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23章 试炼将启

第23章 试炼将启


【第二十三章】试炼将启

        【验证谁更有天赋和实力,最直接也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上台一对一的比试。】

        揽月宗,在落霞高地的三千宗门之中,算是历史较为悠久的了。大约五百年前,一位手持长弓的年轻人带着三五好友登上了月璇山的山顶,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属于他的宗门,也就是现在的揽月宗。

        在落霞高地,建宗立派从来都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若要宗门气运长久,宗主之位上的人就必须要有着令人信服的能力和德行。而正好,揽月宗宗主御风行就是这样德高望重的一个人,虽然他的修为在落霞高地上五宗门的五位宗主中是最低的,但他的风评,却是最好的。

        从建宗到现在,这位揽月宗宗主一直与落霞高地的其他宗门交好。不管是哪家出了点事,御风行都会第一时间伸出援手,尽管自己的揽月宗还只是一叶孤舟,尽管揽月宗的根基还未稳固,尽管几个陪他当年一起建宗立派的兄弟都提出了反对,这位揽月宗宗主仍然我行我素,帮人帮到底。

        说他是老好人,一点也不为过。

        正因如此,揽月宗的声誉才会一天天地变好,逐步走到了三千宗门的前列。而随着宗门的逐渐强盛,御风行也渐渐地白了须发。或许只有当他拿起当年的那把长弓并拉满弓弦之时,才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几分当年的神采吧。

        清晨时分,宗主御风行身着揽月宗内独一无二的竹青色道袍,端坐在揽月大殿的偏殿书房之中,正对着一本名册,在卷轴上誊写着一个又一个的陌生名字。虽然他的手臂已经骨瘦如柴,但他笔下的字仍是笔力遒劲,风骨仍存。

        在他背后的架子上,挂着一把装饰华美的大弓,这把弓以纯银打造,却又在两端的弓翼之处铺满了黑色的羽毛,有一种亦正亦邪的感觉。只是,在这弓翼的末端,却少了一样东西。

        一样,能区分这样东西究竟是长弓,还是废铁的东西。

        弓弦。

        这把弓,没有弓弦。

        一段时间后,御风行终于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把蘸饱了墨汁的毛笔放下,转而拿起了这卷布满了名字的卷轴。他用期许的目光在这些名字上扫了一圈后,就微笑着将它放了下来。

        “嗯……后生可畏啊……”

        “砰!”

        突然,书房的门被一个灰白色的身影撞开,掀起的风浪甚至吹起了几张轻薄的生宣。

        “风行,风行!外面的台子快要搭好了,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说话的正是昨天那个负责面试新弟子的白胡子长老。此时他穿着一身灰色道袍,手里还握着一把漂亮的纯白色拂尘,比起昨天那个凶神恶煞的怪老头,现在的他,才算了稍微有了点长老的模样。

        “看就不必了。这么多年一直是你负责招收新弟子,你办事,我放心。”御风行疏阔地笑了笑,虽然这一笑将脸上的皱纹更加深了一层,但还是透露出了几分尚未消弭的豪放之气。

        “嘁,你小子每年都这么说,可还不都是乖乖跟我去看了。”

        白胡子长老似也忘却了自己早已变白的须发,此时和御风行说起话的语气,还真和当年的两个少年没什么两样。他朝着御风行走了过去,摆弄了一下桌上的镇纸后,便把目光放在了那张写满了名字的绢布卷轴上。

        “又在抄今年的名单?”

        “是啊,抄了那么多年,也习惯了。看着这些后生的名字,总能让我想起当年的我们啊……”

        “可不是嘛……”白胡子长老的眼中也有了几分回忆的神色。

        御风行抬眸看了白胡子长老一眼,道:“哎,老李啊,听说昨天招收新弟子的时候,你又朝着那些孩子们发脾气了?”

        李展风听出了御风行话中的埋怨意味,立马吹胡子瞪眼道:“你说起这个我就来气。那些小辈,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就敢来我们揽月宗,还一个个的以为自己超凡脱俗,和我据理力争哩!”

        “那你也没必要……”

        “哼!我还不是为了你的宗门好!”李展风愤愤不平地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倒真有几个天赋绝佳的孩子。老小子,你赚大发了。”

        “天赋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还是心性。我宁可要有德无才的孩子,也不要有才无德的小人。”御风行说着,将桌上的卷轴卷起递给了李展风,“这名单你拿去吧,点名的时候,这个总那本老旧名册要好看一些。”

        “好。”李展风接过,转眼问道:“那……你真的不打算和我去看看那些参加试炼的后生们?”

