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17章 初露锋芒

第17章 初露锋芒


【第十七章】初露锋芒

        【好!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我便陪你过上几招!乾门六弟子周景,前来讨教!】

        片刻之前。

        白化羽把身上的粗布麻衣脱下,换上了那件被九转纺星线温养过的衣服。这下,这位初入道门的少年才切身体会到了修士衣服和普通衣物的差别。

        这件衣服表面附着一层薄薄的灵气,像是一个屏障一般,不仅能让里面的人冬暖夏凉,还能起到一定程度的保护作用。为了验证后者,白化羽照着自己的胸口尝试性地捶了一拳,却发现这一击就好像捶在了一个面团上一样,半点效果都没有产生。

        而在外形方面,这件衣服虽然有束袖和护肩,样式却一点都不像习武之人所穿的那种劲装。劲装的特点就是贴身,为的是让穿着者的动作流畅,不拖泥带水。而这件衣服的上半身武装地很周到,腰部那里也束得很紧,下半身却留出了很长的衣摆,用了素净的白绸缝制,颇有逸仙之意。而由于这衣料本身的属性,这看似繁琐的衣摆其实一点儿也不碍事,反倒是增添了飘逸感。

        白化羽用镜子照了照,对自己目前的形象十分满意。

        “还是再去飞来仙塔找找书吧,嗯……九转纺星线……”

        白化羽一边想着,一边迈开脚步去到前厅转动了花瓶机关,而后来到了内院那堵雪白色高墙的前方。他手掌一抬,这座高墙就感应到了他的神识印记,打开了通往内院的那扇门。

        他推门而入,却在即将踏上石桥的时候,听到了一声来自身后的金属摩擦声。

        “唰——”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仙信阁内院?!”周景持剑指着白化羽的后背,眼里满是警惕和戒备。

        “……”

        是仙信阁内阁弟子完成考核回来了吗……

        白化羽背对着周景,盘算自己该怎么从这个困境中脱身。不过他心里也清楚,此时无论怎么辩解,也不可能单纯靠言语解决问题了。

        因为,他不能说自己是新来的接引人,接引人并没有进入内院的权限。他更不能说自己是夜微凉的徒弟,不然到时候出事的,可就不仅仅是他一个人了。

        他飞快运转自己的大脑,想给自己捏造一个既不会牵扯到夜微凉,又不至于罪大恶极的身份。可直到周景迈开步子,开始持剑逼近,他都没有想出一套稍微过得去的说辞。

        这里几乎没有扯谎的空间。

        那……硬来呢?

        白化羽悄无声息地放出神识,上下打量了周景一圈,却发现这个人的修为根本无法被他所窥视。换句话说,此人的道行比他要高。

        啧……麻烦有点大了啊……

        尽管如此,白化羽也还是镇定地转过了身,令周景停下了逼近的步伐。然而,就在白化羽的面容刚刚显露在周景面前的时候,周景就脱口而出地大喊了出来:

        “居然是你!你是刚刚和微凉师妹在一起的那个人!”

        白化羽眯了眯眼,顿时回忆起不久前在清泉客栈,周景的这身装束,曾在夜微凉的身后掠过。

        他思索片刻,稍低了一下头,故作阴沉地说道:

        “你跟踪我?”

        “跟踪倒说不上,只是碰巧遇到而已。刚刚清泉客栈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周景语气轻松地说着,丝毫没有把白化羽那副阴沉的表情放在眼里,恐怕是早就探清了白化羽的修为,有恃无恐。说完这句,他便举起了手里的长剑,用剑尖对准了白化羽。

        “说,你和微凉师妹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接近她,是不是就为了偷偷破禁潜入内院?”

        “如果我说,是她放我进来的,你相信吗?”白化羽笑容浅浅,言语沉稳。

        “怎么可能?微凉师妹在仙信阁待了三年,一直都是负责煎茶而已,她又不是内阁弟子。”周景一脸的不相信,“不过我好奇的是,你一个筑基初期的人,是怎么穿过内院这道阵法的?”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不妨来较量一番?若是你赢了,我便告诉你。”

        周景眨了眨眼,突然疏阔地笑了几声,道:“好!能说出此话,就说明你也是个光明磊落之人,不是什么偷鸡摸狗的宵小之辈。既然如此,我便陪你过上几招!乾门六弟子周景,前来讨教!”

        周景脚一蹬地,持剑飞身而起,直扑白化羽面门而去。而白化羽则是眉睫一闪,迅速侧过身来,用袖口上的银质束袖格挡住了周景的长剑,发出了一个清脆的声响。

        确实是件好衣服。

        在周景的长剑夹裹着凌厉剑风碰撞在这束袖上的时候,白化羽竟几乎没有感受到沉重的打击感,多半是这件衣服的功劳。接着,他便将计就计,借着侧面发力的优势,将周景和他的剑摆开,趁机拉远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周景一击不中,却并未气馁,而是持稳宝剑再一次地发起了进攻。虽然招式大同小异,但这次的速度却明显比上次要快得多,恐怕最初的那一剑,只是一个试探而已。

        白化羽第一个意识便是侧身躲避。

        不知是筑基之后身体变强健的缘故,还是身上这件白袍的功效,他的肢体动作比之前快了许多,无比轻松地躲过了周景的这一剑。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周景在第一剑刺空后,很快就跟上了第二剑,擦着白化羽的鼻尖而过。

        第三剑,也紧跟着第二剑刺出!

        这人的剑,越来越快!

