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21章 赴往月山

第21章 赴往月山


【第二十一章】赴往月山

        【白化羽,筑基中期修为,天盘,一丈五尺。此等天赋,不知这位长老,可还看的过眼?】

        “想不到,你的法器居然是笔啊?”

        静谧的夜空中划过两道白色的身影,正是仙信阁的那对冤家师徒。他们俩一人踩着棕色木剑,一人踏着巨型毛笔,正漂浮在半空中,朝着东北方向缓缓飞行。

        白化羽依旧是穿着那套星月裁缝铺的白色衣袍,此时在月光下御剑飞行,更凸显了几分剑修的飘逸。上次被张禹的箭矢所弄破的几个地方已经被修补了回去,留有些动过针线工夫的痕迹,虽说有些明显,但他却并没有嫌弃。

        夜微凉踩在毛笔的竹制笔杆上,站得很直。她此次外出所穿的这套衣服和往常的都不一样,虽说也属于交领襦裙,但比起之前那几件素净白裙,现在的这身多了许多典雅的纹饰,在飘逸清新的基础上更添了几分华美。除此之外,这身衣服的针法和配饰都与白化羽的飘逸白衣十分相像,颇有几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韵味,穿着这身站在一块儿,简直就是把两人的关系写在脸上。

        不是师徒,是道侣。

        此时此刻,夜微凉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双手后背。一双精致秀气的小手暴露在月光下,像极了瓷,也像极了玉。可美中不足的是,这双手上有着几个小小的暗红色伤疤,位于左手的手指上,似乎是被什么尖锐的小东西扎出来的。

        “怎么,你是没想到笔这种东西也能当做法器吗?”夜微凉先是板着脸反问了一句,然后解释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任何一件器物在注了灵之后都可以被称作法器。配合上器主的一些术法,它们可以变大变小,更改外形,亦或是被作为载体,凝聚出更强大的法术。”

        白化羽笑笑,“这些我都知道啊。我想问的是,你之前的那把琴呢?我看你以前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弹那么一会儿,还以为那才是你的法器呢。只不过,为什么后来再也没见你弹过了呢?”

        夜微凉的表情松动了一瞬,可惜她的位置在白化羽的侧前方,这细微的神色变化在他的视野范围之外,无法引起他的注意。

        她沉默了一小会,平淡地说道:

        “那把琴的琴弦断了,还没修好。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哦。”白化羽轻声应了一句,似乎情绪有些低落。

        夜微凉听着他的语气,不禁侧过头去悄悄瞄了他一眼,看到他勾着脑袋一言不发的样子,夜微凉又开始不忍心起来。她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吐出半个字,只能默默地将头转回来,无奈叹气。

        许久无话。

        随着夜空中的那盏月灯逐渐暗淡,整个天空渐渐被清晨的微光点亮,驰骋于半空中的这两道白色身影也落了下来,停在了一座小山的山顶上。

        白化羽把剑挂回了腰间,调了调自己的气息,取出了几块灵石用作补充。毕竟御器飞行了这么久,对于他这个初学者来说,消耗还是有点大的。反观夜微凉倒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迎着清风站在了这座小山的最高处,极目远眺。

        “大概再有百来里路,就能看见揽月宗的月芒山了。”夜微凉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白化羽,道:“你休息的怎么样?”

        “嗯,差不多了,我们继续赶路吧。”

        白化羽把流觞剑拿在手里,准备启动御器术法。可就在这时,远方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呐喊:

        “那边的两位道友!让一让!小心啊啊啊啊啊!”

        山丘上的二人循声抬头,只见一道亮蓝色的光芒正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向他们冲来,颇有刹不住车的架势。白化羽见状,眼疾手快地抱起夜微凉,拔腿就跑!

        “嘭!”一声巨响。

        巨大的飞灰渐渐弥散之后,白化羽和夜微凉才咳嗽着睁开了眼睛。只见他们面前的空地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方形大坑,坑里躺着一个身穿长衫的少年,似乎已经不省人事。

        那少年的脚边躺着一个精致的玉算盘,看长宽比例,地上这个大坑就是被这个玉算盘撞出来的。只不过少年现在受伤昏迷,维持玉算盘变大的法术也就失去了效用,这算盘才变回了正常大小。

        听说过天外陨石。

        这……天外陨人?

