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19章 九州舆图

第19章 九州舆图


【第十九章】九州舆图

        【夜微凉把手指点到了舆图上的某个位置,默契地与白化羽对视片刻后,会心一笑。】

        “不要……”

        夜凉如水的三更天里,某个寂静的房间里悄然冒出了一声梦呓。不过好在有道门隔着,这声呢喃才没有传进庭院,打扰到院子里的花花草草。

        今夜的天幕中没有一片乌云,清冷的月光直直地洒将下来,穿过窗棂照进了仙信阁的小厢房中。月光之下的小床上,一个身穿冰蓝色睡衣的女孩儿正往复地翻着身子,而她身下的长发连带着床单,早已被汗水润湿。

        “不……不要……白化羽!”

        女孩终于从睡梦中惊醒,在惊呼声中坐起了身子。她惊魂未定地喘着气,双眼空洞地看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脸上的表情中既有紧张,又有庆幸。

        是个噩梦。

        也幸亏是梦。

        夜微凉扶着脑袋在原地坐了许久,似乎在纳闷自己为什么又做了噩梦。她叹了口气,伸手拿起了床头的那个小盒子,将其打开后,盯着里面的东西沉思了许久。

        这几枚安神丹是她今晚睡前亲手炼制的,就是为了防止自己又做噩梦。然而,即便是这种强制安眠的丹药也没有让她安然度过这一夜,这该死的噩梦还是挥之不去。

        明明都已经三天了。

        白化羽受伤已经三天了,这噩梦也持续了三天了。

        夜微凉很苦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直梦到白化羽被万箭穿心的场景。

        是因为那天的事情太过惊险了吗……

        冰蓝色睡衣的女孩儿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丹盒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走到自己的书桌前坐下,点亮了一盏小烛灯。

        原本脏乱的书桌早已被收拾得干净整洁,没有过多的杂物,只有厚厚的两叠纸和一本名叫做《古器谱》的书。

        即便每天晚上睡不好,这抄书的工作,她也还是认认真真地去做了。根据夜微凉多年的罚抄经验,只需要把第一本抄完,认错态度认真,就算过关了。在仙信阁修习那么多年,老阁主口中的那三本书她从来就没有抄完过,毕竟最后那个叫做《九州万年纪》的,可不是一本书。

        而是好几架子书。

        这怎么可能五天抄完嘛。

        夜微凉有些欣喜地看着面前的这两份抄了一大半的《古器谱》,欢快地哼了一声,嘴角已泛起了笑容。

        “这回,你可得好好感谢本小姐了吧?”

        话音刚落,窗外远方突然传来了几道金属的敲击声:

        “铛——铛,铛,铛!”

        “天寒——地冻——”

        夜微凉听着这打更的梆子声和吆喝声,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么快就四更天了吗……”

        她捧起桌上的两份誊抄稿和那本《古器谱》,以及桌上的文房四宝,走出了房间。刚到院子里,她那被汗水浸湿的后背被寒风一吹,让她整个身子都冷得抖了一下。

        还真是应了那句“天寒地冻”。

        夜微凉抱着书稿,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了庭院,然后熟练地推开房门,进了白化羽的房间。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药味,但夜微凉早已习惯。在这几天里,她这个做师父的往她徒弟的房间里跑了多少回,她自己都数不清了。

        她点亮了白化羽房里的灯,把手中的书稿放在了桌上,然后走到床头看了看白化羽的情况。只见躺在床上的少年盖着厚厚的被子,睡得十分安静。

        看着白化羽如此熟睡,夜微凉顿时感到了极度的心里不平衡。就因为白化羽这次受伤,她才做了整整三晚的噩梦好吗!

