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34章 玉系前尘

第34章 玉系前尘


【第三十四章】玉系前尘

        【如此一来,那个人在她的心里就只剩下了“故友”二字,而他的音容笑貌,姓名身世,全都消散在十年前的海风中了……】

        月璇山的昏暗山洞内,夜微凉拿出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准备给凌星夏换上。虽说她的身材和凌星夏的身材差不太多,但凌星夏的体格要稍微高挑丰腴一点点,所以套上夜微凉的衣服之后,就显得有些别扭了。

        白化羽自然一早就被夜微凉赶到了外面站岗,别的女孩子换衣服这种事情,他要是敢不回避,回去之后就不只是被暴揍一顿那么简单了。

        他站在了那个拐角的外面,为了避免无聊,便一个人练起了剑。在他练剑的这段时间里,夜微凉就已经帮着凌星夏换好了衣裙,也喂她吃下了一颗恢复修为的药丸。短暂的运功调息后,夜微凉把双掌从凌星夏的背后放了下来,拍拍裙子站起了身,说道:

        “恢复的效果比想象中的要好嘛,你现在已经有筑基初期的水平了,再休养六个月,就差不多了。不过你还是要记住我说的话,不能随便动用修为,否则是很容易灵力散尽而死的。”夜微凉嘱咐了几句,旋即朝着洞外唤了一声:

        “白大耳朵,你可以回来了。”

        外面的舞剑声戛然而止,白化羽也走回了二人的身边。不过还真应了夜微凉的称呼,白化羽现在的两只耳朵确实比原先大了不少,红通通的,似乎还在充血。

        凌星夏被救下之后,似乎心情也变好了一些,此时看着白化羽那两只大耳朵,又想起夜微凉方才对他的称呼,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们道侣之间一直都是这样打打闹闹的吗?感情真好,真令人羡慕。”

        “可不得羡慕吗,”白化羽委屈巴巴地说道,“像我这种不卑不亢默默受虐还对我家凉儿百依百顺的人,从哪儿找去啊。”

        凌星夏听着白化羽的变相自夸,又开心地笑了起来。

        “行啦白大耳朵,成天就知道夸自己,倒把本小姐说得像是个就会压榨道侣的母大虫似的。”

        你本来就是好吗……

        不过这种话,白化羽也就只敢在心里说说了。

        “好啦,废话不多说,”夜微凉又从空间储物戒里掏出了一块大的坐垫,比凌星夏的那块要大得多。她拉着白化羽一起坐了下来,细心地帮他拍了拍他背上那先前靠着石壁所沾染上的灰尘,然后向凌星夏问道:“星夏,那九转纺星线,现在还在你手上吗?”

        “不在了。但是存放九转纺星线的盒子是个好东西,若是没有专业的阵修破解,光用蛮力是砸不开的。而那人一直关着我,每天都来逼问我打开盒子的方法,如此看来,他现在也没辙,才会天天来折磨我的。”凌星夏的神色有些黯淡,似乎又想起了之前被囚禁的黑暗生活。不过她很快就调整了状态,笑着扬起了头,说道:“不过我也放宽心啦,毕竟那苦日子总算是熬到头了。现在一想起他打不开盒子急的直跳脚的模样,我就好开心啊哈哈哈……”

        凌星夏笑了起来,不过她这笑容的背后,却埋藏着难以察觉的苦涩。

        白化羽同情地看了凌星夏几眼。由于她现在穿着夜微凉的衣服,所以难免让白化羽产生了一些不好的联想。

        想到这儿,白化羽不由得伸手揽住了夜微凉的肩膀。等她不明所以地转过头来的时候,白化羽便朝着她暖暖一笑,充满安抚意味地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夜微凉眨了眨眼,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

        凌星夏看着眉目传情的两人,又想了想一年前自己与姐姐吵架最终摔门而去的场景,心中不免又是一阵酸楚。

        “哎哎,你俩适可而止啊,不要当我不存在啊。”

        听到这句话,白化羽连忙把手缩了回来,低头不语。夜微凉则是红了红脸,赶紧出言道歉:“好好好,我们适可而止,谈正事。既然九转纺星线已经被他夺去,我们就必须揪出这个人来。他把你关在这人迹罕至的月璇山,又在外面布下那么庞大的紫灵杀阵,用在你身上的符箓也都是好货,想来应该是揽月宗的大人物。只不过揽月宗的人……又为什么会看上你的九转纺星线呢?他逼供的时候,有没有说漏嘴什么?”

        凌星夏回忆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那九转纺星线有什么作用呢?”白化羽问道,“如果知道九转纺星线的用途,猜那人的动机也就不难了吧?”

