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20章 整装待发

第20章 整装待发


【第二十章】整装待发

        【等你的伤好了,冰雪消融,他们开始招收新一批弟子的时候,我们就一起上月芒山,拜入揽月宗门下。】

        两天后。

        白化羽被夜微凉搀着,一瘸一拐地走进仙信阁内院,最终来到了一间竹屋的门前。

        “师父……你确定要进去吗?”

        “怕什么!”夜微凉拍拍胸脯,自信地说道:“就算是老头子问起来,你只管把锅甩到本小姐身上就行了。就说……你卧病在床,本小姐又心地善良,就帮你抄了这一份呗。”

        “不是……我是说,师祖看到我们俩又这样黏在一起,会不会又发火啊?”白化羽反常地红了红脸,难为情地说道。

        “呃……这个……”

        夜微凉侧头看向了自己和白化羽紧扣在一起的手指,不禁红了红脸。她思索了一会,晃了晃脑袋,心一横,便直接拖着白化羽走上了竹屋的台阶,敲响了门。

        “叩叩叩——叩叩叩——”

        “臭丫头?”里面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声音,是越关山没错了。

        “师尊,恕弟子打扰,我们是来交罚抄的。”夜微凉温声回应道。

        “门没拴,进来吧。”

        得到准许的夜微凉带着白化羽推门而入,只见越关山正躺在一张摇椅上,不远处放着一个火盆,把整个房间都烤得暖暖的。

        看到一旁的火盆,夜微凉俏皮地一挑眉,笑着调侃道:“师尊,您的修为那么高,怎么还要用火盆这种东西取暖啊?”

        “臭丫头,你懂什么。”越关山反唇相讥,“像你这种皮糙肉厚的野丫头当然不需要火盆取暖,为师之所以支起了个火盆在这里,当然是为了我那大病未愈的好徒孙啊。”

        “多谢师祖照顾,弟子感激……唔……”

        白化羽话说一半,突然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右臂仍搭在夜微凉的肩膀上,但左手已经绕到背后去捂住了自己的腰。

        “没事儿,我这徒弟身强体壮的,区区寒风而已,还用不着火盆这种东西御寒。”夜微凉对着越关山一顿强颜欢笑,接着又转向白化羽,眯眯眼,阴恻恻地说道:

        “大徒弟,你说是吧……”

        “是是是……”白化羽被夜微凉掐着后腰,只得连连点头。

        越关山咂了咂嘴,暗道这丫头在他仙信阁门下修习了这么多年,这黑心的毛病还是改不过来。

        突然很担心白化羽的未来啊。

        越关山揪了揪自己的红鼻子,从摇椅上跳了下来走到了夜微凉的跟前,说道:“你们的罚抄呢,拿来看看。”

        夜微凉从怀里取出了那两本书稿,递给了越老阁主。老阁主略略翻了一下,淡淡地“嗯”了一声,便把这叠纸放到了一边。

        “小羽啊,”越关山轻轻唤了白化羽一声,问道:“之前交付给你的星河剑棺,可还好用?”

        “回师祖的话,剑棺很好,多谢师祖。”白化羽朝着越关山深深鞠了一躬,“只不过没想到,当时我还称您为前辈,现在却要叫您师祖了,实在是缘分。”

        “嘿嘿,缘分,可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越关山又躺回了自己的摇椅上,顺手拿起了卧榻上的蒲扇,一边轻轻地扇着风一边说道:

        “不过也算不得缘分,我当时把星河剑棺交给你的时候,其实是有一点小心思的。那天带你进的是落霞城南门,时间又正好是这丫头的饭点。并且,你我给你的那星河剑棺,在我仙信阁的典籍中有外形相似之物,换句话说,只有我们仙信阁的弟子才能注意到它。所以我猜测,若是你们在城南主街上遇见,这丫头肯定会注意到你的。”

        夜微凉顿时脸色一变,酸溜溜地说道:“原来剑棺竟是师尊给的,可真是大手笔。像这样的好东西,也不见您给弟子留几个。啧,真偏心……”

        越关山闻言立刻坐起了身子,抄起蒲扇就往夜微凉的脑门甩了过去,好在夜微凉躲得快,这飞来的扇子才没有正中她的脑门。

        可就当她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的时候,那柄掉落在地上的蒲扇却自己飘了起来,扑棱棱地飞到夜微凉的小脑袋上,一顿狂轰滥炸。

        夜微凉一只手要搀着白化羽,便只能单手护头,大喊道:“师父师父师父别打啦……再打要变笨的啦!”

