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51章 剑心依旧

第51章 剑心依旧


【第五十一章】剑心依旧

        【纵使剑道不存,但只要他的心里还有着他的一生所爱,这颗赤子之心,就永远不会停止跳动!】

        “嗤——”剑锋斫入石缝的声音。

        今晚的雨下得格外的大,又由于这条河流的水被施以术法一直处于循环之中无法流向他处,这河也就越发波涛汹涌。

        御箫阙死命握着剑柄,才勉强不被湍急的河水给冲走。

        御箫阙有着金丹期的修为,而且在关键时刻又撑起了护体灵气,故而并没有被烧伤多少。但他身上的那层锦袍却被火烧得千疮百孔,损坏极大。这破破烂烂的衣服被水一泡,就贴在了御箫阙身上,把他变成了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该死……”

        御箫阙攀上岸边一块凸起的岩石,将自己的身体拉了上去。在这骤雨之下,湿漉漉的衣袍不停地往下滴水,并且永远也滴不完。

        气呼呼地喘了两口气后,御箫阙伸出手来一把抓掉了头上的白玉小冠,让头发披散了下来。

        脸上满是水痕。

        水榭离河道末端有着一段不小的距离,再加上雨帘密集,故而御箫阙有点看不清水榭那边的情况。但是那道银白色的身影,却是无比深刻地篆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白化羽……”

        御箫阙捏紧了拳头,看向水榭的目光也就越发怨毒。他将长剑从土里拔了出来,抬到面前看了几眼。这把剑以暗红为底色,剑身上篆刻有一排整齐的符文,正是御火术的咒法。

        御箫阙掌心向下拂过了这一排符文,眉头一皱。这个御火的咒法似乎并没有什么毛病,但是由这把剑释放的火,为什么不能被他控制呢?相反,白化羽那小子却不知道用了什么引火之物,把他的火焰给俘获了。

        难道说……问题出自法器本身……

        御箫阙神情一震,以最快的速度从储物戒里取出了一个锦盒。打开盒盖后呈现在他眼底的,便是一双颇具质感的金属手套,以及一根摆放在手套旁边的,金光灿灿的丝线。

        九转纺星线。

        他凝视了这金属手套半晌,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将它戴在了自己的双手上。当时他找曲镜茗定制这双手套的时候,就让她精准地测量了自己手部的各项尺寸,现在穿戴起来,感觉还算不错。

        剑也就算了,但她若是敢在这上面偷工减料……

        御箫阙再度眺望了那水榭一眼,动作似乎非常平淡无奇。而积蓄在他眼底的,却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的凶光。

        他将戴着手套的右手举了起来,慢慢地伸向了盒子里的九转纺星线。越靠近这根金线,御箫阙手上的动作就越缓慢,好像生怕把它碰断了似的。

        是怕碰断了。

        怕九转纺星线把他的手指头碰断了。

        这条金线上附着的星辰之力,他是亲眼见过,也亲身领教过的。他刚拿到九转纺星线的时候,忘记了这线的厉害之处,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拿,结果被上面的如刀似锋的星辰之力割伤了手。

        心有余悸的他,戴着曲镜茗耗费大量九天玄铁才炼成的手套,又一次伸向了盒子里的九转纺星线。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昔日气场那样凌厉的九转纺星线,就这样轻易被他地夹在了双指之间,就像一根普通的丝线。他将这根线捋直,双手握住它的首尾两段,尝试性地拉了拉。

        御箫阙的嘴角,突然浮起了一丝诡异的笑。

        “呵,仙信阁的记载果然不错,长度二尺五寸,质地强韧。这根九转纺星线,还真是完美地契合上了,这一样东西呢。”

        御箫阙将九转纺星线单手拿着,另一只手垂于身侧,五指一伸。一道邪魅至极的黑光闪过之后,一个弧形的物件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摘星辰之力,揽明月之华。

        揽月宗的最强法器,上八品仙宝,摘星揽月弓!

        --------------------------------------

        “铮——”

        “嗖——”

        一个空灵的震动之声和一个尖锐的破空之音,双双奏响在了月华山的山顶。这两声响动虽然非常清亮,但却在这沙沙的雨声之中慢慢变小,直至完全淹没。

        声音可以被消磨殆尽,但光芒,不能。

        一道璀璨至极的金光从月华山山顶河道的上空飞过,撞碎了千千万万滴雨露,在这雨帘之中留下了一道其中没有雨滴的,空白的拖尾。

        这道流光,彻底点亮了夜空。

        月芒山上,坐在案前参阅古书的李展风豁然抬起头来,看向了窗外那金光乍现的南方。他眯着眼睛朝着那边看了好一会儿,却由于神识被禁制阵法阻拦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便只能皱了皱眉,就此作罢。

