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11章 空前绝后

第11章 空前绝后


【第十一章】空前绝后

        【这个概念就是,你用了一个时辰,就做到了别人二十年都做不到的事情。】

        白化羽跟上,同夜微凉一起来到了此塔的二层。

        二层的布局相比起一层要清爽得多。中部是平坦的地面,而边上是一条首尾相接的八边形长廊,周围开着许多房间。这样的结构,倒又变回了白化羽所想的那种传统宝塔的样式。

        他抬起头来,想看看夜微凉口中那个“上不去的四层”的样子。却发现自己的视线真的只能达到第三层,看到一些书架的轮廓。再往上就好像被一层悬空的水膜隔开了一样,光影散乱,模糊不清。

        还真是……有些神秘呢……

        “我知道,你很想弄清楚那上面有什么,”夜微凉的声音把白化羽的思绪拉回了现实,“光是这座宝塔的来历,就很神秘了。据记载,这座塔是于一千多年前,一夜之间出现在落霞城中的。那个时候我们仙信阁的规模还没有这么大,这座塔也不是我们仙信阁的所有物。但由于某个偶然的机会,当时还年轻的越老阁主,嘻嘻……现在是你师祖啦,破解了第一层的谜题,也就得到了这座塔。就因为这个,后来我们仙信阁把这座塔周围的商铺全都买了下来,建了座大院,仙信阁也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规模。”

        “所以?”

        “所以这座飞来之塔,即便是对于我,对于老阁主,对于整个落霞城的人,都是非常神秘的一个存在,因为建造者的身份至今都是一个未解之谜。它的四层里究竟有什么,通往四层的那扇门上的禁制究竟怎么解除,没有人知道。而且说不定日后的某一天,它就像千年前飞来时一样,从仙信阁里飞走了呢。”

        夜微凉语气轻快,甚至还带着些许的玩笑话,一点儿也不像是师父在和徒弟说话的样子。

        白化羽沉思良久,再看了一眼塔顶的那层水膜,有些不甘地低下了头。

        是啊,现在他仅仅是初入仙信阁的一个普通弟子,似乎连探究四层的资格都没有呢……

        不过没关系,总有一天,他会弄明白的。不管是自己的身世,还是白千云和四海凤鸣剑的来历,还是仙信阁的秘密,他都会弄清楚的。但想要弄清楚这些,光靠脑子去想是不行的。

        还需要足够强的自己。

        白化羽暗暗握紧了拳头。

        “那师父,你说要带我开灵,就是在这里吗?”

        “没错,你跟我来。”

        夜微凉说完,便走上回廊,带着白化羽进了一间修炼室。修炼室的陈设十分简单,只有一个供打坐修炼的蒲团,别无他物。虽说没有别的物件,但在这修炼室的地面上刻画着许多线条,线条之上还凹陷出了一个个的小洞,似乎是用来镶嵌什么东西的。

        白化羽一下子就想起了那天晚上,夜微凉手里的圆盘。那个圆盘上面,也有着许多线条和凹陷。

        想到这儿的白化羽脱口而出:

        “这是阵法?”

        “蓝灵低阶聚灵阵,给你开灵,绰绰有余。”夜微凉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乾坤袋里取出了一块又一块的灵石,按照地面上的线条的规律,顺序嵌入凹陷之中。

        “那我需要怎么做?”

        夜微凉一边弯腰布阵,一边说道:“你现在盘腿坐在那个蒲团上,那里是聚灵阵的阵心,也就是聚气之所。”

        白化羽照做。

        “等一会儿,我会把聚灵阵开起来,让你呆在一个灵气充沛的环境中之后,再给你开灵。开完之后,你就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天地灵气的存在,并且可以按照修炼功法,吸收和炼化灵气。所谓炼化灵气,就是需要你引导灵气在体内循环,反复淬炼经脉之后,最终在丹田之处逐渐积累,用我们修道者的话讲,叫做“淬体凝气”。而这整个淬体凝气的阶段,这就是修士九重境界的第一重,练气。”

        白化羽盘腿坐在那个蒲团上,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凝重。

        最后一个阵位安置完毕之后,夜微凉便站起身子拍了拍手,环视了脚底下的这个阵法一圈。可就当她目光转到白化羽身上的时候,她才发现白化羽的状态有点不对劲。

        “你怎么了?”

