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28章 探秘月璇

第28章 探秘月璇


【第二十八章】探秘月璇

        【怕?开什么玩笑。众所周知,我堂堂仙信阁少阁主座下首徒,怕的,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而已。】

        翌日清晨。

        “周景!我们来看你了,这几天还好吗?”

        伴随着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两道身影飞上了月璇山的山顶。随着一棕一绿两道毫光散去,白化羽和夜微凉也就肩并肩地落在了坚实的土地上。

        白化羽的装束一成不变,身着白衣,肩披长发,手提宝剑,妥妥的江湖剑客风范。不过夜微凉倒是换了身衣服,没有再穿先前的那套道侣装,而是换了件紫色的齐胸襦裙,别说,跟她的娇小身形还挺搭的。

        由于不再是以前那样比较严实的交领襦裙,那条一直系在夜微凉颈间的红绳就变得十分引人注目。只可惜令人遗憾的是,那条红绳末端系着的并不是什么美玉或宝珠,只是一块碎掉的黑玉罢了。

        那块黑玉既不美观,也没有什么灵气。甚至自古以来,人们都认为碎玉乃是不祥之物,也不知道夜微凉为什么一直留着它,还将它戴在自己的身上。

        不过即便是算上那块给颜值减分的黑玉,夜微凉这次的妆容和服饰在整体来看,还是漂亮得很。除了那一身做工精细的紫色齐胸襦裙之外,她的双臂和背后还挽了一条六尺长的亮绿色披帛。此时,在山顶的劲风之下,绿色披帛和墨色长发动若脱兔,而她本人却是十分安静地站在那里,双手交叠放在小腹上,仪态万千。

        活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凡仙女。

        夜微凉换了衣服之后,他们俩现在唯一相似的地方就只有腰间挂着的揽月宗的木牌,而原本浓厚的道侣气息,早已荡然无存。

        好像,是因为某位九州第一天才犯了什么事,他的那位挂名道侣才气呼呼地把衣服换了。

        周景原在一旁假寐,听到夜微凉的声音便一骨碌爬了起来,在他们二人面前站定,抱拳行礼道:

        “师叔,师兄。”

        “叫我微凉就好,用不着那么多繁文缛节,你也知道我是个随性的人。”夜微凉摆了摆手,向山崖那边走了几步。

        “那凉儿……”

        “啪!”

        “叫、师、父!”夜微凉刚迈出半步,却又像弹簧一样弹了回来,用自己的小爪子“抚摸”了一下白化羽的脑门。

        周景先是一惊,然后又不由自主地笑了笑,充和事佬:“看来师兄和师叔的感情很好嘛,一开始我还担心你们装道侣会不像呢,没想到居然真的配一脸……啊不,演得惟妙惟肖。”

        “切,我才不屑呢。谁要是被这二货小子骗去当了道侣,肯定是因为上辈子欠了他八百万灵石,这辈子来还债的。”

        夜微凉说罢,又走回了山崖边,看向了下面的月芒山山顶。

        揽月大殿的轮廓,依稀可见。

        “果然,这儿还真是一个监视月芒山的好地方。只要动静稍微大点,就能够纳入眼底。”

        白化羽捂着自己脑门上的包,委屈巴巴地凑到了夜微凉的身边。周景也走了过来,看着远方的万水千山,不禁感慨道:“是啊,这月璇山是这片区域里最高的山了。只是不知为什么断绝了灵脉,真是可惜啊。”

        说罢,他转向夜微凉,问道:“我这边都没什么异常,师叔那边的进展可还顺利?”

        “勉强算顺利吧。只不过被这狂妄自大放荡不羁恃才放旷的小白兔崽子坏了原本的计划,搞得我们俩现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查东西都不方便了……”

        夜微凉说着,一把拽过了旁边的白化羽,抓着他的头发摁着他的脑袋,然后拿另一只手死命地掐着他的脸。不过白化羽却丝毫不敢反抗,只能被夜微凉揪着脑袋狂虐。

        昨天回房之后,夜微凉直接开了三层屏蔽阵法,然后用十八般法器轮番锤了他一遍。

        打不过,完全打不过。

        要不是那时候他及时服软认错,并答应她今天一整天都听她的话,恐怕自个儿现在没法正常直立行走了。

        所以,反抗也是不敢反抗的。

        周景看着面前的暴力行为也只是笑笑,问道:“那事情严重吗?”

