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50章 珠联璧合

第50章 珠联璧合


【第五十章】珠联璧合

        【因为我已经见到了你,见到了这世上,最强的剑修……】

        “轰隆——”

        水榭之外,天雷滚滚。

        水榭之内,杀气纵横。

        御箫阙目光冰冷地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夜微凉,眼底已经露出了难以掩藏的杀意。杨华清背着手站在御箫阙的身侧,直直地挺着腰杆,把“狐假虎威”四字诠释得淋漓尽致。但同样是狗腿子的吕溢却有些不安,时不时地侧过目光去看御箫阙的表情和动作,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我若是不杀,岂不是对不起你的盛情相邀了?”

        御箫阙右手振袖而出,五指一张的同时,一道三尺长的火焰虚影便从他的掌下蹿动而出,凝成了一把深红色的长剑。在这昏暗的雨夜之中,乍一看和曲镜茗的那把剑还真有点像。

        红色长剑高高举起。

        “二少等等!她可是……”

        还没等吕溢把后半句话说完,两声水花忽然从下方河道响起,令御箫阙手下动作一凝。原来,是埋伏在水下的绿小叶和曲镜茗突然跳出水面同时发难,以最快的速度扑向了高举长剑的御箫阙!

        杨华清身为修行了数百年的老妖怪,即使夺得乔晨露的千机玉手之后便疏于修炼,但也是个实打实的金丹期修士。所以,在绿小叶飞身而起显露身形的那一瞬间他就反应了过来,运起灵力用自己的手掌对了上去。

        青莲灵火虽说性温,但那只是相对红莲业火而言罢了。故而杨华清这一掌对上去,反倒是将自己的手掌给烫了个伤。照理来说,金丹期修士的体魄远比筑基融合要强得多,只要运起灵气结个小小的避火咒,普通的火焰根本无法伤其分毫。可偏偏绿小叶的这个火,并不是普通的火。

        可杨华清并没有被烫得嗷嗷叫,而是将痛觉隐忍了下来,迅速化掌为拳攻向了绿小叶的腹部。绿小叶急忙躲闪,被杨华清逼退了开来。

        不过曲镜茗那边就顺利得多了。拦截她的是一个修为相对低微的吕溢,再加上这人胆小,看到有人杀气腾腾地持剑冲向自己的面门,恨不得烧一张千幻瞬移当场逃跑,更别说帮御箫阙挡人了。

        他想都没想就双手抱头蹲了下来,把御箫阙的后背暴露在了曲镜茗的剑锋之下。

        御箫阙见状,只能转过身来抬剑招架,一阵火光闪过,两人各手持红色长剑分了开来,但仍是剑拔弩张,处于对峙之中。

        “曲炼器师?你也要与我为敌吗?!”御箫阙厉声喊道,将手里的剑握得更紧。

        “我从不与某个人为敌,我所做的,只是为了伸张正道罢了。你干了什么事,自己还不清楚吗?”曲镜茗义正言辞地说道。

        “呵,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权利管我?”御箫阙反问道,“更何况这天下本就是强者主宰弱者,天道就是强者为尊,傻子才会把你说的那个正道当回事!我就是干了些不干净的事情,你奈我何?!”

        曲镜茗咬了咬嘴唇,看向御箫阙的眼光更加鄙夷。她实在没想到,御风行那么一个品行兼优的人,又是落霞城长老会的常任长老,居然会教导出御箫阙这个无耻之尤的儿子。

        听说御箫阙的母亲是个妖族人……是因为这个么……

        曲镜茗又生一计,问道:“你就不怕辱没了你父亲的名声吗?”

        御箫阙冷笑一声,怒道:“父亲?你以为我愿意当他的儿子?他御风行的名声怎样,关我御箫阙什么事!”

        “你——”

        就在此时,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御箫阙的身后传来:

        “算了镜茗姐,你要跟他讲道理,估计要讲到明天早上了。这种人若不是把他按在地上用剑指着,恐怕是不会认错认输的。”

        夜微凉一边说着,一边捡起地上的斗笠面纱站起了身。她的身上不知何时披上了一条翠绿色的披帛,一把古色古香的木琴被她背在背后,琴身的一角被左手轻轻扶着。而她的右手,则是十分自然地端平,竹笔微握。

        近两丈宽的道玺灵盘瞬间在她脚下旋转而出,在这漆黑的雨夜中,大放金光。

        御箫阙惶然回过头去,看着灵力气场全开的夜微凉,震惊道:“你明明连护体灵气都被我打散了,为什么还能召唤出道玺灵盘!”

