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4章 各有筹谋

第4章 各有筹谋


【第四章】各有筹谋

        【是你们家小姐派你来跟踪我的吧?说来也巧,这定身符的画法还是她教给我的呢,要怪,你就怪她去吧。】

        随着日影渐渐西斜,落霞峰这个“落霞”之名才算是真正体现了出来。

        以落霞峰峰顶为中心,方圆百里之内的天空之上都被涂抹上了一层别样的色彩:有被金色晚霞穿插撕裂成一片一片的湛蓝色,有被夕阳浸透了的血红色,甚至还有的云彩像一面镜子一样,倒映着落霞高地的青色大地,呈现一片翠绿。

        五彩斑斓,莫过于此。

        更奇怪的是,这一块块不同颜色的晚霞一直在绕着落霞峰峰顶缓缓旋转,直到每种颜色在落霞城的上空都出现过一次,也就是完整地转过一圈之后,彩霞们才将这片浩渺天幕的使用权让给星汉灿烂的夜空。

        但落霞峰上,是永不落霞的。

        落霞峰峰顶之上,永远会有着这么一片七彩的霞光。它就像调色盘一样,傍晚的时候就将颜料泼洒出去,变成晚霞,覆盖整个落霞高地。

        清泉客栈甲字号客房门外,晚枫当铺的杂工廖峰正百无聊赖地颓坐在地上,仰望着落霞的美景。然而,在烟紫霞光的映照之下,这位十五岁的少年面色却愈显阴沉,拄着剑的右手也紧紧地握着,怒不可遏。

        他就是被夜微凉安排来白化羽门前盯梢的人。

        说实话,刚接到大小姐下达的这个任务的时候,廖峰是始料未及的。他没有想到,自己除了在晚枫当铺扫地干杂活之外,居然还有这等“好差事”。

        拜入晚枫海门下的这三年,他过得真的很憋屈。本以为自己十二岁练气中期的天赋已是一代翘楚,可他进了晚枫海之后,才发现这里没一个正常人。

        就拿他现在的上司赵老来说,五十岁出头就突破到了第五重元婴期,虽然现在快五百岁了都还在元婴,但实在不可否认这老头儿的天赋还是非常令人发指的。

        修道者的境界之间,从来都不那么好跨越。光是从第二重“筑基”到第三重“融合”,这短短一重的差距,就几乎是一道鸿沟天堑。也许你花二十年筑基成功,但若真的老天都要和你作对,再多给你二百年都突破不了融合期,好不容易突破了融合,然后到死也到不了金丹……

        咳咳,可能修为停滞四百多年的赵老就是那个被老天制裁的人吧。

        若仅仅是一个赵老,那也就算了,可是赵老的顶头上司夜微凉,才是最恐怖的人啊……

        四岁筑基是什么概念?

        一般来说,一个凡人变成修士,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渡期,就是练气。没有几个人是带着灵气出生的,所以要想得道成仙,就必须从零开始尝试吸收天地灵气。然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经过对灵气的反复淬炼与吸收,渐渐地在自己的丹田之处,形成一片由灵气凝成的灵海。修士的一生,就从这片丹田灵海开始。

        但练气的过程,十分漫长……

        廖峰比正常人的天赋要高得一些。他八岁踏入修行路,花了四年淬炼自己的灵海,直至现在练气中期,已能得心应手地使用自己的法剑。

        而夜微凉……

        花了三个月,不到百日,四岁筑基。

        宗主大人曾经昭告全体晚枫海修士,绝对不准将大小姐百日筑基的天赋泄露出去。违者废尽修为,逐出师门。

        都说这位宗主大人是个低调的人,但没想到竟如此低调,连自己亲生女儿的天赋都藏着掖着不告知世人。

        可是廖峰心里苦啊。就算自己的天赋在晚枫海里不算太高,更比不上赵老和大小姐,但也不至于沦落到在这儿扫院子吧?今天倒好,还被安排去跟踪一个半点修为没有的凡人,这不是明摆着小瞧他,欺负人嘛!

