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6章 拂晓前夕

第6章 拂晓前夕


【第六章】拂晓前夕

        【断崖山,砂石棱角,肃杀之气,有如仗剑天涯的男子。而落霞峰,山高水长,柔情万丈,好似红妆粉黛的女子。】

        夜微凉带路,两人一帆风顺,历时两个多时辰,钻进了落霞峰山脚附近的树林之中。

        夜微凉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司南杓,然后顺着勺柄的方向凝视了一会儿,说道:

        “前面不远就是落霞峰了。”

        白化羽不禁向前凑了凑,近距离地看了一眼夜微凉手上端着的东西。那是一个黄铜制成的司南,此时正明明白白地指着正南的方向。

        “那咱们走吧?”白化羽试探性地问道。

        “嗯。”

        夜微凉在心里盘算着,赵老他们目前所在的位置到底在哪里。明明距离落霞峰的山口只有不长的一段距离了,可她还没有见到“打劫”的人从旁边的草丛里蹦出来。

        赵老这老不正经的,传讯告诉她已经就位,就位就到哪儿去了?

        不过不要紧,落霞峰的山口就那么一个,只要她带着白化羽这一路走过去,肯定能碰到他们的。

        夜微凉这样想着,低下头来想确认一下司南杓指示的方向,却惊讶地发现……

        司南杓在转!

        有人在这里布下了扰乱司南杓正常运转的阵法!

        来了!

        就当夜微凉刚刚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站在她身侧的白化羽突然猛地推了她一把,直接将毫无防备的她推倒在了地上。而与此同时,白化羽自己也借着反作用力往后侧了一下身子,堪堪避过了飞速袭来的一枚飞镖。

        被摔在地上的夜微凉虽然有点懵,但也还是看得出来是白化羽救了自己。她很快站起身来,看了一眼那枚钉在树上的飞镖,很快心算出了飞镖的路径,朝着前方的一片黑暗看去。

        黑暗中,缓缓走出了三个人。

        来者三人穿着清一色的夜行衣,脸部特征也都被黑色的面罩遮住,几乎完全隐蔽在了这片森林之中。其中一人上前一步,语气森然地说道:

        “看二位是要上落霞峰吧,我兄弟三人已在此等候多时了。呵呵呵……”

        此人声音沙哑,再配上刻意压低的语调和笑声,在这片本来就诡异的森林之中更显恐怖之感。

        白化羽的右手握紧了腰间的剑鞘,左手夹住了袖中的符箓,双眼紧紧地盯着那边的三人,目光锐利。他下意识向夜微凉的方向挪了一小步,趁机把目光放在了她的一张小脸上。

        但令白化羽讶异的是,夜微凉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反而有点……

        高兴?

        被三个鬼一样的人堵了前路还一脸兴奋?

        白化羽顿时意识到了什么,皱了皱眉。

        莫非……

        “你知道他们是干嘛的吗?”他微微倾身,在夜微凉耳边问道。

        “劫道者。”夜微凉简短回答。

        “呵呵……”领头的那人再一次发出了低沉的笑声,道:“这位仙子倒是个明白人,不过你们既然知道我乃劫道之人,那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便交出来吧。东西交了,便让你们过去,这样你也省事,我也省事。两全其美,是吧?”

        夜微凉没有吭声,只是静静地看着白化羽的反应。只见他面色如常地看着前面的三人,一点儿慌张感都没有。

        不对啊。

        如此紧急的情况下,他居然还能这么冷静?

        夜微凉再一次看向了这三名劫道者,心中却突然升起几分被算计了的危机感。

        自己懂得让赵老假扮劫道者去埋伏白化羽,但白化羽也不是笨人,如果他也想到用这一招对付自己……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她现在岂不是陷入了一个一打四的局面?

        原本以为这三人是赵老他们,还在暗暗得意的夜微凉顿时慌了神,脸上那副“一切尽在掌握”的神情瞬间荡然无存。但她不得不强迫自己迅速镇定下来,沉着冷静地放出神识扫了一眼前方三人的修为,却发现以她目前的实力,并不能那三人窥知半分。

        也就是说,如果只论境界高低,她打不过这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

        可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筑基期修士。

        “就凭你们,也想劫本小姐的道吗?!”

