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1章 茶童微凉

第1章 茶童微凉


【第一章】茶童微凉

        【江湖百晓生,东域仙信阁。请问这位客官,问人还是问事?】

        今天的仙信阁比往常要热闹得多。

        偌大的四合院中庭里,摆放着一个又一个的案台,几十名穿着同样服饰的仙信阁弟子在各自的案台前席地而坐,或是同邻座畅快地聊天,或是安静地闭目养神。但显然,在底下叽叽喳喳的人的占比要多得多,惹得整个大院是半刻都安静不下来。

        中庭的旁边是一间厢房。顺着厢房这扇朝里开的窗子看去,便能见到一名素衣白裳的少女坐在窗边从容煎茶。

        “咕嘟嘟……”

        夜微凉侧头瞟了一眼旁边的开水,一双白净无暇的手在碾好筛好的茶粉上过了两道,掌心之下隐隐有浅白色的气流纵横。随后,她一掌拍在了案台上,刚磨好的茶粉应声而起。

        这一声响虽轻,却将整个庭院都拍安静了下来。坐在正午阳光之下的那一批仙信阁弟子,就好像都在等着她这一掌似的,一下子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射了过来。只见,窗边的少女用双手比了个手势,然后右手中指食指并起,朝着那水壶遥遥一指。

        刚到三沸的山间泉水从壶口处成股涌出,随着她手指的翻飞舞动,在空中打了几个转转,最终凝成一个水盘,完美地接住了刚刚被震起的茶粉,一粒不漏。

        沸水的蒸汽混杂着灵气弥漫了整个小厢房,使她的身影在其中若隐若现,宛如雾中仙子。她控制着空中的水盘旋转了一会,便有丝丝茶香渗入了周遭的水汽中,连同白雾一起被锁在了这间小小的厢房里。

        少女手诀一收,空中那一盏水盘便分裂开来,均匀地落进已备好的几十具茶器中。同时,弥散在厢房内的水汽也随着少女的一个响指而冲出了厢房,散入整个庭院。

        茶香沁人心脾。

        她微笑着点了一下头,往窗外偷瞄了一眼,却发现几乎满院的人都在朝她这边看,连忙害羞地把目光摆了回去。平了平心情之后,她简单地撩了一下自己的墨色长发,端起新鲜出炉的茶水走进院子,一个案台上摆一盏茶,不重不漏。

        片刻后,最后一杯茶,落在了最后一张案台上。

        “在这待了好些年,茶也喝了不少,但还是微凉师妹煎出的茶最是好喝,令人回味啊。”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将夜微凉端来的茶一饮而尽,称赞道。

        夜微凉笑了笑,谦道:“师兄过奖了,微凉只不过是在仙信阁里煎了三年的茶,熟能生巧罢了。”

        张禹看着她,回想起三年前她刚来到仙信阁的模样。那时她还只是一个长相可爱的小女孩,却凭一手漂亮的茶道在仙信阁里小有名气。如今的她,已长成了一个落落大方的少女,眉目之间的一颦一笑更如洛水之波,沐浴人心。

        此时此刻,见夜微凉正欲离开,张禹便刻意地干咳了一声,颇有挽留之意。

        “张师兄还有何事?”夜微凉回过头来,问道。

        “嗯……”张禹被夜微凉这么一问,突然有一些紧张。他笑了笑,说道:“有一件事张某一直想问,那就是为何微凉师妹在我仙信阁待了这么久,却迟迟不肯入门呢?”

        入门……

        实际上,仙信阁并不是一个宗门,而是落霞城中一个做生意的铺子。它向外界出售的,是来自仙灵九州各处或大或小的消息。譬如说:某个宗门的新宗主是谁,某个地方某年某月发生了什么大事。只要你带着足够的灵石上门询问,仙信阁总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虽然夜微凉对院子里这一批人的称呼都是“师兄”和“师姐”,但她既不是仙信阁的正式入门弟子,也不是靠接调查悬赏吃饭的仙信阁信使,而是一个仙信阁花灵石雇来,负责煎茶和洒扫庭院的小童,仅此而已。

        故而此时,面对仙信阁正牌弟子张禹的问题,这位小童只是谦虚地笑了笑,答道:“师兄师姐们都是天纵奇才,微凉却是资质平平难堪大用,实在不敢辱没了仙信阁的门楣。”

        张禹伸长脖子看了一圈周围,然后低下头来,朝夜微凉眨了眨眼,压着声音说道:“哪里的话,微凉师妹冰雪聪明,美若天仙,又能煎得一手好茶,也当属我仙信阁需要的人才。估摸着老阁主一会儿就要来了,我去向他老人家求个情,让他将你记名在仙信阁门下,如何?”