        加班就算了。

        还不加工资!

        廖峰想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恨恨地看了一眼甲字号紧闭的房,心里默默道:

        “老子现在可正在气头上,千万别让我逮着你小子,不然的话……”

        反正他家小姐没说能不能动用武力,只说了若有异动立刻捉拿,到时候他把人带到就是,管他是断了几只手几条腿呢。

        他在这里站得腿酸,还不是这小子害的!

        廖峰按了按自己腰间的宝剑,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腰腿,继续在白化羽的门边上蹲点。

        就在这时,甲字号客房的防护阵法被悄无声息地解除,大门也突然间被一脚踢开。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里,门里迅速地闪出了一个灰黑色人影,手里还抓着一袋什么东西。

        “在我门前蹲了这么久,也该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了吧!”

        听到这句话的廖峰猛然抬头,却发现视野里只有铺天盖地的白色粉末。他没来得及做出任何防御,就被这一袋面粉泼了满身!

        “找死!”

        被面粉迷住双眼的瞬间,廖峰立即横跨一步,属于筑基期修士的气场和威压瞬间展开,在这一小片狭小空间中,迸发出了庞大的能量。一个淡蓝色的亮点出现在了廖峰的脚底,并开始以一个飞快的速度向周围扩大!

        然而,就在廖峰抽剑出鞘,准备前方一剑斩去的时候,一道比他手中长剑还要明亮的白光突然袭至了他的面门!

        “嘭!!!!!”

        一声惊天动地的雷响震荡开来,掀起的冲击瞬间击破了一旁那半掩的窗户,将走廊上的挂画花瓶等物尽数摧毁!

        练气中期的廖峰根本架不住这一击!

        随着烟尘散尽,被撞飞到墙壁上的廖峰这才迷离地抬起双眼,看向了那道白光袭来的方向。只见,被斗笠盖住脸部的少年也和他一样背靠在对面的墙上,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握着一柄刚断的凡剑,似乎也受伤不轻。

        廖峰当然认得,这位少年就是他此次盯梢的目标,白化羽!

        廖峰蹲点一下午所积攒的怨气在这一瞬间尽数冲上了头脑。而就在他准备挣扎起身好好教训一顿白化羽的时候,他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动弹不得!

        灰头土脸的白化羽缓缓起身,看了一眼手中的剑,发现这剑的大半截剑身已然消失不见,剩余在他手里的,连带剑柄只剩下一尺长。

        将震雷符黏在剑锋上,再用细碎灵石将其激活,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他晃了晃脑袋,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廖峰。只见,这位同样被炸得灰头土脸的少年正用阴毒的目光注视着自己,额上贴着一张发光的符箓。

        “咳咳。”

        白化羽从口中咳出一缕黑烟,随后释然一笑,说道:“是你们家小姐派你来跟踪我的吧?说来也巧,这定身符的画法还是她教给我的呢,要怪,你就怪她去吧。”

        这段话说完,他才注意到廖峰屁股底下的蓝光。

        白化羽知道这是什么。

        “轻语姑娘”曾经跟他介绍过,修士有个东西叫做道玺灵盘,由丹田灵海幻化而来,形状呈八边形。其中,八边形的八个角对应着乾坤震艮离坎兑巽这八卦,角离中心越远,就代表着该名修士在对应卦术上的天分越强。随着修士的修炼,道玺灵盘会缓慢变大,但形状却是既定之物,永远无法改变。

        换句话说,道玺灵盘上彰显着两个信息:天赋与实力。关于灵盘大小的界定,人们通常以最长那条半径的长度作为参照,数值为长径的两倍。这样界定的原因是,修士气场全开之时,随着体内灵气流转循环,道玺灵盘便会飞速旋转成圆形,八边形灵盘的长径,自然就成了圆盘的半径。

        而眼前这人的道玺灵盘,却是个有些皱缩的八边形。其中最长的一条半径,也不过一尺半而已。

        三尺灵盘……

        她的灵盘会是多大呢……

        正当白化羽浮想联翩之时,一声结结巴巴的呢喃忽然从身后响起:

        “天……天盘……”

        白化羽眉头一皱转过身来,看到了店小二那张震惊诧异的脸。

        “你刚刚说天什么?”

