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44章 秋霜月刃

第44章 秋霜月刃


【第四十四章】秋霜月刃

        【虽然没有绝对的把握确定此人就是那位名震西域的秋霜月刃,但本小姐就是要赌。而且,有信心赌赢。】

        绿小叶踩着一柄竹剑垂直向上,从山脚的竹林飞上了半山腰。半空中,她熟练地调转了个方向,朝着某间炼器室疾驰而去。

        “大姐,不好了!”绿小叶纵身一跃跳下了竹剑,着急忙慌地迈过了炼器室的门槛,冲着里面的人喊道:“方方她不见了!”

        红衣女子背对着绿小叶,将手里的书本放回了桌上,不紧不慢地说道:“别着急,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绿小叶咽了咽口水,说道:“是这样的,白丹师和叶阵师刚刚来找方方了,结果却发现门口的禁制阵法被人劈开,方方已然不见踪影。然后,他们想让我们帮忙排查一下山上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座椅上的女子点了点头,但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声线悠悠地说道:“阵法被破了?把阵符拿来给我看看。”

        “哦。”想到自家大姐确实懂点阵法,绿小叶便取出阵符,不假思索地走了过去。

        “唰——”

        一道火红色的身影瞬间闪过,将绿小叶的眼睛都晃了一下。可还没等她做出任何反应,她的背后就多了一个人影,左手按着她肩膀,右臂勒着她脖子将她按住了。

        情急之下,绿小叶立刻放出神识去召唤那柄悬停在门口的竹剑。可那把竹剑却像是失去了浮力一般,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距离明明不到一丈,她和法器之间的神识联系却中断了!

        “大姐,你——”

        “想活命,就听我的话。”

        绿小叶瞳孔剧缩,因为这个声音,已经不再是曲镜茗的声音,而是另一个清冷的女声!

        与此同时,她还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脖颈间有一件特别锋利的东西,约一寸长,像是个月牙状的小刃锋。这道灵气刃锋虽小,但它的灵气波动,却是格外地凌厉与恐怖。

        绿小叶被那神秘人这样架着,却也还是鼓起勇气,大声问道:

        “你……你是谁?你把大姐怎么样了!”

        那神秘女子笑笑,说道:“她很好,不用你关心。只不过我问她问题她不愿意说,我就只能等其他人来,你是第一个。呵呵,你不用害怕,我对你们并无恶意,只是来问几个问题而已。”

        “那你,问吧。”绿小叶深知此人修为境界远在她之上,放弃了最后一点反抗的意图。

        “你是认识方方那假小子的吧?告诉我,她来你们揽月宗,是因为什么?”

        绿小叶一下子就回想起了那日傍晚,她在门外听到的方方与曲镜茗的谈话内容。她迟疑了一下,换了个比较模糊的说法:“她……好像是因为宗门的事情……”

        “是宗门交给她的任务吗?”神秘女子嗓音森然,低沉地问道。

        绿小叶沉默了许久,终究还是“嗯”了一声。

        “哼,果然……”神秘女子冷哼一声,当即放开了绿小叶,说道:“那个红衣服的小姑娘就在熔炉后面躺着,被我弄晕了。等她醒来之后替我向她道个歉吧,不好意思,打扰贵宗了。”

        绿小叶转过身去,想看看那人的容貌。可就当她转过头去的时候,那个神秘女子的身形就瞬间消失,连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绿小叶惊奇地睁大了眼睛。能够瞬间移动的方式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千幻瞬移符,但那神秘女子显然没有必要用那种昂贵的符箓离开这里。所以,就只能是第二种……

        元婴期修士才能领悟到的空间规则……

        绿小叶呼地松了口气,庆幸自己刚刚没有动什么反抗的念头。若是那人真的动起手来,不消一刻钟就能将整座月华山屠个干净,更何况她一个融合中期的小修士呢。

        她绕到炼器熔炉的后面,果然看到了靠在炉壁上的曲镜茗。经过好一阵子的拖拽,绿小叶总算是把她大姐给整上了椅子,不过就算是这样折腾曲镜茗也还是昏迷不醒,看来一时半会是醒不来了。

        绿小叶神情严肃地看了趴在桌上的曲镜茗几眼,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神念一动,指尖光点一闪,手里便多了一块漂亮的方形青玉。

        玉,亮了起来。

        “白丹师,叶阵师,劫走方方的人还在山上,是个女修。她刚刚用幻术变成大姐的样子挟持了我,问我方方来揽月宗究竟是何目的。我照实回答她说方方是因为宗门任务而来,然后她冷笑一声,说了一句“果然”之后,就离开了。此人修为至少元婴,你们俩,千万小心啊!”

