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38章 料敌机先

第38章 料敌机先


【第三十八章】料敌机先

        【千机玉手确实是有史以来的阵修最强招式,但你输就输在,只有单手!】

        三年前,落霞城仙信阁。

        庭院中间,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正使劲地摇着一个大姐姐的手臂,清脆地叫喊道:

        “晨露姐晨露姐!你快来看看呀!”

        那个大姐姐正在专心地修剪着面前的花卉,被小女孩这么一打扰,差点就把花瓣给剪掉了。

        只不过她一点儿也不生气,而是缓缓地蹲下身子,直视着小女孩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温柔地问道:“怎么了?”

        “我刚刚照着书,摆了一个阵法出来喔!”小女孩兴奋地说道,“晨露姐,你来看看嘛!”

        乔晨露笑了笑,将手里的剪刀收了起来,哄道:“好,晨露姐看看。”

        说罢,乔晨露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将小女孩拽着自己左手的小手放了下来,转而用右手去牵她。小女孩看着晨露姐的奇怪举动,一开始还疑惑歪了歪脑袋,但很快就乖乖地被乔晨露牵走了。

        进屋,映入乔晨露眼帘的,便是摆在地上的十几块小灵石,和一些翠绿色的线条。

        乔晨露温柔地笑了笑,细致地讲解道:“微凉,这是最初级的绿灵阵法,大多数用于封住一些普通的瓶瓶罐罐,并没有什么大的作用。不过你小小年纪能做出阵法来,就已经很不错了。绿灵之后,便是蓝灵,蓝灵过后,便是紫灵。如果能修到紫灵位,就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阵修了。”

        “嗯嗯!这些我都知道啊!”小女孩夜微凉重重地点了点头,宣誓道:“我以后,想当一个金灵位的阵修!”

        乔晨露笑着抚了抚夜微凉的小脑袋,微笑不语。

        “咕嘟咕嘟……”

        “来,我给晨露姐泡杯茶吧,水刚刚开哦。”夜微凉听到水声,便拉着乔晨露往书桌那边走了几步,让她在座位上坐下。然后,她欢快地跳到了窗边,拎起了那壶刚烧开的开水。

        她将铁壶放在了桌上,拿过了一个小茶杯。可正当她举起铁壶往茶杯里注水的时候,茶杯却因为水流太快受力不均倾倒了下来,将里面的开水都泼到了桌上。

        正好泼到了乔晨露的手上。

        “晨露姐!”

        夜微凉吓得连忙把开水壶放在了一边,将乔晨露的左手从水中抢了出来,大喊道:“晨露姐你没事吧!”

        乔晨露抬臂,挣脱了夜微凉的小爪子。她机械地将左手举到了自己面前,目光惆怅地看着面前这只被烫得通红的手,一时无言。

        这只手,早就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啊……

        乔晨露看着自己这只动弹不得的左手,眼里满是悔恨和痛楚。她闭了闭眼睛,似要把那即将涌出的泪水强行逼回去。

        “晨露姐……”夜微凉的眼睛里也闪动着泪光,她垂下了头,嗫嚅道:“都是我不好……对不起……”

        “没事。”乔晨露艰难地扯出一抹笑,说道:“晨露姐的这只手啊,在许多年前就坏掉了。它现在啊,不怕烫不怕冻,就算是刀割火烧,也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只不过啊,它不能再为我所用,不能再动弹半分。唉,想当年,这只手也是捏过法诀,拿过剑鞘,御过阵法的啊……”

        乔晨露说着说着,声线逐渐变得颤抖。

        夜微凉怔怔地看着乔晨露,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眼前的这个大姐姐。

        “微凉,”乔晨露转过了头,郑重地对她说道:“你现在还小,还没到闯荡江湖的年纪。等以后你去到外面,可一定要记住,不能轻易相信任何人,哪怕是曾经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好朋友,师兄弟。记住了吗?”

        夜微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道:“嗯,晨露姐,微凉记住了。”

        “真乖。”

        乔晨露又摸了摸夜微凉的小脑袋,似乎对这个触感情有独钟。她微微抬头,怅然地盯着床上的纱帐发了好一会呆才回过神来,对夜微凉说道:

        “孩子,我有一套没有名字、没有得到道门承认、完全由我个人自创的阵修法诀,你想学吗?”