        夜微凉把手里的司南杓往白化羽手里一塞,然后指间紫光一闪,她的手上便多了一个不知是什么颜色的圆盘。但借着司南杓发出的光可以看到,圆盘上刻画着许多排布巧妙的点和线段。

        白衣女孩华丽地转了个身,从腰间别着的小袋子里掏出数十颗指头大小的珠子,然后把它们一巴掌拍进了那个圆盘里。圆盘突然亮起强烈的蓝光,晃到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仅仅一瞬间过后,这个蓝灵阵盘就已经被夜微凉拍在了地上,将劫道的三人全部笼罩在了蓝光之内!

        夜微凉见阵法已然生成,便揭下来自己头上的斗笠面纱,转动手腕,将这顶面纱当作飞盘向那三人甩了过去。趁那三人急忙回避之时,夜微凉一把抓上了白化羽的手腕,大喊道:

        “快走!”

        白化羽被夜微凉扯着,也顾不得手里那已经恢复正常的司南杓所指示的方向,被迫跟着她一路狂奔。大概走了有半刻钟的路程,两人才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但夜微凉的情况似乎比白化羽还差,停下来之后还猛烈地咳嗽了几声。

        夜微凉站起身子,从白化羽的手里抢过了司南杓,拨动了一下勺柄,见它已经摆脱了干扰,便深呼吸了一下,沉稳说道:

        “总算逃过一劫,我们继续赶路吧。”

        她不能把白化羽丢了。即便刚刚那群人可能是白化羽的同党,她也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但白化羽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向夜微凉问道:“刚刚那伙人,不会追来吗?”

        “不会,”夜微凉十分自信,“他们应该已经被我阵法所困,即便是侥幸脱身,应该也不敢再惹我们了。”她说着,便端着司南杓朝着它指示的方向缓缓走去。

        白化羽看着夜微凉此时的背影,脑海里却一直在回忆着她刚刚面对劫道者的表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现在并不容许他多想,而是应当赶快跟上夜微凉的步伐才是。

        两个没走多久就穿出了这片危机四伏的林子。

        夜微凉收起司南杓,站在清朗的月光之下,将自己的小脑袋高高的仰了起来。

        落霞峰。

        月色之下,彩色的山峰。

        白化羽从未见过如此绮丽秀美的山峰。东边那座光秃秃的断崖山和它比起来,完全是两个不同的风格。

        断崖山,砂石棱角,肃杀之气,有如仗剑天涯的男子。而落霞峰,山高水长,柔情万丈,好似红妆粉黛的女子。

        据传言,落霞峰就是一块巨大的天外陨石。神灵所生,其物异形,或天或寿,唯圣人能通其道。盖天路漫漫,星月渺渺,凡人不可通也。

        虽说凡人不可通也,但即便是未涉修道的白化羽,都能很清楚地感受到落霞峰的与众不同。而在修道者的眼中,特别是在落霞高地的修道者的眼中,落霞峰这座奇山,则是被赋予了更深的感情。他们认为,落霞高地这一方水土,就是由落霞峰的灵气孕育而成的。

        白化羽抬着头。

        这座落霞峰,似乎唤醒了他一些很久远的记忆,让他整个脑袋都有些晕乎乎的,无法描述。

        “我们少阁主就住在落霞峰峰顶,咱们这就走吧?”

        “嗯。”

        白化羽点了点头,率先迈开脚步朝着前方的山道入口走去。二人刚走了没几步,前方山道两旁的草丛里就突然钻出了五六个和刚才那些劫道者一样装束的人,手里还拿着明晃晃的长剑。

        “沙沙……”

        二人闻声转过身去,只见后方的林子里也钻出了一个身材偏矮的男人,不过他似乎是不习惯树林里的湿气,刚一登场就捂着嘴巴剧烈咳嗽了几声。虽然这人蒙着大半张脸,但在清晨微弱的日光之下,还是看得出来此人肌肤苍老,应该是个须发尽白的老者。只见他拿手掌扇了扇面前的空气,瓮声瓮气地说道:

        “嗯……咳,此山非我开,此树非我栽,但要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又来?

        白化羽皱了皱眉,习惯性地再次看了夜微凉一眼,毕竟这个女孩是他现在唯一的倚仗了。

        可是……这……夜微凉这回又是什么表情啊?

        只见夜微凉朱唇微启,满脸无奈,眉眼之间甚至还有几分……

        幽怨?

        白化羽自认为自己察言观色的本领出于常人,可他还真没看明白夜微凉这两次的表情。可他把目光挪到前面那个老者的眼睛上时,那双眼睛却突然像是心虚了一样躲了开来!

