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43章 方方失踪

第43章 方方失踪


【第四十三章】方方失踪

        【我想,我大概知道天器宗派人来东域,是要干什么了……】

        “这月华山还真是小啊,这才多久就上上下下逛了一圈了。”白化羽和夜微凉一同走在并不算宽阔的山道上,一边闲逛一边惬意地聊着天。

        “现在就差前面那片竹林没去过了,估计方方就在那里。”夜微凉说道。

        白化羽瞟了她几眼,嘟囔道:“好不容易出来散次步,满脑子还是正事呢。”

        “你以为我是你啊?整天没心没肺的。”夜微凉的耳朵很灵,听到白化羽的嘟囔之后立马回怼了过去,正色道:“而且说不定方方知道点什么关于九转纺星线的事情,不问白不问啊。”

        “也对。可是我们为什么不先找凌星夏,把盒子上的禁制解开,把九转纺星线拿在手里再说啊?”白化羽顿了一下,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立即自问自答道:“莫非你是在担心,如果我们把盒子上的禁制打开取得九转纺星线之后,会保护不了它?”

        夜微凉欣慰地笑了笑:“知我者莫过于小化羽你啊。不错,现在各方势力都在密切关注这九转纺星线,揽月宗这边甚至连绑架勒索的手段都使出来了。御箫阙背后有没有人暂且不论,光是他这一个纨绔子弟,就有着不小的势力。而天器宗只派了一个和凌星夏有故交的方方过来,虽说他们可能并不意在九转纺星线,但我们也不得不防。”

        说着说着,二人已经并肩走进了竹林。这竹林坐落在月华山的山脚下,看似不大,却是格外的僻静幽深,没往里面走几步,外面山上的鸟鸣声就一下子全都消失了。

        现如今,这周围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四只脚,踩着泥地的声音了。

        空气太安静了。

        安静得让人发慌。

        夜微凉下意识地拽住了白化羽,拉着他一起停了下来。

        “小化羽,气氛不对。”

        “我知道。”

        夜微凉这才惊觉自己无意识地拉上了白化羽的手,于是赶紧摆开了他,唤出了翰墨竹笔握在手中。而白化羽也抽出了流觞剑,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是阵法吗?”白化羽低声问道。

        “有可能,但不太像。”夜微凉冷静地回答道,“能把这一大片林子压得鸦雀无声,至少得是紫灵位的阵法。而这片地方并不是阵修的地盘,就算是他们的地盘,他们想暗算我,也不该用阵法。”

        “你说得对,不太像阵法,反倒有点像一个什么大人物放出了自己的威压,一下子镇住了全场。不过周围的灵气却很安静,一点异常都没有。”

        夜微凉接过了话:“可我却还是感受到了一股不弱的力量……不是灵力,而是另一种从未见过的力量……”

        白化羽眉睫一跳,瞬间明白了夜微凉所说的力量是什么。

        妖力……

        竹林……

        竹妖洛泱……

        不过按照洛泱的修为来讲,她继承了她父母的各半数妖力,又修炼了千年有余,恐怕连当今九州第一人夜明皓都无奈她何,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地把自己的妖气露出来呢?

        难道不是她……

        但也有理由是她。

        洛泱追寻了千年,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她的圣君姐姐,断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放手的。更何况,她从骨子里就没相信,现在的他能保护好凉儿。

        可能是因为这竹林吧,她是竹妖,或许在竹林之中会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白化羽没有轻举妄动,只是稳稳地拿着手里的流觞剑,没有挪动半分。而夜微凉也将灵力灌入了翰墨竹笔,法诀道印,皆可随心而动。

        这样的僵局一直持续着,没有任何一个人打破这个局面。可佩戴着爻阴玉的夜微凉却一直能感受到这股奇怪的力量所带来的压迫感,警觉地看着周围的一根根翠竹,屏息凝神。

        可还没有动静。

        “凉儿,你到底感觉到了什么啊?”

        “我也说不准,”夜微凉有些为难地说道,“但总感觉怪怪的。”

        白化羽眨了眨眼睛,抿嘴一笑,温声道:“说不定是错觉呢,咱们两个大活人在这儿杵了这么半天了,也没见谁冷不丁地跳出来给我们一棍子啊。”

        “嗯……你说的好有道理本小姐竟无力反驳……”

        “那所以我们还要在这站着吗?”