        此时御风行已经转过身去,看着墙壁上的那把无弦长弓出神。当年,这把弓陪着他度过了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是和他一起纵横天下、最亲密的战友。如今,它却只能挂在这除它之外空无一物的墙壁上,随着时光流转,落满灰尘。

        凝视了这把长弓许久之后,御风行才回过头来,道:

        “好吧,去看看吧。”

        --------------------------------------

        月芒山后山。

        “凉儿,凉儿……起床啦……”

        白化羽踩在自己的流觞剑上,御器悬停在一株参天古树的旁边。在他的眼前的是一根粗壮的树枝,而这根三尺来宽的树枝上,正摆放着……一卷奇怪的东西。

        白化羽用手指戳了戳这卷棉被,却没换来任何回应。

        “唉。”

        他御动术法,踩着流觞剑飞到了树干的另一面,一张熟悉的小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只不过女孩熟睡的模样从来都是美得不可方物,即便不是第一次见,白化羽也还是在不经意间多看了几眼。

        “凉儿,再不起床就赶不上试炼了……”

        少女的长睫毛动了动,皱了一下眉,终于还是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看见了白化羽那张逆着晨光的脸。

        “嗯……”夜微凉呢喃了一声,裹着被子习惯性地翻了个身子。然而她现在躺着的地方,并不是晚枫当铺里那个直径一丈的大床。

        所以……

        “啊啊啊啊啊啊!”

        被子连带着里面裹着的女孩一起滚落了下去,正以越来越快的速度从数丈高空往地面坠落。同时,一声凄厉的叫喊声贯穿了整个月芒山,就算这棵古树所处的位置比较偏远,这声大喊也还是传到了主峰的揽月大殿上,吓到了不少人。

        “扑——”就在夜微凉落地前的刹那,御剑而下的白化羽稳稳地接住了这卷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子。而本来还睡眼惺忪的夜微凉也被瞬间吓醒,此时正脸色惨白地看着抱着自己的白化羽,一时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凉儿,你又调皮了。”

        白化羽从流觞剑上跳了下来,心念一动,双指并起指了一下这把宽阔木剑,流觞剑就变成了原来的几倍大小。他把怀里的这床被子小心地放在了已是阔板的流觞剑上,然后俯视着夜微凉,用手指轻轻拨弄了一下她额前的齐眉穗儿。

        这猝不及防的宠溺把夜微凉的小脸瞬间变成了红色。她躲闪了一下眼神,嘟囔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白化羽似乎没想到夜微凉居然会先认错道歉,不禁挑了挑眉。若是放在从前夜微凉刚刚遇见他的那会儿,她明明还是个谋定后动,傲娇满满的大小姐,没想到这才过了三个月,她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娇羞可人,柔情似水。

        白化羽的心里暖洋洋的,脸上也浮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笑容。他抿了抿嘴,柔声道:“没事的凉儿,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啊……?不是第一次?”

        “我数数啊,你裹着被子睡着之后,总共从树枝上翻下来了十三次,哦……算上这次,十四次。”

        “……”夜微凉愣住。

        “所以,我早就习惯了啊。”白化羽双眼眯起,暖暖一笑。

        “那,你是整晚都没睡,一直在旁边守着,怕本小姐掉下来?”

        “不然呢?”白化羽反问了一句,意思已经十分明显:“明知道自己睡觉不老实,还要学我睡树上。就你那动若脱兔的睡法,我要不在旁边看着,你恐怕得摔成傻子吧。”

        “……”

        --------------------------------------

        揽月宗新弟子的试炼大会,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之中。宗主御风行和大长老李展风并肩站在揽月大殿的房檐上,俯视着下面的各种工作和筹备。

        “今年的安排,还是和去年一样吗?”御风行问道。

        “当然没有改了,多少年了,招收新弟子一直都是这样的。”李展风拈着胡须回答道,“验证谁更有天赋和实力,最直接也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上台一对一的比试。”

        “是啊……”御风行不像李展风那样有个大大的长长的白胡子可以捏,便只能把双手抱在胸前,悠悠地说道:“也不知今日过后,咱们揽月宗又能招来几个才名满天下的弟子呢……”

        “老家伙?你不知道?”李展风一挑眉,反问道。

        御风行眯眯眼,“不知道什么?”

        “这次的弟子里,有一个筑基中期修为,道玺灵盘却是一丈五天盘的天才啊?你没听说?”李展风十分意外,“还有一个女娃娃,也是筑基中期,虽说天资没有上面那个恐怖,但也有七尺半的道玺灵盘,算得上是个好苗子了。”

        “没人跟我说啊……”

        “呃……”

        “你昨天过来递名册的时候,也没见你说啊?”

        “嗯……我还以为你早就听老程说了……”

        正当这俩老头互相甩锅之际,夜微凉那道裂石穿云的惊呼声就传到了这揽月大殿之上,差点把李展风吓了个趔趄。

        在御风行的热切目光下,李展风放出了自己的神识,看到了月芒山后山的一切。

        “发生什么事了?”御风行垂手站在李展风身侧,问道。

        “啊,没什么,”李展风把自己那可达方圆十里的宽阔神识给收了回来,回答道:“两个年轻人的甜蜜互动而已,只不过是动静有点大罢了。”

        “这两人是这次的新弟子吗?”

