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狱电影 > 第1931章 再靠近一点

第1931章 再靠近一点

  “你怕了吗?我遇到的过很多神,从来没有一个会害怕人类,为什么不现在就吞噬我,再光荣地走向终点?那时候,会有更多鲜花和掌声等着你。”

  钱仓一转动右手的银色光辉,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至于会不会被吞噬,以及被吞噬后会如何,那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

  当他拖延乌有的时候,因为威胁时间的关系,两人的技能都相当于处于无法使用的状态,因此,本来几乎停在原地的皮影戏继续潜藏在乌云的影子内,继续前进。

  虽然躲在影子内,但皮影戏并非完全不知晓外界的情况,由于乌有地毯式探索以及钱仓一破坏时空碎片的行为,她坐在的街道,实际上已经被摧毁一小半,再过不久,正在对峙的两人将接近她所在的位置,不过,她能够清楚地知道,自己还没有被乌有发现。

  快啊!快啊!

  她在催促天空的乌云,期望现在能吹来一阵风,让乌云加速,让她更快接近终焉之地入口。

  ……

  狂风拂面而过。

  未来钱仓一半蹲在地,他的身上布满鲜血,这些血的确是他自己的血液,只是,他的身上没有明显伤口。

  “身体不适应吗?”

  他想起了自己初次使用光阴冢的领路人的时候,浑身被撕裂的疼痛感几乎让他难以继续行动,现在,是同样的情况,唯一的区别是,在这关键时刻,已经没有地狱电影来修复他的身体,他必须撑到最后。

  夜空中,星光璀璨。

  他缓缓站起,向前走了两步,身体轻微摇晃,似乎站立不稳,但多走了几步之后,他感觉体内一股暖流涌出,缓解了他此刻的疲劳与疼痛,那是来自不屈意志的力量。

  无尽的烈焰在后方的地平线上燃起,然后迅速逼近。

  随着他的穿越方式变得更加粗暴与直接,来自时空力的反抗也更加剧烈,正常的使用方式,是每穿越一段时空后,便藏起来,等待身体逐渐适应,等待时空力的探查结束,有必要的话,甚至需要穿越回去,躲开时空力的地毯式搜索。但现在,他没有时间。

  前方的小区灯火通明,不时传出人声。

  他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每走一步,脚步便越发坚定,因为身后已无退路。

  ……

  “苍一,激将法对我可不起作用。”

  乌有转身继续向终焉之地的入口走去。

  银色子弹从他背后飞来,不过却被碎石块挡住。

  虽然无法再使用时间的力量,但是,属于他独特的力量却不受干扰,他依然能够操控附近的物质。

  “就这点本事吗?”钱仓一反问,同时向乌有跑去,他刚跑两步,两片狭长的碎石块便从他身侧飞来,他低头躲开,从飞溅的碎石块中穿插而过,再依靠二段跳来到建筑物二层,这里,视线更好,而且,能够看到更远的地方。

  前方乌有的阴影中,一个人影从阴影中浮现,同样穿着白色外套,不过却留着长发,正是皮影戏。

  皮影戏右手伸出,铁链迅速飞向缠绕在一起的铁链围墙,在她使用第七联系的时候,她肩头的血色漩涡也开始旋转,一股独特的猩红色光点沿着她左手掌心的铁链延续到终焉之地封锁的入口处。

  猩红色的光点触碰到铁链墙壁后,如同炸弹一样,迅速扩散开来,猩红色的波纹席卷正面墙壁。相互缠绕的铁链在猩红色光点的覆盖下,渐渐停止扭动,开始有序移动,这扇封锁终焉之地与光阴冢通道的锁,正在被打开。

  “小心!”

  一声警告从后方传来。

  皮影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来自地狱归途的队友,也是她现在唯一能够依靠的队友。

  她回过头,见到三块碎石块飞向自己,飞行轨迹正是自己的头颅以及身体,侧身躲开。碎石块带着破空声从她身边飞过,插在地上,掀起一阵灰尘。

  “乌有现在不能再用时间系技能!”

  钱仓一高声大喊,将最重要的情报告诉皮影戏,同时,他右脚起跳,左脚踩在脚下的碎石块,借助飞来的碎石块继续向前。

  皮影戏深呼吸,目光看向正迅速飘向自己的乌有,眼神中充满警惕。虽然她曾经考虑到这一点,但真正发生的时候,她意识到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开锁需要时间。

  她的左手需要使用第七联系连接铁链墙壁,让地狱电影的力量持续不断传递过去。

  换句话说,她现在受到了限制。

  钱仓一再次朝乌有的背部射击,只是,银色子弹依然只能击中拼凑在一起的碎石块,他左手将白骨诅咒掏出,瞄准乌有,再次扣动扳机,指骨子弹飞向乌有,主动避开阻挡的碎石块,朝着真正的目标前进。

  “不行,必须再靠近一点。”

  他从二楼跳下,瞬间,四、五块碎石块以半圆弧的轨迹飞向他的落点,如果不是拥有二段跳改变坠落轨迹,他的双腿很可能直接被斩断。他落地后,翻滚半圈,躲开从上方落下的碎石块,但当他准备站起的时候,从左侧而来的碎石块撞在了他的胸口。

  剧烈的疼痛从胸口传来,再传遍全身。

  钱仓一躺在地上,落地的瞬间,他顺着摔倒的方向翻滚,避开了紧随其后的碎石块。

  他意识到,靠近乌有的战术根本行不通。乌有操控碎石块的能力与距离的远近有关,远距离攻击的碎石块好躲,但是近距离的碎石块却能够在空中随意改变路线。

  忽然,天空的光线突然变暗。

  钱仓一站起的同时看向天空,上方,碎石块聚集在一起,半径大约有半个篮球场大小,接着,聚集后的碎石块飞向皮影戏的位置。

  轰隆一声巨响。

  聚集后的碎石块砸中皮影戏所在的位置,接着,碎石块碎裂开来,飞溅四周,造成二次伤害。

  铁链墙壁上的猩红色光点渐渐消失,而被解开的墙壁停在原地,隐隐有返回原状的趋势。

  皮影戏从影子中离开,在即将被命中前,她躲在了影子内,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但也让地狱电影开锁的行为终止。

  “皮影戏!别管终焉之地了!快躲开!”

  钱仓一右手一挥,嘶吼道。

  皮影戏看向钱仓一的发现,却看到匪夷所思的一幕,在钱仓一身后,一团血肉正在成型。

  “苍一!”

  然而,当她发出警告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跳动的心脏从钱仓一身体内离开,被一只陌生的手掌抓住,并且握紧,鲜血如同被泼出去的水,将地面染红。

  钱仓一诧异地看着自己胸口,一只沾满鲜血的洁白手臂正在收回。他瞬间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乌有选择佯攻皮影戏,并且趁他刚从地上爬起的时候,利用碎石块制造视觉盲区,悄悄来到他身后,如果在平时,他能够察觉,但他的注意力却被分散,变得不够集中,另一方面,这也是双方的硬实力差距。

  “苍一,自大的人,似乎不是我。”乌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依旧平静。

  钱仓一感觉周围的声音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眼前也变得越来越黑,他的瞳孔边缘渐渐变成红色,古老凝视发动,不过这次的效果并非为了恐惧敌人,而是治疗自己的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