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55章 魂牵梦萦

第55章 魂牵梦萦


【第五十五章】魂牵梦萦

        【小初,时隔这么多年,为何你……再次入梦……】

        片刻前,月芒山后山。

        月芒山作为揽月宗的主峰,除了一座揽月大殿之外,自然是有许多供宗门弟子居住修炼的地方。而这些院落的建筑风格又大多是随它们的主人,或豪华,或简约,甚至还有些人把自己的修炼室建在崖壁之中河流之上,各种各样奇离古怪的都有。

        得亏是月芒山侧峰众多,要不然哪有会这么多花里胡哨的地方给那些放飞自我的弟子们住啊。

        不过在这些各色各样的修炼室之中,最为朴素清简的,当属一间建在山脚下的茅草屋了。这间屋子的主人,便是那个深居简出,与人为善,即便须发尽白却还能在落霞高地享有盛名的,御风行御宗主。

        “滴答——”

        雨水顺着草屋屋顶上的缝隙滑了下来,在一个细小的破洞处凝成了一个小雨滴,滴在了地面上的一个小水洼里。其实这个破洞早就被李展风诟病了不知道多少回,但御风行仍是没有要修补它的意思,而是顺其自然,任由它在那里漏雨。以至于时间久了,地板都被积水侵蚀出一个小坑了。

        但御风行并不在乎。

        因为他在此房中的极大多数时间里,都是盘腿坐在床榻之上,捏着清心咒法修炼的。不过御风行的修炼方式和夜微凉白化羽这些小辈们不一样,他修为出窍后期,是个半只脚踏入虚灵期的准大能修士,自然当以修神和修心为主。而不是像筑基融合的小修士那般,需要引周围灵气入体才能修炼了。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他才不需要那些比较规整的练功房,布置聚灵阵来辅助修炼吧。

        可今夜,御风行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他虽然还是穿着道袍坐在那里,但和往常不同的是,他的脊背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挺拔如松,而是佝偻着弯曲了下去,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而他的双手也没有结着清心的法诀,而是平平无奇地搭在双膝之上,安静得像两片落在地上的枯叶。

        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滴答——”

        又一滴雨滴进了草屋,在地上的水洼处激起了一声清脆的响声。就在此时,床榻上的老者突然神色一变,身躯微颤,缓缓睁开了眼眸。

        御风行的神色有些困惑,似乎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在修炼的时候猛地睡着了。明明那只是初入修行路的小辈们才会犯的错误,自己都是个半身入土的人了,怎么可能还会在修炼之中睡着呢。

        但好像,做了一个梦……

        梦里,好像有一张美撼凡尘的脸……

        御风行突然心中巨震,就连脸上的五官,也都定格在了一个震惊的模样。他弓着腰,用手使劲地抱着自己的头,却怎么也想不起刚才的梦了。

        一番尝试过后,御风行终于垂下了双手,喘了两口大气。他的双眼正盯着床榻上的某一点,但目光空洞,似乎还沉浸在有关梦境的一些回忆中。大约三息时间过后,御风行抬起右手,五指一张,一个小巧精致的丹盒就出现在了他面前的空中,发着莹莹的彩光。

        在他的目光注视下,丹盒的盒盖自动打开,将盒内的一枚金黄色丹药呈现在了这名白发老人的面前。

        若此时李展风在场,按照他的那个火爆脾气,恐怕是会一个箭步冲上去抢下那个丹盒,大骂一句:

        “你的神识本来就损伤严重,还敢吃这丹药,你小子是嫌命长吗!”

        然后再也不让御风行摸到它。

        因为这盒子里的丹药并不是一些寻常的补充灵气亦或是养神的补药,而是大损神识的毒药。不过无论是好是坏,但凡是药,就总会有一些令服药者无法拒绝的好处。不然堂堂一宗之主,为何要把这种损人神识的丹药无时无刻地带在身边呢?

