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48章 棋差一着

第48章 棋差一着


【第四十八章】棋差一着

        【伤我手下,骗我灵石,险些坏我好事的这几笔账……呵,等三月期限一到,我必要让她百倍奉还!】

        “让我抓紧时间突破融合期?什么意思?”

        白化羽满脸疑惑地看着桌对面的夜微凉,出言问道。只不过他面前的这个白衣女孩儿现在似乎没空回答他,而是在忙着对付桌上的饭菜和点心,大快朵颐,吃相极其“优雅”。

        夜微凉嘴里嚼着东西,口齿不清地说道:“意思……意思就是说……”

        “你能不能把嘴里的东西先咽下去再说话……”白化羽满脸黑线。

        “哦。”

        夜微凉运用起自己的腮帮子一顿猛嚼,将小嘴巴里的食物吞咽了下去。

        “咳咳,”她清了清嗓子,说道:“意思就是说,本小姐需要你的修为。”

        “需要我的修为?”

        夜微凉放下了手里的筷子,认真地说道:“你也看了不少书了,应该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做双生法器吧?技艺高超的炼器师,可以在一个炼器炉里同时锻造两件法器,而这两件法器所用灵材和所注之灵皆为相同,于同一个炼器炉中同时出世,故被称为双生法器。这样的两件法器之间有着一种特殊的联系,就连法器的器主,也可通过手里的法器,感受对方的存在。甚至,如果双方都达到融合期的话,两件法器上的道印还能融合成一枚全新的道印,威力更强。由于这类法器的珍稀性,且购买此类法器之人大多都是道侣,故而价格很高,一对这样的法器,甚至要卖到上百万灵石。”

        白化羽已经能猜到夜微凉的下文了。

        “所以呢小化羽,你可是欠了本小姐一个上百万灵石的人情哦。所以本小姐要求你做点事……”夜微凉朝着白化羽抛了个媚眼,用孩童般的口气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你、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不就是提升修为吗,我闭个关就完事了。”白化羽一脸的无所谓,似乎对自己的修炼天赋很有自信。

        “嗯嗯,不过修炼是次要的,本小姐还是相信你那个变态天赋的。”夜微凉伸出一根指头在白化羽面前摇了摇,露出了一副试探性的表情,说道:“我想问你啊,你以后,可不可以每天都像现在这样,帮我去落霞城带好吃的回来啊?”

        白化羽挑眉,十分意外。

        “凉儿,你身为少阁主,应当以正事为重,怎么能天天想着吃呢?”

        “对哦,我是少阁主喔。”夜微凉故作恍然,“不过本小姐依稀记得,某人是仙信阁少阁主座下的徒弟啊?拜师协议上的条款,忘了?”

        白化羽的脸部肌肉抖了抖,和凉儿在月华山这边当了这么久道侣,他都差点忘了有这么一回事了。

        “切,好言相求你不听,非得让本小姐来硬的。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夜微凉嘟了嘟嘴,左手拿勺右手举筷,开始对桌上的所有食物展开无差别大范围毁灭性打击。

        “那我早上一个时辰,中午一个时辰,晚上又一个时辰,我还怎么闭关修炼啊?”

        “谁说修炼一定要闭关的?”夜微凉斜了白化羽一眼,道:“只要能静下心来,何处不可修炼?你现在的剑法和修为,是闭关闭出来的吗?”

        白化羽愣了愣神,他的剑法好像的确不是闭关闭出来的,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领。不过……他这个天赋,似乎是来自白千云的……

        不过话说回来,他已经很久没见到白千云出来了。

        白化羽把双手一摊,无奈道:“那好吧,全听凉儿的。不过你要让我突破融合期这件事,和双生法器又有什么关系呢?”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现在呢,就去找好你的道,练剑的同时,灵力也要练好。剑道虽然叫做剑道,但也不仅仅是练剑这么简单,若是修为跟不上,剑招再厉害又有何用呢?”

        白化羽垂了垂眼睑。

        我的……剑道吗……

        --------------------------------------

        此后的日子里,白化羽就过上了极为单调的生活。早上给夜微凉买早餐,回来练习剑法;中午给夜微凉买午餐,回来练习剑法;晚上给夜微凉买晚餐,回来布好聚灵阵法一直修炼到第二天早上,然后继续去给夜微凉买早餐……

        虽然这样的生活比较枯燥,但他却乐此不疲。

        因为他每次带吃的回来,总能看到她的笑。不知为什么,当他看到这抹笑容的时候,他的心就静得出奇,好似除了她之外的这整个世界,都变得不再重要。

        好吧,其实最主要还是因为他可以随时随地跟凉儿开玩笑,然后就可以看着她脸红生气的样子,俯身到她耳边,温声细语地跟她说声摸摸头不哭。

        只可惜,这样的机会却并不多。

        即便夜微凉答应御箫阙的事只是个幌子,但她在这段时间里却是全身心地投入了阵法的研究之中,就连晚上睡觉的时间都少了。夜晚,白化羽盘腿坐在地板上静坐修炼的时候,经常能听到门框砰地响了一声,然后旁边的床上就没有夜微凉的身影了。