        “你不是向来自诩聪明绝顶吗,变笨一点也不影响吧。真不知道夜明皓那老小子是怎么生出你这么个讨厌鬼女儿的。”越关山嘴上虽然这么说,却也还是把蒲扇收了回来拿在手里,继续扇风。

        夜微凉捂着自己的脑袋,表情扭曲到了极点。她抽了抽鼻子,转眼自己就在眼眶中注满了泪水,眼看就要洪水决堤。

        “你给我打住!”越关山忍无可忍,一声怒喝。

        “嘿嘿。”夜微凉赶紧把眼里的眼泪抹了出去,然后憨憨地笑了两声,一副得了便宜又卖乖的样子。

        而一旁的白化羽则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向越关山问道:“对了师祖,前几天那位使□□的乾门弟子,现在何处?”

        越关山神色微变。

        “他啊,那天过后我罚了他,在二层修炼室跪着呢。”

        白化羽转了转眼珠,尽力往下弓了弓身子,道:“师祖,弟子有个不情之请。”

        “讲。”

        “上次,其实是弟子先用言语激了他,他才会和我大打出手的。当时,我出言冒犯了乾门,他才因此发怒,痛下杀手。所以还请师祖原谅他这一次,他也是为了捍卫乾字号的门楣,不是故意要丢师祖的脸的。”

        夜微凉侧过头去,意味深长地看了白化羽一眼。

        老阁主听完白化羽的话,沉默了许久。最终,他微微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嗯。”

        “多谢师祖。”白化羽恭敬道。

        气氛有些沉重。

        “哎哎哎对了!”夜微凉突然大嗓门地喊了一句,打破寂静,“话说回来,师尊,关于我们俩五感相通的事情,您可知道是为什么?”

        “这个事情,为师也不能给予你们一个肯定的答案。为师只知道,你们两人的神魂之间存在着联系,如果为师没猜错的话,你们俩的神识印记,是一样的吧?”

        “是的。还望师祖解惑。”白化羽道。

        “人的五感,会反映到神魂之上,使人产生感觉,而你们俩神魂之间存在联系,五感便会联通,感知到对方的存在。而我在丫头的灵台之处种下了一颗定魂钉,隔绝了你们的神魂联系,才成功阻断了你们的五感联通。”

        夜微凉眨了眨眼,咬了一下嘴唇,问道:“师尊,这个……‘定魂钉’,可以解除吗?”

        越关山侧目看了夜微凉两眼,问:“为什么想要解除?身上同时有两个人的五感,不会觉得很麻烦吗?”

        “麻烦是有一点啦……”夜微凉说道,“不过,我和小化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阻碍。而且有了这个,我就能随时随地地查看他那边的情况,作为师父,这样也方便许多。”

        白化羽想了想,补充道:“或者说,师祖您在我身上也下一道这样的禁制,然后将禁制的开关权交到我们手上,只有我和师父同时打开定魂钉的时候,五感才能连通,这样如何?”

        还没等越关山回答,夜微凉就神情激动地喊道:“不错不错!这样好!”

        “……”

        越关山扶额,叹了口气,抬手射出一道紫光,注入了白化羽的眉心。

        “好了。而且这两枚定魂钉之间是有联系的,当一个被打开的时候,另一个也会受到感应,这样的话,日后你俩若身处异地,这样会方便许多。”

        “多谢师尊。”“多谢师祖。”两人双双弯下腰来,向越关山行了一礼。

        “对了师尊,”夜微凉扯着白化羽直起身来,问道:“徒儿还有一事想问。五感连通这事,即便纵观九州历史,也没有第二例,为什么正好是我们俩?”

