御箫阙立马老实地趴了下去,一动也不敢动。他凝视着那个漩涡,低声问道:

        “凉儿,这是?”

        还没等夜微凉作出回应,就有一条腿从那个空间漩涡里伸了出来,踏在了坚实的土地上。紧接着,一个身着道袍,挂着揽月宗腰牌的内宗弟子从漩涡中走出,站到了众人的前方。

        翰墨竹笔一早就被夜微凉藏在背后,此时已是绿光莹莹,笔尖满墨的状态。然而就当她准备对着那个人一笔挥出的时候,接下来呈现在她面前的身影,却不得不让她停下了动作!

        凌星夏!

        一道闪电劈在了她的脑海中。

        她忘记了这件事情!

        忘记了凌星夏还在月芒山上养伤!

        御箫阙分辨出她的身份之后,居然去了一趟她的房间!

        为什么!他是怎么想到的!

        夜微凉百思不得其解。

        所以,当那人手持短剑架着凌星夏从空间漩涡里走出来的时候,夜微凉连呼吸都停滞了。一向自诩精打细算的她,居然犯了一个这么明显而又严重的失误!

        而在看到夜微凉等人的时候,凌星夏的神情也变得激动了起来。她想张开嘴说些什么,但似乎被某种术法压制住了喉咙,只能发出一些模糊不清的音节。她在那人的束缚和压制中挣扎了一番,却并没有取得任何的进展。

        看着这个情境,白化羽也高悬着一颗心,开始审视当下的局势。虽然他下意识地侧过头去看了夜微凉一眼,只见她的脸色阴晴不定,一阵红一阵白的,弄得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了。

        白化羽目光微冷地看了几眼面前的这个道袍男子,只觉得有几分面熟。仔细想了一阵子之后,他才记起几个月前初入揽月宗的时候,与这人有过一面之缘。

        此人名叫赵鹤舟,御风行座下三弟子,名义上还是他俩的师兄。

        就在这边四人悬而不决之时,赵鹤舟将剑锋拉得更近了一些,几乎都要挨上凌星夏的咽喉。他低沉着声音,威胁道:“你们几个,若是再不放开二少,就休要怪我下手狠辣了。曲炼器师,我手里这把剑是您亲自炼的,它的锋利程度,您应该不会比其他人更加清楚了吧。”

        人群顿时哗然。

        这……这被自家掌派打趴在地上的人,居然是东家的二公子?

        有几个明哲保身的人立马收起了自己的法器,后退半步,双手抱着后脑勺哼起了轻松的小曲儿,迅速撇清了和这件事情的关系。

        曲镜茗的脸色冷到了极致,她当然清楚这把短剑的威力。她作为揽月宗的首席炼器师,向来只给宗主座下的弟子炼制灵器,而且件件都是灵材属性拉满的上六品仙宝。可她没有料想到的是,这一件件由她亲手铸炼的法宝,居然会变成危人性命的凶器。

        御箫阙是这样,这人又是这样……

        曲镜茗捏紧了袖子里的拳头,义愤填膺。若是放在平时,恐怕她早就拔剑而起,要给这人一个教训了。可现在,那人手握着人质,而且她也已经大致猜出了凌星夏的身份,丝毫不敢轻举妄动。

        她下意识地看向了身旁的绿小叶,只不过呈现在她面前的,也是一张面色凝重的脸。

        充盈在他们周身的空气都好似停止了流动,开始变得凝结。就连外围的围观群众也是一个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形势会出现什么要命的转变。他们全都聚精会神地关注着场上的形势,似乎想辨别出到底哪边才是正义的一方。

        在赵鹤舟的威胁之下,白化羽冷静考量片刻,并没有把流觞剑从御箫阙的颈间挪开,而是说道:“想要你们二少爷回去也可以,把凌小姐还给我们。我们一人换一人。”