        起初他还觉得奇怪,想跟出去看看,却连她的影子都没见着。而第二天早上带吃的回来的时候,却总能见到她端坐在房间的桌旁,捧着九转纺星线的那个盒子,看着那些红色阵法灵线发呆。

        御箫阙也总是来月华山,以揽月宗二公子的身份前来视察。当然了,名义上是视察,实际上是来给夜微凉送灵石和典籍的。身为炼器师一姐的曲镜茗第一次看到御箫阙来月华山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炼的东西出了问题,便上前询问。而御箫阙却跟她说,东西还没来得及用,不着急。

        自从阵派掌派之位易主之后,月华山上就再也没发生什么大事了。阵修们回归了本职工作,开始刻画阵盘。炼器师们也渐渐地拿到了一些损坏的法器,忙着修复。而丹修那边,原有的三个炼丹师依旧忙着炼丹,倒是白化羽这个冒牌丹师,连丹炉都没碰过。

        谁叫人家有个道侣可以当枪手,帮他炼丹交作业呢。

        时间,就这么慢慢地过去了一个多月。

        御箫阙一开始来得勤,但看到夜微凉一直在潜心研究阵法,便逐渐放下了心,不怎么出现了。但在很长一段时间的消失后,御箫阙又一次出现在了月华山的山顶,只不过这次,他是空手来的。

        “什么?你要把它拿回去?”

        咏月榭中,夜微凉依旧戴着那顶白色的斗笠面纱,但她在面纱下的表情,却是格外的凝重。

        御箫阙冷笑了两声,道:“这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可你的解阵进度却没有半点进展。不过还请你换位思考一下,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我有急用,所以我也就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还是得多找人试试。我在外面认识了一个厉害的阵修,和你一样也是紫灵高阶,我把这上面的禁制拿去给他看看能不能解,如果不行,那我就原原本本地将它拿回来交由仙子你慢慢钻研,如何?”

        夜微凉揣度了一番御箫阙的想法,却什么也猜不出来。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御箫阙为什么会如此突然地来到这里,要回九转纺星线呢?明明自己在这段时间里都在一心学习阵法,可谓是一点破绽都没有显露出来。可御箫阙……又为什么会不信任她了呢……

        难道真的跟他说的一样,是为了保险起见,所以才开枝散叶,多找几个阵修试试看?

        即便真的是那样,他又为什么会这么着急要用九转纺星线呢……

        这件从永宁之夜流传下来的古物,究竟能用来做什么?而在当年,这根线又是因何而出现在潮声阁的听风崖上的呢?

        夜微凉想不明白,但她可以确定的是,御箫阙这个人,已经开始变得有些危险了。虽然隔着面纱看不清他的面貌,但他那温文尔雅的声音,总让她听出了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因为像他这样娇生惯养的纨绔子弟,怎么可能会这样好好说话。

        夜微凉眨了眨眼思索了一阵,但还是无法反驳御箫阙的要求。因为就目前而言,这九转纺星线的归属者还是揽月宗的这位御二公子,即便他夺得此物的方法并不光彩。

        她勉强地笑了一声,将九转纺星线的宝盒拿出来放在了桌上,然后将它朝着御箫阙那边推了过去。

        “多谢仙子体谅,这几天,你正好可以休息一下了。”御箫阙笑着说完,便拿着盒子站了起来,转过了身去。

        背对着夜微凉的他,眼里赫然倒映出了阴毒的目光。他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白色面纱,轻哼一声,便向着长廊的尽头走去。

        夜微凉坐在水榭的桌旁,久久没有挪动身体。

        总感觉……有一些脱离掌控的事情要发生了……

        她拿出传讯玉简,对着玉简那头的人说了一句话:

        “小化羽,你先停一下修炼。我觉得,我们得回落霞城找凌掌柜,再问点东西了……”

        --------------------------------------

        落霞城城南,星月裁缝铺。

        “欢迎光临,想要什么样的衣服呢?”凌月秋站在柜台后面,正在记账。

        见许久无人回应,凌月秋便抬起头来看向了狭小的门口。在看清来人的一刹那,她便惊讶地脱口而出道:“怎么是你们?”

        夜微凉环视了这狭小的店面一圈,笑着走了进去,说道:“自上次月华山上一别,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了吧?没想到这短短四十多天,凌掌柜的气色相比起之前居然好了这么多,想来,是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吧?”