        “呵,你不知道这世上有两种东西,一种叫做丹药,一种叫做灵石吗?我劝你啊,以后多吃点我刚刚说的这两种好东西,补补脑子。”

        御箫阙咬了咬牙,手里的剑都在抖。

        “……”

        水榭外的雨还在无休止地下着,在水面上敲打出了无数道凌乱的波纹。风也偶尔会来凑凑热闹,将一些雨滴刮进水榭,洒在水榭的地面上。只不过有些雨滴就不太走运了,被这万恶的风吹到了夜微凉背后的翠玉披帛上,登时就被披帛上的灵力打散成了水雾。

        “也罢!你的修为不过是融合期而已,就算你是满状态,又能有多少法力?你那点护体灵气,我能打散一次,就能打散第二次!”

        御箫阙大喝一声,提起剑来朝着夜微凉的脑袋猛力横削了过去!

        即便御箫阙来势汹汹,夜微凉却像是丝毫不惧他半分的样子,连一点躲闪的动作都没有。她就站在原地,保持着左手扶琴右手持笔的姿势,一个法诀都没捏,只是心念一动,背后那条翠绿色披帛便像是活了一般自己跳了出来,挡在了夜微凉和御箫阙的剑锋之间。

        披帛与剑身相接触那一瞬间,御箫阙险些以为自己劈中的不是一条披帛,而是一块钢铁。

        那震耳欲聋的碰撞声和虎口处传来的震麻感,都在深刻地告诉他,这条披帛,绝非凡品。

        御箫阙再尝试着劈了几剑,但全被翠玉披帛给完美地挡了下来。最后,他被震退了开来,和夜微凉保持了一个两丈的距离。

        平复了一□□内气息之后,御箫阙眯起了眼睛,似乎想把那条披帛的玄机给看个明白。

        “呵,有点意思。“御箫阙从上到下审视了夜微凉一番,嘲讽道:”果然从我身上赚了不少灵石啊,全身上下的法宝都是好货。只可惜你修为不高,就算法器再厉害,你也未必能发挥出它们全部的实力。”

        夜微凉习惯性地翻了个白眼。

        开什么玩笑,从他那儿拿的灵石,全都给白化羽买吃的去了。再说了,就那么点灵石,还没她小时候老爹拿给她买零食的零花钱多呢。区区一个揽月宗的二少爷而已,还炫起富来了。

        不过既然这样,能气气他就气气他吧。

        “那还真是要多谢二少爷了。”

        御箫阙咬了咬牙,道:“不过我倒要看看,是你的这条破布挡得快,还是我的剑快!”

        御箫阙一边说着,脚一蹬地,召唤出了自己的道玺灵盘。二丈五尺的蓝色灵盘铺设在水榭一层的地面上,竟是覆盖了小半个水榭。他踩着这个比夜微凉的金色灵盘大上一大圈的道玺灵盘飞身而上,朝着夜微凉飞快地连斩数剑。

        夜微凉目光一凝,开始了自己的防守。只不过御箫阙的剑势着实凌厉,而且他的修为也整整比她高出一个大境界,所以即便她有上五品仙宝翠玉披帛在身,应付起来也还是十分吃力。而且他的火剑毕竟是出自天才炼器师曲镜茗之手,在品阶上并不输给她的翠玉披帛。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曲镜茗还没有傻到把自己的看家本领红莲业火给加到御箫阙的这把剑上,不然的话,她这条翠玉披帛恐怕就要变成烧烤披帛了。

        虽说御箫阙的剑还没有蹭到她身上的任何一处地方,但就目前的局势进行分析,她还是处于节节败退的那一方。而且在道玺灵盘被召唤出来之后,御箫阙的剑就变快了许多,在与他交手的这段时间里,夜微凉有时候还是被迫用上了翰墨竹笔,因为翠玉披帛的格挡速度并跟不上御箫阙的攻击节奏。