        “其实……”

        白化羽的眸色有点黯淡。

        “我以前的师父跟我说,我的体质和正常人不一样……”

        夜微凉皱起了眉。她并没有问究竟哪里不一样,而是有些闷闷不乐地说道:“这件事情你之前也没有告诉我。”

        “之前你不也有很多事瞒着我吗?咱俩彼此彼此吧。”白化羽把手一摊,随即回归正题,“我从前的师父说,他也让我尝试去修炼,但我的身体根本无法吸收灵气。所以他就教我炼器,想发挥一下我之前的炼器天赋。跟我十四岁那次失忆无关,我的体质在之前就是这样的了。”

        夜微凉脚步轻快地走了过去,屈膝收腿坐在了白化羽的身边,略带焦急地说道:“但你是有天赋灵盘的啊,怎么可能无法修炼呢?而且你的天赋灵盘可是一丈!还是天盘!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白化羽勾着脑袋,摇了摇头。

        夜微凉咬着嘴唇凝视了他很久,而白化羽却一直都没抬起头来。

        “看着我。”

        白化羽微微抬眸。

        夜微凉直视着白化羽,说道:“原来你之前说的无意修道,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你讨厌修士,而是因为这个,导致你一直没有勇气去尝试修炼,对吗?”

        “……”

        “之前你和本小姐作对的时候,是那么的自信,那么的成竹在胸。一步三算,果断出击,用智勇双全这个词来形容你一点儿都不为过。可你现在怎么就……”

        白化羽沉默着,又把脑袋耷拉了下去。

        “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

        等到白化羽的眼睛刚刚对上她的时候,夜微凉的目光就马上将他的双眼抓住,不给他半点逃脱的机会。夜微凉看着白化羽眼中倒映的自己,恍然发现,自己也从未如此认真地看过一个人的眼睛。

        唯有他一人。

        夜微凉轻叹了一声,把语气放温和了些,说道:“既然你都已经决意来落霞城了,不就是想要涉足道门吗?而且,本小姐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你这个天赋在整个九州,甚至整个九州历史上都是数一数二的。拥有天赋灵盘已是不易,更何况还是一丈圆满的天盘。所以,打起精神来啊,你要相信你自己。”

        “可是我……”

        夜微凉迅速打断了白化羽的话:“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看着面前这个一脸认真却又认真不起来的女孩儿,白化羽的心里静得出奇。他向来不太喜欢听别人的吩咐行事,但这一次,夜微凉的这八个字,却是真真切切地击中了他的心房,让他不由自主地听从了她的建议。

        唯有她一人。

        白化羽凝视着夜微凉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只说了一个字:

        “好。”

        夜微凉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她响指一打,两人脚下的聚灵阵就开始了运转。此塔立于地下厚土灵脉的交点之上,本就是天地灵气汇集之所,再加上还有聚灵阵的加持,不一会儿的工夫,这小小的一个修炼室里就充满了修炼者最爱的天地灵气。灵气本接近无色,但只要浓度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变成浅白,乃至乳白。

        身处聚灵阵阵眼附近,夜微凉突然觉得很不舒服,高强度的灵压有点让她喘不过气来。也许是和她的修炼功法和路数有关吧,她天生就喜欢那种冷清的环境,比如月朗星稀的夜晚。

        不过,作为白化羽的师父,她必须得坐在白化羽的正对面,观察着他的情况。只见,这位即将踏入道门的少年正盘腿坐在蒲团之上,双手扶膝,双目微闭,似已沉浸其中。

        一切都很顺利。

        夜微凉也放出神识,查探了一下聚灵阵的运转情况。待到半刻过去,聚灵阵的功效达到顶峰,周遭的天地灵气也堆叠成了浅白色的时候,夜微凉眉梢一闪,霍然起身!

        她指诀一起,在右手指尖之上凝聚出了一个亮蓝色光点。就在白化羽快要承受不住这灵气压力的时候,她便瞄准他的眉心,一指点去!

        蓝色光点瞬间没入了白化羽的眉心,而他的表情也瞬间变得扭曲!

        “嗯……”

        终于,随着白化羽一声闷哼,那个蓝色光点竟然被原封不动地弹了出来,然后化作一缕青烟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夜微凉眉头猛地一皱。

        开灵失败了?!

        怎么会?!