        “没没没没什么!客官您忙您的,下边还有客人等着!我先撤了!”

        店小二高喊了这么几句之后,便连滚带爬地跑下了楼。

        白化羽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皱着眉头凝视了楼道半晌,转回头来,才在廖峰道玺灵盘的外面看见了一个不同颜色的轮廓。

        那一个完整的圆盘。

        一个一丈来宽的,淡金色的圆盘。

        道玺灵盘?!

        他的道玺灵盘?!

        居然是完整的圆形!

        白化羽不可思议地看着脚下这个时刻跟随着自己的圆盘,这才回想起店小二刚刚结巴的那两个字是什么。

        “圆形的,天盘……”

        然而,没等他感叹多一句,这个一丈来宽的道玺灵盘就浅淡了下来,逐渐熄灭在了他的脚底,无影无踪。

        白化羽皱了皱眉,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收剑入鞘。回房清洗一番,再更换一套衣装之后,他便提着剑走下了楼。

        路过前台店小二的时候,他将房间阵法的玉牌随手丢了过去,道:

        “此玉牌先暂存你处,若不是我亲自回来取,你不要给任何人。房间里还放着我的东西,我不会跑的,你不用担心。”

        店小二捧着那玉牌,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

        “对了,拜托你一件事情。”白化羽朝着店小二勾了勾手指,诡秘一笑。

        “什……什么事?”

        白化羽抿了抿嘴,道:“我想让上面那个人在我想要的时间点准时解开定身,等他向一个人传讯之后,你再把定身符贴回去。这件事,你能帮我办到吗?”

        店小二思索片刻,道:“可以是可以……不过……”

        “得加钱?”

        “嘿嘿……”店小二憨笑了一下,挠头以掩饰尴尬。

        “放心,事后报酬少不了你的,只要你帮我落实这一点。”白化羽伸出手来拍了一下店小二的肩膀,“不过,到时候我人不在这里,我要怎么样才能提醒你去叫他?”

        “这个简单。”店小二在柜台后面翻找了一下,拿出了两张符箓,将其中一张递给了白化羽,“这是子母传讯符,你在那边把这子符烧掉,我这边的母符就会有反应。”

        子母传讯符……

        有点意思。

        白化羽点了点头,将子符接过。

        “好,那么今晚,就麻烦你了。”

        --------------------------------------

        东域的江河湖海和锦绣山峦向来都是名冠九州,此时在夜空之下,更是有着一番别样的风景。月光向下洒落,轻轻地为它们盖上了一层白色的轻纱,将“朦胧”二字展现到了极致。

        夜微凉此时身着一袭白裙,背着一把木制古琴,站立在一座荒山山顶的废旧凉亭旁边,在这夜色之下格外引人注目。她撩开了眼前的面纱,抬头望向了星月渺渺的夜空,两汪秋水之中,隐隐有泪光闪动。

        她都忘记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毫无遮拦地欣赏这一整片星空了。在仙信阁里,她也曾坐在庭院最中间抬过头看过星星,但始终不太舒心。

        也许是因为海拔的差异和屋檐的遮挡吧,夜微凉觉得,她现在所看到的夜空,才是最真实的夜空。而且在落霞城里,不管是在仙信阁还是在晚枫当铺,她的心里总是背负着沉重的责任感,很少有过真正的放松。

