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54章 仙酒剑音

第54章 仙酒剑音


【第五十四章】仙酒剑音

        【连你说的那个什么,共看盛世繁华的奇怪约定我都答应了,那我又有什么理由,不陪你冒这个险呢?】

        “一派胡言!”

        御箫阙丝毫不吃白化羽这一套,立马作出了反驳。他伸出一根手指,居高临下地指着白化羽和夜微凉两人,怒道:“分明是你们这对狗男女图谋不轨,通过试炼之后不怀好意地混进月华山,与这两个炼器师勾结,想以月华山为筹码要挟我们揽月宗!若不是我发现得早,恐怕你们几个都要在这里占山为王了!”

        “噗嗤——”还没等白化羽回话,他身侧的那个小姑娘就先一步憋不住笑了出来。

        白化羽也不禁莞尔,御箫阙这个家伙,胡说八道的本事还真不比他家凉儿差啊。

        他将流觞剑收起,昂起头来,对着御箫阙冷嘲热讽道:“御二少爷看来是黔驴技穷了啊,一个时辰以前,你自恃有摘星揽月弓在手,就自信到连你那两个仅有的手下都可以不管不顾。不知道是你当初没想那么多呢,还是原本就计划着连带他们一起灭口了呢?”

        “你这小子……”御箫阙捏紧了拳头,满眼怨毒。

        “呵,看来二少爷您是真的没办法了,就算我这么言语相激,你都不敢上来打我,若是放在以前,恐怕早就一箭过来了吧。”

        白化羽的脸上依旧挂着那颇具标志性的笑容,云淡风轻,捉摸不透。他精准捕捉到了御箫阙脸上的所有细微表情,轻笑一声,继续说着一些带水带浆的话:

        “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明哲保身才是长生之道。现在这个局面对于二少您来说可谓是四面楚歌,所以在下好言相劝,您还是老老实实下来低个头赔个不是,然后把你手里的弓和弦,都物归原主。这样的话,不仅您今天可以全须全尾地走出月华山,就连将来宗主大人问起,我们也会守口如瓶,保证替您瞒天过海,不露痕迹。只要您现在肉袒面缚负荆请罪,我们今后还能相交莫逆,共结袍泽之宜。彼时若二少还对宗主之位有些想法,我等也自当施以援手,共谋大业,您看如何啊?”

        等白化羽说完,夜微凉又悄悄地捅了捅他的腰,低声说道:

        “你小子说话怎么一套一套的,看不出来啊。”

        “那是。要是肚子里没点墨水,我都不配附庸凉儿的风雅了。”

        “少来少来,好的不学,天天学着别人阿谀奉承,别以为你这样很讨喜。”夜微凉立马泼了白化羽一盆冷水,丝毫不买他的账。接着,她眨了眨眼睛,话锋一转:“话说你这么激他,是有很把握能打得赢他咯?”

        “不,并打不过。”

        “那你还这么放肆!你就不怕他掏出什么究极大杀器把我们团灭了啊?”

        “这不是还有你吗,有师父在,我怕什么啊?”

        “喂喂……你这样说得本小姐好慌……”

        “你放心好了,一切事情,尽在掌握之中。”

        白化羽朝着夜微凉眨了个单眼,让这位向来以俏皮可爱为标签的晚枫海大小姐一时之间有些错愕。

        二人正忙着窃窃私语,丝毫不在意御箫阙脸上的颜色究竟是通红还是青绿。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位昔日光芒万丈的御家二公子此时是咬牙切齿羞愧难当,恨不得把白化羽抓过来千刀万剐。

        偏偏,他现在还什么都做不了。

        夜微凉的阵法能抵御他的剑气,而白化羽那把奇诡的剑又能引动他的火焰。就连他予以厚望的摘星揽月弓,也变成了无用武之地的废物。现在,即便他身负金丹期修为,也不能说一定能打过在场的这四个融合期修士了……

        御箫阙捏紧了拳头,虽然眼前的局势对他十分不利,但他作为揽月宗的二少爷,岂可在自家的地盘上,向这群人低头认错!

        没有经过过多的思考,御箫阙就把摘星揽月弓往背后一背,从空间储物戒里拿出了一枚紫色阵符,然后紧紧地将它攥在手心里,怒目圆睁,如疯魔一般朝着地面上的白化羽与夜微凉二人嘶喊道:

        “哼,你们未免还是太小看我了!别忘了,这儿还是我御家的地盘!”