        --------------------------------------

        千机玉手……

        这一招,乃是前九州第一阵修,为霜居士所创。据传闻,此招运气于手,手指翻飞之时,解阵无形之中,是一种玄妙之极的法诀。它借助灵气在手部经脉之间的特殊运转,将阵修和阵法联成一体,复杂的破阵招法也就因此化为了简单的指法,解阵这种无比复杂的事情到了千机玉手这儿,就真的变成“易如反掌”的小事了。

        只不过天下众人皆知,一代阵皇为霜居士并无传人。直到四百年前南域大乱,为霜居士身陨,这一招千机玉手也就真正地失传了。而它的名字,也就渐渐湮没在了时间的洪流中,不为现世之人所知。在知道了乔晨露就是为霜居士之后,夜微凉去飞来仙塔专门查阅了当年的资料,这才知道乔晨露传授给她的那门“无名法诀”,就是曾经震惊九州的千机玉手。

        六年记忆阀门触手可及,而六年后蓦然回首,那个教她阵法,教她琴棋书画的大姐姐,已经不在她的身边了。

        仙信阁现在都还没接收到为霜居士死而复生的消息,说明乔晨露即便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也还是隐藏着身份,没有拿回自己的名字。毕竟“为霜居士”和“千机玉手”这两大名号实在是太过于招摇,容易引来祸端,而她现在修为大损,左手被废捏不出法诀,若是又遇到四百年前那般的惊险场面,恐怕又是九死一生了。

        而这些……都是拜一人所赐……

        夜微凉现在每多看杨华清一眼,心中的恨意就更甚一分。

        因为除了夜微凉之外,为霜居士乔晨露根本没有传人。

        那这秃顶老头的千机玉手,还能是从哪里来的?!

        夜微凉越想越气,恨不得一剑刺穿这老头的心脏,为她的晨露姐报仇雪恨。她看着沉默不语的杨华清,轻蔑地笑了笑,激将道:“怎么,连月华山第一阵修都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吗?若是如此,月华山阵修的第一把交椅,是不是得换我坐啊?”

        “你——咳咳咳……”杨华清胸中气血翻涌,一时气结,开始了剧烈的咳嗽。

        “师父师父,你怎么样……”杨华清身后的阵修乱作一团,捶背的捶背递水的递水。

        杨华清喝了一小口水顺了顺气,用那只千机玉手的手背擦了擦嘴角,瞪着夜微凉恶狠狠地说道:“丫头,你就那么确定,你能赢老夫吗?”

        “能不能赢,那要比过才知道。”夜微凉随意地扬了扬手,“只是怕某些人,是个连场都不敢上的鼠辈呢。”

        “哼,臭丫头,你少指桑骂槐了!”先前那个轻狂男子又站了出来,指着夜微凉的鼻子骂道:“别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师父才不会怕你呢!”

        夜微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只不过这次的笑和先前那自信又孤傲的笑容大相径庭,像是被逗笑的一样。

        哎呀,该说这人是年少轻狂呢,还是单纯的傻呢……

        被师父杨华清瞪了一眼之后,那男子才幡然醒悟自己说错了话,低眉顺眼地缩进了人堆。只可惜木已成舟,那男子的话已经一字不漏地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搞的杨华清这个做师父的,不上都不行了。

        杨华清有些为难。

        不上吧,这女娃肯定会继续大放厥词,而自己也会丢尽颜面。

        上吧,她肯定也是有备而来,又听说过千机玉手……只恐怕不是什么善茬……

        再三斟酌过后,这位月华山第一阵修终究还是缓缓地往前迈了一步,说道:

        “比就比,老夫荒废了四百余年的修炼,一心钻研阵法,难道还会怕你这么个黄毛丫头不成。”说罢,他还用拐杖敲了敲地板,像是为自己壮胆一样。

        “如此甚好,那晚辈就先布阵了。”夜微凉说着,便走到演阵台前蹲下了身子,在这一丈见方的空白平面上,落下了第一个光点。

        杨华清也自觉地背过身去,双目微闭。

        夜微凉看着那个秃顶背影,勾了勾嘴角,停下了在演阵台上布阵的动作。她从戒指里取出了另一个紫色的圆盘,一巴掌将它拍在了地上。

        紫色的线条瞬间席卷了整个演阵台,但却在距杨华清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转而升起了一道致密的紫色光幕。在场的所有人看到夜微凉这个举动,都不禁为之一震。

        “你这是何意?!”阵修人群中,有人发声。

        “对付非常之人自然要用非常的手段,杨前辈修为高深神识广阔,我不得不防啊。”

