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15章 坦诚相待

第15章 坦诚相待


【第十五章】坦诚相待

        【本来以为你会在那天晚上向我提问四海凤鸣剑有关的事情,结果你没有问,我便没说。而昨晚查了静云仙侣的相关历史之后,我就觉得,这个名字,一定对你至关重要。】

        “哗——哗哗——”

        海水拍打礁石的声音。

        一座灰白色的山崖立在海边,其上的一草一木清晰得可怕。

        山崖之上,乱石穿空。

        山崖之下,惊涛拍岸。

        东海?

        白化羽皱了皱眉,想抬起手臂看看自己的手心,却发现自己的视角似乎被锁定,身躯也动弹不得,除了沉默俯视,别无可做。

        碧蓝色的潮水反射着粼粼波光,如一块美玉一般,十分惹人注目。自高空向下俯瞰,白色的海鸥从东海的海面上一掠而过,留下了一片静谧与祥和。

        随着海浪一次次地拍打崖底,时光飞逝,日影西斜。海水不再倒映天空的苍蓝,而是被这昏黄的斜阳给侵蚀得彻彻底底,变成了令人眼晕的金黄。渐渐的,那座山崖上聚集了许多人。然后人群中有一个人站了出来,捧出了一个立方体状的物体。

        然后,立方体开始吸收潮汐的灵气。

        然后,一道绿光袭来,准确地命中了它。

        再然后,灰白色的山崖,被染成了血红。

        “潮声阁上下,凡修道者,一个不留!”

        话落,血起。

        画面破碎,黄昏与血色尽数消失,还原成了深邃的黑。

        白化羽缓缓睁开双眼,看见了仙信阁厢房的天花板。古色古香的檀木房梁正反射着从窗外透进来的些许晨光,虽不明亮,却很真实。他抬起了方才在梦境中抬不起来的手臂,拿到面前看了两眼,目光有些迷惘。

        是因为看了潮声阁的历史,才会做这样的梦吗……

        可是梦中的景象为何会如此真实?真实到,仿佛他梦见的这些,就是当年真实发生的一样。而且今天晚上,他居然没有梦见那句话?

        白化羽叹了口气,将高举的右手收回,闭上了双眼。而就在他将要沉沉睡去的时候,一个清逸洒脱的男声从他脑海深处响起:

        “都筑基了,还没察觉到本尊的存在吗?”

        “谁?!”

        白化羽下意识地想要坐起身来,却惊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的身前不知何时悬了一把发着浅淡白光的长剑,剑锋离他咽喉的距离已不及半寸。

        “瞧把你吓的。”

        那声音轻笑一声,悬在他喉咙前方的光剑也缓缓离开了原来的位置,转而在空中旋转了两圈。一柄不知从哪来的剑鞘虚影缓慢显现,将那把光剑收入了鞘中。

        这是一把造型华美的长剑。

        亮黑色剑鞘,刻满了金色的古拙印符。而连接剑柄和剑身的剑格却是白银打造,雕成了凤凰的样子,涂抹着辅以点缀的朱砂,栩栩如生。剑柄末端还穿着一条如雪一般洁白的剑穗,白得没有半点杂质。整把剑的轮廓发着微微的白光,本体却有些虚化,似乎只是影子。

        但这把剑的外形,白化羽却再熟悉不过!

        这就是他亲手放进星河剑棺里的那把四海凤鸣剑!

        他下意识地摸向靠在床边的星河剑棺,却在慌乱之中,不慎将其碰倒在了地上。

        “砰——”一声闷响,在这寂寥如水的夜晚之中,仿佛能够传到对门。

        “没必要这么慌吧?都已经是筑基的人了,对精怪妖魅仙灵神魔还这么害怕,传出去可是要被人笑话的。”

        一句戏谑过后,四海凤鸣剑的虚影就幻化成了一个身着华丽服饰的男子,正背对着他眺望窗外。虽说还是虚影,但不论是银白的长发还是形如凤羽的衣摆,都在随窗边微拂的冷风而飘动。

        “不过,还是谢谢你,没有忘记我们当时的约定。”

        约定……

        白化羽当即回想起了在隐界取剑时听到的那句话:

        ——此剑,名曰四海凤鸣。取走此剑后,恳请道友帮吾寻找寒玉冰鸾琴的下落,若能寻回,吾将感激不尽。

        “你……就是此剑的上一任主人?”