        在白衣女子杀人般的目光下,白化羽终于松开了环抱着她的双手,向着大坑的方向走了几步。他蹲下身来,并指按了按少年的颈间,松了一口气。

        “师父,人没死。”

        夜微凉也凑了上来,抬起少年的手臂,撸起袖管正准备看看脉象,却发现少年的手臂异常白皙光滑,一点儿也不像是男子的手。她皱了皱眉,仔细打量了躺在地上的少年几眼,发现这人的脸上虽然印了些尘土的痕迹,但还是能从她的眉眼里看出,这是个女扮男装的假小子。

        夜微凉给她诊了一脉,确认没什么大问题之后就把她晾在了一边,转身捡起了那把玉算盘,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眼。

        “师父,瞧您这样子……该不会是想谋财害命吧?”

        “滚,要谋财害命也是害你的命。”夜微凉回怼了一句,将手里的玉算盘放回了那假小子的身旁,然后从自己的储物戒里取出了一颗丹药,给假小子喂了下去。

        片刻后,躺在地上的长衫女子就幽幽转醒,撑着地面坐了起来。她捂着自己的后脑勺,眯着眼睛看了看白化羽和夜微凉,有些迷糊地问了一句:

        “你们二位是?”

        “陌生人。”夜微凉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假小子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突然握拳砸了一下自己的手掌,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来了,刚刚差点撞上的,就是你们二位吧!真对不起真对不起,我刚学会御器不久,一时没把控好降落的技巧。你们没有受伤吧?”

        白化羽看着这个性格外向大大咧咧,一点都不像是女孩子的假小子,和善一笑,说道:“没事,刚刚我们避得及时,没什么大碍。倒是仙子你,伤势怎么样?”

        夜微凉瞟了白化羽一眼,小小地冷哼一声,侧过了头。

        “啊?被你们看出来了啊?害,我没事儿!从小家里人就把我当男孩子养,这点小磕小碰的,不算什么。”长衫女子把手伸向了旁边的玉算盘,而这把玉算盘在触碰到她指尖的瞬间,最左列的一列算珠登时亮起了七彩的光芒。

        华光闪现一刹过后,那列算珠便黯淡了下去,变得跟其他算珠一般无二。

        那假小子随便地拍了拍自己青色长衫上沾染的尘土,并没有发觉夜微凉的神色异常。她清了清嗓子,自我介绍道:

        “我叫方方,就是方方正正的那个方方。能遇见二位,实在是在下的荣幸。不知二位如何称呼?”

        “我叫白化羽,她叫夜微凉。”白化羽笑着回答道。

        “哇!可真是两个好名字!”方方发自内心地称赞道,“真不知道我爹我娘当初是怎么想的,给我起了个这么挫的名。”

        “不啊,方方这个名字也很好听啊,朗朗上口,又好记。”

        “啊是这样的吗?这可是第一次有人说我名字好听!”

        白化羽和方方你一句我一句地攀谈着,似乎全然忘记了身边还站着个夜微凉。只不过,这个衣着华美的白裙女子此时正紧紧地捏着自己的小拳头,低着头黑着脸,身子也有些颤抖,一副要火山喷发的架势。

        “对了,我看你们二位的装束挺相像的,是道侣吧?”

        听到“道侣”这两个字,夜微凉突然像皮球一样泄了气,转身看向了一旁的白化羽。她的眼中折射着很明显的审视意味,似乎是在考察白化羽的回答。

        只见,白化羽也眉眼带笑地朝她这边看了过来,点了点头。似乎在说:对啊,她就是我的道侣。

        夜微凉小小地抿嘴一笑,把脑袋低了下去。

        方方歪着头看了夜微凉几眼,疏阔地笑了两声,说道:“哈哈哈,是我鲁莽了。不过在下还想请教二位,是不是去参加揽月宗的新弟子招收的?”

        白化羽点点头。

        “太好了!我也是啊!”方方一脸激动,“只不过我刚刚摔了一跤,现在还没恢复,怕是飞不起来。只想说相见就是缘分,二位慷慨,可否载在下一程?”