        唉算了算了,他是病号,就让着他点吧。

        夜微凉坐在了白化羽的床边,掀开被子的一角看了看他左肩的伤势,发现并没有比原来要好上多少。若不是她精通医道,用针封了几条重要经脉,再外敷草药内服丹药,只怕这半截胳膊都要溃烂。

        紫光一闪,夜微凉的手中又多了几块纱布和一瓶药粉。她动起手来,熟练地拆下了之前的旧药,换上了新的纱布。她的动作很轻很细,直到换好药盖回被子,白化羽的呼吸频率都没有一点点的改变。

        夜微凉看着躺在床上的少年,又想起了那日下午,他是如何奋不顾身地扑上来,将她护在怀里的。那一刻,夜微凉知道,自己的整个脑子都是一片空白。

        “呵。”

        夜微凉抿嘴轻笑了一声,低诉道:

        “真不知道遇见你,是人生的一大幸事,还是一大祸端……”

        因为白化羽与乾门弟子的这一战,夜微凉的身份算是彻底地暴露了。不过也还好,只有周景和张禹二人知晓。周景为人正直,想来跟他说明情况后,他一定会守口如瓶,但是张禹……

        夜微凉想起了老阁主召集六十四位新锐弟子的那日早晨,张禹那张温文尔雅的脸。她摇了摇头,叹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算了,老阁主和大师兄事后应该会帮她处理好张禹那边的事情吧。

        夜微凉轻轻地从白化羽的床榻上起身,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借着微弱的烛光,翻开了那本要抄写的书。她提起笔来,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誊写《古器谱》上的各种记载。

        与其在自己的房间里孤独地做噩梦,还不如陪在他身边,静悄悄地守着他,直至天明。

        夜微凉这样想着,全神贯注地投入了抄书和代抄的工作之中。

        --------------------------------------

        “师父……师父?”

        几个时辰后,白化羽身披清晨的微光,轻轻地推了推夜微凉的肩膀,试图唤醒这个累到睡着的女孩儿。可是事与愿违,夜微凉枕着自己的手臂,睡得香甜得很。

        “哈,”白化羽低笑了一声,坐在了女孩的身边。很快,他的目光就转到了夜微凉身旁两叠一模一样的手稿上,好奇地将其中的一本拿了起来。

        “原来是古器谱……”

        白化羽翻开了目录,欣赏着夜微凉那清丽隽永的字体的同时,突然双眼一亮。他翻了过去,很轻松地找到了关于九转纺星线的一些记载,但和夜微凉当时讲的并没什么区别。

        随意地看了几眼之后,他就把手稿放回了原处。不知是书页拍在桌上的声音稍微大了些,还是夜微凉正巧转醒,身旁的女孩突然动了一下身子。

        “嗯唔……”

        “师父你醒了?”

        夜微凉揉了揉眼睛,却在看清白化羽之后瞬间直起了身子,大喊道:

        “为什么你又在……”

        夜微凉喊了半句才反应过来,这个地方好像不是她的房间了。

        “在……在……在本小姐之前起床啊?”

        “这都什么时辰了,我还不能起床了不成。”白化羽被这迷糊的夜微凉给逗乐了,不禁失笑。

        “哦。”夜微凉也发现了自己刚刚的逻辑好像出了点问题,把头默默地扭了过去不再看着白化羽,而是盯着桌上的书稿发呆。

        “辛苦你了。”白化羽柔声道。

        听到这句安慰的夜微凉转过头来,朝着白化羽甜美地笑了笑。

        “只要你快点好起来,本小姐就不辛苦了。”

        “是嘛,”白化羽调侃道,“可是受伤多好啊。不用干活,还有个大小姐每天这样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才不愿意快点好起来呢。”

        “哦?看来有个不知死活的徒弟又开始皮痒了?”

        “嘻嘻,不敢不敢……不过师父您人这么好,怎么会欺负伤病员呢……”

        夜微凉撇了撇嘴,捏起自己的小拳头锤了一下白化羽的肩膀,尽管力道很轻,但也还是把他疼得龇牙咧嘴。

        “本小姐看你小子就是欠揍。”夜微凉冷冷说道,站起身子就要往外走。

        “师父你去哪儿啊?”

        “你不是闲着没事干吗,本小姐去给你找点事做。真是的,早知道你是这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德行,本小姐才不会好心好意帮你抄那份书呢。”

        夜微凉冷声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白化羽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明明只是开了个玩笑,怎么好像又惹她生气了。

        没多久,夜微凉就抱着一卷比她还高的卷轴走了回来。在进门的时候,这长达六尺的卷轴还被这狭窄的门框卡了一下,多亏了这卷轴的质量不错,才没有遭到什么损坏。

        可抱着卷轴的女孩就没那么好运了。

        由于卷轴的突然“刹车”,夜微凉整个身子都猝不及防地怼上了卷轴的轴杆,姿势和表情都极度滑稽。

        “噗……”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嘴巴漏气的声音。

        但随着一道充满杀气的目光袭来,那道声音的发出者立马收起了刚刚扬起来的嘴角,强装严肃。

        不敢笑不敢笑。

        夜微凉把卷轴倒了个方向,成功将它拿进了白化羽的屋子。进门之后,她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可以用来悬挂卷轴的高处,是一座书架的角。

        但……

        “还不快过来帮忙!”