        而曲镜茗和绿小叶那边则是形势一片大好,她们姐妹俩换了对手,绿小叶融合中期对战吕溢融合初期,光是修为就压了一头,再加上青莲灵火助阵,真真地是把吕溢揍了个满头包。而曲镜茗则是对上了比她修为高出一筹的杨华清,可即便她有自己炼制的许多法器与号称“焚尽世间万物”的红莲业火,杨华清也好歹是一个紫灵阵修,三四个阵盘拍将下来,逼得曲镜茗和绿小叶且战且走,竟是把战场给分隔开了。

        等那边的四人转战长廊,这边的水榭一层便只剩下了夜微凉和御箫阙二人。御箫阙的攻击节奏非常好,夜微凉无暇使用其他的招数,就只能慢慢地被御箫阙给逼到了角落里。

        “受死!”

        在背部刚刚撞上柱子,御箫阙一剑横削过来的时候,夜微凉就机敏地弯了个腰,让御箫阙的剑劈在了那根朱红色的大柱子上,砍出了一个凹陷。

        趁着御箫阙还没来得及把剑从柱子上□□,她就迅速地绕到了御箫阙的身侧,一记“藏锋”笔法挥出,直指御箫阙的前胸。御箫阙躲闪不及被笔墨击飞,当场撞断了水榭一层的护栏,跌了出去。

        脚跟点到水面的刹那,御箫阙就借力稳住了身形,顺利启动御空之术浮在了水面上方。他实在没有想到夜微凉居然会这么灵巧地躲过那道致命的横劈,更没有想到她手上的那只毛笔居然能引发如此强悍的攻击。明明她的境界只有融合期,却能将那只玄妙非常的毛笔催发到如此的地步,确实是远超常人。

        看来外界相传的果然没错,虽说这“九州第一天才”的名号冠在了白化羽头上,但他身边那个看似小鸟依人的道侣,却也是个厉害人物。

        “果然有点本事。”

        “呵,御二少爷的本领也不赖嘛,肉身拆迁不说,拆的还是自家的房子,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御箫阙咬了咬牙,阴沉地说道:“不过我的这把剑,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御箫阙一边说着,一边催动了体内的灵气。一枚荧光闪闪的道印在这黑夜之中亮了起来,随着浮于空中的这面蓝色灵盘开始了高速旋转。御箫阙剑势摆开,将一团不小的火焰点燃在了他的剑尖之上,将周围雨水全部蒸干的同时举起火剑斩出数道剑气,最终停在了剑尖竖直向上的位置。

        只不过那些剑气,竟然像凝固了一般分布在御箫阙的周身,并未飞出。

        “又来?看来你的肚子还不小,墨水还没吃够。”夜微凉嘴上说着嘲讽的话,但神情已经变得严肃了起来。此时是雨夜,理应凉爽非常,但夜微凉却深刻地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热浪,也清楚地看见了环绕在御箫阙周身的那层蒸汽。

        “哼。”御箫阙冷哼一声,将剑锋自上而下迅速斩落。

        一道气势非凡的火龙瞬间扑了出来,张牙舞爪地冲向了水榭之中的夜微凉。那数十道火红色的剑气也环绕在这条火龙的身旁向下俯冲而去,毫不留情地切开了这密密匝匝的雨帘!

        他这火……

        用章草笔法挥出坎卦术法,或许能解。

        坎字,水泽节!

        夜微凉左手掐坎卦手诀,抽起河中之水聚于身侧,同时右手挥动翰墨竹笔,蘸着周身的河水写下了一幅飘逸灵动的墨宝!

        章草笔法,婉若游龙!

        随着她心念一动,竹笔挥出,这一道由灵气术法唤出的攻击便腾飞了出去,径直冲向了御箫阙的那条火龙!

        空气中,隐隐有龙吟之声!

        “轰——”

        夜微凉挥出的章草笔法,竟是瞬间被御箫阙的那条火龙给吞噬了个干净,连个嗝都没打。而那火龙的攻势却并没有减弱半分,依旧是携带着剑气飞扑而来!