        “是啊,他们道侣两个是结伴而来的。其中的少年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灵盘一丈五的旷世之才。”

        “嗯。不过他年纪轻轻,就连道侣都找好了……想必是青梅竹马这样的吧?”御风行猜测着说了上半句,而后又极其坚定地说道:“不过常言道,大道无情。恐怕他这个道侣,终有一天会成为他的心障。”

        李展风眼里的目光黯淡了几分。他立于原地想了一阵子,将话题给岔了开来:

        “对了,听说二公子出关了,你不去看看?”

        “他?让他一个人玩去吧,一个放浪成性的浪子罢了,我管不住,也懒得管。比起看他,我倒更愿意跑一趟西域,看看箫珏。”

        御风行的情绪突然变得有些不稳定。他冷冷地甩下这一句后,便转过了身,拂袖而去。

        “风行——唉。”

        李展风欲喊住离去的御风行,却没想到御风行轻盈一跃就跳下了房檐,只给上面的人留下了一个孤独的背影。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把抬起的手放了下去,转回头继续看着底下的工程。

        在李展风的注视之下,数十名揽月宗的弟子通力合作搭起了一座巨大的平台。其中,一位指挥模样的青年抬头跟李展风对视了一眼,点头致意了一下。

        李展风爽朗一笑,也学着御风行那样跳下了屋顶,稳稳地落在了揽月大殿前的地面上。他往前走了两步,扫了一眼面前的这座比武台,也朝着那个青年点了一下头,算是首肯。

        青年眯着眼睛,朝着李展风行了一礼,便朝着旁边的弟子们挥了挥手,将他们带了下去。如今呈现在李展风和一众试炼者面前的,是一座搭建好的十丈方台。李展风走到了方台的边缘,朝着台下的四五十名试炼者拍了拍手掌,朗声道:

        “欢迎大家来到揽月宗,自我介绍一下,老夫姓李,叫李展风,你们叫我李长老就好。今日,是我们揽月宗一年一度的新弟子招收试炼,大家也是为了这个而来。老夫相信,你们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天之骄子,不过我们揽月宗,也不是总有那么多空位置的!”

        说罢,他猛地一挥手,宽大的袖子劈开空气,发出了猎猎的响声。然后,他顿了一下,一脸肃穆地说道:

        “所以这一次,你们将直接进行一对一的比试。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们并不以胜负结果为唯一参考标准,若是双方境界有差距,落败一方表现优异,我们揽月宗也不会埋没人才的。”

        听到这个规则,混杂在人群中的一名青年晃了晃自己的身子,似乎来了点兴趣。这个青年戴着斗笠穿着蓑衣,容貌也隐藏在斗笠之下,只有一绺纯白的头发从斗笠侧面漏了下来,有一种雌雄莫辨的神秘感。

        “长老,弟子有一事想问。”一个装扮平凡的青年男子举手向李展风提问道,“之前听说,我们这一批试炼者之中有一位前无古人的旷世奇才。在下好奇,不知能否劳烦长老帮忙指一指,这位天才究竟是谁啊?”

        “对啊对啊!这人在哪儿呢?”

        “筑基中期修为,道玺灵盘却能堪比融合中期,这等恐怖天资,可是闻所未闻啊。”

        “究竟是哪位道友?反正待会也要上台,不妨先让大家认识认识啊!”

        底下的试炼者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更有甚者已经启动神识来查探周围人的修为。只是那个蓑衣青年却是一动不动,似乎这种事情,并不能掀起他心里的半点波澜。

        李展风大声地咳了两声,把人群中的吵闹声强压了下去,说道:“别找啦,老夫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你们要找的那个人,现在并不在你们中间。”

        正当众人陷入疑问的时候,李展风身后远方突然亮起了一道微弱白光。不一会儿,一个白衣飘飘的俊美男子就拽着一个女孩施施然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出现在了李展风的身旁。

        台下的蓑衣青年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迟到的两人,顿时浑身一震,连忙压低了自己的斗笠帽檐,往后退了一步。

        “抱歉啊长老,我们……是不是迟到了?”

        台上,白化羽把夜微凉的小手放开,略显紧张地问道。

        李展风笑笑,“不早不晚,刚刚好。就在刚才,大家还在议论你呢。”

        白化羽饶有兴趣地转过头来看着台下的一个个人头,却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台下的试炼者们他们看向台上这对道侣的目光中,不约而同地浮现了几分奇怪的神色。

        这一男一女……

        长成这样还要不要别人活了啊!

        还穿着道侣的衣服……

        虐待动物吗?!

        白化羽也察觉出现在的气氛有几分异样,于是一把抓过夜微凉的小手,拖啊拽啊地把她从台上弄了下去。而刚睡醒的夜大小姐则是满头问号,完全没搞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

        待到李展风在台上开始宣读此次试炼规则,众人注意力被吸引过去的时候,白化羽才拉着夜微凉在人群外围站定。他长出了一口气,用手扣住自己的下巴,眯着眼睛自恋道:

        “唉,看来我这张脸,确实是生得过于招摇了啊……”

        “小化羽,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夸你漂亮。”

        “真的?”

        “当然是真的。”

        “本小姐信你个鬼,你个顾影自怜的大骗子……”

        “……”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4048564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