        刻画着紫色符号的小石片被御箫阙高高举起,释放出了颇具压抑感的紫色光芒。与此同时,整座月华山都重重地震了一下,让站在地面上的四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趔趄。伴随着月华山的颤动,一个白色光点在月华山的山脚下亮起,乐此不疲地跑过一圈,将分划了禁地和外界的那个白圈完全点亮。与此同时,笼罩着整座月华山的禁制阵法也亮起了厚重的紫光,将御箫阙那张狰狞的脸映照得更加恐怖。

        “凉儿,这是?”白化羽一边搂着夜微凉怕她摔倒,一边问道。

        “唔唔唔……你小子……是想闷死本小姐吗……”夜微凉被白化羽摁在怀里,瓮声瓮气地说道。

        白化羽这才把捂在自己怀里的夜微凉给松开。

        “呼,”夜微凉顺了一下气,解释道:“像护山大阵这样的大型阵法,光靠阵基灵石的灵力是撑不起来的。一般来说,增设坤阵和艮阵,然后通过操纵地力和山石之力的汇集,来加强阵法灵线的联结。也就是说,如果有阵符在手,就可以改变这两道自然之力的走向,将它们引到自己身上……怪我,当时本小姐加固禁制阵法的时候,竟然疏漏了这一点……”

        “呵,不愧是掌派阵修,有点真才实学。”御箫阙淡淡地说道,“不过就算你知道了我要借山地之力,又能如何呢?这阵法,已经开始运转了!”

        虽然这阵法埋藏于整座月华山之内,但所谓的地力和山石之力也是灵力的一种,而不论是法力还是什么别的自然之力,都是以气为运行基础。所以,当整座月华山的灵气被逐渐地吸引到御箫阙手里的那块阵符上的时候,地面的颤动也变得愈发剧烈。仅五息时间,笼罩着月华山的灵气浓雾也全部被引到了山顶之上,将所有人的视线都遮蔽住了。

        绿小叶凝眸聚神,迅速摸清了周围灵力的走向。她抬起自己的竹剑,点了一朵青莲状的火焰在剑尖之上,瞬间驱散了周围的浓雾。紧接着,她估算了一下灵力最为强劲的位置,然后面对着那个方向,一剑斩出!

        青莲灵火所形成的剑锋瞬间划破了浓雾,在这云雾缭绕的月华山山顶上,仿佛是切开了空间一般。然而就在青色剑气破空而去的同时,一道飞快赶上的红色剑气也划破了旁边的雾气,和青色剑气飞向了同一个地方。

        “大姐!”绿小叶惊叫出声。

        曲镜茗面色苍白地一笑,说道:“没关系的小叶,我受的伤没你想象中的那么严重。我的修为有融合期,故而就算是封住了丹田灵海附近的气血,我也还是可以借用体内其它地方的灵气的。只不过这个被星辰之力打出来的伤口,恐怕以后都无法痊愈了而已……”

        “碰!”

        两道剑气几乎同时达到了终点,撞在了御箫阙的灵气屏障上,发出一声巨响的同时,也炸散了周围的雾气。可下方二人等来的,并非是灵气护罩的破裂,而是御箫阙恼羞成怒的反击!

        “大姐!抓紧我!”

        绿小叶高呼一声,立即抱着曲镜茗的肩膀进行闪避,躲过了御箫阙从高处斩落的火红色剑气。堪堪落地之后,姐妹二人一同抬头看向了御箫阙,却发现御箫阙并没有追击,而是继续高举着阵符吸收灵力,似乎并不想与她们纠缠。

        趁着曲镜茗仰头看去的时候,绿小叶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位于曲镜茗小腹的伤口上。她又想起自己刚刚帮她大姐疗伤的时候,只要用灵气靠近这个伤口,伤口里面的星辰之力就会随着灵气而流向体内的各种位置,造成更大的伤害。所以绿小叶当时立马就收了手,然后为了确保安全,暂时封住了曲镜茗伤口附近的经脉,不敢轻举妄动。

        “得想办法让那家伙停下来,给那对道侣争取时间。”

        曲镜茗掷地有声地说了一句,旋即召出自己炼制的另一把法剑踩在脚底,御剑而起。绿小叶本来还想拦,结果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动作,曲镜茗和她的两把剑就已经绝尘而去,没入了浓雾之中。

        绿小叶叹了一声,效仿曲镜茗的做法另取了一把剑用于御器,跟了上去。

        --------------------------------------

        在河道的另一边,由于浓雾的遮挡,并不能看清楚白化羽和夜微凉的具体位置。但随着雾气的流动,偶尔有些许的紫光从中透露出来,神秘莫测。

        夜微凉张罗起了一个紫灵御阵,以防御箫阙的突然袭击。她半跪在地上,膝盖前方摆着一张做工优良的羊皮纸,纸上画有许许多多的古怪线条,其错综复杂的程度让不懂阵法的人看上一眼,就会觉得头晕眼花。

        “啪!”在画完最后一笔之后,夜微凉啪的一声把手里的翰墨竹笔给扔在了纸上,溅出了好几个墨点。

        “怎么了凉儿?算错了?”