        “好。”赵鹤舟歪了歪头,手腕一转将短剑收起,然后把凌星夏推了出去。

        如此爽快吗。白化羽皱了皱眉。

        待到凌星夏走到中间附近的时候,白化羽才将御箫阙放开,把他从地面上踹了起来。御箫阙咳了一声,回头用怨毒的目光瞪了二人几眼,才捂着心口慢慢地往前挪着步子。

        “慢着。”白化羽将流觞剑的剑锋指向了御箫阙的后心,“离凌小姐远点。”

        御箫阙冷哼一声,开始不情愿地往边上挪动。而凌星夏也绕了绕路,兜了个圈来到了他们的面前。然而就在御箫阙站到赵鹤舟身边的时候,一直垂着脑袋沉默不语的凌星夏却突然双目一睁,从袖中取出了一把冒着寒光的匕首!

        “小心!”

        夜微凉突然高呼一声,猛推了白化羽一把,将自己送到了那把匕首之下。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道炽烈如火的剑影迅速闪过,斩向了“凌星夏”的侧身!

        “凌星夏”双目一凝,在曲镜茗的剑锋即将挥至胸膛的瞬间向下矮身,随即双手触地,一个空翻跳离了月华山众修的包围圈,动作快到连身形都没能看清!

        绿小叶大惊:“那是!”

        “来不及追那人了!至少得把御箫阙先留下!”夜微凉立即作出决断,举起翰墨竹笔飞身而起,凝出一道苍劲有力的墨色刃锋,朝不远处的御箫阙与赵鹤舟斩了下去!

        “嘭!”

        也不知道是不是凑巧,杨华清手下的大弟子,也就是那个络腮胡子正好就出现在了她的正前方,抡起阔剑格挡住了她的墨刃。紧接着,他又一剑横劈而来,逼得夜微凉不得不向后退去!

        等她在地上站稳,才发现包围圈已经打开,御箫阙和赵鹤舟早就退到外面去了!

        而白化羽一落地,周围的月华山修士立刻合围了过来,只不过围的并不是“内奸”络腮胡子,而是将原来的包围圈重新塑造而成,并纷纷亮出了法器!

        而这些人,全是阵修!

        夜微凉目光一凝,横扫一笔隔开面前两人的攻击,然后迅速退回到了白化羽三人的身边。然而包围圈已然形成,根本无从突围。面对周围那大大小小的兵器,夜微凉无可奈何,只得将曲水琴取出,拼尽全部灵力驱动曲水兰亭道印!

        彩光骤起,将周围的人逼退了开来,稳住了场面。

        四人这才得以喘息。

        早已退到安全地带的御箫阙大笑不止,嘲笑道:“哈哈哈,叶微凉,没想到吧!在你手下的阵派之中,一直有效忠于我的人!”

        夜微凉银牙轻咬,沉声道:“我早该想到的。你们不可能这么爽快地把凌星夏交出来。而且这周围的人又全是阵修,杨华清在月华山躲了这么多年,肯定是培植了不少自己的势力。只不过我没想到他这么慷慨,居然把这批人连带着他自己的命,都交给了二少爷你啊。”

        那络腮胡子心里咯噔一声,慌忙转过身去,问道:“对了二公子,我师父呢?”

        御箫阙心里也是咯噔一声。

        这好像……还真不好交代了啊!

        正当御箫阙冷汗直冒之时,一道灰黑色的身影从山下御空而上,站到了御箫阙的身旁。那名并不面善的苍髯老者一手拈着胡须,一手握着拐杖,皮肤褶皱,双眼昏暝,不是杨华清还能是谁。

        “徒儿莫慌,为师在这里。”

        那络腮胡子这才放下心来,朝着杨华清点了点头。

        夜微凉咬了咬牙,杨华清这老贼居然没死……

        等下……

        她又侧过头去看了杨华清一眼。

        哪里不对劲……

        “呵,挑拨离间没用了吧?”御箫阙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语态也变得自信了许多。他指着包围圈中的夜微凉等人,发号施令道:“他们已经没有多少灵力了,赶紧给我把他们都解决了!对了,留你们的叶掌派一条命,她这副身子若是能拿来,绝对是个上好的修炼炉鼎……”

        御箫阙说完,还用异样的目光在夜微凉的身上过了两道。

        “你休想!”白化羽立刻挡在了夜微凉的身前,怒不可遏。

        御箫阙丝毫不理会他,而只是朝着那边挥了挥手。收到指令后,十几名筑基融合期阵修就再一次发起了围攻!