        随着传讯玉简上的光芒逐渐暗淡,绿小叶也慢慢地把手臂垂了下来,然后长叹了一口气。她把脑袋侧了过去,怜惜又无奈地看了座位上的曲镜茗几眼,然后缓缓抬起头来,看向了远方那宽阔的,苍茫的天空。

        难道,真的要出大事了吗……

        “唳——”一声尖锐的鸟鸣声划过,将月华山的宁静无情地打破。

        --------------------------------------

        一小会儿前。

        白化羽和夜微凉正在月华山圈边兜着圈子,他们俩的御器速度并不慢,不消多少时间就绕着月华山转了半圈,但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裙摆飘逸的白衣少女脚踩翰墨竹笔,手里正拿着那面背后有着金色雕饰的显阵宝镜。平常时间,禁制阵法都是保持着无色无形的透明状态,只有在显阵宝镜的照耀之下,才会在局部显露出真实的面目和对应品级的颜色。

        在御器飞行的过程中,她一直用这面镜子照着圈边的禁制阵法,只不过除了那千篇一律的紫光之外,就啥也没照到了。

        “我觉得,方方不是自己逃出去的,而是被人劫走的。”

        白化羽踩在流觞剑上,和同样在御器飞行的夜微凉保持着相对静止的状态。趁着夜微凉在忙着观察圈边的阵法,他便替她理性分析道:“因为如果是方方自己逃出去的,那么大可不必拖到今天才走。而且她来的时候就被圈边的禁制阵法所伤,也不可能在那间屋子里呆了几天,就懂得该怎么破阵了吧?”

        虽然夜微凉的目光还是放在圈边的紫色光幕上,但她还是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以示赞同。

        “那么现在就有两种可能了。第一种情况,如果是月华山上的人干的,那么说不太通,因为只有绿小叶和曲镜茗她们知道方方住在这里,除非监守自盗。可能性比较高的就是第二种了,外面有人由于某种缘由知道了方方被困月华山,于是出手,把她救走了。”

        夜微凉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如此说来,确实有道理。先前在竹林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气场,或许和那人有关。可是,我到现在都没看到阵法有任何被动过的迹……哎等等!”

        高速飞行的翰墨竹笔一下子刹住了车,身为御器者的夜微凉自然是双脚扎根在了法器上面,身形只是晃了一下就停了下来。只可惜与她同行的那位剑修就没这么好运了,他看到他家凉儿突然刹车,心里不免一惊的同时,御剑的法诀一个不稳,差点就连人带剑坠落在地。

        “凉儿,怎么了?”好在白化羽危急关头稳住了法诀,才在贴近地面不足半尺的地方重新将流觞剑摆正了过来。他抬头望去,却发现这周围的雾气并不算薄,再加上夜微凉的位置比较高,翰墨竹笔的璀璨绿光到了他这儿,竟变成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光点。

        夜微凉乘着法器划破浓雾,悠悠地飘了下来,一个小跳落了地。她没有立刻回答白化羽,而是朝着圈边的方向走了几步,然后举起显阵宝镜,朝着前方的地面照了过去。

        宝镜发射出无数道金黄色的光芒,将周围的雾气全部贯穿。只不过这金光穿破浓雾照射到圈边禁制阵法的时候,还是只照出了一片紫光。

        夜微凉举着镜子,再次往前走了几步。白化羽见状立马跟上,跟她站到了一起。

        白化羽皱眉,“这紫光……”

        “是不是感觉这里的颜色,比旁边的要重一点呢。”夜微凉一手捧着宝镜,一手指向了面前的紫色光幕,说道:“这里,还有这里,这两处的颜色,似乎看起来比旁边的要深一点,你能猜到为什么吗?”

        “这是块补丁?”白化羽皱起了眉头,“有人强力破开了阵法,然后为了防止雾气逸散从而引起我们的注意,便自己摆放了一个紫灵禁制在这里,掩人耳目?”

        “是这样的。而且此人要么是也懂一点阵法,要么就是修为强大,通过神识感知到了此处乃是阵法的薄弱环节。”夜微凉不紧不慢地分析道,“而且当初我来的时候也是在这个地方布下阵中阵来削减阵法的威力,所以此处的阵法强度,比原先还要弱……”

        夜微凉将显阵宝镜一收,拿出了另一样东西。那是一块巴掌大的石片,正面朝上的那面篆刻着一个紫色的符号。

        夜微凉凝视了这石片很久,长长地叹了口气。她将这枚阵符紧紧地攥在手里,一字一句地说道:

        “现在的阵符,真是太不中用了。真想研制出一种能够紧密联系阵法的阵符,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只能当钥匙用啊。”

        白化羽接过话来,问道:“钥匙?不是说月华山里面的人出不去吗,为什么还会有钥匙?”