        夜微凉心头一凛,从空间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面紫色的圆盘,将它拍在了地上。紫色的点线瞬间在她的脚底铺开,形成了一个直径一丈的圆。一道紫色光幕从紫色圆盘的边缘升起,朝着夜微凉的头顶蔓延,渐渐形成了一个光罩,将白衣女孩护在其中。

        尽管有紫灵御阵的防护,夜微凉也不敢懈怠,而是取下了背后的那把木琴,轻拢慢捻运起了曲水兰亭的道印。这面御阵其实并不复杂,虽说也是紫灵位,但由于情况紧急,她只能选择这面展开速度快但强度不足的阵盘,再用别的方式加固。

        可还没等她将曲水兰亭的意境全部凝成,御箫阙的那道惊人的攻击,就已经扑到了眼前!

        高温的火焰瞬间席卷了夜微凉所在的半个水榭,将一切都烧成了焦黑色。在这火焰之中,唯一能够幸存的,只有紫灵御阵所形成的光罩。

        剑气,先发后至。

        一道又一道的赤红色剑气在这亮黄色的火焰中,格外引人注目。现如今,这些剑气就像伐木一样一下一下地砍着夜微凉所在的这个紫色光罩,似乎很快就要将其破开。然而紫灵御阵依旧在全力运转,将这些剑气的力道分摊在了光罩的每一个点上,以此暂缓危局。

        可是阵法外面的火焰,却一直在烧。它就像一个熔炉,无时无刻不在炙烤着这个紫灵阵法庇护下的白衣女孩儿。

        夜微凉身姿挺拔地站着,拨动着悬浮于空中的木琴琴弦,用上除了护体灵气之外的所有力量去支撑着曲水琴的曲水兰亭道印。七弦琴在她的拨动之下发出了一串又一串的美妙音符,只可惜这些曲调在这熊熊烈火之中,愈显悲怆。

        她的脸色,已经由气虚体弱的白,变成了忍耐不住高温的通红。缺失了灵力的供应后,原本无所不能的翠玉披帛也耷拉了下来,变成了一条再普通不过的棉纱。而她背后的衣服和一头过腰的长发,也早已被汗水浸湿。

        “嗯唔……”

        由于体内气息凌乱,牵动了血脉和经络,让已经油尽灯枯的夜微凉又不免地翻上了一口血来。她含着这口血,低头看向了悬浮于自己身前的曲水琴。

        曲水琴上的那双手,已经变得动作迟缓,疲惫不堪。

        夜微凉垂了垂眼睑,停了下来。

        曲水兰亭的幻象瞬间消失,化作七彩的光收回到了夜微凉手里的曲水琴中。而这把漂亮的木琴失去了灵力的支撑后也从半空中掉了下来,被夜微凉单手捞起。此时的她,一只手抱着曲水琴,一只手握拳放在身侧,眼睑低垂,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而且,由于曲水兰亭的道印解除,整个光罩内的温度陡然升高,已经超过了常人所能忍受的温度。在这高温的炙烤下,夜微凉终于是将嘴里这口含了很久的血吐了出来,才发现这口血的颜色早已不是鲜红,而是一种近乎黑色的暗红。

        她眨了眨眼,只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变得快要融化……

        不堪重负的白衣少女摇晃了一下,双腿一软跪了下去。抱着木琴的那只手也终究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放开了这把相伴多年的曲水琴,任由它“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而就在她跪倒在地上的一瞬间,头顶的阵法光罩就发出了一串令人毛骨悚然的破碎声。

        “噼里啪啦——”

        夜微凉缓缓睁开眼睛,看向了头顶的阵法光罩。只可惜意识已经模糊的她早已看不清阵法的破裂部位,更别提抬起这两只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手臂,发动千机玉手维持阵法了。

        “砰——”阵法破碎的声音传来。

        她无奈地歇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在性命攸关的这一瞬,她的脑海里,又浮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居然是他。

        在潜意识中,夜微凉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把,居然死到临头了都还在想白化羽那个人渣。她在这里拼死拼活,那家伙却连死哪儿去了了都不知道,果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

        不过……

        还是真的好想……

        好想再见到那落霞峰下的清晨微光……

        再见到,曾经把她护在怀里的……

        那个人……

        夜微凉的嘴角泛起了一抹笑容。

        她又一次看清了周围的景物。

        修士身陨之前,会将自己的神识完全地扩散开来,去看这世界最后一眼。这种现象叫做散神,先散神识,再出三魂,最后七魄离体,与先前出体的三分魂合并在一起,归于眠海。

        夜微凉看着周围的熊熊烈火,在心里叹了最后一口气。

        她的眉心渐渐亮起了一枚漂亮的枫叶状印记,而她戴在脖子上的那块黑色玉石,也静悄悄地飘了起来。只不过夜微凉现在已经感受不到自己附近的事物了,她的神识正越飘越远,似乎终有一刻会湮灭在遥远的尽头。

        她闭上眼睛,后仰着倒了下去。

        就在此时,她在神识所带来的、以灰黑色为主色调的景象中,看到了一个似乎以前从未见过的东西。那样东西,虽然有着一个熟悉的外形,但,却散发着不一样的气息。

        是剑!