        他躲什么?

        白化羽起了疑心。而就在此时,他还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夜微凉好像微微点了点头,只不过视角不好,不能确定。

        “你们赶紧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对,尤其是你们俩手上的储物戒指,赶紧交出来,不然我可要动手了啊!”

        “别别别……这位大哥有话好好说嘛。”

        还没等夜微凉开口和赵老唱起双簧,白化羽就灵机一动,先抢了话:“值钱的东西嘛,我有,我有,只是现在不在身边而已。你打劫我可以,但大哥您好男不跟女斗,要不先放她走?”

        白化羽说完,悄无声息地往旁边撤了半步,以便将夜微凉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只见夜微凉抬头深情款款地看了他一眼,眼底一片清澈。

        这含情脉脉的眼神……

        她还真能演啊……

        “笑话!我打劫什么时候分男女了?”听到白化羽的无理要求,赵老一口回绝道。

        但白化羽仍不罢休,说道:“要不这样,我留在这里,让她去拿值钱的东西来赎我,这总行了吧?”

        赵老心里清楚,那个“值钱的东西”指的就是星河剑棺,所以一时不知该做何决断。他站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之后,突然狠下心来,底气十足地大喝道:

        “不行!你别给我耍花样!”

        “那好,我们做一个交易。”白化羽自信地笑着,右手拇指已经紧紧地顶在了剑格之上。

        “什么交易?”

        “唰!”

        白化羽在瞬息之间将那把断剑从剑鞘里抽了出来,再次横在了夜微凉的咽喉前方,就像刚刚在仙信阁的那般。不变的,是持剑者轻轻的一声“别动”。不同的,是持剑者的表情。

        这一次白化羽的脸上,是被欺骗一次又一次之后的懊悔与决绝。

        “拿你们家小姐的命,换我一条生路。你看如何?”

        夜微凉的长睫毛动了动。

        “吧嗒。”

        一滴无奈的泪水,顺着完美的弧线无声地向下滑落,轻轻滴在了白化羽手中的这把断剑之上。

        场面有一瞬间的寂静。

        “大小姐……”

        赵老的声音很低,不过这回不是故意压着声调,而是他实在不知该说什么。

        那可是他们晚枫海的大小姐啊……

        三年前,晚枫当铺刚刚在落霞城落成的时候,这个掌柜的位置还是由他这个资历老道的人来坐的。不久后,大小姐夜微凉就从仙信阁老阁主那儿学成归来,来到了落霞城。

        起初,他还是不太相信这个十二岁的小娃娃能管好他们这个铺子。

        但没想到,不知是仙信阁的人才培养方式太过于强悍,还是夜微凉天生下来就聪明绝顶,这个才十二岁的小女孩愣是把这个大铺子的一切事宜都管理得井井有条。

        每件东西,不管是收入还是卖出,夜微凉总能定一个恰到好处的价位,既能让顾客开心,也能让自己利润充足。一个月到了月末,她连账本都不用翻就能算出整个月的收入,就连第一笔账都记得清清楚楚。

        简直就是商业鬼才。

        所以整个当铺的事情都被她一手接管,事无巨细。不过后来仙信阁的任务多了起来,她才把管理权重新交到了他这个老人家手上。不过即便如此,夜微凉还是会时不时回来看看,翻翻账目,看看铺子的生意情况。

        但在赵老看来,他们家大小姐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古怪了些。仙信阁里怎样他不知道,反正在他的面前,夜微凉从来就没有大的情感波动……呃,除了起床的那次。

        她永远冷着一张脸,好像不论什么东西都无法触及她的真情实感,无法动摇她那颗冷静的心。至于流泪……这个词语更是不可能出现在她的身上。

        但此时,赵老看得清楚,断剑上那滴晶莹的泪水,还在反射着破晓的微光……

        究竟是什么,才能让这位冷若冰霜,心高气傲的大小姐,留下如此“不争气”的眼泪?