        夜微凉抿着嘴沉思了一会,又抬抬头看了这竹林一圈,终究是把翰墨竹笔上散发的绿光收了起来。她叹了口气,有些不甘心地又抬头看了几眼,终是作罢。

        “不过还是小心为好,本小姐天生慧根,直觉一向都很强。”绿光一闪,夜微凉手里的翰墨竹笔就不见了踪影。

        她长出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却被白化羽精准地点到了小鼻尖。

        “个小丫头的,真这么喜欢夸自己啊。”

        “切,懒得理你,走了。”夜微凉白眼一翻扭过头去,一个人走了。

        白化羽低笑两声,哗啦一声把流觞剑收回了剑鞘。他也回首望了这郁郁葱葱的竹叶几眼,便迈动步伐跟上了前面的白衣女孩儿。

        习惯之后,她应该就不会再觉得那股力量有什么了吧。

        不过话虽这么说,夜微凉却一直心事重重的样子,踩着地面的步伐也愈发沉重。她似乎在思考些什么事情,只不过她心中的事情究竟是什么,白化羽就不得而知了。

        “我们到了。”

        走了一段路程之后,夜微凉停住了脚下的步伐。她平视着面前的一座小屋,神情凝重地说道。

        “凉儿,看你表情挺严肃的,怎么了?”白化羽悄无声息地凑了上来,侧着身子看着夜微凉那张愁云满布的脸,关切地问道。

        “在想一会儿的措辞……”

        “你是不想让方方知道,我们是仙信阁的人吧?”白化羽试探着问道。

        “嗯。”夜微凉淡淡地应了一声。

        “确实是不好开口啊。”白化羽叹了一声,说道:“方方来自西域天器宗,怎么说也是个有身份的人。她这次来,连至关重要的七星定盘珠都带上了,肯定是奉了她师尊的命令,来……”

        白化羽的脑中忽然划过了一串线索。

        洛泱曾说,星月裁缝铺里,有着和天器宗如出一辙的禁制……

        天器宗……

        星月裁缝铺……

        凌家姐妹……

        方方……

        夜微凉看着神色异常的白化羽,皱了皱眉。而白化羽则是神秘地勾了勾嘴角,在这浅浅的笑容里,似乎又折射出了那个雪夜之中,他那的谋定天下般的自信。

        他目光微凝,轻轻地动了动自己的嘴唇,说道:

        “我想,我大概猜到天器宗派人来东域,是要干什么了……”

        “嗯?是什么?”

        白化羽笑:“凉儿,凌星夏的姐姐凌月秋,也就是星月裁缝铺的那个女掌柜,和天器宗有故交吧?”

        夜微凉闻言,瞬间张大了双眼。

        --------------------------------------

        与此同时,月芒山。

        月芒山作为揽月宗的主峰,各项设施自然是一应俱全的。就拿住所来说,宗门里的每个弟子都能分到一间不错的房间,这种房间的地上刻画有聚灵的阵法,不光可以居住,还可以当修炼室使用。同一个师父手底下的徒弟们都是分在同一座大院里,这样师父教导起徒弟的时候,会稍微方便些。

        白化羽和夜微凉的身份是道侣,而且也并非那种有名无情的挂名道侣,所以揽月宗只给他们分了一间房。现如今,揽月宗这座最大气的院子里,也只有这间房一直关着,就好像从来没来过人一样。不过揽月宗的弟子们都知道,这间房里住着的,是当今九州第一天才,和他那同样天赋异禀的道侣。

        白化羽的名字早就在整个东域传开了,而仙信阁,也因此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许多人都上仙信阁提问,问这白化羽究竟是什么来头,修为又有多少,筑基花了多长时间……这一桩又一桩的生意把身为临时接引人的贺玄清给整得脚不沾地,据他自己说,他纵横江湖几百载,还从未经历过这么累人的事情。

        没办法啊,上头不让他休息啊。

        贺玄清一度想抓住那个压榨员工的老板兼师父胖揍一顿,但无奈啊,六十年前他就打不过越关山,六十年后又能如何?

        所以这位苦逼的乾门掌尊只能埋头苦干,一个个地回答这些客人们的问题。而越老阁主则是在后院里摇着摇椅看着山水,就等着数灵石了。

        仙信阁的消息一向是全东域最灵通的。从它这儿放出去的消息,不光百分百真实,还扩散得特别快。故而这才过去几天,全东域甚至大半个九州的人都知道,白化羽是个年方十七,一日筑基的人神共愤级天才了。

        于是,各方宗门纷纷行动起来,准备把白化羽这个宝儿抢到手。结果一打听才发现,白化羽已经带着他的道侣拜入揽月宗了,一时让道门各大势力遗憾不已。

        遗憾归遗憾,可揽月宗好歹也是落霞高地的上五宗门,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

        只不过这对道侣似乎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出了名。他们仍旧紧闭着门窗,张罗着隔绝一切的禁制阵法,在这间一丈见方的小屋子里呆着,从来就没出来过。

        咳咳,他们俩是道侣嘛,说不定是在练什么双修的功法……这种事情,自然是不能被外人看到的嘛。再说了,人家就算是名扬天下,也得有些隐私不是。

        只不过,住他们隔壁的某位二少爷就有些不顺心了。

        他作为揽月宗宗主御风行的儿子,自然算是出身不凡,小有名头。更何况他和他哥哥一样都是天生灵力,天赋极高,只六十年就修到了金丹中期,虽说比他哥哥差了那么点,但也算是道门年轻一代的翘楚了。

        结果呢?