        “开什么玩笑,除了你小子之外,本小姐几时算错过事情。”夜微凉一边用手把脑袋撑起,一边伸出腿去蹭了白化羽一脚,说道:“和本小姐印象中的一样,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位置,与御箫阙的位置,和阵法最薄弱的位置,正是三点一线。”

        “不愧是我家凉儿。”白化羽蹲在她身边,称赞道。

        “你搞清楚喔,你才是本小姐家的好吗?你的卖身契还在我这儿呢,小化羽。”

        夜微凉一手拿着羊皮纸,一手揪着白化羽的耳朵站起了身。接着,她将空间储物戒里那个已只有鹅卵石大小的灵晶拿了出来,交到了白化羽手里。

        “这个阵法颇为复杂,光靠本小姐的千机玉手,也只能削弱阵法,没办法直接拆掉。待会儿本小姐会给你提示,你就借着这块灵晶的灵力,用尽全力朝御箫阙劈一剑,懂吗?”

        白化羽点头如小鸡啄米。

        “嗯。”

        夜微凉满意地笑笑,拍了拍白化羽的头,转过了身。然而还没等她做出下一个动作,就听到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凉儿,你刚刚吃的那个什么聚神丹,能不能给我也来一颗啊?毕竟增强神识也有利于等会儿打架嘛……”

        “不行!”

        夜微凉突然大喊出声,宛如斩钉截铁的声音把白化羽吓了一跳。在他的印象里,夜微凉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温婉可人知书达理的女孩儿,他刚刚只不过是问了一句而已,不至于发这么大火吧……

        是因为太贵了吗……

        白化羽揪了揪自己的鼻子,只能作罢。

        而夜微凉似乎也发觉自己刚才的语气重了点,想回过头去解释些什么。但思索片刻之后,她还是停住了动作,默默地将身子转了回去。

        她垂了垂眼眸,背对着白化羽偷偷地露出了一个舒缓的微笑。这个笑容,就跟数月前她在仙信阁内说要和白化羽装道侣时的那个娴静笑容,如出一辙。

        她缓缓抬起了双手,控制自身所有灵气聚于双掌之上,运起了千机玉手的法诀。埋藏在月华山山体之内的阵法结构已经被她用神识查探得一清二楚,现在只需要借助千机玉手以及灵晶的灵力拆掉这个阵法,御箫阙就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巽位八十八,东移三寸

        离位九,北移五寸。

        乾位二十三,北移半寸。

        兑位五十一,西北移一尺。

        坎位一,东移七寸。

        完事!

        夜微凉用力地闭了一下眼睛,将自己散发出去的神识收了回来,然后急忙喊了一句:“小化羽,动手!”

        就在这时,她的右手小臂上突然多了另一个人的手。她顺着那只银质束袖望去,果不其然看到了白化羽那张没有沾上一丝风尘气的,俊美洒脱如逸仙的脸。

        心,刹那停歇。

        “你、你看着本小姐干嘛?动手啊!”

        白化羽眼神真挚地注视着夜微凉的双瞳,说道:“凉儿,我现在,已经是融合期了。”

        “啊?”夜微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白化羽浅浅一笑,并未作答。而随着他心念一动,一个两丈有余的金色道玺灵盘从他的脚下旋转开来,在这阵法的紫光之中熠熠生辉。

        道玺灵盘之上,旋转着一枚漂亮的白色道印。

        是流觞难醉。

        夜微凉看到那枚印符的瞬间就明白了白化羽的想法。她微微抬了抬嘴角,说道:“你知不知道,这样是很冒险的。”

        “那你愿意冒这个险吗?”

        白化羽话音刚落,另一个金色的,镌刻着许多道印的道玺灵盘就悄无声息地旋转了开来,与白化羽脚下的金轮交相辉映。

        夜微凉没有再看着白化羽,而是面向前方,只给立于她身侧的白化羽留下了一个绝美的侧脸。她微红着脸颊,小声道:

        “连你说的那个什么,共看盛世繁华的奇怪约定我都答应了,那我又有什么理由,不陪你冒这个险呢?”

