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52章 芳心暗许

第52章 芳心暗许


【第五十二章】芳心暗许

        【或许是命运的羁绊,或许是前世的许诺,但不管事实如何,我都愿意相信。因为他就是我的命定之人,这一点,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确定了。】

        此时此刻,月华山山顶之上,正上演着惊险一幕。

        御箫阙的剑锋已然挥至了曲镜茗颈前三寸,只要再过半息时间,就能将它划开一个碗口大的断面。可在御箫阙的身后,也有一把携带着万千灵力的木剑,正以看似粗钝实则剑气凛然的剑锋,直指着他的后心。

        曲镜茗见形势危急,毫不犹豫地就驱动红莲业火形成了火光护体,准备将御箫阙的这一剑硬抗下来。毕竟御箫阙的那把剑是她亲自炼制,虽然在锻造的时候用了点红莲业火,但刻画在剑身上的只不过是一道普通的御火咒,就火焰品级上来说,是绝对突破不了她的火焰护体的。

        可御箫阙就像是预知到了她的举措一样,剑势急转直下,并没有撞上她的灵火护体。他向侧面一个闪身,让曲镜茗愣了一愣的同时,迅速调转剑势,朝着身后某处的虚空,一剑刺去!

        “等了这么久,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御箫阙一声大喝,运起功力飞步向前,眨眼间就已经冲出了三丈有余。在曲镜茗的眼中,御箫阙的这个刺空气的动作,属实让她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即便如此,她也还是提起修为追了上去,搞得好像是她在撵着御箫阙跑似的。

        但在御箫阙的眼里,准确地说是在他的神识里,并不如此。他看到了白化羽,看到了,那已经扎在白化羽肩膀上的,半寸剑锋。

        但白化羽身上有件不可多得的好衣服,御箫阙的这一剑是刚好扎在了那个银质护肩上,只能把白化羽压制在他的剑气之中,并不能伤其半分。但御箫阙又不甘放弃这绝佳的机会,所以才步步紧逼,有了这一路高歌猛进的景象了。

        白化羽看到御箫阙这手反击的时候,心中也是震惊非常。这还是他习得流觞难醉道印并将其顺利发动以来,第一次被人窥探到了身形。

        不过他并没有惊慌,而是将灵力聚集于双腿之上,顿时脚下生风,以极快的速度向后退去。但御箫阙的速度要比他稍快那么一线,故而白化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加在自己右肩上的力道,正在逐渐变大。

        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

        御箫阙的修为足足比他高出两个大境界,仅仅是被他用剑指着,全身的灵气就好像被压制住了一般,难以做出反击。而身后就是咏月榭的二层,即便已经塌掉一半,但还是有许多断壁残垣立在二层的高空。如果就这么被御箫阙顶到那些断墙上,恐怕不仅要被刺穿肩膀,还要在撞上墙壁之后再挨御箫阙几剑,他可不指望身上这件衣服能帮他抗多少。

        更何况,这件衣服可是他和他家凉儿的道侣装呢,绝对不能再弄坏了。

        白化羽冷静作出判断,在身体撞上断墙前的那一瞬间向左旋转身体,让御箫阙的剑锋摩擦着护肩冲了出去。紧接着,趁着御箫阙改变剑势之时,白化羽迅速转体一周,和从后面赶上的曲镜茗一起拔剑刺向了背部露出空档的御箫阙!

        御箫阙急忙转过身来,左手抵在剑锋之上,用剑身格挡住了白化羽和曲镜茗的攻击。同时,属于金丹期修士的二丈五尺道玺灵盘瞬间展开,爆发出的气场威压竟是直接把白化羽和曲镜茗二人给震退了出去!

        曲镜茗连退数步,凭借术法稳下了身形,站在了距御箫阙十丈之远的位置。而修为较弱的白化羽的情况就没有那么好了,他整个人被气浪掀翻了出去,若不是曲镜茗及时拉了他一把,恐怕就真的要被打下屋顶了。

        一口浓稠的血从白化羽的喉咙里涌了上来,渗出了嘴角。他调整了一□□内杂乱的气息,凝视着数丈远外的那个人影,抬起手背抹去了嘴角的血迹。

        “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曲镜茗立刻投来了关切的目光。

        然而,等到白化羽把头转过去,把目光对上曲镜茗的时候,这位身材高挑,站直了跟他差不多高的红衣炼器师,却下意识地躲了躲他的目光。

        “还好,伤不重。”白化羽并没有察觉到曲镜茗的神态异常,语气平平地回复道。

        曲镜茗目光深深地看了白化羽几眼,欲言又止。

        “怎么了?”