        “张师兄的心意微凉领了,但仙信阁数代相传的规矩微凉还是知道的。仙信阁的每一代弟子数量都是严格规定,就连老阁主的亲传弟子也仅有九名,不曾逾矩。而……”

        夜微凉说到这,突然卡壳。

        “哈,是微凉妄言了,还望师兄莫怪。微凉一介散修,怎敢破了仙信阁的规矩。若没有别的什么事,微凉就先告辞了。”

        夜微凉打了个哈哈,不等张禹出言挽留,就立即转身钻回自己的小厢房,关上了门。她背靠在门扉之上,仰望着头顶上方的房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一个清晰且温柔的男声在她的耳畔响起:

        “怎么如此紧张?是刚刚说错什么话了吗?”

        “嗨,没有啦,我故意的。”夜微凉面朝空无一人的房间说道,“我就是不想跟那个人多说话,所以故意讲错数字,佯装尴尬趁机离场罢了。你不用在意。”

        说罢,她稍一使劲从门上弹了起来,信步走到不远处的书桌之前。清开桌面上杂乱的书籍之后,她便举起戴在右手上的紫色戒指往桌面上一照,一沓空白黄纸并着一支蘸着朱砂的毛笔出现在了戒指的紫光之中。

        “照例,今天继续教你画符箓。”

        “好的。”那个声音彬彬有礼地答道。

        夜微凉点头,捻出一张空白符纸摆到了自己面前,浅浅一笑。

        她与此人相识已经两年多了,并且是以一种前所未有的联系方式。

        五感联通。

        无论是对方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还是触觉,她都能切身地体会到,宛如发生在她自己身上一样。同样地,对方也能感觉到她的五感,看见她所目视的一切,同她说话。

        于是,她和他就成为了几乎无话不谈的朋友。

        回忆到这儿,夜微凉眨了眨眼,“看”着画面那边空荡荡的桌面,说道:“对了白羽,先把我昨晚睡前给你留的作业拿出来看看吧?让我检查一下成果。”

        “嗯。”被唤作“白羽”的少年在那边点头。

        脖子上传来了点头的感觉之后,夜微凉眼前的画面便转到了桌下,与她的视觉感官如出一辙。只见,两张由黑色墨水绘制而成的精致符箓静静地躺在抽屉之中,与真正道门符箓的差距仅仅只有颜色而已。

        夜微凉凝视了两张符箓许久,都没能挑出半点毛病。

        “不错不错,才学一年多,就能将符箓绘制成如此模样,颇有天赋啊你。”夜微凉不吝赞美。

        那头的白羽低头谦了一句:“哪里哪里,都是轻语姑娘你教得好。”

        夜微凉点了下头。其实她并没有告知白羽她的真名,甚至就连刚刚院里的仙信阁弟子,也不知道她的真实姓氏。在仙信阁弟子面前,她化姓为“叶”保留原名,而到了白羽这儿,则是连名都换掉,变成了“叶轻语”。

        起初是因为她还没有彻底地了解白羽的为人,所以在被问起姓名的时候随口说了一个去。现在想想,将“叶微凉”这个假名告诉他也无伤大雅,只是不太好开口罢了。

        至于真名“夜微凉”……出于某种原因,不论是谁,她都不会告诉的。

        “轻语姑娘?”