        “这圈边的禁制阵法都是那杨老头和另外那两个阵修合力布下的,阵符自然是掌握在他们手里。只不过本小姐接管了阵派之后,这钥匙就到了本小姐这里。”夜微凉语气轻松地说着,又把显阵宝镜拿了出来,走上前去,自言自语道:

        “不过现在依然无法判断劫走方方的人现在还在不在咱月华山上。但……我或许可以通过原阵法的断面,推算一下那人的破阵手法……”

        可就当她拿起宝镜,镜子的光芒还未来得及发出时,这位显阵宝镜的器主却突然停下了动作。她手腕一翻,显阵宝镜便化作几缕金光汇入了她的戒指里,而重新跳出来的,却是另一样东西。

        传讯玉简。

        等到夜微凉将玉简里的讯息全部听完,她的神色已经严肃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

        “怎么了?”

        “咱们俩神识印记一样,你自己看。”夜微凉将传讯玉简递给了白化羽,便用显阵宝镜照着地面,蹲下身去研究阵法灵线的断面了。

        白化羽将传讯玉简接过,将自己的一丝神识注入其中之后,很快就听到了绿小叶的声音。

        “修为……至少元婴……”白化羽听完绿小叶的传讯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元婴,第五重境,初次领悟空间规则,可在十里方圆的区域内任意瞬移,体随心动。这个境界的修士……如果不是天才,就至少是个修了两三百年的老怪……”

        夜微凉一边仔细地检查着阵法的裂缝,一边说道:“这个阵法的断面和那间屋子的几乎一样,可以确定是同一人所为。而绿小叶报信报得应该足够及时,就算那人修为元婴,也是无法带着方方使用空间瞬移的,除非她要方方死。所以,她要想从炼器室到这里,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换句话说,此人,必定还在山上。”

        “那就好,咱们可以给她来一个瓮中捉鳖。”白化羽一脸兴奋地说道,“我是筑基,你是融合,我二你三,加在一起也是五,说不定可以打得过那人哦。”

        纵然心里清楚白化羽是在开玩笑,夜微凉也还是忍不住哂笑着吐槽了一句:“呵呵呵呵呵……有一说一,你也确实是二……”

        “唉——若是个金丹,或许还有些胜算。”白化羽将方才的嬉皮笑脸尽数收了起来,微微蹙眉看向了身后的整座月华山,说道:“我的流觞剑,你的曲水琴和翰墨竹笔,都是不可多得的先天灵宝。更何况我们俩的道玺灵盘也都有融合中期的水平,再加上法宝,围攻一个金丹初期或许还能打上几个来回。可那人的实力,恐怕和十个金丹比起来,也是不遑多让啊……”

        夜微凉嗤笑了一声,说道:“何止十个?虽说结丹道劫是最凶险的道劫之一,但从金丹到元婴的突破,却是一个更大的质变。九重境界的前四重是修身,而从元婴开始,修炼的就是修士的神魂,和以前的修身有着天壤之别。筑基可御器,金丹可御空,而元婴期的修士不光可以瞬移,还能进一步领悟天地法则,懂得借用自然灵力,故而他们的术法和金丹期修士的术法比起来,强度是完全不在一个等阶上的。不过呢,本小姐也只是作为师父纠正一下你的错误而已,至于那个人,本小姐自有办法。”

        白化羽转过了身,眼中疑问之意甚浓。

        “我们晚枫海和落霞城来往密切,也与落霞高地的三千宗门交好,基本可以称得上是东域的标杆。而近十年来,西域天器宗和我家的关系一直不太好,故而天器宗的修士已经极少在东域的地界上踏足了。”夜微凉一边在草地上踱着步,一边说道:“正如你所推测的一样,方方此次前来是奉她师尊之命来找凌家姐妹的,而如果换作我是方方,那么在我知道凌星夏联系不上的时候,肯定会想方设法地去找凌月秋。虽然劝凌月秋回西域才是方方的主要目的,但事已至此,已经没法通过凌星夏旁敲侧击的时候,也就只能去直接找凌月秋本人了啊。”

        “所以这位不速之客……是凌月秋?那位裁缝铺掌柜?”