        因为损伤神识,只不过是它的副作用罢了。

        御风行缓缓地伸出手去,将那枚有着金色丹纹的丹药拿在了手里。他低头凝视了这丹药许久,却还是毫不犹豫地将它放进了自己的口中,吞了下去。

        一段时间的闭目运功之后,御风行又重新睁开了双眼。只不过他的眼眸略微低垂,有点无精打采的样子。

        “噼啪——”一道闪电照亮天际,雪白的光从窗外照进屋内,照清了这苍髯老者脸上的每一寸皱纹。

        御风行听着窗外这沙沙的雨声,看着这四下无人的小屋,连叹气的声音都难以发出。

        孤独之感,油然而生。

        曾经,他也曾和一个人一起携手站在落霞峰上的一座凉亭中,静看千山万水,风花雪月。

        借助那枚丹药,他终于记起了方才的梦。这个梦贯穿了百年,也承载了,所有的美好和苦涩。

        “小初,时隔这么多年,为何你……再次入梦……”

        --------------------------------------

        一百年前,仙灵九州东域。

        东域被一条名唤清雪河的大河分为东西两州,这是自古以来就被东域人所熟知的地理知识。这条河的源头是北域的雪峰,历经数个海拔梯度向南流淌,最终汇入东南域之间的海峡中。虽说这条大河是由雪山融雪而来,但在流淌的过程中也有不少的小溪小河汇入其中,故而等这些水流至东域中心这段落差颇大的河峡之后,就变得格外波涛汹涌了。

        可偏偏,现在就有个人想横渡这条大河,还是用游的那种。

        是个女子。

        但显然,横渡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而且那名女子在泅渡过程中似乎并没有用什么避水的咒法,也没有撑起灵气护罩,而是任由自己在这湍急的河水中越漂越偏。

        在这一小段河道的尽头处,是一个高约一丈的河流落差。而下一段河道之中怪石嶙峋,是个不折不扣的乱石堆。若是被水流强行推到这乱石群之中,恐怕要被撞个够呛。

        显然,泡在水里的那个女子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开始划动双手游向河水的上游。就在此时,从远处传来的一个声音,让水中女子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

        “那女妖呢?跑哪儿去了?”

        一队服饰各异的修士灰头土脸地从河岸上边的树林里钻了出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难以掩藏的怒意。许多把明晃晃的长剑在半空中闪着寒光,在这正午的阳光下格外显眼。

        水中女子慌张地朝岸上望了一眼,就赶忙吸了一口气潜入了水中。可河道里的水流太过湍急,她刚钻进去没多久,就被这水流给冲走了。

        她条件反射地保住了自己的脑袋,和汹涌的河水一起冲下了这一段河道。随着一阵突如其来的失重感,她便翻滚着掉下了河流落差,然后被这水流拍进了乱石群中。

        “噗唔——”

        由于剧烈的碰撞,一口憋在嘴里的气也就随着一声呛水声而变成了一串向外冒的气泡。在水中,她双眼紧闭,强忍住了身上的剧痛感,反手撑住了身后的巨石。

        “哗啦——”不久后,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女从水里冒了出来,她的头发全部被水浸湿,湿漉漉地搭在她胸前的衣料上,显得十分落魄。

        浮出水面之后,她使劲地咳了几声,喘了几口大气。等到她费了好大劲把眼睛里的水弄干,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这个乱石群之中,连那队人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她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呼——总算逃过一劫。出来玩一趟差点连命都没了,这群家伙,一个个的都是脱缰的野狗吗,追了我一路了……哎,以后还是少跟这群臭道士打交道好了……不过这么遍体鳞伤地回去给大姐看到,估计又要被骂了。喔不对,她好像去西域那个什么什么宗偷东西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她一边碎碎念着,一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个这个乱石堆虽然石头很多,但是离河岸边距离却比上面那段河道要近得多。她在心里盘算了一番,觉得自己即便有些体力不支,但如果能在这些大石头之间移动的话……