        “不错。”

        一直双脚离地的华服男子虚影缓缓转过身来,一张同样完美的面容毫无遮掩地显露在了白化羽的面前。四目相对的一刹那,白化羽的脑袋里嗡的一声,就像是被锤子重重地敲了一下。

        这个凭空幻化出的虚影,竟然和自己长着一张几近一样的脸!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他自己在照镜子。

        但显然不是。

        这两张脸,一者青涩稚嫩,一者历经风霜。然而,虽然存在这样的些许差异,还是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这两张脸就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你不必惊慌,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一身纯白的男子笑着说道,“不过呢也能理解,你现在虽已在本尊的帮助之下成功筑基,但对于仙道一途,仍是一知半解。我这样的人在你的认知里,恐怕还是神灵鬼魅妖怪之类的吧?”

        白化羽咽了咽口水,心中稍加思索,装作有些怯懦的样子连连点头。

        “哈哈哈哈……”华服男子突然大笑了起来,似乎一点儿也不怕声音传到院对面的屋里,“在我面前,你大可不用装成涉世未深,初入江湖的模样。其实你心里其实一点都不害怕,反倒是对我的身份有了种种猜测,并且,其中有正确答案。”

        白化羽脸色顿时一变,“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华服男子又低笑了两声,看向白化羽的目光平添了几分怀念,似乎是想起了他自己的年轻时候。看着白化羽那懵懵懂懂的目光,他渐渐收住了笑容,说道:

        “在你筑基之前,我能够感知到你身体的状况,知道你做了什么动作,说了什么话。所以,我知道你在帮我找琴,也知道你不是一个胸无城府、思虑单纯之人。我来回答一下你心中的疑问吧。首先,存放在星河剑棺中的这柄剑,名曰四海凤鸣,是一把品阶高于上九品仙宝的神器。而我,确是此剑的上一任剑主。在身死道消之前,我将我的一缕神识封到了此剑之中,由此成为了栖身于此剑中的剑灵,历经千年,与你得见。”

        “剑灵?”白化羽并没有听过这一词汇。

        “就是栖身在剑中的灵魂,你这么理解就好。”华服男子笑着解释道。

        “那‘寒玉冰鸾琴’呢?”

        “它也是一把超越上九品仙宝的神器。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把琴是世间最重要的东西了。”

        四海凤鸣剑,寒玉冰鸾琴。

        都是五个字。

        白化羽想了想,问道:“那把琴和四海凤鸣剑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华服男子点头,道:“嗯,你很聪明。不过这把琴于你而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白化羽听完剑灵的陈述,点了点头,再一次开口问道:

        “那你……”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长得跟你几乎一模一样吗?”

        “嗯。”

        “因为我是剑灵,你是剑主。虽然我也曾拥有过此剑,但现在你才是四海凤鸣剑的主人。我栖身于此剑之中,而剑则在你的心中。所谓相由心生,我也自然会变化成你的样子。不过不用着急,这世间只有你才能看得见我的身影。剑是最通人性的兵器,而剑灵则是剑主最忠实的朋友。他们会变成剑主的模样,成为剑主的□□,和剑主并肩作战,甚至……”

        白衣剑灵往前飘了两三步,借着一定的浮空高度,近距离地俯视着白化羽那一双棕黑色的眼瞳,继续道:

        “甚至,成为你的替身,替你去死。”

        白化羽愣了一下,在原地站了很久。他还是第一次直面死亡这个话题,一时不知该如何回话。

        白衣剑灵释怀一笑,自言自语道:“算了,我跟你讲这些做什么……生死对于你一个普通人来说,还早得很呢……”

        年轻的剑主陷入了沉思,丝毫没有注意到白衣剑灵的身影正在慢慢变得浅淡。许久之后,他才抬起头来,问了白衣剑灵最后一个问题:

        “那……对于你们修士呢?修士的生死……又当如何?”

        白衣剑灵愣了一下。即便是在时间的洪流里随波逐浪了两千年,他也不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生死,是世间最大,也最深奥的事情了。

        “修士的生死飘摇不定,有的人年纪轻轻便夭折在了寻仙问道的路途上,身死道消。有的人苦修数百上千载,终有一日得道飞升,成为了众仙堂中万人景仰的对象。像我这般活了千年,又借此剑沉睡了千年,不死不灭的,终究只是少数。在这两千年中,或许我已经对生死的意义有了理解,但我不能给你答案,更不能把我的理解强加在你的身上。因为这样,会影响你的道心。”

        道心……

        又是一个新名词。

        修道者的心吗,也许是这样的吧。

        白化羽似懂非懂地点了一下头,没有再向问剑灵任何事情。而白衣剑灵则是尽力维持着自己几近消散的身形,向白化羽说了最后一句话。

        “以我千云之名,冠你之姓,从今往后,便叫我白千云吧。”