        “九转纺星线是千年前的物件,上面蕴藏着星辰之力,历经千年都未曾减弱半分。不过这根金线除了蕴藏星辰之力就没什么特别的了。用途的话,我们裁缝铺将这根线和普通的布料针线放在一起,九转纺星线上的星辰之力就会渐渐侵染布料,使得布料的储灵量变大,做出来的衣服也就能更好。”

        凌星夏侃侃而谈,继续讲道:“哦对了,九转纺星线不能直接用手触碰,也不能用一般的东西碰它,而是需要用同样具有星辰之力的东西亦或是用经由它温养过数年的布料隔着,才能将它拿起来。否则的话,就会被星辰之力割伤的。”

        “星辰之力……”白化羽一下子陷入了沉思。

        不能直接用手触碰,也不能用其他东西碰它……

        星河剑棺……

        “仅仅是做衣服么……估计应该不会那么简单。九转纺星线本身就是一件至宝,而那人拼了命地想要得到它,应该是有另外的用途。”夜微凉理性分析,紧接着又长叹了一口气,道:“唉,但是我们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好难查哦……”

        “他每天过来这边的时候都是遮得严严实实,我除了知道他的身材和这位公子差不多之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凌星夏也叹了口气,情绪逐渐低落。

        “你说他每天都来一次?”

        “他每天都来?”

        夜微凉和白化羽几乎同时说出了这两句话。二人默契地对视一眼后,对方的心意瞬间了然于胸。

        白衣少年笑着垂下了眼眸,并不作声。

        这种出风头的事,还是留给凉儿吧。

        “多谢小化羽的谦让,那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夜微凉兴致勃勃地坐直了身子,朝着凌星夏的方向倾了倾,邪魅一笑,说道:

        “既然抓你的那个人渣每天都要来,那么我们不如将计就计……给他准备一份大礼……”

        “大礼?”

        “对呀,你放心好了,后面的事情,就由我们道侣两个搞定啦。”

        夜微凉拍了拍白化羽的肩膀,信心满满地承诺道。

        --------------------------------------

        安顿好凌星夏和洞里的一切之后,白化羽和夜微凉就结伴退出了这座颇为凶险的山洞,与洞外看风的周景汇合。

        “你们没出什么事吧?这都到晚上了。”

        周景看到从黑暗里钻出的两个灰头土脸的脑袋,便连忙抓起了斜靠在岩壁上的北斗剑,迈动步伐迎了上去。他借着月光,上上下下打量了白化羽和夜微凉几眼,解释道:“之前我听到里边动静挺大的,可是又没有收到你们的讯息,再加上我得在外面守着,就没贸然进去。”

        “没事儿,你已经尽到你的职责了,而且做得很好。”夜微凉赞许地笑了笑。她虽然只是个不到十六岁的小女孩,却还是硬装成长辈的模样慢悠悠地走到了周景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有你在这里放风,我和你师兄才好在里面做事嘛。”

        做……事?

        周景饶有兴趣地看了看夜微凉身上那条脏乱不堪的裙子,又看了看一旁的白化羽,脸上不知为何露出了一种怪异的表情。

        “哦对了师叔,这勾玉还你。”周景从宽大的袖子里掏出了充作传讯工具的那块白色勾玉,交到了夜微凉的手上。

        “嗯,好。”

        夜微凉轻松地将勾玉接过,却在手指触碰到这块白玉的瞬间,眉睫一跳。

        “这……”

        夜微凉突然一脸的茫然无措,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呆呆地站在了原地。

        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脖子上的那条红绳飘了起来,而这股升力的来源,竟是那块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异常的黑玉。同时,她右手里的白玉也亮起了浅浅的白光,在这夜色之下,与那块黑色玉石遥相呼应。

        但那块黑色玉石,现在不是碎玉了。

        原本它只是一小块棱角分明,边缘破碎不整的玉石,现如今,却变成了一整块温润无暇的勾玉,除了一个穿线的小孔之外,形状和夜微凉手里的那枚白玉一般无二。

        夜微凉连忙将黑色勾玉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了下来,拿在了手里。若不是这与往日相同的触感和温度,夜微凉都险些怀疑,这块玉是被人偷偷地换掉了。

        可是这多出来的玉料……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总不能是自己凭空长出来的吧?

        夜微凉下意识地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白化羽,眼里的询问意味已非常明显。她心里也清楚,这块玉出现变化的节点,除了她重伤昏迷的那会儿,不可能有别的了。

        白化羽心里自然是有数的,这块黑玉肯定被那个千年老妖洛泱动过手脚。而洛泱自己也说了,这块玉里封存了她的四成妖力,会在危急之时为夜微凉所用。

        夜微凉手上的这两块黑玉白玉,又让白化羽产生了一些朦胧的猜想。他想,这两块能完美契合在一起的勾玉,或许也是前世遗留下来的东西。

        前世……

        洛泱的那句话,还是经久不息地在白化羽的脑中回荡。是啊,静云仙侣那么强,傲视九州七百余载,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的境界究竟精修至何处。但强如渡劫期大能的静云仙侣,又为何没有飞升,甚至还要做一个假的飞升幻象来蒙蔽世人?

