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40章 名动月华

第40章 名动月华


【第四十章】名动月华

        【凉儿,现在的我们,只是小有名气,顶多算是名动月华罢了。不过,如果我们真的有像静云仙侣那般名扬天下的一天,你愿意陪我一起,去看那个太平盛世吗?】

        “呲——”

        “噗哧——”

        杨华清摇晃了一下身子,松开了夜微凉的小手。他低头看了看右手腕间的血痕,又看了看自己胸口上那把从后背穿到前胸的木剑剑尖,满脸震惊。

        “你……你是何人……”

        白化羽紧握着手里的流觞剑,略带挑逗意味地向杨华清传音道:“当然是来要你命的人啊。”

        杨华清整个身子都颤栗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把脑袋转向了左边,张了张嘴,却只能发出一些模糊不清的音节。

        “不用看了,你那三个徒弟现在被我的酒雾隔着,视线和神识皆不可出体五尺,完全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地躺下,比较好。”

        白化羽一边传着音,一边啪啪两指点在了杨华清背部的两条重要经脉上,然后按住他的左肩,稍一使劲就将这个不省人事的秃顶老头儿扔到了旁边去。

        他目光如炬地看了这个被木剑贯穿了琵琶骨的老头儿几眼,便冷漠地转过了头。

        现在他的视线里,只有一个人。

        也只能是那一个人。

        白化羽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将膝盖弯下去,跪在了那个白衣女孩儿的身旁。他静悄悄地伸出手去,抱住她的肩膀将她的上半身扶起,然后紧紧地将她搂在了怀里。

        他的双掌按在她的背上,亮起了两团浅浅的白色光芒。光团亮起的时候,夜微凉轻哼了一声,在白化羽的怀里动了动,然后缓缓地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她自己的眼中,只有远方练阵房墙壁上的阵法图样,但借助与白化羽联通的五感,她还看见了自己那张毫无血色的脸。随着身体知觉逐渐回复,她很明显地感受到有一双大手按在了自己的背上,也感受到自己现在,正趴在一个人的怀里。

        纵然没有看到那张贯穿了梦境和现实的脸,但听着这熟悉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夜微凉的脸上就不自觉地泛起了红光。她腼腆地笑了笑,然后抿了抿自己那苍白和干枯的嘴唇,满脸安娴地将眼睛又闭了回去,同时开启了封印五感联通的定魂钉,整个人如同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

        未几,白化羽叹了口气,收回了灌输灵气的双手。这种把灵气强行往人体内灌的方法效率很低,能成功被吸收的灵气基本上是十不存一,大多都被浪费掉了。

        不过他心疼的不是灵气,而是昏迷不醒的夜微凉啊。

        他将她从自己的怀抱里松开,转而双手扶着她的肩膀,一言不发地凝视了她许久。最终,他抬起手来轻轻地拭去了夜微凉嘴角的血迹,然后细心地帮她整理好了额前和耳边的发丝。

        夜微凉闭着眼睛,却是无比清楚地感受到了白化羽为她做的每一件事。

        白化羽熟练地将面前的这个白衣女孩抱了起来,站直了身子。流觞难醉道印制造出的酒雾能够隔绝金丹期及以下的修士们的神识,但却无法阻拦道印使用者半分。现在,白化羽就能轻而易举地看到仍在酒雾中酣战的五人,也能看到站在练阵房边缘的一群修为微末的小修士。

        呵,回过头来想想,他自己的境界也只有筑基中期,似乎也算在“修为微末小修士”的范畴里呢。想起那两个炼器师的上古神火,还有那三个阵修的霸道剑气……白化羽险些要忘了自己,刚才是抱着一种怎样的勇气和心态,去冲破他们的剑气和火劲范围的。

        是因为流觞剑吗,因为它的道印能将他的身形完全隐匿于酒雾之中,让他能够轻松闯过那五人的领域,而不被他们察觉半分。

        恐怕不是。

        是因为,这个人吧。

        白化羽低下了头,看向了怀里的小人儿和她那一头垂在半空中的长发。恍惚之间,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名扬天下的妖族圣君,看到了当年的静云仙侣,看到她立于落霞之巅,睥睨天下。

        白化羽往右边扫了一眼,神念一动就召回了插在杨华清身上的流觞剑。随着他的神识操控,流觞剑在空中晃了几下,甩掉剑尖上的血迹之后,便乖乖地插回到了他腰间的剑鞘中。

        充斥着整个练阵房的酒雾,也伴随着剑身入鞘时的咔哒声,尽数汇入了流觞剑的剑鞘之中。

        打斗的五人见状,立马就停了手,齐刷刷地朝演阵台这边看来。

        “师父!”

