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30章 紫灵杀阵

第30章 紫灵杀阵


【第三十章】紫灵杀阵

        【你脑袋里装的是糨糊吗?!这是紫灵杀阵!你不放手,我们俩都得死在这里!听我的,拿上这把刀,放我下来!!】

        “扑通——”

        一块半人高的岩石正中白化羽的背部,砸出一口鲜血的同时,将他和他怀里的夜微凉一起砸倒到了地上。被扑倒的夜微凉大惊之余,连忙运动于掌,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砸在白化羽身上的石头推到了一边,然后抱着他站了起来。

        然而,正当她准备询问白化羽情况的时候,却注意到了整座山洞发生的异变!

        阴风怒号,飞沙走石!

        阵法,还没破完!

        “小心!”

        夜微凉双掌运起灵力,将白化羽猛地往旁边一推,立马掐起了手诀。只见她背后的那条披帛居然自己漂浮了起来,脱离了夜微凉的双臂腾飞而起,发出了翠绿的光芒!

        “啪!”

        披帛扭动自己的身子,向着夜微凉所控制的方向发出了遒劲有力的一击。只见一块飞来的岩石被披帛当场击碎,变成碎石落了一地,很快就被风吹走。

        “小化羽!你怎么样!”夜微凉疲于应付飞石,只能隔空喊话。

        “放心……死不了……”白化羽又咳了一口血,颤抖着说道:“只是气血有点凌乱,调息片刻便好。”

        夜微凉眉睫一闪,翰墨竹笔已在她手。一式飞白笔法扫出,即将砸中白化羽的一块石头就被墨色刃锋瞬间击碎,化作碎石融入风中。她当机立断地伸出左手掐了个手诀,随即神念一动,嘴里道声:

        “御!”

        绿色披帛应声飞出,围成一个圆圈套住了坐在地上的白化羽。圆圈飞快地旋转,但凡有飞石砸向圈内之人,披帛都会将其完美格挡,轻松破石。

        夜微凉的左手亮着和披帛一样的绿光,半刻都没有停歇。她必须一直维持着这个手诀,否则披帛的灵力将会很快枯竭,也就无法保护圈里的人了。而同时,她也在不停地挥动翰墨竹笔发出一道道笔力苍劲的墨刃,抵挡迎面袭来的飞石。

        白化羽在披帛的保护下开始了静坐调息。

        夜微凉朝着他那边遥遥一望,心中略略安定了些。接着,她便开始全身心地应付随风而起的飞石,在笔落似剑的同时,向阵法的中心缓步靠近。等她往阵法中心走了大约一丈距离之后,就因越来越密集的石群而被迫停下了脚步。

        如果无法靠近中心,就没有办法找到阵法的薄弱处了!

        必须让这些石头,消停一会!

        就在夜微凉心念方起的刹那,一条由墨水凝聚而成的墨龙从翰墨竹笔上腾飞而出,瞬间将面前的石块全部撕碎!

        没有了石块沙砾摩擦地面和空气的声音,整个山洞顿时安静了许多。

        “沙沙……”

        还在喘着大气的夜微凉惊愕地回过头去,发现之前击碎的所有小碎石再一次随风而起,在这黄风之中渐渐聚拢凝集,又结成了半人高的大石块,然后随着风旋转一周之后,又一次地朝她砸了过来!

        无穷无尽……非死不可……

        杀阵!

        夜微凉领悟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块巨石就已到达了她的眼前。她仍旧是一道笔墨挥去将这块巨石碎为渣滓,可双手却是越发颤抖。

        一定境界的修士,可以借助道术和法宝来做到一些凡人做不到的事情。比如御器飞行,移山搬石,隔空取物,空间传送。但修士的道法再怎么强,本质也还是人类,但凡是人,就终究是有穷尽的。

        可白化羽,还没恢复过来……

        夜微凉看着那些无穷无尽还越来越大的石块,心中顿时有了决断。在又一次使用章草笔法清空前方所有飞石之后,她就收起了翰墨竹笔,转而心念一动,唤出了另一样东西。

        那是一把和流觞剑有着一样颜色的木制古琴。

        虽说白化羽还在数丈之外闭目调息,但他能明显地感受到,自己的丹田灵海有了些轻微的触动。然而能够与他丹田灵海相通的,除了那把剑,再无别的法器。

        地面上的流觞剑,亮起了浅浅的白光。

        而在这一边,夜微凉将木琴平置于身前,玉指轻捻,轻轻地弹出了一个宫音。而在她的心中,只剩下了四个字:

        曲水兰亭!