        凌月秋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对我来说,妹妹的安全就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不过既然她现在被贵阁保护着,那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多谢凌掌柜的信任。令妹现在应该还好,只不过我们为了避免被御箫阙发现,没有去看望她。不过有我的丹药为辅,她恢复得应该很快。”

        “嗯,谢谢你了。”凌月秋说道,“那你们这次来,所为何事?”

        夜微凉微微蹙眉,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们想问问凌掌柜您,九转纺星线当年是如何被发现的,又到底能用来做什么?”

        凌月秋闻言也皱起了眉头,答:“其实九转纺星线真正的用法,我也不知道。我是裁缝出身,只晓得用九转纺星线温养布料,至于别的用途,我也没探索过。”

        “那它又是怎么到你手上的呢?”

        “九转纺星线最初是在听风崖上发现的,然后几经辗转来到了落霞城,出现在了一个拍卖会上,被一个北域人买走了。而后又不知怎的跑了一趟闻道仙岛又到了南域,最终才被我……被天器宗收走。正因它途径了整个九州的每一块大陆,才被天器宗正式命名为了‘九转纺星线’。后来,曲宗主将它赠予了我,我便带着它来到这儿,开了家店。”

        夜微凉点了点头,说道:“那也就是说,或许只有天器宗的曲宗主,才有可能知道点九转纺星线的来历?”

        凌月秋点了点头。

        “这样啊……”夜微凉有些失落。

        就在此时,一直垂首站在旁侧的白化羽慢慢地昂起了头,问道:“那这九转纺星线,大概长什么样啊?”

        凌月秋想了想,解答道:“就外观而言,除了通体金色之外,和普通的丝线没什么区别。长度约二尺五寸,然后质地比普通丝线要强韧得多,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哎,千年以前的老物件了,老前辈们的手法和智慧,又岂是我这种平庸之人所能窥视的呢?”

        二尺五寸……

        白化羽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

        这个长度……

        白化羽低下了头,若有所思。

        --------------------------------------

        没过几天,御箫阙就将九转纺星线的盒子拿了回来,交给了夜微凉。她低头研究了那阵法很久,都没看出和原来有什么不同。无奈之下,她也只能一言不发地收下盒子,跟御箫阙道了声“慢走”之后,便匆匆登上了连接一二层的红木楼梯,上练阵房去了。

        御箫阙也没有在月华山上多加逗留,送完盒子后就返回了揽月宗主峰月芒山。迈入院门后,他看都没看白化羽和夜微凉的那间屋子一眼,就径直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等到把视线转过来,他才发现自己房屋的门前站着一个人。

        “你来干什么?”

        “二少您可算回来了,”吕溢对着御箫阙一顿点头哈腰,“你走的这几天里,我每天都担惊受怕,无时无刻不在提防着那对狗男女。二少爷,你说他们该不会知道……”

        御箫阙冷冷地看了吕溢一眼,吓得吕溢登时闭了嘴。

        “有本少爷罩着,你怕个屁啊。”御箫阙不耐烦地说道:“不过你也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该听我的话,顺我的意。不然的话,你休想再多活半刻。”

        御箫阙说完,便拿出阵符挥了挥手,推门走进了屋。吕溢听着那些恐吓的话,只能将自己的腰弯得更低,然后露出一副谄媚的表情,呵呵地笑了两声。进了屋之后,他将脑袋探了出来向两边望了望,确认没人之后,才终于放下心来关上了门。

        “虽然你先前出卖了我,但毕竟你是被那两个人给抓了起来,情非得已,我也就不怪罪你了。相反,我还要好好地感谢你呢。”

        吕溢转过头来,一脸错愕。

        “若不是你,我还一直被那个臭丫头蒙在鼓里,把她当成贵人呢。她先是误打误撞闯进了月璇山,救出凌星夏之后,再以言语相逼,让你缄口不言……呵,还真是个好盘算。不过她还是棋差一着,低估了你对我的忠诚。你说是吧,吕溢?”

        面对着一身锦袍的御箫阙,吕溢连连点头,说着一些恭维的话。

        御箫阙没看吕溢一眼,只是自顾自地说道:“我倒要看看,这剩下的一个多月里,叶微凉这个黄毛丫头还能整出什么名堂来。伤我手下,骗我灵石,险些坏我好事的这几笔账……呵,等三月期限一到,我必要让她百倍奉还!”

        “可是二少……”

        “什么?”御箫阙皱眉,反问了一声。

        “哦……呵呵,没什么,没什么……”吕溢唯唯诺诺地说道:“只不过他们名义上也是揽月宗的弟子,还是二少您的师弟师妹,要是闹出人命就不太好了吧?”

        “那就要看,他们识不识时务了。”御箫阙轻哼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理会身旁的吕溢。在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滋生有关报复的种种谋划。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61463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