        二人并肩而立,脚下的道玺灵盘也重叠在一起,宛若命运的交错。随着一个又一个周期的旋转,两枚亮着白光的道印的频率越来越相近,最终完美地交叠在了一起。

        “嗡——”一声颤响,白化羽夜微凉二人的道玺灵盘不约而同地停止了旋转。与此同时,除了交叠在一起的那两枚道印之外,所有的印符都失去了它们的光芒,将道玺灵盘这片广阔的舞台,留给了今夜最闪耀的主角——

        一枚,全新的道印!

        “咔嗒——”又是一声轻响,两人的道玺灵盘便再次转动了起来,以不用的速率旋转了出去。只不过,那枚交叠在一起的印符就像是在二人的道玺灵盘上各留下了一个拓印一般,变成了一模一样的两枚道印!

        复杂,却又唯美。

        不知何时,曲水琴已被夜微凉拿在了手中,和白化羽手里的流觞剑建立起了一种微妙的联系。她后撤一步,单手抱琴,另一只手拿出阵符挥了一下,关闭了笼罩着他们二人的紫灵阵法。由于紫光的消弭,曲水流觞上那一层浅浅的白光便显得愈发明亮,成为了这阴霾世界之中,最后的曙光。

        白化羽将流觞剑还鞘,将之抛于空中。顷刻之间,万千灵力化作浓醇的酒香,从流觞剑的剑鞘之中满溢而出。未几,整把流觞剑连带着它的剑鞘也尽数化作了精纯的酒雾,散入了周围的灵雾之中,瞬间扩散到了整个月华山山顶。

        曲水琴的琴弦也被一双纤纤玉手轻轻拨动,发出了一片银瓶乍破水浆迸的激昂之声。曲水兰亭的幻象也随即铺设开来,但这次的幻象中并没有那碗顺流而下的酒,取而代之的,是悬在空中的,无数把颜色各异、剑锋朝向各异的剑。

        白化羽站在夜微凉的身前,目光炯炯地看着幻象中的这些宝剑。

        有的剑由山石构成,有的剑由水流凝成,有些剑以寒铁锻造,有些以火焰围绕。这四种颜色的剑充满了整个幻象空间,成为了曲水兰亭中最主要的颜色。

        但白化羽的目光,并不在那些剑上。

        他现在所注视的,是一柄悬于夜微凉身前,剑锋斜指向下的木剑。像极了流觞剑,却又不是流觞剑。

        白化羽静静地听着夜微凉的琴音。

        突然,他低笑了一声,说道:“原来如此……”

        “此乐以角声为主,角为木声,居东方,时序为春。曲水琴乃灵木所制,此地方位乃九州东域,而曲水兰亭的幻象,又是暮春之初……”

        白化羽爽朗地笑了几声,伸出手来握住了那柄木剑的剑柄。在他的眼底,已是一片壮志豪情,明月天涯。

        “真是一把好剑!就它了!”

        夜微凉动了动眼睛,浅浅一笑。她停下了抚琴的动作,朝白化羽一扬手,丢出了一个盛满洌酒的酒囊。白化羽精准将其接到手中,然后向夜微凉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自从你跟了本小姐之后,我就一直管着你不让你喝酒。今天,看在你听出曲子的份上,就奖励你一次了。”

        夜微凉说完,又将脑袋低了回去,继续撩拨着手底的琴弦。她一边弹奏着,一边小声说道:“再说了,剑仙无酒,这侠气与剑意,不就少了许多吗?”

        “哈,还是凉儿懂我。”

        白化羽转过身去,仰起头来,将酒囊中的洌酒一饮而尽。他用手背擦了擦嘴角,右手提起了那柄虽是虚影凝成,却蕴藏着浩荡灵力的木质长剑。

        顷刻之间,幻象中的每一把长剑都仿佛听到了主剑的呼唤一般,齐刷刷地将剑锋调转了过来,指向了白化羽。

        坐在他身后的夜微凉,也弹出了这曲仙乐之中的,最后一个音符。

        刺啦一声,曲水琴上赫然亮起了一个五彩斑斓的光点,如像夏日里的萤火虫一般翩翩而起,飘到了白化羽手中的那柄木剑剑尖之上。接收到那个彩色光点的同时,白化羽神情一凝,迈开右腿,在草地上划出了一个半圆。摆开步子之后,他运气于臂,提起手中的木剑虚影,然后朝着正上方的天空,一剑斩去!

        “铮——”

        并非剑吟,而是弦音!