        赵老无从得知。

        但他知道,决不能让白化羽继续这样威胁他们家小姐的生命安全。

        “赶紧把我家小姐放开,否则休要怪老头子翻脸!”赵老一把掀掉了蒙在脸上的黑巾,怒目圆睁,指着白化羽大声呵斥道。

        但持剑青年丝毫不为所动,将断剑一直紧握在手里,横在夜微凉的前方。他甚至还将闲下来的另一只手从夜微凉的背后伸了过去,按住了她的左肩。

        夜微凉的整个身子都震了一下。

        她看了看自己肩膀上那只指节分明的手,又抬头看了看身边那人神色坚定的侧脸,最后将目光放在了前方,那焦急万分的赵老身上。

        她不知道身后那几个年轻的晚枫海弟子们此时是用怎样的眼光看着她,更不知道他们看到昔日挥斥方遒的她,此时就这样被人拿剑架着的时候,心里会作何感想。

        但此时他人的目光已经不再重要,目前的燃眉之急还是身边的这个人,和眼前的这把剑。

        “听见没有!把她放开!”

        听着赵老的义正言辞,白化羽不禁失笑,说道:“还请你搞清楚,现在她的命可是在我的手里。我不知道你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的时候,说不准什么时候我的手就会被你吓得抖了一下呢。”

        “你——你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的是你们!”白化羽怒喝,“我不过初入落霞城,不知是做了什么事惹到了你们晚枫海,你们家小姐变着法儿地算计我。被我识破之后,还诓骗我来落霞峰,再安排你们在此埋伏!事都做到这份上了,你们有什么颜面说我欺人太甚?”

        白化羽说着,再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孩儿,这才发现自己手里的这把断剑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滴晶莹的液体。他顺势将目光移上了夜微凉的那张失望却不绝望的小脸,却发现她目光呆滞,似乎正想着什么出神。

        但,那一道泪痕赫然在目。

        她……她怎么……

        短暂的恍惚之后,他也还是很快地稳住了自己的心神,不再看夜微凉这张惹人怜爱的小脸,而是回到了和赵老的对峙之中,说道:

        “所以,我还希望你考虑清楚,这笔交易到底是做还是不做,赶快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我的忍耐程度从来都不会根据你的拖延而增加一分一毫。”

        赵老的脑瓜仁儿疯狂运转,但依旧想不出任何的解决办法。他好像真的只能看着白化羽押着他家小姐,然后安然自若地离开这片地方,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除非动用修为,把这少年瞬杀……

        就在此时,一声长叹划过了拂晓时分的寂静。

        “赵老,”夜微凉轻声说道:“算了……”

        “可是……”面对满盘皆输的结局,赵老似乎心有不甘。他无奈地把抬起的手放了下去,但眼睛还在直勾勾地盯着白化羽。

        “你们回去吧。时候不早了,铺子也该开门了。”

        “大小姐……”

        “怎么,连我的话都不管用了吗?”

        赵老握紧了拳头,虽然不放心将夜微凉一个人留在这里,但大小姐的话他不能不听。

        而且她既然敢这么做,想必,也有后招吧……

        赵老斟酌再三,最终还是咬咬牙说道:“我们走!”

        赵老说完,朝那边的五人招了招手,自己则是摆开姿势漂浮在了空中,朝着某个方向飞了出去。那五个筑基期修为的晚枫海修士将手中的长剑一抛,飞身而上踩住剑身,跟在赵老的后面御剑而去。

        一行人,就这样离开了落霞峰。

        等赵老几人走了之后,夜微凉竟完全不顾那柄随时能要了她的命的断剑,将整个身子向着白化羽转了过来。白化羽迟疑了一下,将按在她肩膀上的手松开,但还将剑握在手里。

        夜微凉没有移动脑袋,而是斜着眼睛瞟了这断剑一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呵,怎么,我的人全都已经走了,你还不肯把剑放下来吗?我的修为完全不如你,所以你也完全没必要这么紧张。”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说的任何一句话吗?咱们朋友一场,你为什么要三番五次地骗我?”白化羽脸色阴沉,双眼中流露着极度危险的目光。

        “喔,不信更好,我还省事。”夜微凉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接着说道:“但正如你说的那样,你不该相信我说的任何话。所以你拿剑架着我也没用,我不会说实话,因为它对我构不成威胁。”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你以为你自己下的了手吗?”