        月璇山上,站在山顶的周景眼前一亮,看向了金光升起的地方。夜微凉在前几日就嘱咐过他,让他在今天这一天里全天候地关注月华山那边的动向。现如今这道金光突然点亮夜空,而由于月华山海拔较低,中间又有一座体型较大,且侧峰众多的月芒山挡着,所以周景只能见到金光闪现,并不能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暂时静观其变,继续隐藏着自己的气息和身形。

        三千宗门的奇人异士也都纷纷向落霞高地的东北角投来了疑惑的目光,似乎已经很久没见过这等异象了。要论上一次还是五六十年前,御风行宗主以一己之力荡尽东域群妖之时,万妖竹林中爆发出的如烟火般灿烂的银光呢。

        落霞城中,在飞来仙塔三层抄录典籍的乾门掌尊贺玄清突然神情一震,看向了东北方的窗外。他连忙将手上的书册和毛笔放下,噔噔噔踩着楼梯下了楼。等到他站在越关山身侧的时候,却发现这个体态发福的老者正眯着眼躺在摇椅上,轻摇蒲扇,满脸惬意地乘着凉,似乎一点都没注意到那天边的金光。

        越关山一言不发地晾了贺玄清好长一会儿,才在他那红润的脸庞上皱出了一个笑容。他将手里的蒲扇放在了旁边的闻讯坛上,声线幽幽地说道:

        “哎哟,落霞高地,已经好久好久没发生过大事儿了啊……”

        贺玄清一皱眉,问道:“是何大事?”

        “本阁主以前没教过你,天机不可泄露吗?”越关山睁开一只眼瞧了贺玄清一下,说道:“我看你啊,是把为师教给你的东西,全都还给你师父我咯!”

        贺玄清腼腆地笑了笑,默不作声。只不过这个笑容出现在他这个皮肤黝黑,并且人高马大的乾门掌尊脸上,显得有点儿怪怪的。

        “再说了,几千里外的事情,我这老眼昏花的,哪儿看得清楚啊。”

        越关山把脑袋正了回来,将这双他自称是老眼昏花的眼睛悄然睁开,看向了这星月明朗的夜空。

        --------------------------------------

        咏月榭中,突然爆发出了一个呐喊。

        “小心!”

        曲镜茗在看清楚那道金色光芒的一瞬间就叫出了声,朝着前方的那两道白色身影冲了过去。只不过事实并不像曲镜茗想的那样,白化羽完全没有沉醉在与夜微凉紧紧相拥的美好画面中,而是神情一凝的同时将怀里的夜微凉打横抱起,看了一眼那道激射而来的金色流光,便朝着旁边的窗户跑去。

        他腾跃而起,怀抱着夜微凉的同时用自己的背部撞碎了水榭一层的木质窗棂,摔到了河道旁的草地上。曲镜茗见白化羽反应如此之快,便也放下心来,拉着绿小叶跑上长廊,从长廊的侧面飞了出去。

        四人全部避退开来后,那道金光便携带着毁天灭地般的力量,来到了咏月榭的跟前。

        “轰——”

        支撑水榭二层的两根支柱应声而倒,被那道金光生生打穿。而金光命中水榭的那一瞬间,还向四周爆发出了一个极强的冲击力,将四周的房梁支柱,全部震断!

        二层练阵房失去了栋梁的支撑后,便摧枯拉朽地倒了下来,砸出了一片尘土。可是即便如此,那道金光却还在无往不利地前行着,直到又打穿了两根长廊的石柱后,才钉在了后面的一根柱子上,炸出了一个碗口大的洞。

        曲镜茗看了一眼那柱子上的石洞,登时皱紧了眉头。

        那是一支箭。

        一支金色的箭。

        一支,快成一道光的箭。

        然而还没等曲镜茗这位天才炼器师看明白这支箭究竟是用哪种灵材制成的,这支金灿灿的箭矢就化作了一团金色的烟雾,在向上升腾的过程中逐渐变成无色,最终,不为肉眼可见。可半个倒塌的水榭和断裂开来的石柱却无时无刻不在告诉着所有人,它们曾遭受过的惨烈打击。

        白化羽抱着夜微凉御器飞起,站上了长廊的屋顶,御动神识从夜微凉的空间储物戒里取出了一把橙黄色的纸伞。在神识的操控下,那把伞逐渐悬浮起来,在他们俩的头顶上撑开了。

        身为男子的白化羽自然是不需要伞这种东西遮风挡雨,真正需要的,是他怀里的夜微凉。

        她一个那么喜欢睡懒觉的人,却在这心力交瘁的一个多月里,枕头都没沾过几次。现如今,她在他的怀里安静地睡着,白化羽又怎么忍心让她睡不好呢?