        白化羽也看向了越关山,眼中的疑惑同样十分明显。

        听到这话,越关山的眼眸突然变得深沉,像是看透了许多前世今生的羁绊一般。他长舒了一口气,说道:“莫问莫问,无需过分引渡,有缘自会重逢……”

        越老阁主目光柔和地注视着面前的两位年轻人,眼底似有回忆的神色。他叹了口气,向外挥了挥手,便整个身子倒在躺椅上,随着摇椅的晃动而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夜微凉见越关山已无意多言,便告了声退,搀着白化羽的手臂退出了竹屋。待到二人走远,躺在摇椅上的越关山才幽幽地睁开了眼,看着摇晃着的天花板,叹道:

        “又是换药,又是守夜,又是帮忙罚抄的,也不知道这丫头现在,已经动了几分情了呢……”

        --------------------------------------

        “师父,刚刚师祖说的那话,似乎别有所指?”出了竹屋,白化羽俯在夜微凉耳边轻声问道。

        夜微凉沉默着思索了一阵,道:“听起来确实有些别的意味。不过这老头儿经常装神弄鬼,还喜欢说些玄之又玄的奇怪话,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没准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直接拿这种话来搪塞我们。”

        白化羽点了点头。

        “你伤还没好,我先带你回去换个药,然后你就躺下休息吧。”夜微凉又变回了那个温婉可人的小姑娘,扶着白化羽慢慢走上了石拱桥。

        “好,我听师父的。”

        两人缓步走到桥面的最高点,却发现石桥的那边站着一个人。看他巍然不动的姿态,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了。

        “周师兄?”看清那人的身形后,夜微凉试探性地问道。

        周景闻声转了过来,朝着夜微凉作了一揖,道:“叶师叔。”

        师叔……

        夜微凉听着这个生疏的称呼,心里有一些不舒服。不过她暂且将这份异样感放在了一边,转而严肃问道:“张禹呢?他不是修清静道的吗?现在情况如何?”

        周景的神色有些黯然,回答道:“张禹师弟现在身处飞来仙塔二层的修炼室里,正在重修清静道。上次的事情让他的心境受损,若不重新修炼心境,之后便不可能过得了结丹道劫……”

        “哦,知道了。”夜微凉冷冷地说道,似乎对张禹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她顿了一下,接着问道:“那你呢?有什么事吗?”

        周景又向夜微凉行了一礼,道:“周某此番前来,其实是专程来找白化羽师兄的。”

        白化羽有些错愕,“你叫我……师兄?”

        “是的。既然你是叶师叔座下首徒,那么按照辈分,你就是大师兄那一辈的,我排行六,当然得叫你师兄了。”周景心平气和地说着,突然双手抱拳单膝跪下,毕恭毕敬地说道:“师兄,今日,周景是来专程向你赔罪的。”

        “这可使不得,周师弟快请起。”白化羽有伤在身,不方便将周景从地上扶起来,只能动了动身子,向他伸出一只手,说道:“况且本来也是我有错在先,你这道歉,我实在是受……”

        “不,你受得起。”

        一声清脆的女声传来,登时把周围的气氛变冷了许多。这声音不算大,却带着绝对不可藐视的威严,如一记重锤一般砸在了周景和白化羽的心头。

        夜微凉把白化羽伸出去的手按了回去,然后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

        “他身为乾门弟子,不弄清楚你的来路就拔剑相向,已经违背了仙信阁明辨是非,以礼待人的祖训。更何况,他也是没有管好自己的师弟,才引起了这么大的祸端。所以他向你道歉,你受得起。”

        “可是师父,当时的情况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确是我自己……”

        “够了。”夜微凉冷冷打断。

        “但凡是在仙信阁,你就要时刻记住,你白化羽是我夜微凉的徒弟。而现在,我手握仙信阁少主令,更是将来的阁主。所以,在这仙信阁里,没有任何人可以伤你半根汗毛。有权欺负你的人,只能有我一个。记住了吗?”