        “哦!”夜微凉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思绪飘得实在是有点远。她晃了晃脑袋,将方才的话题重新接上:“怎么样?现在还想着跑凡界那边去考科举吗?其实,符箓也不是人人都能画的,得看天分。你若是能够把这门手艺学会了,即便没有修为,在道门内也是有一席之地的。”

        夜微凉话音刚落,一阵叩门声突然从屋外传来,打断了她的思绪。因为被敲的并不是她的房门,声音是从更远的前庭传来的。她没等白羽回话,便匆匆放下了手中的笔,低声说了一句:

        “稍等我一会儿。”

        “好,你先忙。”

        “嗯。”

        夜微凉轻笑,起身离开厢房,顺着檐下走廊拐进前厅,发现半圆环形的木质案台后面果然空无一人,而前方的敲门声却一直在响着。她叹了口气走上前去,在一尺来高的案台后坐了下来,从抽屉里取出了一块精致漂亮的紫玉,拿着它向着前门轻轻一挥。

        门框上,一道紫光赫然显现,顷刻间如烟雾般消弭。

        “请进。”

        门被打开,一个穿着黑色深衣的男人走了进来,在案台前坐下。他的面容被头顶的斗笠面纱遮住,神神秘秘的。

        夜微凉略略抬眸,这样奇怪的客人她还是第一次见,但她仍是有礼貌地问道:“江湖百晓生,东域仙信阁。请问这位客官,问人还是问事?”

        深衣男人沉吟了一会,说:“问事,往事。”

        “那你可真是来对地方了,只要灵石到位,几百上千年前的事儿都能给你扒拉出来。”夜微凉一边说着,一边将桌面上的文房四宝推到了深衣男人的面前,“纸笔在此,还请客官将想问的事情写下。”

        男人点头,接过纸笔开写。而就在此时,白羽的声音轻轻地响在了她的耳畔:

        “这种夸大其词的话,建议还是少说的好。万一真的有人上门问你千年前的旧事,如何是好?”

        夜微凉翻了个白眼,不以为然。这世上哪有人吃饱了撑的问那种陈年旧事啊。

        深衣男人写完了要问的问题,将宣纸推向了她。夜微凉接过,下意识低头看去,却见那素净宣纸之上,赫然写着:

        “查明静云仙侣的飞升是否属实。”

        静云仙侣?!

        那不是千年前在闻道仙岛携手飞升的道侣吗?

        她也就随口一说,结果还真有人问成百上千年前的事啊?!

        夜微凉略有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打算向深衣男人确认是否真的要问这个问题,却在抬起头来的刹那,看见了一束直冲她面门而来的恐怖紫光!

        她甚至没有呼救的时间!

        “簇——”

        紫光没入眉心,而她也条件反射地紧闭双眼,躺倒在了地上。而沉默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过后,夜微凉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甚至意识比原来还要清晰!

        慢着……有什么不对……

        一股强烈的不安涌上了她的心头,仿佛失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样,令她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她睁开眼,晃了晃脑袋,直到发现自己所能看见的一切完全跟随她的视角转动,才意识到是少了什么。

        她身上那份来自白羽的视觉,乃至五感,全都消失了!

        深衣男人伸长脖子,看了躺倒在地上的夜微凉一眼,周身烟雾一起,便飘然变化成了一名须发尽白的道袍老者。

        “你还要躺在那里装死多久啊?”

        夜微凉听见这声当即脊背一凉,连忙从地上爬起,低头跪好,小声道:

        “师、师尊……中、中午好啊……”

        越关山板着老脸,澄澈的双眼里释放着矍铄的目光,仿佛要将人贯穿。他没有回应夜微凉的问候,而是严肃地盘问道:“那人是谁?”

        夜微凉当即心里“咯噔”一声,装傻道:“什么谁?”

        “都当着为师的面了,还想扯谎?”越老阁主怒道,“你的神魂跳脱不定,与另一个人产生了关联,致使五感联通。这么大的事情,若不是为师今天发现,你还打算瞒到几时?”

        夜微凉抿了抿嘴,沉默不言。

        “唉——”越关山长长地叹了口气,“所以那人到底是谁?在你们神魂相连的期间,对你,他又了解了多少?”

        夜隐约从越关山的口风里探到了一丝回转的余地。她眨了眨眼,灵机一动,右手三指并起对天起誓,高声道:

        “报告师尊!徒儿保证,没有暴露任何身份!甚至连名字都是编的!在他看来,我只是咱们仙信阁里一个打扫卫生的茶童而已,他绝对不知道我是您的徒弟!”