        是剑气!

        一柄亮着浅浅白光的剑,正悬在半空中,一摇一晃地向她飘来!

        夜微凉心里一惊,瞬间睁开了双眼。

        她的视野虽说还是被漫无天际的亮黄色火焰所覆盖,但这火焰似乎已经停止了向她炙烤,变得温顺了许多。而且随着知觉渐渐恢复,她慢慢地感觉到有另一股力量,充满了整个水榭。

        走了一趟鬼门关回来后,她眉心的那枚晚枫海印记已经开始慢慢变淡,飘飞起来的那块爻阴玉也落了下来,躺在了她的胸口上。而与此同时,她那散开了的神识突然开始迅速收拢,最终定格在了半径五丈的位置。而这五丈,便是她正常的神识范围。

        纵然神识已经归位,她的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倒了下去。她现在全身绵软,连以手撑地的都做都做不出来,更别说要在倒一半的时候突然把腰杆挺直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从背后轻轻地拉住了她。

        瞬息之间,数道剑气自虚空中发出,劈向了这一片火海。剑气所到之处,火焰非但没有被劈开,反倒是愈演愈烈,烧得更旺。

        借助神识,夜微凉看见了这些剑气,看见了那柄剑,却并没有看见持剑的人。她只看到一柄发着亮眼白光的无定飞剑在她周身飞速穿梭着,然后剑气所到之处,火势愈演愈烈。

        夜微凉目光微凝,神情有些茫然。

        “噌——”光剑突然停止了穿梭,剑锋斜向下停在了她的面前。

        一只手,突然出现在了她的神识范围中。

        那是一只右手。

        一只,御剑的手。

        那只手五指张开,放在了那柄光剑的前方。然后突然食指中指并起,向左方猛地一翻腕,这柄白光闪耀的长剑便听话地向左飞去,在这火海之中开始了高速旋转。无定飞剑向外溢散着酒雾,将这火海搅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焰漩涡,而夜微凉,就是这漩涡的中心。

        而战场的另一边,吕溢已被击倒,杨华清也被曲镜茗和绿小叶两个合力击退,跪在地上苟延残喘。所以,她们姐妹二人也终于看向了水榭的这一边,看向了这恐怖至极的火焰漩涡。

        精通御火之术的她们很快就发现,这个火焰漩涡,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

        火海中心,夜微凉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周围,这才惊讶地发现,这一道道的白色剑气,竟然牵动了周围的每一寸火焰。终于,随着那只手重新张开,四根手指依次顺时针向下旋转之后,那柄光剑便“刺啦”一声从火焰漩涡中破出,径直朝着夜微凉的面门而来。

        当眼球内倒映出那柄光剑的全貌时,夜微凉非但没有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而是瞳孔微缩,聚精会神着看向了那柄无定飞剑!

        “喀——”

        剑柄,被一个人紧紧地握在了手中。

        从那只手的末端开始,一条手臂渐渐地显露了出来。从银质束袖到银质护肩,再从飘逸衣摆到雪白交领,再缓缓地蔓延而上,凝成了一张面如冠玉的脸。他单膝跪在地上,左手扶着夜微凉的肩膀,右手反握着那柄牵动着漫天火焰的光剑,低着头,红着眼眶。

        “对不起,我来晚了。”

        白化羽将流觞剑在手中旋转了半圈,改为正握。一剑斩出之时,整个火焰漩涡就变成了一条更为凶猛的火龙,朝着剑锋所指的那个方向,侵略而去。

        御箫阙眉睫一跳,急忙抽身躲了过去。可没想到白化羽再次挥剑之时,这条火龙就在御箫阙身后数丈之远的地方转了一个弯,张着血盆大口扑了回来。

        御箫阙登时大惊,运起全身灵力用作格挡,却也还是被这道火焰打散了护体灵气。御空的术法一个不稳,御箫阙便连人带剑倒栽进了这涨满水的河道中,扑通一声激起了一个巨大的浪花。而随着白化羽剑势再变,这条火龙的运动方向也急转直下,追着御箫阙冲进了河道的河水之中,化作了一团巨大的蒸汽。