        白化羽沉默了一会,无奈地叹了一声,说道:“不得不承认,你是个自信到了极点的女孩儿……”

        “多谢夸奖。”

        夜微凉歪了一下脑袋,仍然不把自己脖子旁边的这把断剑放在眼里。

        “但我想知道,在你看来,我下不了手的原因是什么?”白化羽淡淡地问道。

        “难道不是因为这片森林吗?没有我和我的司南杓,你一个人根本不可能走得出去。”夜微凉一片成竹在胸。

        白化羽摇头,“不,你错了。”

        夜微凉皱眉。

        “在你带我过来的一路上,我每隔一小段距离就做了一个标记。所以我只需寻向所志,便可不借助你和你的司南杓,自己走出去。”白化羽轻笑一声,说道。

        瞬息之间,夜微凉脸上划过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她释然地笑了一声,道:“哦,原来如此。看来我真的是输得彻底啊,手里的牌打了个干净,却都被你轻易破解了。罢了,事已至此,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杀?我可舍不得杀你,我还要让你带我上落霞峰去见你们仙信阁少阁……”白化羽说着说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骗我的?”

        “当然了,你自己也承认了,我的话信不得。”夜微凉语气轻快地说道,“不过呢,作为补偿,我再告诉你另一件事。”

        白化羽点了点头,洗耳恭听。

        “那个少阁主并不住在落霞峰上,而是住在落霞城中。而且此时,她就站在你的面前。”

        “是你?”白化羽大出所望,“你就是仙信阁的少阁主?你才多大啊?”

        “我?我可比你这个小屁孩大多了。其实啊,本小姐已经一万多岁了……”夜微凉老神在在,扯起谎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白化羽忍俊不禁,这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一本正经地开起玩笑来倒还真的挺可爱的。

        “不过关于四海凤鸣剑,还有那把名号寒玉冰鸾的琴,我并不知道什么,只是听起来有点耳熟罢了。再加上我知道是你,你一个凡人,却问了两件修士的法器,我自然心中生疑,想要借机探探你的虚实。”夜微凉坦白道。

        白化羽在心中权衡了一番,感觉夜微凉的这段话似乎还能相信。

        “不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哈,”夜微凉突然朝着白化羽眨了个意味深长的眼,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赵老他们离开,然后只留下自己一个人在这跟你说话吗?”

        “为什么?”白化羽双眼一亮,突然很期待夜微凉接下来的话。

        “因为……”

        逆着清晨的霞光,夜微凉偷偷瞧了一眼白化羽身后那已经泛白了的东方。接着,女孩缓缓地低下了头去,一张白皙的小脸沐浴在微弱的阳光下,渐渐泛起了一层又一层的红晕。

        “因为,我有一点喜欢你……”

        “……”

        白化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

        ?????

        正当白化羽被夜微凉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整懵圈的时候,刚刚还沉浸在“羞涩”中的夜微凉,眼中突然闪过了一道锐利的光芒。

        趁白化羽分心之际,她迅速弯腰把自己的头低了下去,然后灵动地侧过身子,对着白化羽持剑的右手手腕果断出击!

        蕴藏了灵力的一掌,携带着全部的力量拍在了白化羽那来不及躲闪的手腕上。剧痛袭来的同时,白化羽被迫松开了持剑的手,然后整个身子都被那一掌的余力给推得旋转了一个角度。

        夜微凉的动作非常的快,在白化羽断剑脱手的下一刹那,她就在半空之中准确地握住了剑柄。她右手持着断剑,在自己的身前划过了一道弧线,很快将自己的身体摆正过来,左手一把抓住了白化羽那“送上门来”的手臂,然后朝着反方向用力一拧!

        “咔哒——”手臂脱臼的声音传来。

        “啊——”

        听到这清脆的声响,夜微凉立马放开了白化羽那根已经变成超级大油条的手臂,然后迅速地转到白化羽的身后,抬起腿来瞄准他的腿窝,一脚就将他踹得单膝跪地。然后,夜微凉便左手摘白化羽肩,右手持剑横在他的颈间,和方才白化羽那样架着她的方式几乎一模一样。

        飘扬而起的白色裙摆,直至此时才随着夜微凉停下来的动作,慢悠悠地垂了下去。

        转瞬之间,攻守之势异也!

        “咳咳咳……”

        夜微凉突然开始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她使劲咽下了喉间涌上来的一些什么东西,艰难地开口说道:“都说了,我的话你信不得。”

        按在白化羽左肩上的手暗暗加劲,疼得白化羽龇牙咧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惨然地笑了笑,被迫停止了自己体内所有的灵气运转。

        但她,终于还是摆出了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说道:

        “你果然是个连半点修为都没有的凡人。但不得不说,你的确智谋过人,一步三算,懂得实者虚之,疑中生疑,就连本小姐都不是你的对手。可惜,赢到最后的人,并不是你。”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4052426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