        “师父!”

        那几个人连剑都没来得及收就急忙忙地跑了过去,把地上的老头儿搀了起来。两个师弟一人扶了杨华清一边肩膀,只剩下络腮胡子师兄在一旁站着。

        络腮胡子看着杨华清身上那个寸许长的血洞,脑子里顿时变得一片空白。

        “师父……你……”

        并无回答。

        在络腮胡子的眼里,他师傅杨华清耷拉着脑袋,头顶上用来束住头发的小冠也歪到了一边,满头花白的头发杂乱不堪。

        一边,是那只刚运过妖法,还未来得及收回就被强行砍断了经脉的手。而另一边,则是从乔晨露身上抢来的千机玉手。此时,这两条手臂都有气无力地低垂着,跟从海里刚捞上来的死鱼没什么区别。

        络腮胡子这才意识到白化羽的存在。

        “唰——”

        金丹期出手的速度何其之快,几乎只是一息之间,那柄阔剑的黑色剑尖便已破空而至!

        白化羽双目一凝,怀抱着夜微凉灵巧地转动身子躲了过去,再往后一个纵跃,无巧不巧地又躲过了络腮胡子的第二剑。

        他跳下了演阵台的红砖,站到了曲镜茗和绿小叶的身前。

        这身法!

        络腮胡子和曲镜茗两人心里咯噔一下,几乎是同时放出了神识,查探了白化羽一番。当他们发现这个面容俊秀的翩翩公子看似深不可测实则只有筑基期修为的时候,全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我对剑这门兵器,还是颇有见解的。”白化羽笑着说道,“你的剑虽然声势浩大霸道强横,但却过于笨重。光凭起手之势,就能很轻松地判断剑锋的走向,躲避起来就简单得多了。”

        “你……你是何人!”络腮胡子被白化羽当众揭短,有些羞愧难当,“你不是月华山的人吧!你是怎么上来的!”

        “我?以前不是,现在是了啊。”

        白化羽神念一动唤出了那块丹堂老叟留给他的木牌,令其悬浮于面前的空中,笑吟吟地说道:“我现在是月华山丹修之首,怎么,不认识这块牌子吗?”

        “呃……”络腮胡子一时无言。

        “我来得晚,不是很清楚你们为什么打起来,也不是很清楚那边那个老头为什么会对我的道侣下此狠手。”白化羽顿了一下,语气突然变得低沉:“不过我想知道,她伤成这样,有没有你们几个人的份?”

        白化羽的眼睛不再是完全睁开,而是刻意压低了一点视线,显得极度危险。明明他只是个筑基期的小修士,双手还抱着一个“不省人事”的道侣,按理来说络腮胡子应该完全没有理由怕他才是。可白化羽说话的时候却带着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威压,无人敢直撄其锋。

        “我……没有……”

        “没有就好,谢谢你咯。”

        白化羽露出笑容,甩下这句话便转过了身去,看向了身后的曲镜茗和绿小叶。他有礼貌地低了低头,语气平稳地说道:“也多谢二位仙子仗义相助,若不是你们,我家凉儿这次可能就真的要遭他们的毒手了。”

        曲镜茗的目光在白化羽的脸上多停留了一会儿,一时没回他的话。

        白化羽挑了挑眉,“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噢,没有,”曲镜茗回过了神,说道:“我也只是替这位姑娘打抱不平而已,没什么的。”

        白化羽笑笑,没有在曲镜茗面前多停留半分。他抱着夜微凉又走回了去,站上了演阵台的红砖,向着整个练阵房里的人宣告道:

        “各位,刚才发生的一切,你们也都看在眼里。月华山阵修之首杨华清原是为霜居士的师弟,四百年前鬼迷心窍不顾同门情谊,趁为霜居士危急之时,夺其千机玉手为己用。呵,各位都是有良知的人,这样行为卑劣,不仁不义的人,你们还要奉他为阵修之首吗?”

        师兄弟三人看了一眼杨华清,默不作声。

        白化羽见无人应答,便继续道:“我不是很懂你们阵修之间的规则。刚刚是在比试吧?结果是谁赢谁输,有谁能给我说明一下吗?”