        他低下了头,怜惜地看了夜微凉几眼,为她拂去了落在脸上的几粒水滴。接着,他便紧张地抬起头,面色瞬间变冷的同时,和刚飞上来的曲镜茗绿小叶一起,看向了金光袭来的方向。

        那是一道站在河道边上的,黑色的影子。在三人的视线中,那黑影突然间动了一下,然后便又一次停住。

        远处的那个地方瞬间被金光点亮,而那人的身形动作,也被站在高处的白化羽尽收眼底。

        “散开!”

        他简短地喊了一句,便抱着夜微凉往一旁的空中一个腾跃,跳离了长廊的屋顶。刚刚才入鞘的流觞剑也随着他的动作又一次地从剑鞘里抽了出来,划过一道白色流光,精准而又稳固地垫在了白化羽即将下落的双脚之下。

        然而,还没等他回避的动作完全停下来,一道如闪电般迅捷和耀眼的金光就从他的身旁划过,最终击中了笼罩着月华山的禁制阵法。

        金光与禁制阵法纠缠了很久,最后还是败在了这座紫灵高阶阵法之下。好在夜微凉这位新任掌派对阵法进行了加固,不然这一箭射出去要是打到了隔壁的宗门,就真的是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了。

        “噼啪!——”

        一道闪电划过,将这雨夜中所有的黑暗都照亮了一瞬。借着这道电光所带来的亮度,御器悬浮在长廊上空的几人这才验证了心里的猜想,确定了那道黑影的身份。

        御箫阙手绰劲弓,御空来到了众人眼前。他并没有像曲镜茗绿小叶一样撑起一个灵气护罩来为自己挡雨,而是任由这身破烂锦袍继续湿漉漉地贴在自己的身上,丝毫不在意现在的自己是个什么狼狈模样。

        披头散发,衣衫破烂,还顶着一张毫无表情的死人脸。这个样子的御箫阙若是放在凡界那边,恐怕真的会被人认成勾魂索命的厉鬼。

        “你们,还没走啊……”御箫阙阴冷地低笑了两声,道:“既然如此,那就用你们来试试这把全新的摘星揽月弓吧……”

        纵然距离相隔十丈有余,这边的三人也还是听清了御箫阙的每一个字。只不过他们并没有过多在意御箫阙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语气,而是齐刷刷地将目光放在了御箫阙手中的那把大弓上。

        银弓金弦,黑羽为饰。

        摘星揽月弓的两侧弓翼皆被黑色的羽毛覆盖,再配上明亮的银色弓身和金色弓弦,整体给人带来了一种极强的视觉冲击。想当年,这把弓可是陪在御风行御宗主身边,和他一起走遍了整个九州的啊。

        而就在今夜,这件代表了整个揽月宗的法器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月华山的山顶,还是出现在一个行迹丑恶的纨绔子弟手上。

        但御风行……为什么会把他的这件本命法器交给御箫阙呢?

        白化羽顿时满腹疑云。

        他双手抱着怀中的夜微凉,不便结出法诀做出一些应急的反应,于是下意识地往曲镜茗那边靠了靠。

        然而,还没等他往曲镜茗那边移动半尺,站在他前方的御箫阙就已经举起了手里的摘星揽月弓!

        御箫阙左手紧握弓身,右手拉动弓弦,对准了白化羽的胸膛。九转纺星线被绷紧之时,一条金色箭矢虚影便逐渐显现在了摘星揽月弓之上,蕴藏着浩瀚而又不稳定的星辰之力,似乎随时都要激射而出!

        “铮——”一声弦响。

        御箫阙的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在箭头对准白化羽的那一瞬间就放开了弓弦!

        金色箭矢飞射而出,又一次划开了密集的雨帘!

        白化羽心念一动,怀抱着夜微凉迅速向下坠去,以求躲过御箫阙的这支飞箭。可这支箭的速度太快了,他刚往下坠了不到三尺,就听到了头顶上的一声脆响。

        “啪啦——”

        那柄橙黄色的纸伞瞬间被冲撞得支离破碎。

        雨,也就打了下来。

        白化羽怀抱着夜微凉迅速向下坠落,差点就要落入湍急的河流中。若不是流觞剑及时折了回来垫在了他的脚底,他可能就真的要和她在这湍急的雨水河里泡个鸳鸯浴了。

        他现在可没有泡鸳鸯浴的闲情逸致。

        就当他准备御器飞上去的时候,一声震耳欲聋的金属碰撞声就从长廊的屋顶上传了过来。他抬起了头,看着房檐上面偶尔窜动出来的红色火焰,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曲镜茗和御箫阙打了起来。