        白化羽看着夜微凉那怎么使劲蹦跶都够不着的模样,捧腹大笑。

        原来他师父凶起来可以冷得像冰,萌起来也可以这么可爱的啊!

        见白化羽无动于衷,夜微凉也只能转过头来幽怨地瞪了他一眼,蹲下来把散落在地上的轴杆抱起,走了过来。不过以她的性格,是不可能受了委屈还忍气吞声的……

        所以“咣当”一声,白化羽的椅子翻了。

        等他拖着伤痛的手脚重新从地上爬起来,夜微凉就已经清理开了桌面,将这个大卷轴铺了开来。

        轴杆约六尺,全卷长一丈有余。白化羽的桌子也只够铺开中心部分,两边的图纸都离开了桌沿,垂在半空之中。

        白化羽看着图纸上的四个大字,惊呼道:

        “这……难道整个仙灵九州的地图?!”

        “不错。”夜微凉大半个身子俯在桌上,伸手把一个皱起的角摊平,“这份地图囊括了整个九州,而且全天下仅此一张,存于我仙信阁。”

        “可是九州幅员辽阔,这张地图虽说也有这么大,但若想包罗九州万象,可不太容易吧?”

        夜微凉了然地笑了笑,道:“就知道你要问这个,看好了。”

        在白化羽的注视下,一只白皙细嫩的小手轻轻地放在了这张地图的表面。片刻的感应之后,那“九州舆图”四个古篆字便逐渐地浅淡下去,而新出现在这张羊皮纸上的,是整个仙灵九州的缩略图。

        东南西北四域,连带着中央的一座岛屿,赫然显现其上。

        所谓九州,自然是有九块陆地。其中东南西北四域各占两块,位于中心的闻道仙岛独占一块。在这九州陆地之外的地方皆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洋,只晓得距西海万里之外的地方是凡界九州。至于其他的,记载极少。

        “这里便是静云仙侣飞升的地方了。”夜微凉指着地图上的闻道仙岛说道,“不过本小姐今天的重点不在这里,你且看……”

        “师父。”白化羽突然出言打断。

        “嗯?”

        “那个地方……是什么啊?”

        夜微凉循着白化羽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地图的边缘附近,小小地点了一个点,然后在一旁注了两个字。

        眠海。

        “啊——那个地方啊,是众生魂魄通往阴曹地府轮回转生的必经之路。关于眠海下面的种种,流传有许多传说,但都无从考证。因为去到那里的人,都不能说话了。”

        说完,夜微凉侧着脸阴森地笑了两声,说道:

        “要不,本小姐送你下去探索探索?”

        白化羽被这突如其来的阴气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退了半步,心虚地说道:“这这这……还是算了……”

        “嘻嘻。”夜微凉很快收起了阴冷的气息,像个小太阳似的笑了笑,好像刚才那个鬼气森森的她从未出现过一样。

        “好啦,不吓你了,正事要紧。”夜微凉伸手点向了东域,而整幅地图的画面也再一次更迭,这次显现其上的,是东域的全貌。

        东域所占两州,被一条宽阔的大河所分界。

        左边,是落霞高地。

        右边,是一片平原。

        这条大河将东域分成了两半,也将东域的势力分成了两半。左边的落霞高地将落霞峰护在中心,同时以落霞城为枢纽,盘踞于此的三千宗门往来十分密切。右边的势力分布虽然散乱,但却有东域第一宗门晚枫海坐镇,故而这片沃土上的宗门势力,大都与晚枫海交好。