        “还好,”夜微凉把白化羽放开,让他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脸着地。她拍了拍手掌,说道:“我俩已经顺利通过了入门考试,而宗主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特许我俩当一个没有师父带的闲散记名弟子,也算是便利了。好吧,回归正题,我们这次来是想排查一下月璇山,看看这上面有没有什么能隔绝神识传讯的屏障。”

        “月璇山……”周景若有所思,“前几日我上山的时候,就发现这座山虽为荒山,却有一个神秘莫测的山洞。我往里面走了一点,却因为过于昏暗又兼有天然阵法保护,不敢再冒进了。”

        “带我们去。”夜微凉言简意赅地说道。

        周景眸色深深地看了夜微凉几眼,点头同意。他带着夜微凉和鼻青脸肿的白化羽下了山顶,御器飞行了一会儿,来到了那个山洞的洞口前。

        踩在北斗剑上,周景伸手朝着那个岩石洞口遥遥一指,道:

        “这就是我说的那座山洞了,里面有一个天然形成的石阵,还挺难办的。之前我劈出一道剑气试了它一试,却被石阵中运起的气流给消磨殆尽,没有伤到它一点半点。”

        “听起来有点意思,”夜微凉淡淡道,“能轻松消解融合期修士攻击的,至少有蓝灵高阶的阶位。不过它既然是天然成阵没有外界灵力加持,就应该不是杀阵,而且阶位应当不会超过紫灵……问题不大。”

        白化羽揉了揉自己的左脸颊,道:“既然凉……既然师父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进去看看吧。”

        “嗯。”夜微凉点点头,“周景你在洞外看着,以防有什么不速之客进来。一会儿我带着他进去,不过这洞里有可能会有隔绝神识传讯的屏障,所以,你用这个来联系我们。”

        夜微凉突然背过身去,用手在自己的胸前掏了掏。

        很快,她手握着一块纯净到没有半点杂质的白色勾玉转了回来,然后交到了周景的手里。这块纯净白玉上不仅有着浅浅的余温,还携带有一丝二八少女的体香,让这块本就珍贵的勾玉显得更加有灵气。

        “这块白色勾玉能和我这条项链上的黑色碎玉感应,虽说不能像传讯玉简一样传音,但只要将灵气灌注其中,我这边就会有反应。”夜微凉介绍道,“不过,这块玉对我来说可是很重要的,你要好好保管哦。”

        “嗯。”周景将这块玉紧握手中,郑重地点了点头。

        “可不是嘛,能藏在那里的东西,不重要就怪了。”白化羽御剑站在一旁,侧着脸小声地吐槽道。

        很快,一股杀气和寒意从他的身侧袭来。

        白化羽转过头去,正好撞上了夜微凉那如闪电一般锐利的目光,顿时被唬得冷汗直冒。

        “哼,懒得跟你计较。”夜微凉冷哼了一声,手诀一捏就踩着自己的翰墨竹笔向前飞驰而去,整个身影都没入了山洞的黑暗之中。然后,只听得一个带着回音的女声从里面传出来:

        “小化羽,还不赶紧跟着为师进来?在外面的话,为师可保护不了你哦。”

        白化羽笑了笑,正欲跟上,却被周景用手肘捅了一下。

        “哎,你小子最近跟师叔处得怎么样啊?该不会惹她生气了吧?”

        白化羽转过头来,正好对上了周景那一脸八卦的表情。他无奈地耸了耸肩,撇嘴“嗯”了一声。

        周景朝着白化羽挑了挑眉,说道:“你小子,能被微凉师叔的这一双慧眼看上,还不知好歹地惹她生气,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白化羽干笑了两声,怨气十足地说道:“什么福啊,我昨晚被她一顿暴打,可惨了。”

        “你还别不乐意,”周景斜了他一眼,“要知道,她在阁里煎茶的时候,那可谓是我们六十四位弟子的团宠啊。不管是师兄还是师姐,都特别喜欢这个所谓的微凉师妹。只不过她一直都是那么彬彬有礼,冷若冰霜,不好亲近。今天见着我才明白,她的性格并不是那样,只是因为没有遇到真正能让她展露真性情的人罢了。”

        白化羽听着周景的这一席话,有些愣神。

        “就在刚刚,我就看出你们俩情况不对了。加把劲吧师兄,追到师叔这件事情,我看你还是很有希望的!”