        “是……是杨前辈输了……”一个缩在角落里的小男孩小声地说了一句,然后话音刚落就连忙躲到了人群后面,生怕被杨华清手底下那三个徒弟发现一样。

        “是这样吗?”白化羽侧了侧头,把接话权扔给了一旁的络腮胡子。

        纵然这位大师兄心有不甘,纵然月华山三修之中丹修势力最为孱弱,但他面对现在的丹修之首的时候,方才阻拦曲镜茗时的硬气却是一点儿也没有了。

        不光是因为身后没有了师父撑腰,更多的是因为白化羽这个人,太奇诡了。

        一个筑基中期的小修士,却拿到了丹堂药老所授的令牌,无声无息地坐上了丹修之首的座位。

        一个筑基中期的小修士,却能轻而易举地躲过他两剑,指出他剑法的漏洞。

        一个筑基中期的小修士,却能捣鼓出那么厉害的酒雾,就连他这个上百年道行的金丹期修士,都被阻隔了神识。

        这人是不是压制修为……还真不好说……

        看着满脸“和善”的白化羽,络腮胡子头上又渗出了汗珠,竟是比刚刚和夜微凉斗阵之时还要紧张。他没有说话,只是咽了咽口水,轻微地点了一下头。

        “那可就太好了,”白化羽的表情一下子就轻松了下来,“既然她打败了你们这儿的第一阵修,那么按照月华山能者居之的老规矩,这阵修之首的位置,是不是该换她来坐啊?”

        整个练阵房,鸦雀无声。

        是啊。

        打败了杨华清,那就意味着这个小女孩,就将成为揽月宗月华山上,新的第一阵修了……

        曲镜茗顿时有些感慨,她不知道,在几年前她抢了绿小叶位置的时候,绿小叶又是做何感想的呢……不过还好,杨华清和那个白衣女孩算是从此结下了梁子,而她和小叶,却是变成了好姐妹。

        曲镜茗悄悄地伸出手去,拉住了绿小叶那只刚御动过青莲灵火的纤纤玉手。绿小叶开始还有点吃惊,但在对上曲镜茗的目光的时候,也了然地笑了笑,一同将目光投到了演阵台上的那对道侣身上。

        她们这两个炼器师之间的友谊,开始于月华山巅的炼器对决上。

        不知道上面这对白衣白裙的道侣,又是因为什么事情,互相住进对方的心里的呢?

        演阵台红砖之上,被白化羽双手抱着的夜微凉悄悄地睁了一下眼,一双可爱的小眼睛像做贼一样滴溜溜转了几转。为了防止白化羽察觉她在装晕,她很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身子不做出任何动作,只是用仰视的角度偷偷地看了白化羽一眼,但就只是这一眼,就足够让她心动。

        以前……好像没觉得白大耳朵长得这么好看啊……

        怎么现在却……

        算了算了,肯定是错觉。

        夜微凉权当自己刚刚什么都没看到,不动声色地把眼睛又闭了回去。

        然后,就感觉自己的身体移动了起来。

        “那各位,在下就先告辞了。明日辰巳之交的时候,我再带她来跟诸位正式地见个面,顺便交接一下阵修一派的有关事宜。”

        白化羽依旧是那么云淡风轻地笑着,似乎全然没有发觉自己已经变成了这练阵房中的焦点。他低头看了怀中的女孩儿几眼,便气定神闲地走进了人群,穿过了人群,远离了人群……他迈着一种让怀里人完全感受不到震感的轻轻步伐,朝着练阵房的大门缓缓而去,只给后面的人留下了一个逆光的背影。

        --------------------------------------

        “说实话,你的心可真大。”

        白化羽坐在床边,喂夜微凉服下了一颗补益气血的丹药。再喂她喝了一小口水将丹药顺了下去之后,他就扶着这个披头散发的女孩儿躺下了身子,好不温柔。

        躺在床上的夜微凉被他逗笑了,声音有些虚弱地说道:“本小姐怎么就心大了。”

        “不光心大,还喜欢逞能。”白化羽埋怨道,“那么轻易就和杨老头定下了赌注,你那么聪明,肯定知道他不会乖乖遵守赌约,最后会大打出手。你就不怕我没来啊?”