        风雨,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安静。

        白化羽扶着夜微凉站起了身,剑锋斜下直指地面。他心力不足地喘了两口气,双眼通红地看着有些焦黑的地面,神情凝重。

        他的想侧过头去看看他的凉儿,可他的脑袋刚刚偏了那么一点点就迅速地摆了回来,似乎不太敢直面她的那张脸。他心里非常清楚,若不是因为自己没能成功突破,夜微凉的计划就不会被迫更改,更不会瞒着他独自赴约,还受这么重的伤……

        在闭关的时候,他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以剑为道,孑然遗世,到底是不是他的真心?

        不是。

        因为他有需要携手的人。

        那他,又能否因此放下手中和心中的那柄剑?

        不能。

        因为他有需要挥剑的理由。

        所以,他要在舍弃孤独剑道的同时,另择一条能够与所爱之人携手并肩的“道”。然而,大道无情,所以他所选择的,势必是此前世间绝无仅有的一条“道”。

        一条,名为“有情”的“道”。

        天下道万千,但只有这条道,才能让他有一直走下去的决心。而也只有这条道,才能让他走得问心无愧。所以,他舍弃了剑道,转修“有情道”,妄图在这条险路之上,窥见仙途一角。

        而他那随心而动的剑法,却也因此发生了小小的变化。闭关之时,他无论如何也使不出原先与周景对战时的锋锐剑招,仿佛下定决心舍弃剑道之后,他的剑就变得不再听话了一样。为了追寻自己曾经的剑,他白白浪费了很多很多的时间,并且一直无法静下心来潜修,导致修为不得寸进。

        直至现在,他才幡然醒悟。

        只有在“有情道”上,为所爱之人挥剑,他的剑招才能真正随心所欲,变化无常。

        只可惜太晚了。

        他到现在,才领悟到这一点……

        就在白化羽心中无比愧疚之时,一个虚弱到了极点,又清晰到直击灵魂的声音从他身侧响起:

        “小化羽……你的剑法……”

        不一样了……

        但夜微凉,并没有说出口。

        白化羽闻言转了回去,眼睛红红地注视着夜微凉,将流觞剑握得不能再紧。

        “我的剑法……怎么了吗……”

        “很漂亮。”夜微凉笑。

        白化羽双眼一睁,有些惊讶,似乎并没有意料到夜微凉会这样说。

        “以前,我一直以为,只有心无杂念一心练剑的剑修,才能参破剑道的奥秘,悟得剑的真谛。我一直以为,那种剑修,都是清心寡欲,独钟剑道,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谪仙之人……但现在,我不这样认为了。”

        夜微凉顿了一下,缓缓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放在了白化羽的脸颊上。

        “因为我已经见到了你,见到了这世上,最强的剑修……”

        夜微凉说完,放在白化羽脸颊上的那只手就滑落了下去,搭在了他的胸膛上。而她的整个人也慢慢地向前倾斜,侧着脑袋,靠上了他的心口。

        白化羽心脉巨震,低头看向了趴在他身上的这个小人儿,脑袋一片空白。不管是周围的火焰余温,还是外面的风声雨声,都无法再侵入他的心神。

        他双眼空洞地看着怀里的夜微凉,好半天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凉……”

        “嘘……我只是睡一觉。”感受到白化羽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夜微凉便偷偷地笑了两声,闭上眼睛,很快就没有了动作。

        白化羽猛地松了口气,将怀中的女孩儿抱得更紧。

        凉儿,你知道吗。

        因为你,我的道和我的剑,才有了它们的意义。

        否则,道会沦为心魔,而剑,会变成屠刀……

        但只要有你在,即使我剑道已失,我也还能站在你的身前,为你拔剑。

        不知你在梦中,能否听到我的心声呢……

        白化羽缓缓地低下了头,轻轻地吻上了夜微凉的头顶,然后将这个姿势保持了很久很久。在外人看来,此情此景,宛若金风玉露,珠联璧合。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61463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