        刹那间,整个山洞都被绮丽的光华点亮。夜微凉双手轻覆于木琴之上,周身十丈都呈现出了与这灰暗山洞大相径庭的幻象。幻影之中,齐胸襦裙的姑娘端坐在一座凉亭之中,亭下是一股蜿蜒曲折的细流,远处有崇山峻岭,近处是茂林修竹。

        简直是一幅唯美到了极点的山水画。

        端坐在凉亭中的姑娘静静地抚琴,似乎早已沉浸于此意境之中。她双目微闭,轻轻地弹出了第二个音。

        一个木碗赫然出现在了亭下的溪流中,随着流水辗转而下。木碗中盛着清冽的酒,在河流中晃荡着,却滴酒未漏。只不过这碗酒顺流而下,在这曲水兰亭的幻象之中,却没有能接杯豪饮的人。

        夜微凉忧郁地往白化羽这边看了一眼,只不过她眼里倒映的只有那个酒杯的幻影。她默默地将头摆了回去,玉指轻拢慢捻,第三个音已然奏起。

        幻象之外,整个空间中的巨石竟全都放缓了速度,慢到几乎静止。而随着抚琴女子一串妙音奏起,这些石头便纷纷颤抖了起来,表面出现裂纹,似乎只需要再轻轻地碰一碰,就会化为齑粉。

        “木声多远实,鸣亮其喉间。火声焦且散,完响望中闻。土声沉重远,一响众人惊。金声完远妙,焦破不堪闻。水声无散乱,清净……成群伦。”

        夜微凉小声地念着五音律法,手里的演奏却从未停下。只是她弹琴的动作越来越慢,从一开始的慷慨激昂到后来的绵软无力,似乎每一次拨弦,都在燃烧着她的心血。

        夜微凉的嘴角渗出了半寸红线。她面色惨白地笑了笑,缓缓地抬起了头。此时此刻她眼中不再是曲水兰亭的幻象,而是那一块块凝滞于空中的巨石。

        她轻轻地动了动嘴唇,用自己那苍白无力的声音,发出了一个字。

        “破。”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之后,整个山洞都恢复了平静。不过这次的动静要比她和白化羽联手破阵那次要大得多,让整座月璇山都为之一震!

        曲水兰亭的幻象,以夜微凉为中心,开始逐渐向外消散。十丈山水临近消失之际,竟是如此的悲怆。

        夜微凉抱着曲水琴,侧着身子倒了下去。她以力竭之身强行驱动曲水兰亭道印,对自己的丹田灵海和身体,其实是一种很大的伤害。

        所幸,这些石块,再也飞不起来了了。

        不光是碎成粉末的石块,就连原本一直在咆哮着的狂风也偃旗息鼓,被琴音中蕴藏的灵力压了下去。所以,她才能如此全无顾虑地躺在地上,喘着进少出多的气。

        夜微凉看着旁边那反射着蓝光的地面,浅浅地笑了笑。果然,这旋风的弱点就在风眼的地方,飞沙走石了这么久,位于洞顶的那盏明灯居然还能安安静静地吊在那里。

        可是,就在她没有力气做任何事的时候,面前的蓝光突然消失。紧接着,一个不堪重负的崩坏声传来,几块长宽数尺的巨石竟从夜微凉上方的岩层脱落,砸了下来!

        “吧嗒。”一声脚步。

        就当曲水兰亭的幻象全部消失的前一瞬间,一只素净儒雅的手掠过了它那最后的颜色。

        白化羽低笑一声,将幻象形成的酒杯捏碎成了一缕灵气缠在腕间,转而抽出腰间的流觞剑,蹬地而起。他紧紧地攥着夜微凉给他的那条绿色披帛,而他的眉眼之间,则是前所未有的勇决。

        一丈五尺的道玺灵盘旋转开来,其上唯一的道印轻响一声,发出了耀眼的白光。御剑者脚踏剑鞘腾空而起,将绿色披帛朝着地面扔去的同时,捏起了剑诀。剑诀一起,那柄看似粗钝的木剑便泛起了浅浅的白色灵光,点亮了昏暗的石洞!

        白光乍现的同时,浓醇的酒气从白化羽的剑上溢出,一时整个山洞都充斥着流觞剑的酒香。他目光坚定地看着将要砸在夜微凉身上的落石,在距离缩短到不足五尺的时候,一剑斩去!