        白化羽防御得十分保守,因为夜微凉曲镜茗绿小叶三人跟他站得非常近,他必须要分神留意她们的动作,所以就处处掣肘,身上的伤痕也就越来越多。不过夜微凉倒是和他配合地十分默契,只要白化羽帮她挡下了攻击,她就能立刻将进攻者击倒在地。曲镜茗和绿小叶。

        “呵,困兽犹斗。”

        御箫阙冷哼了一声,没有再关心那边的战局,而是转过头来看向了旁边的杨华清。

        “师弟,多谢你了。”

        “这有什么好谢的,我本来就喜欢干这事。”

        杨华清爽朗地笑了笑,声音竟变成了少年的声线,“不过话说回来,刚刚好刺激啊!那个曲镜茗的剑真的好快!我差点就没躲过去!一个炼器师,居然武力也那么强!”

        因精通传统易容术和改变气息,人送外号“千面小狐狸”的御风行座下四弟子覃晓峰将脸上的□□揭开了一个角,朝这边的二人眨了一下眼。

        赵鹤舟瞪了他一眼,警告道:“你小子别那么张扬,别露馅了!”

        御箫阙大笑:“这次真是多亏了你们俩了。对了,外围的人都布置好了吗?”

        “嗯,已经约定好了,以火焰为号,剑火一出,就能立刻合围月华山。”

        “好!如若此事能成,定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赵鹤舟有礼貌地点了点头,问道:“师兄,那女人要怎么处置?”

        “她现在在哪?”御箫阙问。

        “我修炼室里。”

        御箫阙饱含深意地打量赵鹤舟几眼,摆了摆手说道:“你这个衣冠禽兽早就打好盘算了吧?行了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吗?反正九转纺星线已经拿到了,那女人也没用了,随你处置吧。”

        “谢师兄。”赵鹤舟微笑着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淫猥下流的凶光。

        可他刚刚转过身去,还没迈开一步,身形就突然停了下来。

        一道迅捷似电的身影闪过,站在了御箫阙和覃晓峰的身前。那人衣着朴素,双手怀抱着一名不省人事的少女,正是本该在赵鹤舟修炼室里的凌星夏。

        御箫阙和覃晓峰两人顿时大惊,看向了旁边的赵老三。

        赵鹤舟后仰着倒了下来,砸在了二人前方的地面上。有一道血痕贯穿了他的整张脸,从额头中心蔓延而下,尤其恐怖。

        “噼里啪啦——”

        鲜红色的血痕瞬间凝固,变成了厚重的暗红色。一颗颗拳头大的冰晶从那道血痕附近涌出,瞬间就覆盖了他整张脸,乃至整具身体。不到三息时间,赵鹤舟整个人就被冰蓝色的冰晶冻结,散发出了刺骨的寒意。

        “啪!”

        一声轻响,这层冰晶,连带着赵鹤舟被冰冻的躯体,瞬间碎成了冰渣!

        御箫阙和覃晓峰看着一地的碎冰,整个人都傻掉了!

        一招!

        一招瞬灭金丹期巅峰!

        御箫阙双腿一软,“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都已经没有勇气抬眼去看不远处的那道人影了。

        凌月秋怀抱着凌星夏,站定在距离御箫阙三丈之远的地方。而冰蓝色戒指上的那道秋霜月刃早已经不见踪影,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御二公子,是要我逼你说呢,还是你自己认罪呢?”

        凌月秋的声音极度冰冷,宛如,凛冬已至。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52740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