        方方满怀期待地看着白化羽和夜微凉,却没听见他们的任何一句答复。夜微凉低头沉思正在考虑,白化羽则是侧头看着他的“道侣”,颇有征求意见的意思。

        方方挑了下眉。

        “这位公子,不知你能否……”

        “不行!”

        夜微凉的一声大喝,把在场的三人包括她自己在内都吓了一跳。她在尴尬的气氛中看了白化羽和方方两眼,抽了抽嘴角,颤颤地说道:

        “呃……我……我的意思是,他修为不高,御器飞行的时候都能恐高得把自己吓死,所以恐怕无法胜任这个职责。所以……嗯……我来。”

        “啊,真是多谢微凉姐姐了!”方方朝着夜微凉的方向蹦了一步,拉着她的手臂说道:“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夜微凉扶额,真是拿她没办法。

        两道法器的毫光再次升起,只是在这清晨的阳光下,这光芒远不如在夜间时明显了。

        “对了,有件事。”飞在天上,夜微凉轻声说道。

        “什么事啊?”

        “我现在还不到十六……”

        “哦哦哦!知道了!喊老了!我的错!微凉妹妹!这回总对了吧!”

        “……”

        --------------------------------------

        由于方方的突然加入,到达揽月宗的时间比一开始预料的迟了一会儿。而恰恰就是因为迟了这么小半个时辰,揽月宗山口前已经聚集了许多人,白化羽他们也就被迫排到了队尾的位置。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方方看着前面排着的长龙,心里也清楚是自己耽搁了白化羽和夜微凉的时间,“由于我的问题,让你们要白等很久。不如这样吧,我呢,有个儿时的玩伴在揽月宗,我试着联系她一下,看看能不能给你们行个方便,如何?”

        “如此甚好,多谢你了。”白化羽彬彬有礼地回应道。

        “哎,哪里哪里,我还得感谢你们救了我呢。”方方一边说着,一边把神识灌注进了自己的传讯玉简,把她想说的话朝她那位儿时的玩伴发了过去。

        “嗯?”

        方方猝然皱眉,用疑惑的眼光看向了手里的传讯玉简,甚至还把它拿在手里晃了晃,“传讯玉简出问题了?怎么消息没传出去?”

        “可能是传讯玉简失灵了吧……”白化羽附和道。

        “你会修吗?”

        “这……可就为难在下了……”

        夜微凉听着方方和白化羽的议论,眨了眨眼。

        传讯玉简失灵的事情很少发生,因为它只是一块能够放大传讯者神识讯息的法宝,失灵的可能性极低。它的运作原理是通过增强传讯者的神识讯息,让它能够顺利地穿越几百几千里的距离,发送到接收者的传讯玉简里。但是,如果消息没传出去,除了可能性极低的失灵外,就只剩最后一种情况了……

        但显然,白化羽和方方这两个筑基中期,还不太了解修界各种细节的新手,并不知道。

        夜微凉咬了咬嘴唇,神色终于有了一点波澜。她问道:“你的那位朋友,拜入揽月宗多久了?”

        方方把手扣在下巴上思索了一阵,道:“她大概就是去年的这个时候来的吧,整好一年了。”

        “去年……”

        夜微凉的眼里倒映出了几分回忆的神色。

        “怎么了?”

        “没怎么。”夜微凉简短地回应道,“如果你朋友那条路走不通的话,我们就只能继续排队了。”

        “嗯,的确是这样。但我有点担心,怕她那边会出什么问题……”纵然是疏阔如男儿的方方,谈到她朋友的时候也开始踌躇了起来。而夜微凉则是温暖地笑笑,伸手拍了拍方方的肩膀。

        等到队伍排到三人的时候,已是将近黄昏,而那么长的队伍,如今也只剩下了他们三个。

        “哈欠……终于快完了……”

        月芒山山口之前支着一张案台,案台后坐着一个须发尽白,身着灰色道袍的老头儿,大致是揽月宗的长老。长老身边两侧各站着一个侍卫,表面上看是用来撑排面的普通弟子,但若是揽月宗的老人前来,就一定会认出,这两位分别是自家宗门护宗武修的正副指挥使,都是非常厉害的大人物。

        白胡子长老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睡眼惺忪地看着面前的两女一男,嘟哝道:

        “你们仨,都把灵盘亮一下吧,赶紧的。”

        方方闻言,很听话地把自己的道玺灵盘展了开来。那是一个七尺半大小的八角灵盘,虽然不是白化羽夜微凉的那种天盘,但也属于是十分饱满的那种了。而且,七尺半这个大小,在筑基中期修为的人身上,还是比较少见的。

        “哦?”白胡子长老眼前一亮,终于不再耷拉着脑袋,而是精神抖擞地坐直了身子,道:“想不到最后还有个惊喜啊!”