        夜微凉一直盯着白化羽的眼睛,不曾放开半分。在她的眼睛里折射出的,早已不仅仅是师父袒护徒弟的私心,更多的,是一些无法言说的……另一种感情。

        白化羽迎上了夜微凉的目光,浅浅一笑。

        “师父所言,徒儿谨记。”

        “记住就好,”夜微凉的嗓音依然清冷,“走吧。”

        夜微凉扶着白化羽,悄无声息地从周景身边走过,真的是没给这位乾门弟子半分面子。等到二人走下石桥,周景才缓缓站起了身子,望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

        从“微凉师妹”到“微凉师叔”,这个及笄之年的女孩,似乎突然间成长了太多太多,变成了,他周景不认识的样子……

        不过也许,这才是她,作为仙信阁少阁主的威严吧。

        周景弯腰拍了拍下襟沾上的灰尘,却听到前方传来了这样的一句话:

        “对了周景,你过来一下,我有件事情想让你帮忙。”

        --------------------------------------

        “师叔想去一趟揽月宗?”

        周景围在白化羽的书桌旁,看着桌上九州舆图所显示的画面,出言问道。

        “不错。”夜微凉回应,“在仙信阁内,知道我身份的弟子只有你和张禹,但老阁主都那么看好你,我也就没有理由不相信你了。”

        “那师叔想让我做什么?”

        “事情不难。”夜微凉吩咐道,“到时候我会带着我徒弟一起拜入揽月宗,成为他们新一批弟子的同时,悄悄调查一样东西的下落。不过既然是偷偷寻访,找的东西还是十分重要的那种,难保不会出什么意料之外的变故。虽说我是个师叔的辈分,但实际的修为还是只有筑基后期,更何况还要带个拖油瓶,要是真打起架来,麻烦就大了。”

        白化羽抽了抽嘴角,“师父,我还在这儿呢……”

        “啊?我还以为你早就习惯了呢。”夜微凉开了句玩笑之后就转回了头,继续指着九州舆图跟周景讲道:

        “所以我想让你暗中关注一下月芒山的动向,如果里面闹出什么了大动静,就赶紧把大师兄……你师父请来。而这个地方,就很不错。”

        夜微凉敲了敲桌面,指节点到的地方,正是“月璇山”三个字。

        “虽然这里也属于揽月宗三山,但它的灵脉早已断绝,上面人迹罕至。所以这里既隐蔽,又能看清楚月芒那边的全部动向。”

        周景点了点头,似已明白夜微凉交给他的任务。

        “好,那就拜托你了。”

        “多谢师叔信任,弟子领命。”周景朝着夜微凉抱了一拳,接着说道:“不过弟子想和白师兄单独聊聊,不知可否……?”

        “那好,你们聊。”夜微凉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然而,就在门刚刚关上,房里两人看不见她的时候,夜微凉就立马蹲下身子朝旁边挪了几步,在窗下探出了半个小脑袋和一根玉簪。

        然后发现这样好像有点儿明显。

        于是又缩了下去。

        “白师兄,可否让在下再看一眼你那把木剑?”屋内,周景这样问道。

        “当然可以。”

        白化羽点点头,侧身从桌旁拿起了流觞剑,递到了周景的面前。周景接过,摩挲了一下流觞剑的剑鞘表面,再看了几眼剑鞘的纹饰,就把流觞剑还给了白化羽。他无法拔出剑来察看剑身,因为已经认主的法器,是不能够被别人使用的。

        除非有一模一样的神识印记。

        “这把剑,似乎有不小的年份了。”周景说道,“以前我看过一些古剑的图谱,上面有记载过一把木剑,其剑势可快可慢,而且尤善以柔克刚,真的和你这把剑有点儿像。”

        白化羽双眼一亮,“这把剑也是古器?”