        走廊的另一边,绿小叶也踩着小竹剑飞了下来,横穿长廊来到了白化羽的身边。

        “交给我吧,我懂点医道,会照顾好她的。”

        白化羽点了点头,把怀中人放开给了绿小叶。在绿小叶接过这个说不清是熟睡还是昏迷的女孩儿的时候,夜微凉还在她的怀里动了动,似乎并不喜欢这个新的“摇篮”。

        “大姐那边,就拜托白丹师了。”

        “嗯。”

        白化羽开启流觞难醉道印御剑而上,在酒雾的包裹中,见到了在屋顶上交战的两人。

        就在刚才,在御箫阙弯弓搭箭准备追击白化羽第二箭的时候,一直蓄势待发的曲镜茗终于找到了机会,飞步而上攻到了御箫阙的近身。所以御箫阙被迫放弃近战乏力的摘星揽月弓,转而抽出了那把由曲镜茗亲手打造的深红色长剑,迎击她的进攻。

        曲镜茗的动作依旧是犀利非常,每道攻击都是朝着御箫阙的命门而去。但御箫阙却防御地十分积极,在抵御的同时寻找机会,将曲镜茗原本稳定的步法和气息给打乱了好几次。再加上他修为金丹,在术法的凝聚和肢体的动作上本就比融合后期的曲镜茗要快上许多,故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曲镜茗的攻势逐渐减弱,甚至还有些败退的征兆。

        白化羽此时还隐藏在流觞难醉道印的酒雾之中,而且借着风雨的助力,流觞难醉的酒雾被扩散得很开,飘散于空气中,颜色变得很淡,不易被人察觉。但即便稀释得如此严重,这邪门的酒雾还是能够限制酒雾范围内除使用者自己之外的所有人的神识感应,但凡是元婴以下的修身阶段修士,神识皆不可出体五尺。也不知道当年是哪个天才炼器师,用了什么玄之又玄的手法,做出了这么一个诡异的法器。

        所以白化羽并没有急着加入战局,而是隐匿着身形围着御箫阙和曲镜茗转了小半圈,试图找出点御箫阙交战时的破绽。等到他转到御箫阙背身的时候,那把背在御箫阙背上的摘星揽月弓和那根灿灿发光的金线就一下子吸引住了他的眼球,让他一时之间有些迷惘。

        九转纺星线……

        若是放在千年前,这根线,哦不,这根弦所栖息的地方,应该是另一件器物吧?就是那个,他的前世白千云,心心念念想要找到的东西……寒玉冰鸾琴吧?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传承,上辈子的静云仙侣用的是琴和剑,这辈子他们俩的法器居然也还是琴与剑。如今四海凤鸣剑已在他手,但本该属于夜微凉的那把琴却不知所踪,唯一剩下的,就是眼前的这根九转纺星线了。

        也就是说,这根被当作弓弦来使用的琴弦……

        本该是她的东西!

        《潮声阁秘史》中,记载永宁之夜的最终结局。

        满身是血的白千云背着她的寒玉琴,抱着她的遗体缓缓而去,只在身后留下了一座尸横遍野的听风崖。虽然不知道当年的妖族圣君到底因何而死,但不管怎样,洛泱的那句话都说对了。

        他白化羽上辈子,欠了她一个三生三世都还不清的血债。

        所以他想赎罪,想护她此世周全,想帮她找回她曾经失去过的一切:她的法器,她的修为,以及她作为妖族圣君和静云仙侣所该有的荣耀。任何人,都无权染指她的任何东西!

        想到这儿,白化羽顿时怒意满腔。而除了怒火之外,燃烧在他心中的,竟是从未有过的汹涌剑意!

        他迅速地从木剑上跃下,朝着背后露出空档的御箫阙俯冲而去。而流觞剑也随着他的剑诀破空而来,飞到了他的手中。

        他才不管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揽月宗的二公子,也不管这一剑下去之后会引发什么后果,他只知道这个人曾经伤害过他的师父,他的凉儿!

        为所爱之人拔剑,正是他重择之道!

        谁言大道无情,需断尘绝念清心寡欲方可修炼成仙?谁言江湖剑客,需以剑为侣参悟剑道才能找到剑心?又有谁言,天下道侣,没有几对能真情相待,生死相随?

        纵使剑道不存,但只要他的心里还有着他的一生所爱,这颗赤子之心,就永远不会停止跳动!

        因为无论如何,剑心依旧!

        此时,这柄三尺长剑,已携带着剑主所能调动的全部灵力,径直刺向了御箫阙的后心!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61463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