        似乎可以到对岸去。

        她侧头向自己的左后方看了一眼,大致比划了一下水平位移的距离。接着,她就扶着自己现在所在的这块石头,朝着那边探了探身,双脚一蹬就窜了出去。

        借着水流的推力和她自己的游动,她轻而易举地就落在了那块石头上,取得了一段不小的进展。然后,她便如法炮制,几经辗转到达了对岸。

        接着,她便拖着吸饱了水的长裙,费尽周折爬上了河峡的峭壁,然后在草地上翻了个身,目无焦距地看着湛蓝的天空,如释重负地喘了几口气。

        在这河峡的旁边不远处,还有一道高达数十丈的山崖。山崖之上,便是那个宛若一方新天地的,落霞高地。

        竹青色长裙女子拧了拧衣服上的水,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她知道这道山崖的上面就是落霞高地,只不过她才刚刚爬完两丈高的河峡,现在已经没力气了。

        无奈之下,她也之后扶着崖壁,一步一步地继续往下游走。

        就在此时,河对岸突然爆发出了一个声音。

        “在那里!”

        那几名修士全都御剑而起,朝着落霞高地这边飞了过来。他们御剑飞行的速度很快,几十丈宽的大河,不一会儿就被他们渡过了大半路程。

        那女子顿时大惊失色,迈开步子开始急速奔跑。若是在树木繁多的丛林之中,御剑飞行容易撞树不方便使用,她或许还能像之前那样跑掉,但此时是一片空旷,她两条腿倒腾得再快,也跑不过御剑飞行的修士啊。

        “嘭——”

        一道力量颇强的灵气流光打来,正中那女子的后心。她大叫了一声,脚下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立马就不动了。

        那群修士御剑落地,很快将她团团围住。

        “哎……不会死了吧?死了可就卖不了多少灵石了……”刚刚在背后下黑手的那名男子歪着脑袋看了她几眼,自言自语道。

        “唔……”那女子动了动身子想站起来,但她身负重伤,根本使不上劲。

        “哦?还没死啊,那最好了。”男子抚掌大笑,朝着周围的人说道:“兄弟们,咱们可又大赚了一笔啊!”

        周围没人搭话,但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

        男子向前走了几步,用脚踢了踢那女子的身体,说道:“高等阶的妖修难杀,在我们能够对付的妖怪里,像你这种刚化形的妖怪,是最值钱的。呵,运气怎么就这么好,正好就遇上一个身上一点儿法力都没有就敢出来乱跑的小妖呢?”

        捉妖队……

        女子的脑海里突然就浮现了这三个字。之前听族里的长老讲过,外面有些以捕杀妖修为生的修士,或五人为一队,或八人为一队,专门猎取妖修身上的珍贵之物,再高价卖给那些炼丹师用于炼丹。但凡是被他们抓住的妖修,就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去的。

        竹青色身影动了动,但还是没站起身子。她感觉自己体内的妖力就像突然蒸发了一般,任凭她怎么运功,都没法聚出任何一点妖力。

        男子轻蔑地扫了她一眼,说道:“别白费力气了。你以为刚刚只是一道普通的灵气攻击吗?你的身上已经被我贴上了我亲手炼制的符纸,它能封住你身上的所有妖力。所以你啊,还是乖乖地跟你道爷我走吧!”

        “铮——”

        “嗖——”

        就在那男子刚刚伸出手来,准备走上前去把地上的妖族女子扛起的时候,一道银色光芒从河对岸破空而来,径直射向了人群。

        那男子反应很快,稍一侧身就躲过了那支由灵气形成的银色利箭。而那道银光则是继续向前移动,掠过妖族女子的背部,扎在了前方的石壁上。

        “轰——”随着一声巨响,石壁赫然被炸出了一个大洞。

        “谁!谁在后面放冷箭!滚出来!”那男子立刻转过身来大喊道。而他身边的七个跟班小弟也都朝他这边靠了过来,看向了弦响声传来的地方。

        那是一个手握银弓,身着雪白色道袍的人。从模样上看,那人仪表堂堂,面如冠玉,像是个弱冠之年的青年男子。但修道者的容貌从来都不能作为一个衡量年龄的标准,因为通过灵气的修炼和服用丹药,修士可以将自己的容貌维持在青壮年时的样子。不过也不排除一些像仙信阁越老阁主这样的老家伙,认为须发尽白能够为他提升一些作为长辈的威严,把自己的容貌定格成了七八十岁的老者模样。

        趁着这边八人全部分心,妖族女子缓缓地直起了身子,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了自己的双手。

        妖力怎么……回来了?