        难道……真的是白化羽有问题吗……

        按道理来讲,只有开灵之后的修士,才会在眉心之处筑起一座灵台,用于存放和保护修炼过的神魂。而白化羽,明明已经可以确认是半点修为都没有的凡人,但在他的脑袋里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保护着他的眉心祖窍。

        他以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看着白化羽的神色逐渐变得痛苦,夜微凉也紧张了起来,忙问道:

        “白化羽,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

        “嗯?”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夜微凉突然打断了自己。因为她作为修士,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自己身上的灵压突然间变轻了不少,让原本呼吸急促的她略微放松了一些。

        这灵压……

        夜微凉也闭上了双眼,用神识感受了一下这整个修炼室中的灵气流向,却无比惊讶地发现,方圆一丈空间之内的所有灵气,已经绕着白化羽开始了旋转。这些旋转的灵气如同海水一般,渐渐地形成了一个漩涡,而漩涡的中心,正就是端坐在蒲团之上的白化羽。

        夜微凉睁开眼来,却见白化羽的脑袋略微震动了一下,也瞬间睁开了双眼!

        “嘭!”

        那个灵气漩涡被一股磅礴的力量冲开,爆发出了一圈灵气气浪。夜微凉连忙抬手抵御,却也还是被这气浪掀了起来,差点摔倒在修炼室的地面上。

        连续后退了好几步之后,她稳了稳脚下的步伐,扶着房间的墙壁站稳了身子。看着端坐在房间正中心的少年,她的心里满是疑惑和担忧。

        但更多的,是期盼。

        虽然夜微凉并不能确定白化羽到底有没有开灵成功,但她看着这股从他身上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心里已经渐渐有了定论。她没有坐回到白化羽身前,而是立于原地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问道:

        “你怎么样?”

        白化羽没有回答,甚至连眼球都没往她这边转动半分。而且,他的眼睛,也仅仅是睁了那么一下而已,很快就又闭了回去。

        夜微凉顿时觉得有点失落,但她心里也清楚,修炼者现在这个全神贯注的状态,是万万不能被打扰的。所以,她也只是站在了角落,静静地看着白化羽的所有动作。

        就在此时,夜微凉身前几步的地方突然亮起了一个光点,颜色和地板的颜色很像,依稀是淡金。夜微凉身为五感通达的修士,自然是在第一时刻注意到了这枚光点,然后下意识地目测了一下这个光点和白化羽的距离。

        五尺。

        半径五尺,直径一丈。

        “等等,难道是!”

        就在惊呼声落地的刹那,淡金色光点一分为二,一者停滞不动,一者以五尺为半径,白化羽为圆心,缓缓地旋转了出去。金色光点犹如一根画笔,在这修炼室的地面上,从容而准确地划出了一条淡金色的弧形轨迹。

        白化羽眉梢一动,头部微微颤动了一下。

        感觉……回来了……

        在那个蓝色光点点在自己眉心上的时候,他只感觉到自己眉心一阵刺痛,然后就丢失了所有的感官。后来才发现,自己竟是进入了一种近似灵魂出窍的状态——能看到自己,能看到墙边的夜微凉,但就是动弹不得。就好像有谁,把他的魂魄挤了出去,然后接管了他的身体一样。

        是谁?

        纵然万分疑惑,白化羽也只能作罢。因为,他这一趟“灵魂出窍”回来之后,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即便他坐在原地什么动作也没做,也能够明显地感知到自己周围氤氲着某种东西。这种类似空气的东西,给了他一种极度贴近自然的宁静之感。

        天地……灵气?

        在灵气的洗涤和淬炼下,白化羽只感觉自己的身体比原先要强健了许多。但更明显的是,他似乎能清楚地感知到自己体内的每一条经络和血脉,也能感知到有驳杂的灵气在其间涌动。而且他的感知所到之处,就是他体内灵气的汇集之处。

        灵气淬体……

        这就是……成为修士的第一步吗?

        白化羽端坐在蒲团之上,一呼一吸之间都是极其充沛的天地灵气。他侧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下方,发现那个分裂出来的金色光点已经绕着他行走了将近一圈。这个金色圆环,离完满,也就剩下最后的半尺之遥了。

        白化羽凝视了这缺口半晌,无声地把自己的头摆正了回来,却直直地对上了夜微凉的目光。

        惊鸿一瞥,明眸浅笑。

        白化羽朝着夜微凉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便双眼一闭,潜下心来。他开始尝试引导灵气在自己的经脉中来来回回地运转,力求让天地灵气走遍自己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嚓——”

        那个金色光点,又一次开始了运动。

        夜微凉凝视着那个金色光点,看着它一点一点地靠近终点,心中已是一片澎湃。她从未见过,更从未在九州近万年的历史中听说过,有过任何一个天赋能够和白化羽比肩的修士。

        夜微凉又想起了静云仙侣,想起了白化羽之前的高谈阔论。她甚至觉得,此时的自己正看着一个天之骄子的诞生。

        “叮——”

        那个金色的光环终于闭合,发出一声空灵的轻响。与此同时,白化羽抬起的手掌也换了动作,变成上下掌心相对,沉于丹田前方。

        渐渐地,蒲团底下渐渐地扩散出了一个圆盘,其颜色和外围的那个金色圆环一般无二。此情此景,就像是在往一个盘子里倒水一样,速度不快,但很稳定。

        一个积蓄在喉间很久的名字,终于被夜微凉喊了出来。

        “筑基!”