        白千云向他的剑主伸出了自己虚幻的手掌。

        “嗯。”白化羽点了点头,他早就知道“千云”这个名号了。在断崖山隐界取剑的时候,守剑的树妖说,这把四海凤鸣剑是“千云大人”平生最为珍视之物,凡夫俗子不配拿它。若非他以找琴为由相托,恐怕还真不一定能将这把剑带出隐界。

        等等……

        千云……

        静云……

        白化羽瞳孔微颤,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但他并未出言询问,而是向白千云友好地伸出了手。二人指尖相碰,白衣剑灵的身形便瞬间化作了许多白色的光点,通过白化羽的手指,尽数钻进了他的体内。

        一阵刺痛感从指腹传来。

        白化羽抬起手来,看向痛感产生的地方,发现自己的右手食指指腹上出现了一个特别的白色印记,是形似凤鸟的一枚图章。他凝视片刻,当即翻身下床捞起地上的星河剑棺,用一张神识符打开之后,取出了里面的四海凤鸣剑,随后握住剑鞘与剑柄,用力一拉。

        纹丝不动。

        和他初获此剑时所遇到的情况一样,他根本无法拔出这把号称“超越上九品仙宝”的神器。

        这枚图章,难道不是四海凤鸣剑认可他的象征吗?

        白化羽抿了抿嘴,有些落寞地将剑和剑棺归于原位,看向了窗外。残月已隐,外面也已有些光亮,在加上和白千云对了这么一番信息量颇大的话之后,确信自己已经睡不着了的白化羽决定,还是起床吧。

        他翻身下床,拿起挂在门边墙上的流觞剑,来到了仙信阁的院内。院中,漆黑的闻讯坛空空如也,花架上的几盆梅花耷拉着枝条,仅有些许鸟声从房檐上掠过,成为万物俱“静”中唯一的“动”。

        他缓缓拔出了手中的木剑。

        剑锋微凉。

        --------------------------------------

        约莫两个时辰后,对门夜微凉揉着惺忪的睡眼打开了房门。

        “师尊早上好。”

        见到夜微凉从房里出来,练剑的白化羽立马收起了剑势,低头向夜微凉行了一礼。

        夜微凉皱了皱眉,“居然起得比我还早……昨天睡得那么晚,今早居然还提前起床了?哈欠——”

        “昨日师尊出言提点,不就是想让徒儿抓紧时间练练这刚到手的流觞剑吗?”

        夜微凉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似乎已经记不得自己有给过白化羽什么“提点”。

        “不过徒儿已经练完剑了,就不打扰师尊抚琴了。徒儿先回房看书,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告退了。”

        白化羽动作轻快地将流觞剑收入鞘中,嘴角微扬,似乎心情不错。

        然而这一边,夜微凉的脸色却不太好。

        这一句句“师尊”和“徒儿”的生疏之语,就像是拿着刀子一刀刀划在夜微凉的心上一样,让她有一种说不清的难受。

        “你……”

        夜微凉朱唇微启,但发出的声音就和一句呢喃几乎没什么区别。所以白化羽的动作没有半分的停顿,已经转过了身准备离开。

        “你等一下。”

        夜微凉将声音提高了八度,挽留之意已十分明显。

        在夜微凉看不见的地方,白化羽的嘴角扬得更高了些。

        但他很快就把这得意的笑容收了回来,仍装作一副疏远的模样,转过身来淡淡地问道:“师父有何吩咐?”

        “昨天的事……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说的。”

        “你不用道歉,因为你也没有做错什么。”白化羽语气平缓,道:“追查历史这种事,本就应该以切实的证据为准。”

        夜微凉的眉头舒展了些,温声道了一句“谢谢”。

        “你叫住我,不只是为了道一句歉吧?而且你可是师父啊,哪儿有师父跟徒弟道歉的?”

        “哈,或许是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把你当徒弟吧。”夜微凉笑着说道:“不过,我的确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跟你说。”

        “洗耳恭听。”

        夜微凉深呼吸了一下,双目炯炯有神地看着白化羽,用一种非常坚定的语气说道:

        “关于之前你在纸上写下的四海凤鸣剑的问题,我想,我可以给你一个……不算彻底的答案了。”

        白化羽一开始有一瞬间的错愕,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夜微凉这回才算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值得信赖的人了。

        “那么,答案是什么呢?”

        “你跟我来。”夜微凉一边说着一边转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她在自己的书桌上铺开了一张平整而又干净的宣纸,然后端过砚台,拿着墨条在上面细细地研墨。

        白化羽跟了进去,站在了夜微凉的身侧。而见她磨好墨汁之后,他便先她一步提笔蘸墨,在宣纸上写下了两个字。

        千云。

        夜微凉惊讶地看着他的动作和笔下的文字,“千云?”