        但只有现在,只有这样璀璨的星光,这样浩渺的夜空,这样一览众山小的景观,才能安抚她内心深处的疲倦的灵魂,才能唤醒她那潜藏已久,却无比美好的记忆。

        十年前,她还是一个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啊。

        虽然说她现在也才刚刚十五岁,但已不再属于“孩童”这个范畴了。她还记得,小时候她父亲带着她游山玩水,陪着她数天上的星星,抱着她在床边讲故事……

        夜微凉稍稍红了红脸,然后低头轻轻地笑了一声,既包含着对往事的憧憬,也带着些许的自嘲。

        自己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

        她再次抬起了头,凝望着头顶那轮皎洁的明月和围绕在它周围的繁星,努力去静下心来,每次近距离地仰望夜空,都会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似乎她和夜空在冥冥之中有种特殊的感应一样。

        属于她的道玺灵盘,被悄无声息地召唤了出来。

        这面道玺灵盘直径一丈有余,颜色和白化羽的一样,也是淡金。数十枚或简单或复杂的印符坐落在这轮圆盘上,绕着她的脚底缓缓旋转着,每一颗都对应着她掌握的一柄法器。而夜微凉本人,则是闭上眼睛双臂平举,将全身心融入到了大自然之中。

        有一缕缕的浅白色的灵气从夜空中缓缓落下,注入了少女的灵台之中。同时,她脚下的道玺灵盘也轻微震动了一下,开始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向外扩张。

        夜微凉的修炼只持续了不到一刻钟就结束了。她将手臂收了回来,然后深吸一口气沉于丹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道玺灵盘。

        直径并没有任何增长。

        夜微凉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她重重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难道身处此地,都还是静不下心来吗……”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白化羽那张浅笑安然的脸,就连她此夜来到这座山峰的缘由,都是因他而起。

        可她从山脚到山顶,从前山到后山来来回回转了不下三遍,都没有任何发现。这座断崖山,当真如仙信阁典籍记载的那样,是一座灵脉断绝的荒山。除了一间白化羽曾经居住的茅草屋与屋后的一块菜畦之外,她找不到任何与那块灵晶有关联的东西。

        她基本可以确定,灵晶来自断崖山什么的,根本就是白化羽在胡扯。这座山上除了他的那间破屋和一些稀疏的花草之外再也没有半点东西,甚至连天地灵气都比平常地方要稀薄。这种恶劣的环境,怎么可能能够孕育出那般纯粹的灵气结晶?

        夜微凉再次叹了口气,借着断崖山的高度再次眺望了远方海域上那座等高的山峰一眼,便放下了面纱。接着,她便取下了背后的那把琴,结起了御器飞行的法印。

        白衣少女轻盈一跃,踩在了那把琴的背面上,朝着落霞城的方向御器而去。

        “此番回程又得花费几个时辰,看来今晚是没得觉睡了……”

        夜微凉自言自语的话音刚落,她的脑海里就突然传来了一声熟悉的铃响。

        是仙信阁大门上的紫金铃铛!

        按照惯例,仙信阁在这个时候早就已经闭门谢客。落霞城里的人大都知道仙信阁的营业时间,不会在大半夜上门造访。

        但今晚,这个敲门的人……

        夜微凉倒吸了一口凉气,当即就反应过来这个不同寻常的造访者是谁了。

        就在此时,廖峰的讯息传来:

        “禀告大小姐!那个人……那个人他跑了!而且他有修为!道玺灵盘的大小是……一丈!”

        白化羽,有修为?!

        还是一丈灵盘?!

        刹那间,一股凉意贯穿了她的脊梁。

        夜微凉冥冥之中感觉到,她这次的断崖山之行,将会是最大的昏招!

