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42章 庭院深深

第42章 庭院深深


【第四十二章】庭院深深

        【白化羽敢对天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难以忘怀的画面。】

        “多谢曲小姐昨日的仗义相助,微凉自执掌阵派以来,还未向你当面道谢呢。”

        今夜万里无云,月朗星稀。月华山峰顶的那条河里摆放着一套石质桌凳,位于山崖的边上。坐在石凳上,吹着山顶的微风,听着脚下的潺潺水声,沐浴着静谧的夜色和月光,想来应该是件不可多得的美事。

        “哪里的话,今早如果不是叶小姐料事如神提前埋好阵法救我,我哪还有命在这里跟你说话啊。”曲镜茗端起茶壶倒了一杯茶出来,将茶杯缓缓地朝夜微凉推了过去,说道:“茶技拙劣,还望见谅。”

        夜微凉有礼貌地笑了笑,将茶杯端到嘴边吹了几下,说道:“好了,知道曲小姐是个性情直爽的人,我就不跟你客套了。不知曲小姐深夜约见,所为何事?”

        “呵,既然你也这么直说了,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我想问一下,昨天清晨山脚下那个窟窿,是你捣鼓出来的吧?”

        “哎呀,被发现了呢。”夜微凉故作惊奇。

        “少来,懂得用蓝灵阵法作阵中阵破解紫灵阵法的,除了你还有谁啊。”曲镜茗嗔怪道,“不过既然你懂得破解禁制,那……镜茗有个不情之请。”

        “曲小姐但说无妨。”

        “我想请你再破一次禁制,送一个人出去。”

        夜微凉嘴角一扬。

        “那个人,是不是叫方方啊?”

        曲镜茗的手猛地一抖,差点连茶杯都没有拿稳。她看着夜微凉那张镇定到几近冰冷的脸,心中升起了一朵巨大的乌云,疑惑,或是戒备。

        “你怎么会……?”

        “我们这次上月华山,本就是为了找她而来。我和我道侣已经分别执掌了阵派和丹派,却并没有听说之前有奇怪的人上山。所以我推测,她是被你们炼器师给藏起来了。”

        “你认识她?”

        “勉强算认识吧。”夜微凉淡淡地说道,“我想从她身上了解到一件事情,等我知道了想知道的东西之后,自然会破开阵法,放她出去。只不过到那时候,她恐怕就不愿意走了。”

        夜微凉低头看向了杯子里的清茶,将目光聚焦到了一片忽上忽下飘忽不定的茶末上,神情淡漠。

        曲镜茗看着夜微凉这个微微垂眸,若有所思的表情,以为她心中又在盘算着什么新计谋。毕竟这个小姑娘的厉害,她可是亲眼见识过的连老奸巨猾的杨华清都给她安排地明明白白,而现在,她若真的有什么想法……

        “你……”曲镜茗的神色有些紧张。

        “安啦曲小姐,”夜微凉突然甜甜地笑了起来,让人完全不觉得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儿有半分的威胁。她举起了手里的茶杯,将杯中的清茶一饮而尽,说道:“方方怎么说也是我的朋友,我是不会算计她什么的。我只是想问她点事情,仅此而已。”

        “啊……”曲镜茗松了一口气,说道:“方方也是我的朋友,所以……呵,是我冒犯了,抱歉。”

        “没什么,看来我给了你一个不太好的印象呢。”夜微凉似乎一点情绪波动也没有,依旧是用着温柔的嗓音说道:“那她现在在哪,我可以去见见她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她这个时候应该在修炼,还是不要打扰她的好。”曲镜茗回答道。

        夜微凉笑了笑,她已经听出了曲镜茗的言下之意。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告辞了,明日再登门拜访。晚安,曲小姐。”

        夜微凉从凳子上跳了下来,踩着流动着的水面走了几步,便唤出翰墨竹笔御器而起,化作了一道墨绿色的光芒朝着远方飞去了。

        曲镜茗凝望着那道光芒消失前的最后方位,握着茶杯的姿势许久未动。最终,她还是缓缓地将茶杯送到了唇边,抿了一小口,随后沉重地出了一口气。

        --------------------------------------

        “凉儿回来啦。怎么样,跟那个炼器师谈得如何啊?”