        “啊,没什么,你没事就好。”她艰难地扯出一抹笑,说罢,把头转了过去。

        御箫阙在长廊屋顶的尽头站定,目光阴冷地盯着前方的两人,没有说话。他脚下的道玺灵盘依旧在经久不息地旋转,和灵盘上几枚璀璨夺目的道印一起,成为了这天地间最闪耀的东西。

        “噼啪——”突然间,一道巨大的闪电划过了御箫阙的身后,将白化羽和曲镜茗的眼睛晃了一下。就在此时,一道激射而来的金光穿破了闪电的白光,瞬间来到了白化羽的面前!

        “小心!”

        随着曲镜茗的叫喊声响起,一个红色的身影在白化羽的面前划过了一道凄美的弧线,摔下了水上长廊的屋顶。

        “曲炼器师!”白化羽正欲去救,却被一道横削而来的剑气打断了动作。

        “着什么急啊,下一个就是你了。”

        御箫阙飞身而上,剑锋连刺,一下子就把白化羽逼退了数十步之远。白化羽不比法宝众多的夜微凉,他只有一把流觞剑在手,所以在面对这个招招致命的御箫阙的时候,只能仓皇招架。他没有支持多久,就被御箫阙一道剑气击退开来,退到了长廊的起点。

        “哗啦——”一块瓦片从侧面滑落下去,掉进了水中。

        “我就不信,你还能再破一次我的道印!”

        御箫阙得意一笑,再一次运起了刚刚对夜微凉使用过的火剑道印。接着,数道红色剑气刃锋并着一条由灵气和火焰幻化成的火龙瞬间席卷而来,火光铺天盖地。这一次的攻击是以剑气为先导,流觞难醉的酒雾会被剑气直接劈开,无法引动后面的火焰了!

        白化羽看着这火光,整颗心却突然静了下来。

        因为他突然听见,有一个声音在自己的脑海深处苏醒了。

        白化羽顿时眉睫一跳,计上心来。一丈五尺的金色道玺灵盘在他的脚下旋转而出,一时间,竟是比这些明媚的火焰更加光彩夺目。他摆开步子,御动术法,让体内的所有灵力都达到了一个异常活跃的状态。

        他要以全身所有的灵力,来催发流觞难醉的道印!

        一股强大的灵气波动从白衣少年的身上迸发出来,险些令他自己都有些支持不住。白化羽持剑的右手都开始颤抖了起来,但他手里的那把流觞剑却是白光闪耀,活跃非常。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把自己体内的所有灵气都拿出来聚在一起的时候,身体会承受到这么大的压力!

        因为他以筑基期的修为,承受了远超于这个境界的灵气储量。从筑基到融合的突破,是用时间和灵气堆出来的。它的意义,就是将修士的身体进行进一步的升华,让体内的每一条经脉每一个窍穴,都成为能够储存庞大灵气的灵海。

        但显然,白化羽现在还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当他试图把体内的全部灵气通过手臂聚集在流觞剑上的时候,他的这条手臂就像是要膨胀着炸开了一般,比削皮挫骨还要疼上十倍百倍!

        流觞剑的剑锋还在颤抖。

        剑诀,也渐渐地捏不住了。

        这道属于筑基期修士白化羽的绝命一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打得出去。可御箫阙的漫天火光却已袭来,再也不容白化羽准备任何一息时间!

        白化羽用尽全力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朝着火光袭来的方向,一剑斩了出去!

        可向前飞去的,不是剑气。

        而是剑。

        流觞剑脱手了。

        白化羽积蓄起来的所有灵气,就如同决了堤的洪水一般,瞬息之间倾泻而出。但它挥洒出去之后并没有凝聚成一道恢宏的剑气,而是向四下爆裂开来,最终逐渐融入了悬在空中的雨滴里,万般无奈地落入了下面的河流中,就连激起的水花,都和普通雨滴的水花没有任何的区别。

        流觞剑刺破了那团火,在高空中旋转了几圈,最终插进了悬崖边的草地上。剑上的璀璨白光也如梦幻泡影一般消失不见,只余了一层由雨水形成的水膜。

        “呼——”

        白化羽的所在之处瞬间被铺天盖地而来的火焰吞噬,就连按理应该发出的惨叫,也被这高温的火焰熔炼成了火花迸溅的噼啪声。

        御箫阙心满意足地看着远方那团一丈直径的大火球,嘴角已然定格在了一个高度扬起的位置。

        --------------------------------------

        在御箫阙的正下方,也就是水上长廊的末端位置,正张罗着一个能够隔绝视线和神识的遁形阵法。在这阵法之内,绿小叶在忙着给盘腿坐在地上的曲镜茗疗伤,而夜微凉则是安静地躺在一边,像是睡着了一样。

        突然,她像是噩梦惊醒了一般瞬间睁大了双眼,瞳孔有些散开。

        “嗯?你醒了?恢复得怎么样?”绿小叶把放在曲镜茗背上的双手放了下来,转过去问道。

        夜微凉的目光有些迷离,似乎没有听见绿小叶说的话。她动作迟缓地站了起来,有些惊魂未定地说道:

        “白化羽……他人呢?”