        “也许吧。我的剑名是北斗,是三品仙宝,正好对应着我的修为第三重境融合期。可你这把剑,品阶绝对超出三品不止一点半点,能够轻松地接住我的北斗七剑。”

        周景深吸一口气,道:“不过,还是要看御剑者本身对剑的理解。你的剑术,太厉害了……”

        白化羽正想说点什么,却被周景接下来的话堵住了嘴。

        “你不用谦虚,你对剑的理解确实远超常人。师兄,我想问你,你进仙信阁之前师从哪位大师,这木剑又是从何而来?”

        白化羽踌躇了一阵,回答道:

        “这剑,是师父给的。而我的剑法……并没有人教……”

        “无师自通?”

        “算是吧……虽然这样有点儿不谦虚,但以前的确没有人教过我用剑。”

        周景皱起了眉,因为他想起了白化羽脚下那一丈大小的天盘。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罢了,这世上总是一批人的天赋,是其他人用毕生所学去追赶,也弥补不了的。若是将来有机会,还望师兄能够指点一二。那……周景就先告退了。”周景说完,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白化羽刚想站起送别,却被周景按住了肩膀。

        “你还有伤,不必送。”

        周景说完,便大步流星地朝着门外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住了脚步,背对着白化羽说道:

        “古籍上的那把木剑,其实和另一件法器有着不小的渊源。”

        “不过那件法器,名字未知,外形不详。只知道它和那把剑在靠近的时候,两者会同时亮起浅浅的白光。”

        “承载了千年的法器,都是有自己的灵智的。它们选择器主,也都是有自己的理由的。若是你这把剑就是典籍上记载的那把剑,那么通过这个感应,你就可以找到这把剑的伴侣,或许……也可以找到你的道侣了。”

        夜微凉在门外偷听着周景和白化羽的谈话,小脸腾的一下红了。

        “对了,作为你的同辈,我得提醒你一句。”

        白化羽问:“什么?”

        周景转过身来,正色道:“你要好好待微凉师叔,她虽然是你的师父,却也别忘了,她还是个比你还小的小女孩儿。更何况,我看得出来,你在她心中的地位和重量,可不仅仅是一个徒弟这么简单。”

        白化羽笑。

        “多谢提醒,我会的。”

        周景朝白化羽点了点头,推开门走了出去。他走得很快,出了门就左转向内院走去,全然没注意到旁边的窗户下面,正缩着一个揪着自己头发,抿着嘴红着脸的羞涩女孩儿。

        “师父?你还在外面吗?”

        听到白化羽的呼唤,夜微凉连忙松开了自己的头发,然后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就硬着头皮走回了房间。

        “师父你……怎么了?”白化羽看着小脸微红的夜微凉,不禁出声问道。

        “没什么。”夜微凉坐回了刚刚的位置,勾着脑袋看着桌上的九州舆图。她伸手点了一下揽月宗,开始查看附近山峰的各种细节。在这期间,她都一直往另一边侧着脸,试图避过白化羽的所有目光。

        看着行为古怪的夜微凉,再回想起刚刚窗外的一些响动,白化羽的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他坐在一旁,看着夜微凉的小半张侧脸,很自然地扬起了嘴角。

        “那师父,我们什么时候上揽月宗找九转纺星线啊?”

        夜微凉研究舆图的动作凝滞了一瞬,过了半晌,她才稍稍转过来了一点点,语气平平地说道:

        “等你的伤好了,冰雪消融,他们开始招收新一批弟子的时候,我们就一起上月芒山,拜入揽月宗门下。”

        说到这,她又停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将它们缓缓地吐了出去。在这一息之间,她好像突然解开了自己的心结,脸上的表情也不再为难,反而是升起了一丝娴静的微笑,像是最终认定了什么东西一样。

        夜微凉将整张脸转了过来,面对着白化羽的英俊面庞,直视着他的深邃眼眸,温声说道:

        “至于你我的关系……就说是……道侣吧。”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4051239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