        空降了这两个师弟师妹之后,他这位二少爷的名头可是被完完全全地压下去了,能不气吗。现在说起揽月宗,天下人只知宗主御风行和天才白化羽,谁还会再提他御箫阙呢。

        此时,这位闲云野鹤的二少爷就站在院子中间,满脸阴沉地看着面前的这间屋子,攥紧了拳头。

        “叩,叩叩——叩。”

        御箫阙神情为之一振,脸上的万里愁云瞬间荡开。他赶紧朝着大院的正门跑了过去,因为他知道,这有着特殊节奏的敲门声代表着什么。

        大门的质量很好,一点门枢的吱呀声都没发出来。御箫阙拉开了门之后,看了面前的这个黑色人影两眼,就赶忙将他拉进了院子,一路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你没被人发现吧?”御箫阙拿着阵符一招手,房里的紫灵阵法便运转了起来。他拉着那黑衣人在桌边坐下,然后翘了个二郎腿靠在椅背上,好不惬意。

        黑衣人的目光被桌面上的一支竹箫所吸引,好奇地伸出了手。

        “啪!”

        御箫阙一把制住了那人,冷声道:“这是我娘的遗物。”

        黑衣人点了点头,把手缩了回去。

        御箫阙将桌上的竹箫收进了自己的袖子里,一边问道:“怎么样?我要的东西拿到了吗?”

        那人的身上披着一件纯黑色的斗篷,看样子十分厚重。他向周围张望了两下,才缓缓地把头上的兜帽摘了下来。

        兜帽之下,是个巨大的秃顶。

        须发尽白的杨华清长长地叹了口气,低了低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还……还没有……”

        御箫阙的脸一下子又拉了下来。他眼里闪着凶光,似乎非常不满杨华清的办事效率。

        “没破开禁制?那你还来找我干嘛?”

        杨华清神情紧张地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二少……实在抱歉。老朽虽说研习阵法多年,但毕竟阶位摆在那里,只是紫灵……而您交给我们的禁制是红灵阵法,我们闭关解阵了许多天,都没有得到什么进展……”

        御箫阙脸色阴沉地注视着杨华清,没有说话。

        “其实老朽这次来,是想请二少您帮老朽一个忙……”

        御箫阙的火气瞬间就上来了:“我让你办的事你不给我办好,还反倒找我帮忙?当时你口口声声说你是月华山第一阵修,结果呢,你的禁制解到哪里去了?”

        “二少,”杨华清的脸也冷了下来,“当时老朽说的也只是尽力而为,可从未打过包票说一定能解开。”

        “你——”

        御箫阙有一种想揪住杨华清衣领的冲动,但作为需要注意形象的名门子弟,他终究还是忍住了。

        “呼——”御箫阙长出了一口气,似乎想用这个表面上的动作给自己提供一种消了气的心理暗示。他强颜欢笑地抬了抬嘴角,说道:“说吧,什么事?”

        “我想请二少,帮我报一桩血仇……”杨华清的右手放在圆桌上,此时已是攥紧了拳头,青筋暴起。

        “非亲非故,你的仇凭什么让本少爷帮你报?”御箫阙挑了挑眉,话锋一转:“不过我倒是很有兴趣听听,堂堂月华山第一阵修,手下势力那么庞大,在月华山那么个小地界里,还有什么仇是自己报不了的?”

        杨华清犹豫了片刻,无奈地叹了口气,遂将事情和盘托出。说完之后,他竟是直接离开座位跪在了地上,以头抢地,大喊道:

        “二少!只要您能帮我报这个仇,就算您要我的这颗项上人头,我也甘愿引颈受戮,绝不推脱!我这辈子现在只求一件事,那便是让那妖女,挫骨扬灰!”

        御箫阙听着杨华清的陈述,用手指头敲了敲桌面,陷入了沉思。

        --------------------------------------

        “请问,有人吗?”

