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31章 洛泱参见

第31章 洛泱参见


【第三十一章】洛泱参见

        【你上辈子,欠她的。】

        白化羽双手握拳砸在坚硬的石头地面上,跪着,全身都在颤抖。

        他以为自己会哭。

        他以为自己会大喊。

        可是都没有。

        一个人面对生离死别的时候,就是这般,哭也哭不出来,叫也叫不出来的吗?

        阵法紫光的厉害,他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他现在竟没有勇气朝着面前,这个凉儿曾经躺过的地方,伸出自己的手。

        他害怕。

        他害怕他伸出手去,会摸到一些极其惨烈的东西……

        过了许久,他终究还是艰难地抬起了自己颤抖的双手,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朝着面前,抖动着前行。

        “哈哈哈哈哈……”

        一串娇俏的笑声从石阵入口那边响起,将白化羽惊了一惊。他直起身来,看向了那个传来声音的方向。

        “没想到,当年睥睨天下的“静云”之“云”白千云大人,转过一世之后,竟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刺啦——”

        白化羽的身前突然亮起了一个墨绿色的光球,包裹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孩缓缓地升了起来。而跪在地上的那个白衣少年,则是痴痴地抬起头来,看着光球里面躺着的那个女孩,热泪盈眶。

        有了绿光的照耀,这山洞也不再黑暗了。原来,夜微凉先前躺着的那个地方一点事也没有,并没有像白化羽所想的那样,会有一个血肉模糊的大坑。

        墨绿色光球缓缓飞远,飘向了那道声音传来的方向。

        “你想干什么!”白化羽立马抽出流觞剑站了起来。

        “干什么?我说给你听,让你知道又如何?凭你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机会。你现在太弱了,不光弱,而且软弱。就你这样,还想着保护她吗?”

        绿色光球飞到了说话者的身前,借着绿光,白化羽才得以看清那人的身形。只见那个人身材中等,穿着蓑衣,头戴半拉面纱,斗笠下露出了一绺纯白的头发。

        那绺白发……

        白化羽猝然想起了先前,在自己脑中闪现出的永宁之夜景象。而与此同时,一个如同厉鬼般令人彻骨生寒的声音,再次响彻了他的耳畔。

        “潮声阁上下,凡修道者,一个不留!”

        “是你?!你就是当年杀了潮声阁宗主汤潮生的那个妖女?”白化羽瞳孔剧缩,大声问道。

        女子的容貌隐藏于斗笠之下,除了那绺白发,再也不能被窥视半分。她不着痕迹笑了笑,仅仅是向前踏了一小步,就瞬间来到了白化羽的面前!

        她伸出手,捏着白化羽的下巴将他的脸抬了起来,说道:“看来你历史学的不错,这么久远的事情都知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洛泱,是千年前潮声阁灭门惨案的罪魁祸首。不过,比起‘妖女’,我更喜欢你称呼我为,竹妖姐姐呢。”

        白化羽被她掐着下巴,但仍是没有半分怯懦地质问道:“这阵法是不是你搞的鬼?”

        蓑衣女子冷笑一声,放开了白化羽,十分不屑地说道:“我有必要吗?要杀现在的你,我只需要抬抬手指即可,何须那般大费周章?”

        白化羽低下了头,沉默了。

        “抛开你刚刚问的那个蠢问题不谈,虽然你现在弱得不像话,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你确实很聪明。之前我说你是静云仙侣之一的转世的时候你居然一点都不惊讶,看来是早就心里有数了吧?”

        白化羽微微抬眸瞧了一眼蓑衣女子,淡淡地“嗯”了一声。

        “哈哈哈哈哈……”蓑衣女子爽朗地笑了几声,接着问道:“你没告诉她?”

        “没有。”

        “为什么?”

        “我不想让她承担太多。那样,太累了。”

        白化羽说着,抬起了头。在那个墨绿色光球中,在那个可爱的小姑娘身上,白化羽似乎又看到了那个身背冰蓝色古琴的女修。

        那个无人知其姓甚名谁,却又名扬天下的女修。

        --------------------------------------

        半刻前。

        “我愿意。”

        夜微凉猝不及防地投入了白化羽的怀抱,而白化羽,也将怀里的她搂的更紧。但伊人在怀的同时,他的脑海里,却有了更多的思绪。

        刚刚的那个景象,到底是幻象,还是回忆呢……

        冰蓝色古琴……

        过腰的长发……

        熟悉的身形……

        那个女子,白化羽不知道她的名字。

        但他似乎知道,她心心念念的那个男子的名字。

        白千云。

        什么剑灵,什么以我之名冠你之姓,都是白千云用来骗他的假话。白千云为什么要找寒玉冰鸾琴,为的不就是那个生活在一千多年前的女修,那个静云仙侣中的“静”吗?