        昏黄的烛灯下,是一张俊美风雅的脸。只不过这张脸的主人正侧卧着躺在床上,用手撑着脑袋,翘起了一个并不风雅的二郎腿。

        “还算可以吧,没打起来。”夜微凉轻轻地带上了门,然后一脸嫌弃地看着床上的白化羽,说道:“喂,你小子洗过澡没啊,直接躺床上了?”

        “当然洗过了啊,自从跟凉儿在一起之后,我可是非常注意干净的。本来像我们这些修炼道法的人是可以免俗的,不过既然我家凉儿爱干净,那我也就只能顺着来了呗。”白化羽一边说着,一边往边上缩了缩,用指节敲着旁边的空位子说道:“来凉儿,里面这个位置是你的。”

        “滚啊,”夜微凉在桌边坐了下来,脸颊微红,气鼓鼓地说道:“谁要跟你睡在一起啊。”

        “我这不是怕你睡觉的时候从床上滚下来,这才让你睡里面的我睡外面的嘛。人肉挡板,了解一下?”

        “你想死本小姐成全你啊……”

        “嘿嘿,”白化羽傻笑了两声,一骨碌爬起来坐在床边,说道:“好啦,不逗你了。确定了吗?方方是否真的在炼器师那边?”

        “确定了,我们明天就去找她。”

        见到白化羽不再吊儿郎当,夜微凉的语气也正经了起来。她思索了一会儿,拿出了一个尺许长的盒子,将它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上。

        盒子通体漆黑,质地坚硬如铁,却又有一些浅浅的木头纹路附着其上,像是用一种特殊的木料打造的。正面朝上的盖子上还刻画着一堆密密麻麻的红线,让人一看就脑袋发晕。

        白化羽的眼睛睁大了些,惊讶道:“莫非这就是……”

        夜微凉神秘地笑了笑,说:“虽然杨华清倒了,但和他一起研究阵法的另外两个阵修却还在。而我执掌阵派之后,自然接管了阵派内的一应大小事务,也包括了这个盒子。据那两个人讲,这个盒子就是御箫阙交给他们的任务,只不过就凭他们,还破不了这上面的禁制。”

        “九转纺星线……”

        “对啊,这盒子里装的就是九转纺星线。所以,我们基本上可以算是大功告成啦。”夜微凉轻轻地拍了拍白化羽的肩膀,满脸欣喜。

        白化羽却一下子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可是这盒子上的是红灵阵法禁制啊。凉儿,你虽然有很强的阵法天赋,但目前来讲,你的阵法修为并不算超绝。这个禁制,你解不开吧?”

        夜微凉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我的阵法修为的确不算超绝……

        “但本小姐,最讨厌别人提起这事!”

        夜微凉的手本来就搭在白化羽的肩上,此时一掌横削过去,白化羽反应再快也躲不过,被她一掌拍在了后脑勺上。

        “凉儿你打我干嘛啊!”

        “你蠢啊!我们救了凌星夏,这个禁制让她姐姐帮忙开不就行啦!真笨诶你。”

        面对夜微凉的数落,白化羽完全无法还嘴,只能缩在床边作猫咪状。

        “唉——”夜微凉叹了口气,说道:“可如果事情有这么简单就好咯……”

        “嗯?怎么说?”

        “我有个师姐在西域。前些日子,我托她去了一趟天器宗,帮我查清楚了一件事情。”

        夜微凉微微垂眸,语气轻缓地说道:

        “方方是天器宗宗主曲宇轩的亲传弟子。我估计她此行东域,也是为九转纺星线而来。”

        白化羽略微有些讶异,“那这么说,不光揽月宗的人觊觎九转纺星线,就连远在西域的天器宗也对它感兴趣。不过我们是为了调查千年前的静云仙侣,他们又是出于何种原因?”