        而且,既然没有飞升,那么静云仙侣又是因何而双双身陨,落入六道轮回?

        当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白化羽想着这些,脑袋有些晕晕乎乎的,一时没留意到夜微凉照射过来的目光。

        “小化羽,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在想一件事情。”

        “事情?”

        “嗯。我在想,救了你的那个世外高人,究竟是什么来头。”白化羽故意装成一副深思的模样在原地踱了几步,向周景问道:“先前你在外面,确定没看到有任何人往山洞里进?”

        周景摇了摇头,问道:“世外高人?莫非你们在洞里,有什么奇遇?”

        “嗯。不过里面情况有些复杂,我就不细说了。只知道是来了一个身份不明的厉害人物,治好了凉儿的眼伤,还帮她突破了境界,现在的凉儿,已经是融合期了。不过,如果周景你没有看到的话,要么她是隐匿了身形,要么就是修为奇高,直接瞬移进的山洞。”白化羽把手扣在下巴上作思考状,演得惟妙惟肖。

        夜微凉听到这也皱起了眉,现在回想起那位神秘的世外高人,确实有些奇诡之处。睡一觉起来就突破境界这种好事,怎么就这么轻易地轮到了自己的头上呢?

        夜微凉不禁多看了白化羽几眼,只见他垂眸沉默着,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

        算了,他似乎也不知道……

        夜微凉在心底长长地叹了口气,虽然此行月璇山收获颇丰,却又给她整出了另一个谜题。而且,能随意对后辈施以机缘的人,怎么说也是个厉害的大能修士,若是那人执意要藏起来,她这个融合期的小孩子可怎么查的到啊。

        虽然都说仙信阁无所不知,但那也只是说说而已,毕竟这世间之事瞬息万变,即便消息灵通如仙信阁,也还是有弄不清楚的事的。

        就比如说这块黑玉。

        这块,被那个世外高人恢复完整的玉。

        她以前从未想过,自己这块黑玉有朝一日能够以完整的模样呈现在她眼前。而如今,这两块能够珠联璧合的黑白双玉握在她的手里,反倒是给她带来了一种强烈的不安感。

        这两块玉,承载着一些记忆。只不过这些记忆很模糊,夜微凉只记得她从小就佩戴着这块黑色碎玉,而那块完整的白玉,则是一位故友所赠。

        可是赠她玉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据说当时,她爹是因为不忍看她那般伤心,便动手帮她抹去了关于那人的所有记忆,可后来又不忍心,只抹掉了那人的有关身份,却保留了两人之间美好的回忆。如此一来,那个人在她的心里就只剩下了“故友”二字,而他的音容笑貌,姓名身世,全都消散在十年前的海风中了……

        儿时的她,和那个同样是孩童的故友关系很亲密,玩得也很好。可如今,夜微凉再回想起来的时候,竟是连悲伤都悲伤不起来了。那位故友对现在的她来说,就跟一个陌生人一样。

        但……又是一个真正存在过的陌生人……

        夜微凉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黑白双玉,又抬头看了看身边的白衣少年,莫名地有些心悸。她很害怕,怕日后的某一天,现在陪伴在她身边的这个人……会和那个故友一样,突然间就不见了……

        故友……

        “他”,或者“她”,当年到底去了哪里呢?

        原本都快要遗忘的人,却在双玉重逢的今天,又一次成为了她的心结。她曾经问过她爹,也找过仙信阁的信使去查,却都没有得到任何结果。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只留下了一个“故友”的称呼和她心中那几份美好记忆,而其他的,竟是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

        本来,夜微凉都打算放弃了。

        可是那位世外高人的出现,再一次点燃了她找回故友的希望。

        可是……连仙信阁都无能为力的事情,又该用什么方法去找回呢……

        想到这儿,夜微凉长叹一声,稍稍转动身子面向了白化羽,淡淡地说道:

        “算了吧,小化羽,别想了。那位世外高人的来历,断然不是现在的我们所能查的清楚的。”

        白化羽有些意外,虽然这是他想要的结果,但夜微凉向来都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啊,连那对神秘莫测的道侣都耐着性子查到现在,怎么会……

        白化羽不禁多看了他的凉儿几眼,虽说她的表情如常,但白化羽总有些冥冥之中的感觉,感觉她现在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那凉儿,我们现在……?”

        “回去吧,”夜微凉使劲地扯出一抹笑,微微仰起头来看向了天边的明月和繁星,道:

        “累了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大事要干呢。”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61465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