        过多的巧合同时出现,就不再是巧合了。他几乎可以确定,他之前的所有猜想,都是真的。

        静云仙侣没有飞升。

        没有飞升,那么就应该魂归眠海,历六道轮回,转世重生。只不过,白千云这个名为剑灵实为残魂的人具体是因为什么而独立存在,就不得而知了。

        而且,那些画面的由来,他的心中也有了答案。除了上次的翰墨竹笔所引发的幻象之外,为什么其他的景象和声音都很模糊,唯独当年的潮声阁,那么清晰呢?

        是因为,刻骨铭心吧。

        他白化羽可以确定的是,他和夜微凉的相遇,应该冠上另一个名字。

        重逢。

        当年发生的事情,他已经不想再过多地回忆,更不想去追查。因为既然他们能够转世续缘,这一世的他,就势必要将她护得更紧。不过,他并不打算告诉夜微凉这些。

        有些事情的真相,不知道的人远比知道的人,要幸福得多。

        就让它,成为秘密,永远封存在他的心里吧。

        --------------------------------------

        “好吧,你说服我了。”

        洛泱随意地扬了扬手,语气平平地说道:

        “你也猜到,你和她的前世就是当年那对名扬天下的静云仙侣。而她,也是挽救了我们整个妖族,被我们奉为圣君的那位贵人。当年绝妖崖,若不是她,休要说我,就连东域现在的妖族后辈们,都将不复存在。”

        白化羽盘腿坐在地上,问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洛泱并没有想要隐瞒的意思,直言道:“当年,潮声阁联合落霞高地的几个宗门,对整个东域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扫荡。扫荡的目标,就是我们这些妖。人类总觉得,只要妖族存在于这个世上,都是对他们统治地位的威胁。我承认,人类确实是万物灵长,有着比其他种族更强的智慧,由他们担当这片土地的主宰,确实是顺从天意。但他们,总是将这些引以为傲的智慧,用于杀人越货,算计人心,排除异己,满足私欲。所以说到最后,当年,只是因为他们觉得妖族渐强道门式微,就毫不留情地举起了屠刀。”

        洛泱平静地说着,似乎当年那些惨不忍睹的事情,早已无法拨动她的心弦。但事实并非如此,她停了一会儿之后,却突然爆发出了几声怅然的笑声。

        “哈哈……妖族渐强,道门式微……哈哈哈哈哈……你可知,当年的道门和妖族,到底是谁强谁弱?”

        虽然洛泱的样貌隐藏在斗笠之下,还用上了隔绝神识的妖力,让白化羽猜不透她现在的表情。可是,从她那愈发沉重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来,她,几乎要声泪俱下。

        白化羽看着那绺纯白的头发,叹了口气,说道:“潮声阁有秘宝在手,能抽取东海的潮汐灵气,加快修炼。当年,只一个潮声阁,就几乎能和整个东域匹敌……”

        “是啊……他们,不光有落霞高地,还有那个灵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潮声阁。他们,大能修士比比皆是,举手投足之间就能让万千生灵尸横遍野,魂魄不存。而我们呢?虽然经历了几百年的平静,各族都有新秀涌现,但你可知,区区几百年,够妖做什么?”

        洛泱的拳头握得很紧,指节咔哒作响。

        “几百年,只够我们化形成人,而已!”

        洛泱怒不可遏地愤慨道,一把抓住了旁边的一块石头,瞬间将它捏成了粉末。

        “还请息怒……都过去了……”白化羽在一旁温言劝道。

        “是啊……都过去了,确实是没什么好动怒的。”洛泱活络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继续讲述道:“妖的本体,可以是植物,可以是动物。如果是植物,则需要更长的时间开灵智,再苦修数百年,最终妖力大成,化形成人。但就当妖化形成人的那一天,他先前所积累的妖力将全部被消耗干净。从那天起,他就变成了一个有着人类模样的小孩子,和道门里的那些孩子一般无二。只不过,道门修炼灵气化为灵力,我们修炼灵气化为妖力而已。”