        她这才后知后觉地转过身来,和那群捉妖人一起,看向了自对岸御空而来那名白袍男子。

        捉妖队领队男子看了那把黑羽银弓一眼,又看了看来者的面容,低声道:“在我的印象中,好像没有你这么个仇人。居然躲在后面放冷箭,怎么,你想抢我的货?!”

        噌噌几声,其他七人纷纷拔剑,摆开了阵势。

        “我只是想让你感受一下被别人偷袭的感觉是如何罢了。你们几个大男人欺负人家一个弱女子,是个人都会路见不平的吧?”

        在人群后头,妖族女子转了转自己的眼球。

        领队男子冷哼一声,道:“路见不平?那可不一定。我看,你就是这女妖的同党!”

        他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个装满水的水盂。水盂中的水渐渐开始流动,最终形成了一前一后两个小漩涡。

        领队男子看着水盂里的水,脸色顿时大变。他抽出剑来,大喝一声:“两个妖力反应,我果然没猜错!你也是个妖族化形的人!”

        白袍男子皱眉,透过人群之间的空隙看向了后面的那个竹青色身影。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妖族女子的脸上突然浮现了一个惊恐的表情。这个表情闪现了那么一瞬之后,她就将脑袋低了下去,不敢再直视那白衣男子的双眸了。

        可还没等白袍男子解释半句,那群人就已经持剑冲了上来。八把长剑的剑锋全都指向了白衣男子的咽喉,一片杀意凛然。

        人对妖的赶尽杀绝,千年来从未变过。

        白袍男子横眉冷对数道寒光,非但没有惧怕,反倒是扬起了一个自信的微笑。

        “看来你们东边的人,不认识我啊。”

        他五指一张,那把黑羽银弦的长弓就不见了踪影。紧接着,他抬起双手在自己的胸前结出了一个手诀,嘴里道声:

        “巽字,巽为风!”

        此字道出的刹那,一个强劲的气场从白袍男子的身上爆发出来,瞬间掀翻了那八个持剑的修士。这股由灵气形成的劲风强度非同一般,不光将那几人吹飞了出去,还把他们一个一个地拍在了崖壁上,一时半会揭不下来的那种。

        “道玺灵盘……不是妖修?你到底是什么人!”被大风摁在崖壁上的领队男子大喊道。

        白袍男子笑笑,轻蔑道:“你们惹不起的人。”

        他将手诀变换了一番,风向也就随着他的法诀变化而调转到了另一个方向。就这样,被拍在崖壁上的那群人无一例外地全部被风卷起,在空中打了几个转转,飞到河对岸去了。

        “奉劝你们一句,”白袍男子微微仰起头来,朗声道:“如果你们只知道欺侮弱小,那么还请回到你们的东边,我们落霞高地,不欢迎你们。”

        等到那八人消失在了天边,白袍男子才慢悠悠地转过身来,面色微冷地看向了坐在地上的妖族少女。那女子看着他那并不算和善的表情,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身子,小声说道:“我……我不是有意要利用你的……”

        “都把一半妖力分到我身上了,还说不是利用我?”白袍男子皱了皱眉。

        女子连连摆手,道:“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当然相信你是个行侠仗义之人,我是因为害怕才……”

        “害怕我会伤害你吗?”

        女子点了点头,小小地“嗯”了一声。

        白袍男子微微一笑,走到了那女子的身边盘腿坐下,说道:“既然你那么害怕修士,又为什么要跑出来呢?”