        白化羽略微睁大了点眼睛,似乎终于开始重视眼前的对手。在第三剑袭来的时候,他猛地一弯腰,然后引导体内灵气凝集于手掌之上,一掌攻向周景的腹部!

        可周景的反应也快得出奇,他迅速收敛了剑势,侧身躲过的同时,未持剑的左手一拳打在了白化羽那没有束袖防御的手臂上!

        虽说这身衣服十分厉害,可这充满力量的一拳也是真真地打在了他的手上,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也打破了白化羽一直保持着的身体平衡。随着周景第四剑,第五剑,第六剑顺次袭来,白化羽躲闪的步伐开始逐渐凌乱!

        终于,在周景最快的第七剑刺来之时,白化羽已来不及抽身躲避,只得飞快取下腰间挂着的流觞剑,用剑鞘格挡!

        但由于白化羽是单手持剑的缘故,挨了周景这一击之后,没有拿稳手里的剑。流觞剑连带着剑鞘飞了出去,而他本人,也被周景的剑力震退了数步!

        他借势在地上打了个滚,捡起了地面上的流觞剑。

        周景略微收了一下凌厉的剑势,发自内心地称赞道:“你虽然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却有高于常人的战斗天赋。能在我手下走过七剑的人,你算一个。”

        “现在就用这种口气夸我,未免太早了吧,”白化羽喘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将流觞剑稳稳地握在了手里,“我怎知道,你能否在我手下走过七剑呢?”

        温润木剑伴随着浓醇的酒香出鞘。

        白化羽右手握住剑柄,左手并指按在了剑尖之上,同时将丹田灵海中的灵气抽调出来,灌进了这把长剑之中。

        “请道友赐教。”

        周景眉毛一挑,看向白化羽和流觞剑的目光变得复杂了多。此人刚刚不用法器,都能在他的北斗剑下走过七招,如今他拔剑之后,该会有多少的提升?

        可他毕竟有一个大境界的领先,拿下白化羽,应该不成问题。

        他一直都这样认为。

        可直到到他挥剑而上,到了白化羽四尺之遥,亲眼看着一个一丈直径的淡金色圆盘将他笼罩的时候,周景才明白,眼前的这个对手,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可怕得多。

        筑基初期,一丈天盘?!

        何等天资?!

        然而情况紧急,并不容许周景多想。反倒是趁着他走神之际,白化羽的流觞剑顺势刺来!

        周景往后一躲,连忙调转剑势开始格挡白化羽的流觞剑。可令他意外的是,白化那这把硬邦邦的木剑比起他这把软剑似乎更加灵动。流觞剑虽然速度不快,但却总能在恰到好处的位置出现,或是格挡攻击,或是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反击,简直就是神出鬼没。

        渐渐地,周景发现自己已经不占上风了。

        流觞剑很慢,比起他的北斗剑来说,慢了不止一个档次。北斗剑的剑身很轻,为的就是增添这把剑的速度和灵动,可他用北斗剑连刺七下,白化羽却只缓缓挥过一两剑,虽说慢,却慢得很有章法。

        以柔克刚!

        周景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因为他正想改变剑法以摆脱困局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已经被白化羽的剑势所缠住,还越陷越深。

        白化羽手握流觞剑,用飘逸的身法和剑势缠斗住了周景。

        其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

        自己现在所用的剑招,一点也不像他在凡人时期练过的剑法,更像是临场随机应变所作出的判断!是他自创的剑法!

        似乎,精通剑道这件事,就是他白化羽与生俱来的本领一样!

        一个熟悉的女声撞进了他的脑海:

        “剑,乃万兵之主。

        “且自古以来,东域修士大多用剑。

        “身为东域人,对剑,当然也就有了另一层感情了。”

        剑……

        以剑为道……

        白化羽有些出神,但手上和身上的动作却是一点也没有松懈。流觞剑仍随着他的心意而动,与周景的北斗剑进行着一次又一次的碰撞。说来奇怪,流觞剑明明是木剑,却可柔可刚,在与北斗剑的酣战之中,击出了一声又一声如金属相撞般的铿锵。

        终于,在周景的剑势露出破绽的刹那,白化羽看准间隙一剑迎上,其力量之大,竟是直接把北斗剑从周景的手中挑了出去!

        “啊!”

        周景脚下一个趔趄,侧身倒在了桥头旁的草地上。而他手里的剑则砸在了桥边的石块上,碰撞出几点火花之后,竟是直接掉入了一旁的池塘之中。

        “扑通——”

        池中锦鲤受惊,开始漫无目的地乱窜。

        由于白化羽只是点到为止,所以周景其实并没有受很重的伤,只是手臂有些酸麻而已。他很快就捂着自己的右手手腕爬了起来,单膝跪在草地上,眼神复杂地朝着池底看了一眼。

        半晌,他又抬起了头,有些惊讶地说道:

        “你明明只有筑基期的修为……”

        白化羽把剑势一收,答道:“修为是筑基不假,可论起对剑的领悟,看起来还是我略胜你一筹。”

        “呵,的确。你的剑法虽然大开大合看似缓慢,但紧要之时却快如雷霆,确实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路数。”周景爽快承认,却紧接着话锋一转,“但你以为在剑法上打败了我,就可以全须全尾地走出我们仙信阁吗?”

        “当然不行,因为我本就是你们仙信阁的人啊。”

        正当周景皱眉疑惑之际,白化羽友好地笑了笑,缓步走上前,准备还剑入鞘,腾出手来扶起这位乾门六弟子。然而,就在他抬起右手举起木剑的刹那,一声怒喝突然从身后远方破空而来:

        “贼人且住!休想害我师兄!”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4051239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