        神识突然受阻的杨华清脸色变得很差。他轻咳了一声,朝着说话的那个弟子使了使眼色,示意让他噤声。

        “好了,禁制也设好了,我就可以放心地布阵了。”夜微凉说罢,整个人都没入了紫灵禁制的光芒之中,开始在演阵台上刻画阵法。

        一点……一线……

        大约半刻钟的时间过去,台上的紫色光幕就渐渐地浅淡了下来,直至完全消失。而阵法里的那个少女也早就收起了所有的动作,双手后背站在演阵台旁。

        演阵台上是一片迷蒙的蓝光,虽然看不清阵法点线的具体位置,但这层光芒的颜色却十分扎眼。

        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了一片哄笑。

        和月华山第一阵修杨华清斗阵,居然只用蓝灵阵法!

        瞧不起谁呢!

        “大姐,这……”绿小叶的表情有些凝重,轻轻地碰了碰曲镜茗的指尖,悄声道。

        “不急,她应该有分寸。”曲镜茗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夜微凉,只是静静地看着台上形势的变化。

        “蓝灵阵法?区区蓝灵位,就敢和老夫对阵吗?”杨华清的目光愈发危险,握着拐杖的手也捏得更紧了些。

        “这就是我的毕生所学了,杨前辈给个面子,解解看嘛。”夜微凉一脸的云淡风轻,这样的神色,反倒是将她对面的杨华清给弄糊涂了。

        难不成这蓝灵阵法,还真有什么玄机在里头……?

        时间的沉淀,让杨华清这个老家伙变得畏首畏尾了起来。当年他为了得到千机玉手害了他大师姐,怕二师姐蒲风铃找他报仇便逃离南域,几经辗转来到了月华山。他发现,揽月宗的月华山是一个几乎封闭的地界,这里既是囚笼,又是屏障。

        他在这里一躲就是四百年,从满头青丝躲到两鬓斑白,从蓝灵中阶躲到紫灵高阶,也不过是他做了亏心事自己心里有鬼而已。四百年前他借用妖法夺了千机玉手扬长而去,没过多久就听到了为霜居士陨落,死无全尸的消息,照理来讲,不会有人知道他做过的事情。

        可眼前的这个二八少女……

        他本以为,这么多个百年过去,千机玉手这门招式便会随着为霜居士的名字永远地埋葬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不过事实的确如此,年轻一辈的阵修都不知道千机玉手的名字,而像他这一辈的老人,多半都会刻意地去忘记那只手和它主人的名字。因为,一代阵修女皇为霜居士的陨落,确实是道门和阵修一脉不幸……

        那又如何。

        反正又不是自己杀的她。

        当年她伤成那样,早就没得救了。所以她那只修炼过千机玉手的左手若是就这么带进土里,岂不是太可惜了。

        想到这儿,杨华清居然神经质地笑了两声。只不过这诡异的笑声出自于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头儿身上,就显得有些阴森恐怖了。

        “嚣张跋扈的小丫头,老夫今日,就教教你什么才是阵修该有的为谦之道!”

        为了当年的事情不被公诸于众,这场赌注,他杨华清必须赢!

        赢了,就能让这女子彻底消失!

        疯狂的想法瞬间灌满了杨华清的整个脑袋。他的千机玉手再一次运功而起,朝着演阵台上的那盘阵法,飞快地打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手印。与此同时,演阵台上,一个紫色光点在蓝色点线之间的飞快地窜动着,将所到之处的阵法线条全都冲撞得支离破碎。

        然而,眼看着整个蓝灵阵法就要被完全瓦解,那只飞快翻动的千机玉手却突然停滞了一下。

        杨华清登时面色大变,看向了自己的左手。他试着收了收手肘,却发现这只曾破万阵的千机玉手,竟然卡在半空中收不回来了!

        “你!”

        他豁然抬起头来,却发现演阵台上哪里还是那个低级的蓝灵阵法,而是一团厚重的紫光。紫光自阵法中心升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四周扩散,等到整个演阵台被紫光完全覆盖的时候,一股剧痛感瞬间爬满了杨华清的千机玉手!

        “呃啊啊啊啊!”