        “嗯。虽然没有绝对的把握确定此人就是那位名震西域的秋霜月刃,但本小姐就是要赌。而且,有信心赌赢。”

        夜微凉凝眸浅笑,似已想好了全部的计划。

        --------------------------------------

        约一刻钟后。

        “咔哒——”

        浓重的雾气中,不知从何处传来了一声轻响。明明这宁静的氛围已经持续了这么久,也没看到有任何人闯入这片区域,那么这声响动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声响动过后,这周围的雾气突然之间全散了。而重新出现的,是一大片铺天盖地的紫光。这紫光远比圈边的禁制阵法要厚重和恐怖得多,甚至隔绝了外界,形成了一方小天地。阵法之中,紫色的天幕开始逐渐变暗,变成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雷云,待到雷云完全铺满整个阵法穹顶的时候,恐怖凌厉的青色电光便开始在云间游走,好像就要在下一刻全数倾泻而下。

        阵法空间之中,除了雷云和闪电之外,还刮起了猛烈的强风。但这强风既不是单一风向,也没有形成漩涡,而是随机地从各种方向席卷而来,吹完南风吹东风,吹完东风吹北风,就好像有人拿着毛笔在纸上胡乱地划着线条一样。

        可阵法里,明明一个人影都没有。

        “噼里啪啦——”

        雷云像是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冲动,运起了积蓄已久的雷霆万钧之势。一道一道的闪电劈落在土地上,炸出了无数个土坑。这雷电似乎和狂风一样毫无目的地攻击着阵法内的一切,明明阵内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却还是乐此不疲地劈着,似乎把地面打穿才是它们的终极目标。

        “啪!”

        一道闪电劈下,可是这道闪电却没有砸在地面,而是在空中就消失了!

        一个灰色的身影,也因此显露了出来。

        “看来贵宗,是不想让我走了?”

        凌月秋高举着自己的右掌,轻轻松松地接住了刚才的那一道闪电。她依旧穿着那身朴素的长裙,戴着普通的饰品,面容上早已没有了往日的柔美和雅致,取而代之的是无法掩盖的憔悴。这样的形象,让人一点也联想不起来这个“普通”的女修居然就是曾经那个鼎鼎有名的秋霜月刃。若不是她的背上还趴着一个人阻碍了她的空间瞬移,恐怕这雷电再劈上一个时辰,都碰不着她的衣角。

        凌月秋目光锐利地看了看周围,当即召唤出了自己的道玺灵盘。七丈有余的道玺灵盘嗡的一声铺设开来,散发出的清冷蓝光竟有几分压过阵法紫光的态势。

        元婴期修士的气场由于道玺灵盘的出现尽数展开,瞬间镇住了周围的雷电和狂风。

        有那么一瞬间的安静。

        凌月秋单手捏起法诀,凝聚出了一个蓝色的灵气护罩。这层护罩将她和她背上的方方全部笼罩其中,隔出了一块免受紫光侵扰的净土。

        不消一会儿,阵法就恢复了运转,可是即便这些闪电凌厉如初,劈在灵气护罩上时却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般被卸掉了所有的力量,化作了一个凄美的小电火花。

        凌月秋在等待,等待有人回应她问的话。可是事与愿违,那个问题抛出去这么久了,也没见一个人出来看看她这只落入陷阱的猎物。

        “呵,藏头露尾的家伙。你们以为这种强度的阵法,就能困得住我吗?”

        凌月秋突然握紧右拳,朝着某个方向猛地挥了一下。一道夹裹着透骨寒气的灵气刃锋便从她手上的那枚蓝色戒指中飞旋而出,径直飞向了阵法的边缘。冰蓝色的刃锋低空飞过,掠过了被闪电肆虐过的棕色土地,留下了一片结了霜的拖尾。

        霜刃所过之处,皆为冻土!

        月牙状的刃锋毫无阻碍地冲破了紫灵杀阵的边缘,将这道紫色灵力屏障撞得粉碎,头顶的雷云和空中的狂风也因此渐渐地停止了躁动。待到这遮蔽天光的紫云逐渐散开,金色的阳光也就穿透云层照到了这片雾气尽散的地方,渲染出了一种雨过天晴的美好氛围。

        然而,这片区域依然是鸦雀无声。

        因为风雷阵法破去之后,这场上却多了一个更加恐怖的东西!

        秋霜月刃!

        突破阵法过后,这道冰蓝色刃锋的灵力非但没有衰减,反倒是以一个更快的速度冲向了某个位置!

        “嗖——”

        就在此时,一个长方形的盒子自虚空中飞出,直直地撞上了这道恐怖至极的霜刃。霎那间,红光大盛,这道冰蓝色霜刃竟像是刚刚那座紫灵阵法屏障一般,被那红光瞬间打成了雪片。

        两道白色身影,也从隐匿中露了出来。

        凌月秋看着他们两人的服饰,惊讶道:“怎么是……”

        “名震西域的秋霜月刃,果然名不虚传。掌柜的,别来无恙啊。”

        夜微凉招了招手,那个尺许长的盒子便回到了她的手里。她单手端着这个内藏至宝的长方形盒子,笑着说道:

        “还请凌掌柜稍安。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

        “所以,可否容小女子解释一番呢?”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61464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