        越关山挑眉,低头,扶额,伸手指了指夜微凉身后。

        夜微凉回过头去,只见,连接前厅和中庭的那扇门正大敞着。

        她顿时倒抽一口凉气,整个人石化在了原地。

        “我滴个蠢丫头啊!”越关山恨铁不成钢地叹了一声,“要不是为师进来之后顺手设下了禁制,刚才你那一嗓子嚎出去,院里那六十四个崽就全都知道你是他们的师叔了!唉!”

        夜微凉紧闭双唇,把头都快低进地里去了。

        “别装了,你脸皮比城墙还厚,还会羞愧不成?赶紧头抬起来,说,关于那个人,你知道多少?”

        “回、回师尊的话,”夜微凉嗫嚅道,“他是一个没有半点修为的凡人,名叫白羽,我跟他是两年前认识的。他住在穷乡僻壤,由于资质问题无法修炼,只能以农耕打猎维生。不过他言谈举止却尤其文雅,五感联通的时候,他都特别照顾我……”

        “打住打住!”

        越关山听着夜微凉的话题逐渐变歪,连忙叫停,斥责道:“所以说,你跟他五感联通两年多,就只知道了这么点?”

        “嗯呐。”

        越关山翻了个白眼,当即破口大骂:“你让人家把咱仙信阁的院儿上上下下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看了一遍,让人家把咱仙信阁的弟子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全认了一遍,结果人家姓甚名谁,人在何处,身世背景,你一概不知?!咱们可是号称全九州最神秘的仙信阁!你就这么让人看了去?”

        夜微凉扁了扁嘴,勾着脑袋小声道:“那把他也收进咱们仙信阁,变成自己人不就没事了……”

        哪料,老阁主听完这话,登时瞪圆双眼,右手紧紧地捂住胸口,脸上手上青筋暴起,脑袋一抽一抽地颤抖了起来!

        “哎哎哎师尊师尊您消消气您消消气!”

        夜微凉连忙从案台后起身,绕到越关山背后,将她这位已经气到抽搐的师尊扶正了身子,拍背顺气。

        “你……你……你……”

        越关山半靠在夜微凉身上,伸出一根手指,虚弱道:“你给我在《本阁大事记》里记上,晚枫六零三年正月初九,仙信阁险些更新换代,原因是越关山老阁主差点被少阁主气死。”

        夜微凉大红脸。

        在原地缓了一会儿之后,越关山扶着一旁的案台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然后缓步走向了中庭。

        “既然是你捅出来的篓子,那就你善后吧。”

        临到门口的时候,老阁主回头看向了她,声音也恢复了原来的中气:“把那小子的底细查清楚,如果他背景干净,也确实有过人之处的话,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另外,方才写给你的任务,可别忘了。”

        “真的?!”

        夜微凉连忙转向了越关山,眼里闪烁着希冀的光芒。

        “嗯。你查去吧。”

        “多谢师尊!弟子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夜微凉兴奋地跪直身子,躬身向越老阁主行了一礼。即便这位老阁主已然步入中庭,消失在了她的视野之中,她也还保持着行礼的姿势,许久未动。

        可过了半晌,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

        等会!

        五感联通都断了,怎么查啊!

        她连忙爬起身来朝中庭奔去,却在即将穿过那扇门的时候,被一股不明的阻力挡了下来,似乎是某种禁制阵法形成的空气墙。

        “师尊!你骗小孩儿!!!”

        --------------------------------------

        夜微凉靠坐在空气墙上,瞳孔涣散,万念俱灰。

        被骗了。

        彻底被骗了。

        那道钻进她眉心的紫光,肯定是一件能够封印神魂的法宝。她师尊越关山嘴上说得好听,可实际上做的,压根就不是人事!

        她和白羽唯一的联系就是这联通的五感,被越关山这么一切,还怎么查?再说另一件事,她一个十六岁都没满的人,查一千六百年前的静云仙侣?拿头查啊!

        可恶!可恨!可耻!

        老不正经!为老不尊!老奸巨猾!倚老卖老!

        正当她费尽心思在腹中搜寻所有能够用来埋汰越关山的词语之时,身后的空气墙却突然消失,让她失重倒在了地上。紧接着,一只形如枯槁,却又强健有力的大手揪住了她的衣领,像提小鸡一样把她提了起来,随即让开了道路。

        “老阁主再见。”“师祖再见。”“师祖再见。”

        “好好好!各位加油哈,预祝各位顺利完成考核!”