        整个修炼室中的灵气,都被一股巨大的吸力所牵引,飞快地朝着某个地方涌了过去。而这座低阶聚灵阵的聚灵速度却完全跟不上白化羽的抽取速度,随着白化羽身上的灵气越来越多,这聚灵阵竟然直接开始和白化羽抢了起来,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修炼者的脸色突然变差了许多,而他脚下那个正在扩张的金色圆盘也停滞了下来,甚至有点虚化的征兆。白化羽轻咳了一声,眉头紧锁,沉于丹田的双手都开始了颤抖,似乎已经要支撑不住。

        “不好。”

        夜微凉低呼一声,连忙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那个金色圆环的边缘。她看了一眼地面上刻画着的聚灵阵,又看了一眼宛如强弩之末的白化羽,心中顿时有了决断和对策。

        一个同样是淡金色的道玺灵盘瞬间展开。

        由于上次受伤服用止息丹的缘故,夜微凉的修为有所受损,此时的道玺灵盘直径只有七尺左右。而且按理来讲,现在还是她的修养恢复期,本不应再次动用修为。

        但她,不可能放着白化羽不管。

        这既是作为师父对徒儿的责任,更是作为朋友之间的友谊。

        而且,不仅仅是朋友……

        夜微凉又想起了那个问题。

        一九开,还是二八开?

        突然,她笑了,笑得很自然。

        她不再去想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白化羽在她心中的位置,早就不是一个比例数字所能刻画的了。

        夜微凉睁大了眼睛,背后的三千青丝也随着她体内灵气的运作而轻微地摆动了起来。她没有眨眼,而是一直聚精会神地盯着地上的蓝灵低阶聚灵阵。

        一个印符在她的道玺灵盘上闪现了出来,发着莹莹的彩光。

        与此同时,夜微凉的身后突然多了一把一尺见长的短刀,正被她反握在手中。刀身雪白,纹饰十分寻常,就跟一把普通的小刀一样。

        但那把刀的刀身上,却隐隐有星光闪动。

        刀柄一转,夜微凉飞身而起,朝着白化羽身旁的某块灵石阵基,一刀斩下!

        “砰!”

        星光斩落,那块被安放在阵眼上的灵石瞬间土崩瓦解,震出了一圈气浪。而随着阵眼被拔,其余的阵基灵石也接二连三地崩毁。霎时间,整个聚灵阵法都不复存在!

        白化羽还端坐在原地。

        他没有睁眼,但他心里十分清楚,是夜微凉解开了这束缚他的阵法,为他铺平了筑基的道路。心中宽慰的他略微稳了稳自己的节奏,继续专心吸收周围的灵气,然后往自己的丹田灵海缓缓灌注。

        白化羽并不知道,在聚灵阵被破之后,他的灵气来源已经远远不止这一个小小的修炼室了。在他筑基的这段时间里,整个仙信阁范围内所有的天地灵气,都朝着他所在的这座塔缓慢聚拢了过来,汇入了他的丹田灵海。

        五尺,六尺……

        纯金色的道玺灵盘,在夜微凉的注视下逐渐铺设开来。

        夜微凉想起了自己筑基时的景象。当时,她也是和白化羽一样,先构建出了一个与自己天赋灵盘等大的圆环边框,然后再用充足的灵气铸造自己的丹田灵海,同时填充整个道玺灵盘。只是,拥有天赋灵盘的人数本就稀少,能够将天赋灵盘完全填满的人,就更是凤毛麟角。

        夜微凉当时筑基,填满她自己的八尺天赋灵盘。

        但白化羽,这可是一丈啊……

        纵观九州万年历史,有名有姓的天才修士们就算再怎么天才,也没有刚筑基就是一丈的啊……

        夜微凉看着白化羽那缓慢扩张的道玺灵盘,心里顿时没了底。为了看得更清楚些,她从白化羽的“领地”里轻盈地跳了出来,又站回了刚刚呆着的小角落,默默注视着这一切。

        那把名为“阵解星芒”的小白刀还握在她手里。

        夜微凉摩挲着手里这把钝钝的破阵刀,心想自己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冲动。这把阵解星芒本是几千年前传下来的上古仙宝,一刀劈碎紫灵阵法都是易如反掌,可如今却被她用来……