        几块巨石顿时一分为二。然而白化羽的剑势并未结束,在浅白色酒雾包裹的空间内,他的身法如同鬼魅一般幻灭迷踪,剑光也变迅捷了十倍不止!

        “唰唰唰唰唰——”

        “啪——”

        在他流觞剑的剑气之下,巨石瞬间碎成了无数的小石块。小石块掉落下去,砸在夜微凉的绿色披帛上,没伤到里面的女孩儿一点半点。

        夜微凉长舒了一口气,欣慰地笑了笑。

        她就知道,他会来的。

        白化羽轻盈落地,将流觞剑还剑入鞘。剑格和剑鞘合拢的一刹那,所有的酒气和酒雾都收拢了过来,尽数汇入了这柄奇异的木剑之中。接着,他一挥手,那条绿色披帛就乖乖地收回了防御模式,化作一条和普通披帛无异的绸带,披回了夜微凉的身上。

        “凉儿,你怎么样?”

        “算是本小姐没白养你这个徒弟。再说了,本小姐长得这么好看,老天爷才不舍得收我呢。”夜微凉翻过了身子变成平躺,嘴角带笑地仰视着白化羽。

        白化羽看到夜微凉已经有心开玩笑了,便也放下了这颗高悬的心。他坐了下来,将夜微凉的上半身扶起来靠在自己的大腿上,说道:

        “那可不一定,没听说过红颜薄命吗?”

        “什么红颜薄命。”夜微凉不以为然,抬手抹去了自己嘴角的半寸血迹,说道:“那些薄命的都是没道侣的单身红颜,哪像本小姐,有一个虽然无微不至不过有时候确实有点欠打的道侣,天天围着我转啊。”

        白化羽笑,伸手点了一下夜微凉的小鼻子。

        夜微凉先是害羞地躲闪了一下,随即摆开了白化羽的手,正色道:“不过你要当心,这阵法可能还没破完。”

        “还没破完?”白化羽立马转过身,眼神锐利地扫了一下山洞的四角。

        “天然石阵,是不可能会有困阵连带杀阵的,这里的阵法,应该是被人动过。”

        话音刚落,整个山洞突然亮起了铺天盖地的紫光。白化羽连忙坐直身子看了看四周,发现这周围的十丈空间之所以那么平坦,原来是因为埋下了阵法的缘故!

        一个又一个的紫色光点坐落于这十丈平原上,点与点之间连成了无数条线段。同时,洞壁上也突出了许多白色的石头,无不亮着和地面一样的紫光,甚至和地面上的几个特定阵眼连上了线。整个山洞瞬间被紫色的光点和光线铺满,像一个倒扣的碗一样,将二人盖在了里面。

        那盏吊在洞顶的灯笼,连带着里面的东海夜明珠,啪的一声碎掉了。

        “紫……紫灵阵法……”

        夜微凉的脸上终于呈现出了一丝事情脱离掌控的慌张神色。她扯着白化羽的胸前的衣料,痛苦地皱着眉头,小声说道:“趁着阵法还没完全启动……小化羽,快扶我起来……”

        白化羽闻言,立马将夜微凉的一只手臂扛在了肩上,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肢,将她提了起来。夜微凉拖着自己虚弱的身体站起之后,双眼无神地看了看地上的阵基图形,又抬头望了一眼那早已形成拱形屏障的阵顶,心里咯噔一声。

        “看起来有点复杂……”

        “可有解决办法?”

        “有,不过我需要时间。就算我是紫灵位阵修,破解紫灵阵法也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夜微凉镇定地陈述着,眸底已有演算的神光。

        “紫灵阵法,有多强?我能强破吗?”

        “呵,”夜微凉冷笑一声,“紫灵阵法的复杂度和强度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强得多。如果这是高阶阵法的话,就至少需要金丹期巅峰乃至元婴期的修为。就算你再怎么天资过人,你也终究只是一个筑基中期的小修士,不管是灵力还是法力,都远远不够……咳咳咳……”

        夜微凉说着说着,又开始了剧烈的咳嗽。她低头看了看那只刚刚捂过嘴巴的手,感觉自己的视线开始有点变模糊的前兆。她十分用力地晃了晃脑袋,希望可以尽己所能地去观察这紫灵阵法的阵基分布。

        “刺啦——”

        丈许高空,凭空出现了一道半尺长的紫色光线。这道紫光看着只有五寸之长,但蕴藏在它里面的能量,却是能让人明显地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快闪开!”