        “其实,妖和人,从来都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人总言妖为非作歹,作恶多端,至于‘妖言惑众’‘兴妖作孽’之类的词更是比比皆是。殊不知,他们人在别的种族眼里,焉又不是茹毛饮血,行事丑恶?如此说来,这天下众生,谁不是妖?只不过,人作为万物灵长,又统治着九州大地,他们就将除了自己以外的种族全部定义为妖,凸显出他们的优越和统治地位罢了。他们人……”

        洛泱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她凝视着面前这个年轻俊美的人类男子,懊恼地叹了口气,道:

        “我干嘛跟你一个人类说这些……”

        “不,我跟他们,不一样。”

        洛泱的斗笠微微往上抬了抬。

        白化羽平静地说道:“你的每一句话我都有认真在听,你的每一分愤慨我也都能体会。其实,我也想不明白很多东西,想不明白为什么人妖不能共存,想不明白为什么天道不公,想不明白为什么弱肉强食,强者至上……”

        “因为这些是法则啊。”洛泱叹道,“年轻时候,我也曾这样质问过自己,质问过别人,质问过天地,可都没有得到答案。最后我明白了,天地生来如此,万物法则如此,不容改变。”

        “难道你真的甘于位居人下吗?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人妖共存,万物平等吗?”

        洛泱被白化羽这么一问,一时间也有点迷惘。她没有想到,自己活了千余年,有些方面似乎还不如眼前这个十几岁的小孩儿。

        “哈哈哈……若真能那样,我倒还真想看到那一天呢。”洛泱愣了一会之后爽朗地笑了笑,看向白化羽的目光更添了几分赞许,“不过你倒是我见过的,最有意思的人了。”

        “前辈过奖,不过是一些天马行空的幻想罢了。”白化羽低了低头,谦虚道。

        “不说了,不说了……”洛泱晃了晃脑袋,似乎已经对这个话题失去了兴趣。

        白化羽见她已无意再继续谈论,便有礼貌地笑了笑,问道:“那不如,我继续听你讲故事吧?”

        洛泱凝视了白化羽一会儿后,轻轻点了点头。她将思绪和目光渐渐放远,继续了她的讲述:

        “我爹我娘,是我们族里妖力最强的两位大能妖修,早就化形成人。故而他们生下的孩子,也就是我,便是直接拥有人形,省下了五百余年的化形时间。而且,由于我们妖族血脉的特殊性,爹娘的各半数妖力会传给我,封存起来。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会逐渐地继承这些妖力,成为族里最强的妖修。所以,我从小就被当成了未来的族长。然而,本算是天之骄子的我,却看到了我这一生都无法忘却的画面……”

        “一个手提长剑,衣袍飘飘,看似风雅之人的修士,向我落了他的剑锋。我娘本是伤重垂危,却还是扑了上来,为了护我死在了那人的剑下,而残余的剑气,也在我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美丽的印记。”

        洛泱说着,竟低沉地笑出了声。她伸手握住了斗笠的边沿,将它揭了下去。

        一道骇人的伤疤贯穿了她的整个左脸,触目惊心。如果没有这道疤,洛泱也是一个相貌出众的美人坯子。

        白化羽的瞳孔动了动,心中不免一酸。

        “呵,”洛泱长出了一口气,道:“其实啊,我本可以施以妖法,将这道疤痕轻松地抹去,并且不会留下半点痕迹。不过我选择了保留它。因为,我怕自己看到水里的倒影的时候,我会想不起来,和潮声阁的血海深仇……”

        “然后呢?”白化羽问。

        “那一剑过后,我母亲的身体倒了下来,压在了我的身上。而那个人也自信地以为我也死在了他的剑下,便提着那沾血的长剑去找其他的妖了。后来,死里逃生的我几经辗转找到了同样在逃亡的妖族队伍,就跟着他们一起流浪。

        “在流浪的路途中,我们经历了许多艰难险阻,或是修士的追杀,或是别的妖族的欺凌,亦或是鸿沟天堑……但也许是因为我早就当自己死过一次了吧,所以在面对这些的时候都不怕死地站了出来,以此得到了许多同类的信服。再加上我在逐步继承我爹娘的传承妖力,于是在流亡的队伍中,我就一路摸爬滚打混到了首领的位置,而流亡中的我们,也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号,叫妖盟。而我,就是首任盟主。”