        “应该在上面吧,”绿小叶说道,“你用灵石补给完之后就赶紧上去帮他吧,我这边还要帮大姐疗伤。”

        夜微凉瑟缩了一下,看向了一旁的绿小叶。

        和曲镜茗。

        她的心脏顿时漏跳了一拍。

        白化羽,真的是一个人在上面!

        刚刚在“睡梦中”看到的景象,难不成是真……

        “嘭——”

        屋顶上突然传来了一声爆炸,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都震得嗡嗡响。长廊这边,身娇体弱的夜微凉被爆炸所引发的声浪和气浪给掀翻了出去,在地上连退几步才稳住身形。

        她睁眼看向了尘土飞扬的地方。

        长廊之外,有成百上千道流火四散着向周围坠落,或是点燃一片草地,或是坠入水中。一时之间,整个世界都被火光点亮,风雨骤停,却并没有雨过天晴。

        像极了烟火。

        更是灭世之火。

        摧毁的,是夜微凉的整个世界。

        她登时愣在了原地,没有了任何动作。倒映在她眼底的,只有前方的一片废墟和尘埃,以及星星点点的还未燃尽的火光。她的眼里囊括了她所能看到的一切事物,却早已没有了任何神采。

        “白化羽……”

        夜微凉鼻头一酸,眼眶里顿时噙满了泪水。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堂堂晚枫海大小姐的眼泪,居然会变得这么地不值钱。

        她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手握火红色长剑的身影出现在了远方的那座废墟之上,然后转过身来,满脸戏谑地看着她。

        夜微凉目光一凝,满心悲怆终于化为了满腔的仇恨和怒意。她没有丝毫犹豫地抹去了眼里的泪,然后提起了身上所剩无几的灵气,召唤出了自己的道玺灵盘。

        除此之外,还有另两样东西。

        一块无色透明的漂亮晶体。

        三张画满符文的昂贵符箓。

        夜微凉左手手握透明晶体,右手双指夹符,向空中迈出了半步。然而就这么一步,她就跨越了数丈的距离,紧接着,她的身形再次闪现,借助千幻瞬移符的力量,三步踏到了御箫阙的跟前!

        手里的三张千幻瞬移符纸瞬间燃尽,化作了一团飞灰。

        “我要你的命!”

        夜微凉大喊一声,右掌运起万千灵气,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面前那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的御箫阙,一掌轰去!

        “嘭——”一声闷响。

        御箫阙实在没有预料到夜微凉会直接使用三张千幻瞬移符,躲避不及,身中此掌,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这一掌的余力把他的身躯轻而易举地推了出去,让他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摔在地上,连着翻滚了几圈才停下来。

        然而夜微凉那肯放过这个机会,立刻飞身跳起,追杀而去。

        纵然夜微凉悬于半空之中,她脚底的道玺灵盘却一刻也没有停止转动。此时,一丈五道玺灵盘上的每一枚印符都亮起了璀璨夺目的白光,成为了取代那火光之后,这天地间最闪耀的存在。

        “嗡——”一声颤响,一枚镌刻在道玺灵盘上的道印亮起了翠绿色的光芒。紧接着,一条漂亮的翠玉披帛从那枚印符上缓缓而出,悬停在了夜微凉的身边。再后来,是竹青色的翰墨竹笔,以及棕褐色的曲水琴。

        然后是镜子,玉笛,手镯,纸伞……

        道玺灵盘的二十几枚道印之上,竟全都产生了对应法器的虚影。二十几把品阶或高或低的法宝环绕着夜微凉高速旋转,形成了一条彩色的绸带,将体态轻盈的白衣少女包裹其中。

        强大的灵气波动瞬间震荡开来,让月华山山顶上的所有生物都噤若寒蝉,发不出一点声音。在强大的灵力威压下,就连因涨水而愈发汹涌的河流都停止了涌动,使水声骤止,瀑布断流!

        就连风雨,都永久地停了下来!

        御箫阙看着环绕在夜微凉周身的二十几件法器,惊恐万分地大喊道:

        “器魂法相!你不要命了!”

        夜微凉没有作出任何回应,而是手握翰墨竹笔,向御箫阙一笔扫去!

        霎时间,一道笔力苍劲的墨痕便出现在了她的身前,与此相谐的,还有其余二十多件法器的二十多道攻击,招招致命!

        御箫阙瞳孔剧缩,想要侧身躲过这些要命的攻击。但他很快发现,自己的气脉运行似乎已经被夜微凉的威压锁定,竟是一动也动弹不得!