        夜微凉拼上自己全身的最后一丝力气,将白化羽撞到了一边。果然,那道紫光没过多久就激射而来,若不是夜微凉动作快,只怕就不只是擦着她的睫毛飞过去了。

        “嘭!”紫光命中不远处的地面,炸出了一个大坑。

        夜微凉躺倒在地上,重新睁开了眼睛。

        “……”

        她将手抬起,在自己眼前晃了晃。

        “……”

        “我的眼睛……”夜微凉顿时像丢了魂一样,拼命地睁着眼,脸上布满了呆滞。

        “我的眼睛……”

        “凉儿!你怎么了?!”白化羽一骨碌从地上爬起,将夜微凉也扶了起来,然后跪坐在她面前,晃了晃她的肩膀。

        “眼睛……看不见了……”

        白化羽将夜微凉那耷拉着的脑袋给晃了起来,盯着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看了许久。只是这双眼睛的瞳孔已经散开,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神采。

        可下一道紫光已然袭来,白化羽连忙抱起夜微凉,以迅捷的身法避开。只是这阵法已然完全启动,紫光生成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需要躲避的速度也必须越来越快,更何况他的手上,还抱着一个人……

        凶多吉少。

        “放下我吧……”

        “你胡说什么呢!”

        白化羽身形一凝,差点被紫光击中。

        夜微凉惨然地笑了笑,道:“这阵法能封印神识,没有眼睛,我也算是半个废人了……你若不放下我,不光是我,你也会死在这里的。”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丢下你的!”白化羽大声吼道,加快了躲避。

        夜微凉抬眸,双眼重新恢复聚焦,看了一眼白化羽的侧脸,随后嘴角轻轻扬起,似乎对这次试探的结果非常满意。她从储物戒中唤出了一样东西,然后松开勾住白化羽脖子的一只手,将那样东西拿在了手中。

        “你拿好这把刀……然后,放我下来……”

        “我不管,说什么我都不会放手的!”

        夜微凉被他的执拗气急了,破口大骂:“你脑袋里装的是糨糊吗?!这是紫灵杀阵!你不放手,我们俩都得死在这里!听我的,拿上这把刀,放我下来!”

        白化羽被骂醒了。他看向了夜微凉手里拿着的东西,只见,那是一把一尺见长的小刀,通体雪白,没有过多纹饰。

        夜微凉笑了笑,主动松开了白化羽的脖子。失去了一部分借力之后,白化羽只感觉自己双手突然变沉,一个不注意,怀里的那个小人儿便坠落了下去。

        夜微凉在半空中,向他扔出了那把刀。

        “扑通——”夜微凉重重地摔在地上,不免又翻了一口血上来,却被她刻意地咽了下去。

        “嗯唔——

        “这把刀……能破阵……”

        虽然声音很微弱,但白化羽还是听清了她的每一个字。

        他当机立断地握住了那把雪白色的短刀,拔掉刀上套着的小巧刀鞘,然后奋然抬起右手,转过身子,握着手里的阵解星芒,朝着疾速袭来的紫光一刀斩去!

        刀身上积累的星辰之力尽数倾泻而出,化作了一道数丈之长的刀气虚影,直直地撞上了石壁!

        “轰!”

        一声巨响过后,紫灵阵法的罩顶连带着地面阵基都被劈开了一道深深的裂缝。阵法的紫色线条从断裂的地方开始,向四周一寸一寸地断裂开来,直至整座紫灵阵法尽数崩毁。

        分崩离析,片甲不存。

        恍惚之间,白化羽似乎重掌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他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阵解星芒,又看了看重新归于寂静的山洞,又惊又喜地喊道:“凉儿,你看我——”

        白化羽突然止住了自己的声音。

        因为他清楚地感受到,有一股灼热的气浪从自己的耳边刮了过去。而整个石洞暗下来之后,还剩下一丝紫色!

        他惶然转过身去,伸手去抓,却连那道紫色光线的尾巴都没碰到。而那阵法崩毁前凝聚出的最后一道紫光所飞去的方向,正是躺在地上,没有半点力气反抗和躲避的夜微凉。

        “不要!!!”

        “嘭!”

        一个撕心裂肺的喊声和一个爆炸声呼啸而过之后,整个山洞终于变得漆黑一片,也变得万籁俱寂。

        许久许久,都没有任何动静。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61465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