        白化羽静静地听着洛泱的讲述,点了点头。

        “可是,刚当上领袖的我,就下了一道既愚蠢又幸运的决策。”洛泱叹了口气,但脸上却带着笑容。

        “绝妖崖?”白化羽猜测道。

        “不错。因为后来,流亡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见到追来的道士,我就想当然地放松了警惕,带着队伍走上了那座富饶却又险恶的孤山。可没想到啊,他们一直在暗中跟踪我们,就是在等待一个天险之地,然后将我们一网打尽。于是,绝妖崖一役,我们死伤惨重……

        “那一日,一个只有十来岁模样的小女孩,站在了数以千计的修士面前。在那个女孩的背后,是残存的几十名妖族孤儿,也是东域妖修最后的命脉。然而,就当那些修士举着长剑向我劈下来的时候,她,出现了。”

        “我自化形以来,从未像那次一样大笑过。”洛泱的眼底闪烁着兴奋的神光,“你能想象吗?想想那个场景,那些双手沾满了我族鲜血的仇人们,在我们这些幸存者的面前,化作一片血海,一片血海!那样的场景,你能想象吗?!哈哈哈哈……”

        洛泱想起了当年的情景,不禁又大笑了起来,笑声几近癫狂。而她,似乎又变成了千年前,那个以自己的瘦弱肩膀扛起整个妖族兴亡的小女孩。

        白化羽看着洛泱的表情,听着她那放肆的笑声,却感受到了一种淡淡的悲怆感。这种悲怆,若非亲身经历,恐怕是无法真正理解的。

        “她当年,只是轻轻地一挥手,就将我们和仇人们带入了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那个地方很美,美到我们这些流离失所的孤儿,都恍惚间以为自己回到了数十年前,回到了家门长辈的怀抱中。她拉着我的手,朝着我笑了笑,然后抬手指向了那群道士。”

        “我们看了过去,只见那些人的脸上,全都浮现出了那令我兴奋的惊恐神色。他们似乎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自己的脸上,看到当年他们屠戮我们的时候,我们脸上的表情。我记得,她当年只是打了个响指,那数以千计的修士就顷刻之间化作一片血海,然后被她轻轻一拂袖,变成了天空中的血色晚霞。而留在原地的千余具白骨,也被她挫骨扬灰,散于风中……”

        洛泱的思绪渐渐飘远,而在她的眼底,已然浮现了那个女修的伟岸背影。恍惚间,她似已回到了当年,变成了那个得救之后,趴在姐姐怀里嚎啕大哭的妖族小女孩儿。

        “从那时起,她就被我们尊称为妖族圣君,而我,则亲切地叫她圣君姐姐。随后,她带我们去了另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有着极其充沛的灵气,也有着无人打扰的绝佳修炼环境。她知道我是妖盟首领,于是给了我一样东西作为信物后,就离开了。几年后她回来,带我去了我的故乡——万妖竹林,并且取得了我们竹妖一族的秘宝,翰墨竹笔。”

        白化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问道:“那你又是如何找到我们的呢?”

        洛泱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发现圣君已经转世归来,找到你们,纯属意外。而我来揽月宗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一样东西。这件东西出产于潮声阁的听风崖,而听风崖,正是当年我们复仇的战场。那件东西几经辗转到了西域天器宗手中,天器宗势力强大,且有着各种克制妖力的法宝,即便是我这种修炼了千年的老妖,也不敢靠近其分毫。然而五年前,我抱着侥幸的心态去仙信阁问了一个问题,才得知它已经流转到了落霞城的星月裁缝铺。可没想到,这小小的一个裁缝铺居然也有着一道和天器宗如出一辙的禁制,让我又下不了手。还好,就在去年,星月裁缝铺的人带着那东西来了揽月宗,我得到消息后,决定在今年的新弟子招收上做点文章。这不,就发现你俩了。”

        “原来那个不见了的央洛就是你……”白化羽点了点头,“那你为什么要找九转纺星线呢?”

        洛泱一愣,“嗯?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们也是为了那根线而来,”白化羽解释道,“不过我们找那根线是为了仙信阁的任务,调查静云仙侣的往事。而你,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洛泱的眼眶红了红,眸色深深地回答道:

        “我想知道……圣君陨落的真相……”

        白化羽吃惊地问道:“真相?当时你不是在听风崖吗?”