        “来不及多想了……”

        仙灵九州幅员辽阔,东南西北四域中又数东域面积最大,自西向东少说也有五千多里。而且偏偏断崖山和落霞城刚好就分布在东西两侧,就算她御器飞行再快,赶回去的时候也已经来不及了。

        她的前方,是远处的落霞城。

        她的身后,是近处的晚枫海。

        夜微凉冷静做出决断,立刻调转方向朝着东海海岸疾驰而去。

        断崖山靠近东海,自然也就靠近坐落在东海海域之上的晚枫海了。从断崖山一路御器赶来,并没有花费夜微凉多长时间。

        由于晚枫海周边区域上空受枫林阵的影响,灵气驳杂难以御器,白衣少女便收起木琴落在了寂寥的海面上,双脚牢牢地踩住了隐藏在水面下的木桩。夜色之下,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正顺着她记忆中的道路,快步疾行。

        十年未归,海潮依旧。

        待到木桩道走到了尽头,一片月光下的枫林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每一棵枫树的树根都扎在了海面以下,只露出半截的树干和满树的枫叶,显得格外静谧。

        这样的场景……

        好熟悉啊……

        她小时候偷偷跑到了东域大陆上,就是从这条木桩道回家的。那时候,只有一双小短腿的她还不能一步一个木桩,连跳带爬地过完这条道,可费了她不少工夫。

        夜微凉舒展五指,朝着这片枫林伸出了手。她的动作和神色,都渐渐地和记忆中那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儿重叠了起来。

        一片枫叶状印记点亮在了她的眉心,如同黑夜之中乍现的萤火。与此同时,前方的枫林就像是活了一般奇异地动了起来,给她让出了一条宽阔的道路。

        两个身影在了枫林的入口处显露了出来,

        “来者何人?哪位长老门下的?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啊?”见到陌生人出现,两个守卫宗门的晚枫海修士立即上前盘问道。

        那两人穿着一模一样的制式黄白色道袍,腰间挂着一枚铜色的枫叶状配饰,正是晚枫海修士的着装打扮。铜质配饰的做工并不算很好,但却是个彰显身份的好东西。

        “短短十年,你们就连本小姐都不认识了?”夜微凉撩起了面纱,将自己这一张吹弹可破的小脸蛋显露在了二人的面前。

        那两个站岗的对视了一眼,纷纷皱起了眉头。

        夜微凉白眼一翻,回家体验极差。

        “那这个东西,你们总认识吧?小时候本小姐跑出去玩的时候,也是你俩在这守门哦。”她将埋在衣下的吊坠掏出,随后解下系在颈间的红绳,提在手里拿到了那两人的面前。

        那是一粒黑色的玉石。这块玉石的一侧十分光滑,另一侧却是参差不齐的断面,像是块碎玉。

        那两人看到这块碎玉后大惊失色,连忙弯腰鞠躬,拱手行礼道:

        “大小姐。”

        “免礼免礼,”夜微凉笑嘻嘻地摆了摆手后,便将红绳系回了自己的脖子上,随意地问道:“对了,我爹在吗?”

        “回大小姐的话,宗主去北域了,应该还没回……”

        夜微凉兴奋地一握拳,叫道:“干得漂亮!”

        直到发觉气氛有什么不对,夜微凉才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两人。见到他们一副不明所以的神色之后,夜微凉连忙收起了自己的狂喜表情,咳嗽了两声,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吧?”

        “可以可以,大小姐请进,欢迎回宗。”两人连忙低下了头退到了两边,把路让开给夜微凉通过。

        “谢谢你俩啦,本小姐先走了。”

        往里走了两步,夜微凉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倒退了回来,从怀里摸出两个做工精致的丹盒,塞进了那两个守卫的手里。

        在二人受宠若惊的目光下,夜微凉贼兮兮地看了他们几眼,说道:“这两枚培元丹是本小姐亲手炼制的,五品上的成色,就当是本小姐送你俩的见面礼了。”

        两守卫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把丹盒收进了袖袋,然后朝夜微凉一抱拳,忠诚道:“大小姐有何吩咐!”

        “嘻嘻,一个很简单的要求——我回家的事情,不要跟我爹说。”夜微凉满意地笑了笑,将面纱放了下来,顺着弯弯曲曲的山路跑上了山。

        不过传送阵……在哪儿来着?

        天呐,她该不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在自己家里迷路的人吧……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4052426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