        “那长老,我算是过关了吗?”方方忙问道。

        白胡子长老喜笑颜开,说道:“天赋不错,你先过去吧。先在山上住一晚,明早会举行下一关的试炼,好好休息。”

        “谢谢长老!”方方大声地道了句谢,便跟着右手边的那位护法走上了揽月宗的山道,不一会儿就没了人影。

        站在不远处的夜微凉用手肘轻轻地碰了一下白化羽,用神识传音道:

        “这老头,之前看见天赋低的不是骂骂咧咧拳打脚踢,现在看见方方又兴奋地不得了,真是个势利眼。”

        “谁说不是呢……哎,还有,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吐槽了?”

        夜微凉横了白化羽一眼,没再继续传音了。

        “哎,那边的两个,上来啊!”白胡子长老吆喝道。

        “师父,上啊。”

        “你怎么不上?”

        “嘿嘿,我怕我先上了,会把你的风头给盖没了。”

        “你——”夜微凉一时语塞。

        就在这师徒两人相互推脱的时候,白胡子长老的平添了几分怒意。他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喊道:“你们俩嘀嘀咕咕什么呢?要来赶紧,不来老夫可走了啊!”

        白化羽见夜微凉仍然不为所动,干脆伸手按住她后背往前推了一下,直接把她顶了出去。

        被推出去的夜微凉狠狠地瞪了一眼白化羽,回过头来,却也发现自己也被那白胡子长老狠狠地瞪着。

        白眼一翻。

        真是有够心塞的。

        夜微凉右腿横跨半步,闭眼凝神,催动了体内的灵气流转。随着她眼睛一睁,一个六尺的金色圆盘便从她脚底展开,灵盘上印着的道印随着整个灵盘缓缓旋转着,一时光彩夺目。

        白胡子长老先是眼前一亮,却又很快地皱起了眉头。

        “你这……虽说是天盘,哪门道术都能修,但你这筑基后期,灵盘才只有六尺……啧……你这天赋差点意思啊……”

        夜微凉的脸色登时变差了许多,但还没等她身上的寒气散发出来,身后就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这道声音里带着些许的桀骜和轻狂,一时剪就连夜微凉都没反应过来,说这话的人竟是与她结伴而行的那个少年。

        “长老,我认为,选拔弟子这种事,光看道玺灵盘还是不行的。像您这样看人,太容易看走眼了。”白化羽和善地笑着,施施然地走了上来。

        “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后辈教训老夫了?”白胡子长老的暴脾气当场就上来了,“你以为你是谁吗?你该不会想说,你的道玺灵盘也向她那样小得可怜,然后有什么别的特长吧?”

        白化羽走到了夜微凉的身边,将整条手臂都挡在了她的身前。夜微凉抬起头来,有些讶异地看着白化羽,似乎并没有想到他会为了自己,连揽月宗的长老都敢顶撞。她一连给他使了好几个眼色,示意让他别当刺头,好好说话。

        而白化羽却是浅浅笑着,微微摇了摇头。接着,他便收回了聚焦在夜微凉身上的目光,转而直视着那名白胡子长老,一字一句地说道:

        “恰恰相反,我什么别的特长都没有。我站出来,只想给你看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天赋。”

        白化羽嘴角一勾,眼里的目光更加锐利。

        一个金色的点从他脚下缓缓生成,随着他体内的灵气流转向外扩散开来,将他自己,将夜微凉,甚至将白胡子长老面前的那张案台,都覆盖了过去。

        “白化羽,筑基中期修为,天盘,一丈五尺。此等天赋,不知这位长老,可还看的过眼?”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4049804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