        “我不在……”洛泱摇了摇头,情绪有些低落,“当年,圣君为了帮我们挡你前世一剑,拍下了一座金灵阵法。而那座阵法不仅仅是御阵,还是一个精巧的传送阵。所以……”

        洛泱的声音越来越低,最终凝绝。她低沉了一会儿,却突然坐直了身子,面目狰狞着,用自己那双灰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的双手揪着白化羽的领口,大声喊道:

        “我明白了!是你!是你!圣君姐姐那么强,这天下除了与她修为比肩的你,还有谁能伤到她!说!当年在听风崖,是不是你杀了她!”

        洛泱的瞳孔颜色渐渐由阴翳的灰绿变成了恐怖的亮绿,浩荡妖力所引发的威压瞬间扑面而至。

        白化羽被这强力的威压弄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但还是尽力地说道:

        “即便……是我……那也是……白千云……”

        洛泱的双瞳又黯淡了下来,双手也渐渐地松开了。她默默地把头低了下去,眼里满是颓唐和失望。她狠狠地捶了地面一拳,似乎在怨恨自己当年为什么没有破阵而出,去看一眼当年的真相……

        “唉……”洛泱盯着光秃秃的岩石地面,长叹道。

        “罢了……”

        她站了起来,转过了身。

        那颗绿色光球还漂浮在半空中,发着神秘的暗绿色光芒。光球内的女孩一直闭着眼睛没有醒来,但嘴角的血迹已经消失,就连前几日在试炼大会上留下的浅淡伤疤也不见了踪影。从她那安娴的表情里可以看出,她似乎睡得很熟。

        “我走了,妖盟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

        “那她呢?”白化羽起身,询问道。

        “她不会有事的。相反,等她醒来之后,不光会恢复自身全部的灵力,她的修为境界,应当也会有不小的提升。我已经将我的四成妖力封存在她的爻阴玉项链中,在她需要的时候,自会为她所用。”

        白化羽皱了皱眉,有些为难地说道:“可是……她这一世不再是你们的妖族圣君了啊。她现在似乎,比较讨厌你们妖……”

        “所以,她的观念,就要靠你来改变了。我跟你说了这么多,可不是白说的。”

        洛泱说完,轻轻一抬手,那两块堵住了来路的巨石就乖乖地挪了开来。她往前走了几步后,突然停下,说道:

        “走之前,我还要奉劝你几句话。”

        “还请前辈赐教。”白化羽向着洛泱一抱拳,躬身行了晚辈之礼。

        “我不管当年究竟是不是白千云下的杀手,也不管你白化羽这一世到底活成什么样子,你只需要时刻记住一件事——”

        “你上辈子,欠她的。”

        这七个字,如一记重锤敲在了白化羽的心上。

        洛泱的声音极其清冷:“所以,你必须要倾尽一切护她一世周全,即便是拼上性命。若是她有了什么闪失,我定会让你魂飞魄散,再无转世的资格。我妖盟盟主洛泱,说到做到。”

        白化羽听着洛泱这句可以称得上是威胁和警告的“奉劝”,反倒是咧开嘴笑了出来。他直起腰,郑重其事地承诺道:

        “还请前辈放心。我这辈子,都不会再错过她了。”

        “知道就好。”洛泱冷声说道,“而且听说,你这一世天资极强,是当今的九州第一天才。不过我还是想警告你,身在这九州之中,须知这仙灵九州乃是人杰地灵,钟灵毓秀之地。在这里,从来都不缺少什么天之骄子,稀少的,只是活下来的天之骄子罢了。”

        “所以,留好你的命,等我查实了当年的事情之后,再来找你算账。”

        洛泱丢下这段话,便一步一步地向外走了过去。她勾了勾手指,地上的那顶斗笠就回到了她的手中。她并没有着急地将它戴上,而是缓缓地走到了那个早已由墨绿变成翠绿色的光球下,仰视着躺在光球之中的女孩儿。

        “扑通——”

        白化羽的眼睛不禁睁得更大了些。

        “竹妖洛泱……”

        洛泱双膝并拢跪了下去,将手中的斗笠放在一旁,左手盖于右手之上,拱手于地。她渐渐地弯下腰去,缓缓地将额头磕在了手背上,朝着空中的那个女孩行了一个标准的稽首跪拜礼。

        “参见圣君……”

        洛泱这个跪拜的姿势持续了很久。

        但这短短的一个稽首,又怎敌得过,那千年的等待与追寻呢……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61465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