        二十多具器魂法相的道印攻击,已至眼前!

        “嘭——”一声撼天动地的巨响过后,夜微凉的眼前便只剩了一个数丈直径的大坑和一地的碎石块,并无御箫阙的踪影。

        她急忙回头看去,只见一支蕴含星辰之力的金色箭矢正朝她面门而来,气势如虹。

        夜微凉眉睫一跳,当即唤出翠玉披帛的实体,挡住了那支金箭。然而,那支箭矢上携带的星辰之力似乎并没有那么好解决,它撞上翠玉披帛的时候,只一瞬间就打散了翠玉披帛上携带的原有灵气,逼迫夜微凉使出更多的功力来维持住翠玉披帛的防御。

        左手上的灵晶,继刚刚使用完器魂法相之后,小了整整一圈。

        她被这支金箭上携带的力道推出了数丈,终于是将它完全化解。可就当她再一次抬头看向箭矢袭来的方向的时候,几十支金箭如同下雨一样向她所在的地方密集地轰击而来,杜绝了一切能够抵御的可能。

        夜微凉迅速做出决断,取出神行宝珠拿在手里,身法如魅地躲过了这一波的箭雨。然而御箫阙借助千幻瞬移符立于高处之后,怎么可能会放弃这绝佳的进攻机会,立马就将目标对准了跑动中的夜微凉,又是一顿连珠箭。

        有了神行宝珠的加持,夜微凉的移动速度变得非常快,摘星揽月弓所射出的灵气箭矢连她的衣角都碰不到。不过夜微凉心里也清楚,神行宝珠的法术并不能持续太久,应该要尽快找到摆脱御箫阙的方法才是。

        正当她思虑万千的时候,一样熟悉的东西映入了她的眼帘。

        她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御箫阙一大串预判的金箭也因此射了个空气。

        使用御空术法悬停在高空中的御箫阙顿时眉头一皱,不知道她在搞什么名堂。不过他并没有过多思考,心想兵贵神速,连九转纺星线的星辰之力都没有完全激发,就迅速地将箭头瞄准地面上的白衣少女,一箭射去。

        箭,离弦三尺。

        白衣少女垂眸,红了眼眶。

        箭,飞至半空。

        一滴泪夺眶而出,在白衣少女的脸上划过了一道完美的曲线。

        箭,距地三丈。

        白衣女孩收起了神行宝珠,缓缓地伸出手去,握住了那一样东西。

        箭,离她五尺!

        “我会把你的剑,带回去的……”

        夜微凉手握剑柄,将流觞剑从地里拔了出来,反身看向了那道激射而来的金光。她左手伸到背后轻拨曲水,右手五指相扣紧握流觞,然后对准那道蕴含极少量星辰之力的灵箭,一剑斩去!

        没有任何章法,却又是相当强大的一剑。

        由摘星揽月弓射出的那支灵气箭矢,竟是瞬间淹没在了夜微凉的这道剑气之中。御箫阙大惊,连忙挪动身子避过了这道剑气,但也由于剑气所携带的灵气波动太过庞大,御空的术法受到波及,在空中摇晃了好几下。

        夜微凉也躲过了残余的星辰之力,避到了一边。而御箫阙则是不得以落回了地面,难以置信地看向了不远处的夜微凉。

        “还未剥夺认主印记,你凭什么能用他的剑!”

        夜微凉听着这句质疑,反倒是轻轻地笑了出来。

        “我和他,早就已经密不可分了。或许是命运的羁绊,或许是前世的许诺,但不管事实如何,我都愿意相信。因为他就是我的命定之人,这一点,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确定了。”

        夜微凉正手持剑,剑锋斜指向下,姿势像极了曾经的白衣剑客。只不过夜微凉这个姿势摆出来并没有像白化羽那样剑气凛然,更没有那种一剑荡平天下的那种万丈豪情,唯一蕴藏的,只有一种失去了一生所爱的,淡淡的悲凉。

        “所以,御箫阙,你准备好怎么死了吗?”

        就在此时,一只白皙素净的儒生之手,轻轻地握上了白衣女孩的持剑之手。

        夜微凉的心脏猛地一抽,整个人如遭电击。她难以置信地转过了头,看到了那一身熟悉到魂魄里的纯白,看到了,那劫后余生的少年。

        她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已经震惊得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女孩子家家的,别老是舞刀弄剑的,不然的话,就不漂亮了。”

        白化羽说完,轻轻地摸了摸夜微凉的小脑袋。

        夜微凉低着头抿了抿嘴,被红扑扑的颜料涂满了脸颊。

        白化羽浅浅笑着,接过了夜微凉手里拿着的流觞剑。他左手揽住夜微凉的肩膀,右手抬起剑来,指向了前方的御箫阙。

        剑意凛然。

        亦柔情万丈。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61463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