        这一声响动,彻底惊醒了被两位炼器师吸引了注意力的御箫阙。起初,他还以为这酒雾只是白化羽故技重施,并未理会。等到这声非同凡响的琴音传入他的双耳的时候,他的心头才终于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急忙散出神识,想看清白化羽和夜微凉二人到底搞出了什么名堂。然而他的神识还未出体半寸,一剑竹青色的剑影袭来,硬生生地将他的神识吓回了他的体内!

        “绿小叶!!!”御箫阙勃然大怒,正欲反击,却丢失了目标!

        曲镜茗和绿小叶,突然都不见了!

        御箫阙顿时心头一惊,转回头去,才发现一道炫目的白光席卷而来,瞬间夺走了他的所有视线!

        稠密的酒雾,瞬间被切成两半!

        宛如,一剑破云!

        “簌簌簌簌簌——”

        成千上万把飞剑从浓雾的断面处飞刺而来,凝成了一条由剑光铸成的银河。这些飞剑如同回溯的瀑布一般从地面逆流而上,直达天穹。渐渐地,这些飞剑停止了流动,而这道剑光银河的形状,也最终变成了一把顶天立地的巨剑,令人心生畏惧。

        “铮——”又一声剑音。

        白化羽手里的木剑,也和那把巨剑一样,指着那紫色的天空。而随着他手起剑落,那柄巨剑虚影也摩擦着禁制阵法的紫色光幕一剑斩下,摧枯拉朽,势如破竹!

        这,便是曲水琴和流觞剑的双生道印,名曰:

        仙酒剑音!

        御箫阙刚睁开眼,就看到了这一柄毁天灭地的巨剑。急忙之下,他将那枚吸收了许多灵气的阵符朝着剑光抛了出去,可没想到,那枚承载着月华山命脉的阵符就这么淹没在了这浩荡的剑光中,没有激起一丝涟漪!

        御箫阙抱着脑袋,慌忙趴倒在了一旁的废墟上。

        巨剑虚影自高空斩落而下,把御箫阙掀翻出去的同时,还将遭到削弱的月华山禁制阵法瞬间劈成了两半。锋锐的剑气也因此挣脱了禁制阵法的束缚,在那条狭缝之中尽数倾泻而出,直直地劈上了不远处的月芒山!

        剑气撞在了月芒山的红灵护山大阵上,虽说并无法伤其分毫,却也炸出了一声巨响。

        “轰——”

        与此同时,由于阵符和护山大阵的毁坏,埋藏在月华山山体之内的坤地阵法和艮山阵法也随之崩毁。从阵心开始,阵基灵石顺着阵法灵线一层层地向外炸裂开来,将风景秀丽的月华山瞬间变得千疮百孔,满目疮痍。而那座经由夜微凉亲手加固的紫灵禁制阵法也停止了运转,笼罩着整座月华山的紫色光幕随之消失。

        蕴藏有酒香和灵气的浓雾,在一息之间就飘散了出去,消散在了空中。唯一存留的,便只有那几缕精纯的酒雾,重新汇聚在一起,凝成了流觞剑。

        霎时,狂风骤止。

        曲水兰亭的幻象也重新钻回了木琴之中,白化羽手中的那柄木剑虚影也随之消失不见。重新握在他掌心的,是一柄熟悉到骨子里的木剑剑柄,和一只白皙纤细的少女玉手。

        他拉着夜微凉站了起来,肩并肩站在了一起。

        “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将道玺灵盘重叠在一起吧?”白化羽轻声说道。

        夜微凉又回忆起了先前的种种,习惯性地红了红脸,说道:“好……好像是吧……”

        “那凉儿你觉得,这一曲仙酒剑音,唱得如何呢?”白化羽眸色深邃,又一次发出了撩人心弦的声音。

        “还……勉强还算不错吧。”

        “那你愿不愿意,让我们以后继续携手并肩呢?”

        夜微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小手早已被白化羽紧紧地握在了掌心之中,暖意纵横。她条件反射地使了使劲想挣脱开来,却没想到被白化羽抓得更紧。

        “你……”

        夜微凉抬头看向了白化羽,对上了他那近乎妖邪的目光。而白化羽似乎也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而是紧紧地盯着她的双目,不给她任何一丝逃走的机会。

        “凉儿,说好了,从今往后,我们谁也不许先行离开。现在,我们琴剑相依,并肩作战,以后,我们便风雨同舟,生死相随,可好?”

        夜微凉怔了怔。

        半晌,她低下了头,红着脸说出了一个能让白化羽铭记一辈子的字:

        “好。”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61264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