        无人应答。

        站在屋子的门口,白化羽和身旁的白衣女孩对视了一眼,无奈地耸了耸肩。他撩拨了一下自己耳边的那一绺长发,转过身来对夜微凉说道:“怎么办啊凉儿,似乎没人啊。”

        “按道理,曲镜茗是不会让方方到处乱走的……”夜微凉咂了咂嘴,驱动自己的小脑瓜子转了转,突然灵光一现。

        她别有深意地朝着白化羽眨了眨眼,兴致勃勃地说道:“哎,本小姐有个好办法。方方肯定还在这房子里,只不过可能在潜心修炼,没听到我们敲门。不过她饭总是要吃的吧?咱们就在旁边蹲着,到了饭点,肯定会有人给她送饭的!”

        白化羽垂了垂眼睑,看着一脸认真的夜微凉,不由自主地损了她一句:“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啊,小吃货。”

        “怎么了,不服啊?”夜微凉突然踮起脚来,做了个要揪白化羽耳朵的假动作,吓得白化羽连连闪躲。看着肢体和表情同时扭曲的白化羽,夜微凉捧腹大笑。

        “告诉你,本小姐的座右铭就是,唯美食和道侣不可辜负。”

        白化羽还摆着抬手招架的姿势,喊道:“那你刚刚还想对你道侣的耳朵下手!”

        “你?”

        夜微凉裙摆一摇,翩翩地转了过去,摆了摆手不以为意地说道:“等什么时候你真的变成本小姐的道侣了,再说吧。”

        夜微凉说着,步履轻快地走开了。

        白化羽咧嘴一笑,默默地跟了上去。而就在此时,不管是站在前面,满脸笑容的夜微凉,还是跟在后面,目光柔和的白化羽,都在同一瞬间停下了脚步。

        迎面走来的一个人影,也紧跟着他们的动作停了下来,然后朝着他们微微福了个身。

        “小叶见过二位掌派。”

        夜微凉露出了有点不自然的笑容,回了个礼。

        “你们是来找方方的吧?”绿小叶仍旧是穿着那身绿色长裙,一边缓步走向二人一边说道:“大姐跟我打过招呼了,说你们今天会来。前几天,方方一个人强闯月华山禁制阵法,被阵法袭击,后在此养伤。而她似乎和我家大姐有点故交,大姐就将她留在这里了。”

        绿小叶说着,穿过两人走到了屋子的门口。她五指一伸,一道流光闪过,一枚小石片状的阵符便出现在了她的手里。

        “进来吧。”绿小叶一面朝着门外的二人说着,一面推开了房门,朝着房门内的方方朗声道:“方方姑娘,有两位朋友找你。”

        房门吱呀作响地旋转开,三人鱼贯而入,却发现这间小屋子里居然空无一人。床上,桌旁,窗边,一个人影都没有。

        进门的三人,全都愣了一愣。

        夜微凉登时蹙眉,从空间储物戒里取出了一面镜子,拿着它转过身去,在墙壁上照了一下。

        “灵阵,现!”

        埋藏在墙壁中的禁制阵法被镜子一照,阵法灵线就渐渐地显现了出来。只不过这些紫色点线游动到门口的时候,就不约而同地停止了蔓延,留出了一个刀刃状的豁口。

        “阵法被人……劈开了?!”绿小叶惊呼道。

        “啧,这年头的阵符真的不行,阵法被破了都没有半点反馈,只能当个普通的钥匙用。”夜微凉走上前去观察了一下墙壁和灵线,自言自语道。

        “恐怕是有人比我们更早来到了这里,把方方给先一步带走了……”白化羽再次用视线排查了一下这个房间,然后转过身来,用镇定的语气对绿小叶说道:“小叶仙子,你现在立刻去找曲炼器师,叫她帮忙留意一下山上有没有什么形迹可疑的人。我和凉儿去绕着山脚转一圈,看看圈边的禁制阵法有没有出什么问题。我怀疑……有生人上山了……”

        绿小叶重重地“嗯”了一声,急忙忙地朝着门外跑去了。

        留在房间里的白化羽和夜微凉对视了一眼,默契地点了点头,各自唤出法器踩了上去,御器而出。

        “看来,事情有点麻烦了啊。”

        迎着徐徐吹来的微风,夜微凉笑着问道:“自从跟了我之后,麻烦的事情一桩接着一桩,是不是有些后悔不该来啊?怎么样,还愿意继续做本小姐的挂名道侣吗?”

        “当然愿意了。”

        白化羽哽咽了一下,目光在夜微凉的小脸上多停留了一会儿,便转过头去看向了前方。

        早在上辈子,就愿意了啊……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61464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