        “呵,”夜微凉轻笑了一声,说道:“除了和你在落霞城的第一次相遇之外,你几时见你师父我算错过事情。如果你不来,那么我就不会用千机玉手解阵,而是当场揭露他设伏杀我的事实。到那时候,他必是众叛亲离身败名裂,我照样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啧啧,那反倒是我多余了咯。”

        “哈哈哈……咳咳……”夜微凉笑出了声,却被咳嗽打断了。她缓了一会儿,水灵灵的大眼睛弯成了一条缝,笑着说道:“都说了,你几时见你师父我算错过事情。你小子要是不来的话,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白化羽了。定魂钉都开了,这边的剑拔弩张你也全都通过本小姐的眼睛看到了,你那么在意本小姐,还能安坐不成?”

        白化羽笑着揉了揉夜微凉的脑袋。

        “别弄别弄!”夜微凉使劲摆脱了白化羽的手,小嘴一撅,气鼓鼓地说道:“本小姐最讨厌别人玩我的头发了。”

        “我是别人吗?”白化羽目光真挚地盯着夜微凉,又一次撩拨了她的心弦。

        她抿着嘴,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下唇,纠结了挺久一会儿,突然摆出一张啥表情都没有的脸,说道:

        “当然是了,‘别人’这个词儿,是一个称呼,用于指代除了说话人自己之外的其他人。本小姐有说错吗?”

        白化羽看着一本正经的夜微凉,忍俊不禁。

        “别光说我了,”夜微凉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深邃,她枕着自己的长发,仰着头,看着头顶上那并不像仙信阁和晚枫当铺那样气派的房梁和屋甍,喃喃道:

        “你不也是个,心又大又逞强,还动不动就为我拼命的傻子二货吗。据我估计,那三个人最少都是融合后期,真要硬碰硬地打起来,你觉得你又会有多少胜算?也多亏了你那虚虚实实的本事,让他们都以为你是个压制修为的高人,这才让你全身而退的。”

        “凉儿可真是聪明啊,当时都晕倒了,却什么都被你猜中了。”

        她哪是猜的啊。

        那是亲耳听的亲眼看的好吗。

        还好还好,他这样讲,肯定是没有发现她当时是在装晕。

        不过夸她聪明这种事,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多来一点吧,嘻嘻。

        夜微凉的心里喜滋滋的,冲着白化羽连着眨了好几下眼睛,也不知道是传的什么情。她笑了笑,说道:“可不得聪明点儿吗,不然哪儿配得上我们的九州第一天才,名扬天下的白化羽白公子呢?”

        名扬天下……

        一说到这个词,白化羽就想到了千年前的那两个人。那两个人从名字里各取一字然后合在一起作为他们的称号,从此,驰骋九州,名扬天下。

        静云仙侣……

        她的前世,应该是有个静字。

        可她这辈子也不是什么文静的姑娘啊……

        所以现在是叫夜微凉是么。

        夜微凉,这个名字好听呀。

        白化羽看着夜微凉那张吹弹可破的小脸,脑中浮现了许许多多这样那样的遐想。在那些画面中,他站在她身旁,和她一起远望落霞奇峰的雪顶,聆听仲夏花海的芬芳。

        可能这就是……喜欢?

        他握住了夜微凉平放在床榻上的那只小手,缓缓地将它举到了他们二人的视野之中,在她那半分错愕半分羞涩的目光下,轻轻地张开了嘴:

        “凉儿,现在的我们,只是小有名气,顶多算是名动月华罢了。不过,如果我们真的有像静云仙侣那般名扬天下的一天,你愿意陪我一起,去看那个太平盛世吗?”

        夜微凉用一种很平淡的眼神看了他一小会,然后便像是失去了兴趣似的把头摆了过去,不再把视线放在白化羽身上。纵然手上有伤使不上力,她也还是努力挣脱了白化羽的那只大手,然后呲溜一下就缩进被子里去了。

        白化羽的手伸在半空中,许久没有移动。好一会儿,他的手掌才无力地低垂了下来,顺着肘关节的移动缓缓地收了回去。他的表情有些尴尬,但更多的是失落。

        他叹了口气,细心地把夜微凉的被子往她肩膀下面塞了塞,便起身离开了房间。走到院子外面,他却猛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把刚刚那只手抬了起来,然后低头看向了手心。

        手心里,不知何时被写上了三个淡红色的小字。

        “呵。”

        一声低笑过后,除了风吹过树叶时发出的沙沙声之外,整个炼丹师小院里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声音。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61464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