        “我不知道。说不定方方只是因为联系不上凌星夏,才来揽月宗的呢。但我总有一种预感,后面会发生什么脱离掌控的事情……”

        白化羽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哦?女人的直觉?”

        “是少女的直觉好吗!你这个人会不会说话啊?真是的。”

        “哈哈哈哈哈哈……都快十六的人了,簪子都插过了,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少女啊?”白化羽眨了眨眼睛,“听说在凡界那边,你这个年纪的女子都要嫁人生小孩了,你看看你,到现在都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姑娘。”

        夜微凉横了白化羽一眼,没有说话。

        “好啦凉儿,时候不早了,睡吧。”白化羽侧过身子倒了下来,躺在床的外侧,伸出三根手指并起指向天花板,说道:

        “阵修那边没有空余的屋子,所以就只能委屈你了。放心吧凉儿,你睡着的时候,我保证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随便你,本小姐去外面找棵树。”夜微凉从座位上起身,随着一道紫光闪过,她就抱上了一床被褥在怀里,一摇一晃地开始往外走。

        “哎?别啊凉儿,现在倒春寒,外面冷。”

        “那我打地铺。”

        夜微凉顿住了步伐,回过头来语气平淡地说着,一边跪在地上,在白化羽的床沿正下方铺起了褥子。

        “喂喂……没必要吧,咱们又不是没在一张床上睡……”

        “嗯?”

        夜微凉突然直起身子转过了头去,满脸杀气腾腾。

        白化羽看到夜微凉这个表情,吓得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浑身寒毛直立。

        夜微凉见他已经面色惨白地闭了嘴,便慢慢地转回身去,背对着白化羽偷偷地抿嘴一笑,开心得不得了。

        白化羽侧身审视了夜微凉几眼,踌躇了一会儿,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凉儿,要不……你睡床,我打地铺?”

        “好呀。”

        话音刚落,一道白色的影子就划过了白化羽的面前。还没等他看清楚那道白影是怎么飞过去的,那人就已经盘腿坐在了床上,用那一大团被褥垫着手肘然后双手托着下巴,眼睛眯成了缝。

        看着瞬间窜上床的夜微凉,白化羽也瞬间炸毛,“你动作要不要这么快啊!!!”

        “嘻嘻,我就知道,我家小化羽对我最好了。”夜微凉的小嘴像是抹了蜜一样瞬间变甜。她可爱地笑了笑,然后托着自己的小脑袋,说道:“呐,早点睡吧,要我帮你铺一下床垫吗?”

        “不……不用了……你还是好好睡你的吧……”白化羽满脸黑线,运起隔空御物的术法将床上的垫子移到了下面的地上,可却因为他修为不高,运用得也不熟练,这床垫子下地之后就变成了乱糟糟的一坨。

        “哈哈哈哈哈……”夜微凉开怀大笑,在床上铺好被子垫好枕头,侧过身睡觉去了。

        白化羽作为半个江湖人,自然不像晚枫海的大小姐那样娇惯。他只把床垫铺好,不用枕头也不用被子,侧身枕着自己的手臂就闭上了眼睛。

        其实他不经常睡觉的,自从那天夜微凉帮他开灵之后,他就不怎么睡了。晚上一个人的时候,双手捏个清心的咒法,既能温养精神又能引周围灵气入体,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他也确实好久没体会过睡觉是什么感觉了。

        但夜微凉似乎对睡觉这门“功法”,情有独钟?

        那好吧,这次就陪她睡上一觉。

        睁开眼看了床上那个小女孩最后一眼后,白化羽就翻过了身,开始琢磨该怎样进入天人合一的梦境。

        “呼啦——”

        旁边的地板上,突然多了一个披头散发的阴影。

        “怎么了?”