        仙信阁的众位新锐弟子挨个从越关山面前经过,向他告别。而越关山也不含糊,即便拎着夜微凉,也还是对每一位弟子点头致意,简直把和蔼可亲四个字写在了脸上。

        被拎在半空中的夜微凉翻了个白眼,虚伪!

        待到仙信阁的六十四位弟子尽数离开,夜微凉才使劲扑腾了两下,从越关山的魔爪中挣脱开来。她闷闷不乐地揣了揣手,勾着脑袋与越关山擦身而过,却在即将迈过小门的时候,被一声“慢着”叫停。

        夜微凉转过身来,却发现越关山将两样东西丢进了她的手中,一块八角木碟,一枚青翠绿玉。

        “这是卦阵仙信和少主令,少主令的权能与阁主令对等,可以打开阁内的所有禁制,方便你查案。为师过几天要去南域一趟,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你要照顾好阁里的事情。等你把静云仙侣的事情查明,为师就可以光荣退休啦。”

        光荣……退休?

        夜微凉诧异地抬起头来看向越关山,不解道:“师尊的意思是,让、让我继承阁主?那大师兄……”

        还没等夜微凉说完,老阁主一声大喝:

        “就他那个又黑又老又丑的二愣子也想当阁主?”

        “……”

        夜微凉顿时无话可说。

        这个起码上千岁的老家伙也有脸说别人老吗!

        “你不用担心,你师兄师姐们都会让着你这么个小师妹的。虽说你现在还是个孩子,但论天资可谓是千百年难遇的奇才。但是话又说回来,想当阁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静云仙侣的这关考核你得过了,我以后才能把这阁主的位置放心地交给你。”老阁主严肃道,“不过你这丫头年纪不大,行事风格与做派未免也太跳脱了些。这要是换在凡界那边,你是嫁不出去的。”

        谁要嫁人啊!

        夜微凉翻翻白眼,她师尊怎么老拿这个说事。

        “行了,为师也没什么别的要说了。案子已经交给你了,尽力去查吧。”

        夜微凉低下头来,看了看手心里这块通体冰凉的少主令和这个名曰“卦阵仙信”的小木碟,只感觉有一副无形的重担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纵然心里怨气不小,但当这两样象征着仙信阁至高权柄的东西真真实实地落入自己手里的时候,她也意识到,越关山并没有在故意戏弄她。

        她咽了咽口水,将锁紧的咽喉舒缓开来,抬头答道:

        “嗯、知道了。”

        哪料,还未等夜微凉的视线触及越关山,这位向来以“神龙见首不见尾”素称的仙信阁老阁主就化作一阵清风吹出了门去,只在屋内留下了一阵风铃的铃音。她下意识将视线掠过整个前院,却见仙信阁大院最外面的那扇院门也敞开着,门外行人熙攘不息。

        越关山走了。

        给她留下了两个烫手山芋。

        她万万没有想到,越关山居然会跳过她前面的八位师兄师姐,把仙信阁少阁主的位置交给她这个入门不到十年的小孩儿身上。她知道,只有自己认真努力完成越关山交给她的任务,才算是对得起“少阁主”与“未来阁主”这两个头衔。

        可是……白羽……

        现如今,她与白羽之间唯一的联系被越关山切断,她要怎么样才能找回她的这个朋友?

        正当她一筹莫展之际,一串从她脑海深处响起的铃音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将右手上的少主令放到了一旁的古玩架子上,随后神念一动,从空间储物戒里取出了另一块绿玉——传讯玉简。

        传讯玉简两指粗半尺长,前端正闪烁着莹莹的绿光。夜微凉伸手一点,那绿光便飘离玉简,点在了她的眉心。

        清晰的人声,在夜微凉脑中响起:

        “禀大小姐,巳时,南门共一千五百三十八人进城,无反常之人。”

        夜微凉平淡地眨了一下眼,准备收起玉简。而就在此时,一则新的讯息再度传来。她点开短讯,发现这则讯息还是的那个声音:

        “禀大小姐,属下失职,漏报一事。就在属下与您传讯的方才,仙信阁的越老阁主从东边带来了一名没有半点修为的凡人。那人现已上了城南主街,请问大小姐,是否要盯?”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4052427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