        晚枫海和落霞城,就这样分庭抗礼了许多年。但所谓的分庭抗礼,不过只是表面上的形势和世人私底下的比较罢了。其实晚枫海和落霞城的关系特别好,看某间当铺的生意就知道了。

        还未等白化羽这个好奇宝宝多看两眼晚枫海那边的情况,地图的比例尺就再一次放大。这一次显现其上的不再是浩渺的东域大地,而是……

        落霞城。

        和它的落霞高地。

        六尺宽,一丈多长的九州舆图刻画一个落霞高地,还是绰绰有余的。落霞高地三千宗门星罗棋布,如众星拱月一般拥护着那座孕育此方水土的灵山,落霞峰。在这张九州舆图上,落霞高地的外形,地貌,甚至所有宗门的名字,都标注得一清二楚。

        白化羽一时被这壮丽的景象所震撼。

        描绘一幅这样细致入微的九州舆图,需要耗费绘制者多少年……不,应该是多少百年的心血啊……

        “怎么样,这九州舆图厉害吧?”看着白化羽那惊愕的表情,夜微凉趁机自夸,“这上头署的名,可是本小姐的名字哦。”

        “你画的?开什么玩笑,你从娘胎里开始画都画不完吧?”

        “区区一幅小地图而已,早跟你说本小姐其实已经一万多岁了,是你自己不相信而已。”夜微凉一嘟嘴,语气里甚至带着点埋怨的味道。

        但随着白化羽那“你好无聊啊同样的玩笑开两遍就一点都不好笑了你知道吗”的冷淡表情出现之后,夜微凉就只能躲闪了几下目光,掩着嘴巴轻咳了两声,低着头小声道:

        “呃好吧,其实本小姐自己也不相信……”

        说完,她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立即振奋起来,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说道:

        “不过也不一定呀!说不定本小姐有前世什么的,那几十上百个前世加起来,说不定有一万岁哦。”

        “好好好,说不过你。”白化羽被她这生掰硬扯的功夫彻底折服,赶紧把话题扯回正轨,问道:“那这幅九州舆图,到底是何人所作?”

        夜微凉回答道:“听师尊说,这是本小姐的一位师叔所作。不过这位师叔后来不知为何叛出师门,只留下了这张九州舆图。你看,就连他的署名,都被抹去了。”

        夜微凉掀起舆图的一角,果然在“绘制者”一栏下,只有一块被涂抹的痕迹和一个孤单的名字,叶微凉。

        “叶微凉?怎么是这个叶?”白化羽不解。

        “早都跟你说过本小姐要隐藏身份啦,笨。”夜微凉嫌弃意味满满,“随着千千万万年的演变和发展,现在整个九州已经几乎没有夜这个姓氏了,明面上的只剩我爹一个人了。所以!懂了吧?”

        “哦哦。”白化羽连连点头。

        “唉,也不知道这位师叔究竟是谁。看他笔下的这张九州舆图,也当是个胸怀天下之人,怎么会叛出师门呢……”

        夜微凉感叹了一句。片刻之后,她咂了咂嘴,再次把舆图铺平,用危险的目光盯着白化羽道:

        “又被你小子把话题扯歪了……”

        “明明是你自己……”

        “嗯?”杀气腾腾的目光瞬间袭来。

        白化羽吓得赶紧立正站好,拇指食指捏起,在自己的两瓣嘴唇上过了一道,示意自己已经闭嘴。

        夜微凉小小的翻了个白眼,这小子的认错速度和她可真有得一拼。她一边用无奈的目光看着白化羽,一边摇了摇头,郑重其事地问道:

        “你还记得,星月裁缝铺女掌柜说过的那句话吗?”

        “你指的是……”

        “她说,星星总是要找月亮的。而且信使那边也有了结果,说那女掌柜的妹妹虽然离开了落霞城,却并没有走出落霞高地,而是去了一个地方。那么现在九州舆图在你面前,我要考考你,这落霞高地上,到底是哪里代表着月亮呢?”

        白化羽放出神识,迅速扫了落霞高地一圈,终于在落霞高地的边缘区域找到了一个“月”字。然而他还未来得及向夜微凉报告,那个女孩便先一步有了动作。

        夜微凉把手指点到了舆图上的某个位置,默契地与白化羽对视片刻后,会心一笑。

        “若要追星……”

        “必先逐月。”

        白化羽掷地有声地接过了夜微凉的话,便和她同时看向了九州舆图之上,那个带有“月”字的宗门。

        落霞高地三千宗门中的佼佼者,揽月宗。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4051239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