        “我也要对你说声抱歉。我一直没有跟你说起这个名字。本来以为你会在那天晚上向我提问四海凤鸣剑有关的事情,结果你没有问,我便没说。而昨晚查了静云仙侣的相关历史之后,我就觉得,这个名字,一定对你至关重要。”

        “他是谁?”

        “四海凤鸣剑的前任剑主。寻找寒玉冰鸾琴的任务,就是他留声交代给我的。”

        夜微凉眨了眨眼,突然倒抽一口凉气,大声喊道:

        “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按照你的猜想,这一切的一切,就都串起来了!”

        她一边喊着,一边从白化羽的手里抢过笔来,在千云的云字上拉出了一个箭头,然后在箭头的末端写下了另一个词。

        静云仙侣。

        从“静云仙侣”出发,又是一个箭头,指向了“永宁之夜”。

        “小时候,我父亲曾经给我讲过很多传奇故事,其中包括了永宁之夜。”夜微凉说着,“不过我那时还是个四五岁的小姑娘,也听不太懂。但是我还记得,我父亲讲永宁之夜的时候,提到过一个响彻四海九州的鸣叫声。起初,世人可能都觉得,那是哪个鹰隼化形的妖族大能发出来的古怪叫声。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有一把剑,剑号四海凤鸣。”

        夜微凉说着,抬起头来满脸认真地看着白化羽的眼睛,道:

        “就是你的那把四海凤鸣剑。”

        “你怎么知道剑在我这里?”白化羽眉毛一挑,问道。

        “因为你的那副剑棺的来历也不简单,这也是我一开始关注你的原因。所以我猜测……不,我笃定,你那剑棺里面存放着的那把剑,就是你所说的四海凤鸣剑。”夜微凉回答道。

        白化羽点了点头,果然是认出星河剑棺才盯上他了吗。

        “好了,剑棺的事情日后再说,回归正题。”夜微凉把头摆了回去,说道:“现在,我们的线索就来到了这里。”

        白化羽看向了夜微凉面前的那张纸,只见“永宁之夜”这四个字上又拉出了一个箭头,指向了“四海凤鸣剑”。

        “好,那么现在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在断崖山上生活了那么久,你原来的那个师尊有跟你讲过断崖山的历史吗?”

        “不曾讲过。”

        “好,那我给你讲。”

        夜微凉把笔架回了笔架上,开始了她的讲述:

        “断崖山的前身,名叫剑痕谷,是一座山谷。众所周知,山谷,自然是需要两座山峰才能形成的。而在十五年前,的确是有一座和断崖山等高的山峰,坐落在它的南面。

        “剑痕谷,就是我们晚枫海的前身。而十五年前,由于北峰,也就是断崖山的灵脉枯竭,我爹就将整座南峰搬到了东海之上,改接东海灵脉。而北峰,也就正式改名叫断崖山。

        “可是,在剑痕谷被叫做剑痕谷之前,它还是一座完整的山峰。可就在某一日,这整座山峰被一道极其锋利的剑气,生生劈开了。

        “而那一日,正好是永宁之夜。”

        夜微凉说到这里,便停下了讲述。因为以白化羽的聪明才智,并不需要她过多解释。她提起笔,从永宁之夜拉扯箭头指向了剑痕谷,然后又将四海凤鸣剑和剑痕谷连了起来。

        “你看,这里刚好有一个闭环。”夜微凉把笔放下,用手指点着纸面上“四海凤鸣剑”“永宁之夜”“剑痕谷”所围成的圆圈,“这绝非巧合。”

        白化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而你刚刚又说,这个名叫‘千云’的人是四海凤鸣剑的上一任剑主……”

        夜微凉一边说着,一边将四海凤鸣剑与“千云”二字连接起来,让整张图都成为了闭环。

        “也就是说,如果确认这个名叫千云的人就是静云仙侣中的那个‘云’,如果确认劈开剑痕谷的那把剑就是你的那把四海凤鸣剑……”

        夜微凉哽了一下,因为她很清楚接下来自己要说的话若是公诸于世,将会引来多大的哗然。

        “那不就几乎可以证明,静云仙侣在静云历结束后八十八年,双双出现在了潮声阁的听风崖上。而他们的飞升,根本就是一桩欺骗世人的弥天大谎了吗……”

        听着夜微凉一步步假设和推论,白化羽也是思绪万千。他没有想到,白千云和四海凤鸣剑的背后,居然牵扯出了这么多的往事。

        白千云啊……

        终于可以对你……有一个大致的印象了呢……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4052119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