        “哎我说,你怎么这么爱八卦啊,我看你那天不是挺正经的吗。”

        “该正经时自然要正经。”

        周景漫不经心地说着,一边用手肘又戳了白化羽一下。

        白化羽:“又干嘛?”

        “你是不是傻?就这么忍心让她在里面等着啊?洞里面那么黑又不安全,正好是你表现的时候,还不快去?”

        白化羽也终于绷不住,露出了浅浅的笑容。他想周景拱了拱手,道了一声:

        “那,告辞。”

        说罢,流觞剑便带着一条闪闪发亮的灵气拖尾,冲进了昏暗的山洞。

        --------------------------------------

        洞里很黑,并且十分干燥。而且由于缺少天光的关系,洞内没有任何一株花草,只有光秃秃的岩石。不过就目前来看,这座山洞并不怎么复杂,只有一条主路。

        白化羽御器向前飞了一会,就看见了一个周围发着幽蓝色光芒的熟悉身影,正在平视前方。心中稍安的他,操纵流觞剑降落在了那道身影的旁边。只见那女孩手里提着一个灯笼,灯笼里装着一颗硕大的球体,那幽蓝的光芒便是从它这儿发出来的。

        “怎么样,没见过吧?这是东海的夜明珠,我家特产。”避开了周景之后,夜微凉似乎又变回了他的凉儿,津津乐道地向他介绍道:“如果给这种夜明珠注入灵气话,它们就会发出更强的光,只不过消耗比较大。喏,你拿一下。”

        夜微凉把手里的灯笼提手递给了白化羽,但看白化羽毛手毛脚地将它接过,便下意识地嘱咐了一句:“这夜明珠可是很贵的,你小心着点别摔了。”

        “有多贵?”

        夜微凉小嘴一撅,说道:“多贵?大概啊,够买一万个白化羽那么贵。”

        “哈?”

        “像你这种面黄肌瘦的小书生,一看就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若是到凡界那边把你卖给别人当家奴,估计也就只能换上一两银子。”夜微凉拼了命地损白化羽,不亦乐乎。

        不过这位大小姐似乎忘了,白化羽也是个斗嘴的好手。

        “哦?这样吗?”白化羽伸手在夜微凉的长发上捋了捋,然后搂住她的肩膀,把自己的脑袋贴了上去,“如果要这么算的话,那我还真比不上凉儿你。若是把你拐到凡界卖到富贵人家里当媳妇,估计能卖个好价钱吧?毕竟,像你这么又漂亮又可爱又长得不高还会卖萌的小姑娘,可是没那么容易找的喔。”

        “你——”夜微凉正欲发作,却又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收回了动作,装作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缓缓说道:“嗨呀,跟你说了多少次,夸本小姐的时候要用委婉一点的方式,不要这么直白嘛。”

        白化羽也学着夜微凉那样翻了个白眼,无话可说。

        这小家伙,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的啊!

        “好了,拿好夜明珠,我们准备进去了。当年我师叔为绘制九州舆图来到此地,也遭遇了周景所说的那个石阵。出于对天地的尊重,他没有穿阵而过,更没有强力破阵,只是在九州舆图上写了‘有天阵在此’五字后,就离开了。而揽月宗的人也未曾涉足其中,月璇山荒废之后,就更是无人问津了。所以,这洞里究竟会出现什么,没有任何人知道。”

        夜微凉凝视着漆黑一片的深处,突然话锋一转,问:

        “怎么样,怕吗?”

        “怕?开什么玩笑。众所周知,我堂堂仙信阁少阁主座下首徒,怕的,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而已。”

        “哦?是什么?”

        “你想知道,我还不告诉你呢。”

        白化羽说完,就提着夜明珠灯笼向前大踏步地走去。

        夜微凉起初还有些疑惑,但注视了那个提着一笼幽蓝的白衣少年半晌过后,她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神情一震。

        她在白化羽手里的那盏夜明珠灯笼里,看见了倒映着的自己。

        了然一笑。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61465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