        真是杀鸡焉用牛刀。

        她叹了口气,收起阵解星芒,然后把手笼在袖子中,又变回了先前的旁观者模样,就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她还站在那里,白化羽也还坐在那里。

        只是,筑基的进度天差地别。

        白化羽的道玺灵盘,如今已经到达了八尺的大小,离圆满还剩下最后的两尺之遥。但随着半径的增长,之后的每一寸都要比上一寸难,也不知道这最后的两尺,白化羽到底能不能突破。

        令人担忧。

        其实也算不得担忧。

        即便白化羽这次筑基就停在了八尺,他也是一个空前绝后的天之骄子了,因为,对一般人来说,筑基后期的道玺灵盘也只有八尺。若是白化羽刚刚筑基便有一丈的道玺灵盘,想必等他到了筑基后期,他的名字,就会出现在仙信阁的“各境第一人”榜单上了吧。

        嗯……不过仙信阁自己的弟子是不允许上榜的呢……

        夜微凉背靠着墙,脑袋歪向了一边,盯着墙壁上的花纹发起了呆。直到有一个人在她的脑门上轻轻地敲了一下,她才恍如大梦惊醒一般回过了神来。

        “诶?”

        她一转头,就对上了白化羽那张儒雅风流的脸。这张脸和从前相比没有一分一毫的变化,还是能给她一种摄魂夺魄的危机感。但透过这张不变的脸,她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到,此时的白化羽,已经脱胎换骨。

        白化羽站在她的身前,而他的道玺灵盘也一直铺在他和她的脚下,让夜微凉一时看不出这淡金色圆盘的真实大小。她偷偷的往旁边侧了一下头瞄了一眼,可还没来得及看清边缘,就被白化羽的声音拽了回来。

        “师父,谢谢你。”

        夜微凉微微抬头,怔怔地望着白化羽。此时她的心里,一方面是极度的欣喜之情,一方面又是强烈的不真实感,交织在一起,让她无所适从。

        “谢……谢我?”

        “对啊,若不是师父刚刚一直在旁边给我保驾护航,我又怎能顺利渡过难关,完好无损地站在你面前呢?”

        “你……真的是圆满筑基了?”

        “筑基?”白化羽微微皱眉,他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个词。

        夜微凉认真地点了点头,“就是你刚刚做的事。你不知道吗?你只花了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就直接跨越了整个第一重练气期,成功筑基了。”

        “所以……成功筑基是什么概念呢?”

        夜微凉被白化羽这副“啥都不懂又啥都要问”的样子给逗笑了。她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笑着说道:“这个概念就是,你用了一个时辰,就做到了或许别人二十年都做不到的事情。”

        “啊……原来我这么厉害吗?”白化羽作恍然大悟状。

        “嘁,你别得意,”夜微凉突然冷漠脸,“就算你现在有筑基期的修为,有一丈的道玺灵盘,但你什么术法也不会,什么法器也没有,要想打得过你师尊我,还早得很呢!”

        白化羽眨了眨眼,满脸无辜地说道:“我为什么要打你啊?有这样一个人美声甜又可爱的师尊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舍得打呢?”

        “你又贫嘴。”夜微凉埋怨了白化羽一句,但自己的脸上已经泛起了薄薄的一层红晕。在察觉到这一点之后,她整个人都打了个激灵。

        不行不行,得赶紧产生对这家伙的抗体才行。不然这脸动不动就要红,搞得她作为师尊,一点威严都没有了。

        夜微凉暗暗下定决心。殊不知,自己的袖口在不自觉的情况下,都被揪成一团什么了。

        “不过,就算我打不过你,但就论天赋,我还是能称得上一代更比一代强的吧?”白化羽沾沾自喜。

        “嗯?嗯……勉强算吧。”

        “那我这个一日筑基的水平,在整个落霞城大概有个什么位置啊?”纵然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估计,白化羽还是尝试着向夜微凉询问道。

        “落霞城?呵,哪止是落霞城,即便把你放在整个九州之中……”

        夜微凉小声地说着,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个词。她长舒了一口气,说道:“给你四个字,你自己体会。”

        “好。”

        夜微凉笑了笑,看向白化羽的目光更加坚定。

        “这四个字便是……”

        “空前,绝后。”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4052426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