        杨华清扔掉了手里的拐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死死地掐着自己的左手手腕,双眼几乎要瞪出眼眶。满是皱纹的脸上青筋暴起,剧烈的疼痛开始顺着手臂传导而上,让他整个形如枯槁的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同时,凄厉的惨叫声贯穿了整个练阵房的空气。周围的人包括两边的炼器师炼丹师全都大惊失色,完全没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

        “你对师父做了什么?!”杨华清身后的几名阵修拔剑而起,闪着寒光的长剑直直地指向了夜微凉。

        “我什么都没做啊,”夜微凉耸了耸肩,丝毫不为所动,“我只不过是布了一个外表是蓝灵御阵,实则是紫灵困阵和紫灵杀阵的复合阵法而已。至于你们师父为什么会这样,问我可问不着,问你们师父去。”

        “师父,您没事吧?”那个络腮胡子师兄拄着剑蹲了下来,向杨华清询问道。

        杨华清好像压根没听到他说话,就连头都没往他那边转一下。这位月华山第一阵修,现在只顾着用怨毒的眼光紧盯着夜微凉,没有放松半刻。他吹着花白的胡须,抖着颧骨上的肌肉,咬牙切齿地低吼道:

        “以御阵诱我深入,再施以困阵,杀以杀阵……如此机关算尽,就是为了废老夫这只手吗?!如此阴险毒辣的招数,也亏你用的出来!”

        夜微凉冷哼一声,沉声道:“阴险毒辣么?如果这只手是你自己的手,那么就算我施以九重杀阵,你也可以全身而退吧。”

        “你、你居然……!”

        居然知道!

        杨华清心中的最后一丝侥幸也被抹杀了。他原本还以为,夜微凉只是听说过千机玉手这门功法,并不知道他当年做的事情。不过现在看来,恐怕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呵呵,”夜微凉笑了两声,说道:“我也无意追究你当年是怎么得到为霜居士的真传的,不过她老人家颇具慧眼,肯定是看中了杨前辈的高尚品行,才决定将千机玉手传给你的吧。”

        讽刺意味甚浓。

        “哼,臭丫头别假惺惺的了,”杨华清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说道:“第一局是我输了,但你也别得意的太早,你若是破不了我的阵,也不算赢!”

        “那是自然,还请杨前辈赐教。”夜微凉有礼貌地说完,便翩翩然转过身去,走远了几步。

        杨华清恨恨地瞪了夜微凉几眼,用袖口遮掩着嘴巴咳了两口血出来,缓缓地走了上去。他看了看周围的炼器师和炼丹师们,也学着夜微凉那样在演阵台的周围布下了隔绝神识和视线的禁制。

        来路不明的小丫头片子……

        既然你知道当年的事情……

        就更不能让你活着出去了……

        杨华清这样想着,伸出自己的右手食指,用嘴咬破了一个口子。他举着这根流着血的手指,蹲下了身,伸向了演阵台周围的红砖。

        一段时间过后,杨华清撤掉了禁制,将右手笼在袖中走了出来,站到了一众阵修的中间。

        “请解阵吧。”

        夜微凉浅笑着转过身来,眸色深深地看了杨华清几眼。只是这老狐狸隐藏得很好,被夜微凉这样注视着,都没有任何的表情松动。

        或许,他用妖法将乔晨露的左手经脉分离出体的时候,也是这么镇定呢。

        夜微凉双目注视着演阵台在原地等了一会,很久没有移动步子。等到大约半刻钟过去,不管是对面的杨华清还是周围的围观群众都开始不耐烦的时候,夜微凉突然长出了一口气,神色瞬间放松了下来。

        她轻轻一抿嘴,缓步走了过去。

        杨华清聚精会神地看着夜微凉,看着她离演阵台越来越近,看着她一步又一步走向他为她设下的陷阱,眼里的兴奋早已压抑不住。

        三步……两步……一步……

        就差一步了!

        只要这一步踏出去,这世上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当年的秘密了!

        “吧嗒。”

        一个停步的声音,彻底敲碎了杨华清的梦。

        夜微凉的脚尖离那个阵法的边缘,只差那么一线。

        可是,她,停住了。

        而停的那个位置,正好是杨华清刚才布阵之时,隔绝外部的禁制边缘。

        夜微凉波澜不惊地笑着,好像什么都瞒不过她的眼睛。她看着那一脸错愕的杨华清,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我若是再往前一步,你就不是现在的这个表情了吧。”

        夜微凉哂笑了几声,退回了那张长椅前方,道:“不过你以为,我不靠近演阵台,就无法破阵了吗?”

        夜微凉说着,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双手。在杨华清的眼中,这双漂亮的小手结成了一个熟悉而又绝美的法诀,却又,是绝命的法诀。

        “千机玉手确实是有史以来的阵修最强招式,但你输就输在,只有单手!”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61464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