        “嗯……”女子红了红脸,说道:“因为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白袍男子眉梢微动。

        妖族女子双手抱膝,低着头小声说道:“自从我长出灵智以来,我就一直呆在那片竹林里,看着一成不变的景物,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即便我化了形,也还是被族里的长老看管在竹林里,每天花比十个时辰还要长的时间来修炼。可是我天赋很差,那些奇离古怪的法术,我怎么学也学不会,就更别想赚得空闲的时间了。所以我很想知道,竹林之外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

        白袍男子静静地听着这些,没有插话。

        “我一直想做一只普普通通的山野妖怪,即便可能要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但至少我的心是自由的。所以,我也想像你们修士那样,腾云跨风,游历天下,行侠仗义,快意恩仇,做一个无愧于心的自己。前段时间,我偷偷从林子里跑了出来,一路跑出了落霞高地,来到了大河以东的那片土地上。可没想到,自由自在的生活没过多久,就被刚刚那群人给盯上了。”

        白袍男子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你就那么渴望自由吗?即便是冒着被捕杀的风险,也要跑出来看看?”

        “那当然了。若是一辈子都窝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小地方里修炼,就算当上了妖盟盟主,有了睥睨天下的实力,又能怎么样呢?有些花,开过一遍就再也不会开;有些风,吹过一次就再也不会来;有些道侣,错过一世就再也等不到转世续缘;有些游子,走着走着就逐渐忘记了归乡的路……时光匆匆,白云苍狗,若想将天下之美尽收眼底,就必须得抓紧时间啊。”

        她轻声细语地说完,便冲着白袍男子露出了一个恬淡的笑容,一时令他有些错愕。

        数百年前,他曾游历四方,踏遍了整个九州大地,却看遍了所有的阴暗面。偷窃,抢劫,杀人,灭族……看过了那些之后,他就不觉得这世界有多美妙了。他只知道,一个人若是一直被束缚在一个狭小的环境中,就会对外面的事物产生一些希冀和期盼,这也是他鼓起勇气闯荡江湖的原因。但他从未意识到,原来妖怪,也懂得人所拥有的许多感情。

        其实在那段可以称得上是冒险的旅途上,他不光看了世界,也斩杀了不少的妖怪。修士嘛,自然是要除妖的。

        可如今,这名妖族女子的笑容就像是一把利斧一样,砍在了他的心上,动摇了他的认知根基。他一直认为,妖怪就是一群为非作歹,茹毛饮血的异族。但现在,他却突然开始怀疑自己当年,是不是错杀了许多像她这样,心地善良纯洁的好妖怪……

        白袍男子愣了半晌,很久都没有大的动作。唯一有些轻微颤动的,就是那双用来拉弓引弦的双手。突然,有一个想法从他的脑袋里冒了出来,让他瞬间神情一振。

        他转过头去,没有继续看那妖族女子的笑容,而是注视着这河边的青草,说道:

        “那你接下来准备去哪儿?继续游荡吗?”

        “嗯……”妖族女子思索了一阵,说道:“应该是回家吧。虽然我也很想就此离家出走,但族里的那些长老发现我不见之后,就应该会出来找我。与其被他们捉回去,还不如老老实实回家,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好了。”

        “但你,还是打心底地想去外面看看吧?”

        妖族女子沉重地“嗯”了一声,眼里似有不舍。

        白袍男子笑道:“那如果,你的那群长老永远也找不到你,能让你安安心心地看遍九州所有的风采,你是不是就不回去了?”

        “嗯……也许吧。”

        “那好,我们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什么?”

        “从今往后,我来做你的翅膀,带你去云端,看清这整个世界的模样。但我不能保证,你看到的东西全都是美好的。”

        女子对此感到十分讶异,脱口而出问道:“为什么?啊……呃,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要帮我啊?”

        白袍男子长舒了一口气。

        “因为我觉得你和一般的妖怪,不太一样。”

        女子先是感到有些意外,但很快就明白了白袍男子的意思。她将自己的身子向着白袍男子那边稍稍倾了倾,低语道:

        “其实,我觉得你和一般的修士,也不太一样呢。”

        白袍男子转过头去,二人相视一笑。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52740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