        “饿了。”

        “……”

        --------------------------------------

        第二天早晨,白化羽在地铺上睡到自然醒,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他试着扭动一下身子,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样,动都动不了。

        鬼……鬼压床?

        虽然意识还没完全清醒,但白化羽还是尝试着用力动了动。这下他才发现,原来不是动不了,而是被一个挺重的东西压住了全身,不方便挪动而已。

        他终于侧过了头去。

        “……”

        白化羽敢对天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难以忘怀的画面。

        夜微凉的整副小身板全都压在了他的身上,卷着半张被子,另外那半张还搭在床上。她的头发乱得不成样子,像八爪鱼的触手一样到处伸着,而白化羽自己也蓄着长发,这一大堆头发混在一起,也不知道有没有打结。

        一颗小小的脑袋侧向了白化羽这一边,脸上的某个器官此时正有规律地一张一合着,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她右臂的臂弯顶在白化羽的下巴上,然后手臂弯曲环绕着他的脑袋,手掌反扣住了他的头顶。

        至于下半身,白化羽的视线暂时无法达到。只不过被完全吓醒之后,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腿上正摆放着某人的两条小短腿,还有两只赤着的少女玉足。

        一开始是动不了,现在是不敢动。

        万一这小祖宗醒了可怎么办啊啊啊!

        白化羽脑子里已经浮现出了一个画面:他动了动身子,然后夜微凉猛地一惊醒,衣衫不整、满脸潮红、意识朦胧地看了他几眼,再然后……

        再然后就出人命了啊喂……

        虽然他已经无数次地违反了拜师协议上的规定,可这次不一样啊……

        怎么办怎么办……

        白化羽脑海里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还算可以的解决办法。虽然他整个人都被夜微凉这个小魔鬼压住了,但他还剩了一只手在外面。

        紫光一闪,那只手上便多了一张黄色的纸条。

        “千幻瞬移符,走!”

        白化羽心念一动,指间夹着的那符纸顷刻之间烧为了灰烬。同时,白化羽整个人也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而趴在他身上的夜微凉,也就自由落体扑进了下面的床垫里。

        “嗯唔呜……”夜微凉低哼了两声。

        白化羽坐在床沿,拍了拍手里的灰。他看着地上那个女孩儿沉思了一会儿,想着她下次睡觉的时候,一定要用棉被给她卷成毛毛虫状,再拿绳子捆上几圈系好才行。

        三万灵石一张的保命神器千幻瞬移符啊……就这么打水漂了……

        就在白化羽思考着要不要叫醒夜微凉这个世纪难题的时候,地铺上的那个女孩突然动了动身子,萌萌地撑了个懒腰,坐了起来。

        “诶,我为什么会在下面……”

        她转了一下脑袋,看向了坐在床上的白化羽。

        “你……”

        “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干啊!”白化羽连连否认,冷汗直冒。

        “没被我砸到吧?”

        “诶?”白化羽一愣神。

        “唔……应该又是我不小心滚下来了,没砸到你就好。”夜微凉摸着自己的脑袋,温声细语地说道:“你先出去一下吧,我换个衣服,梳妆打扮一下。”

        白化羽皱了皱眉,似乎很奇怪这位大小姐怎么突然就变了性子。不过他还是很听话地蹦下了床,步伐稳健地走了出去,带上了门。

        孤身呆在房中的夜微凉,突然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她她她她昨晚到底干了什么啊啊啊!

        白化羽比她先醒,而且刚刚举止又那么反常,肯定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睡姿?表情?嘴角淌下来的口水?

        而且说不定就在刚刚,她一边做着美梦,一边把白化羽的脑袋当成了什么好吃的东西,抱着他在他脸上吧唧了几口……

        ……

        有画面了……

        呜呜呜……

        这一睡着就雷打不动而且还在睡梦中放飞自我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能改哇……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61464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