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雄兵连之星河锋芒 > 初识

初识


  【巨峡号医疗室】

  “我已经申请启动超级战士的计划,雄兵连成员也已经招募完成,接下来的事,等悟空苏醒之后再进行下一步计划。”杜卡奥面色沧桑,神色疲惫,静静看着病床上的孙悟空,治疗设备简陋,只能维持最基本的能量输送,却无法治愈创伤,孙悟空的苏醒有待时日。

  ……

  悟空的治疗提上日程以后杜卡奥便参加了由中央军部召开的秘密会议,与会人员不多,只有三个人,一名耄耋之年的退休将军,一名刚毅年轻的青年将领,杜卡奥。

  事实上,这磋商会谈并不够正式,没有会议桌,三人只是坐在了三把木椅上商讨局势并思虑对策。

  “杜将军,先说说这次营救的情况吧。”白首苍老的老人和蔼地率先发话。

  “事发变故,我们制定的计划未能实现,而突然出现的一名女性天使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帮助了我们,她自称是慈悲之心与对战士的尊重,这点我不置可否。另一方面,悟空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虽然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神体所遭遇的创伤由于致伤武器的缘故难以愈合,分析过后,造成伤口的武器为暗夙银材质,这种材质的兵器具有极强的杀伤力,纯粹的烈性伤口致使基因恢复无法起到显著效果,对于普通超级战士来说,这种武器足以致死。”杜卡奥神色严峻,继续讲道,“暗夙银为极其稀有的材质,使用者一定不会是普通的星际战士,可能属于神的行列。”

  “那么,如果是所谓的神,他又为何要伤害悟空呢?”老人面色凝重,问向杜卡奥。

  “也许是悟空与其之间发生了某些冲突,而他的实力在悟空之上。”杜卡奥理了理思绪,梳理了整条时间线上的每一个环节,“而那名女性天使拥有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可能。”

  “我们是否能寻求一下她的帮助,不知道对方会持以何种态度。”青年将军整理过杜卡奥所阐述的信息,了解太空之外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看起来可行的一种途径。

  杜卡奥拿起了旁边的茶杯,大口灌了一口,继续讲道,“天使拥有极高的文明优越感,事实上,我并不认为她会告诉我们事情的原委。”

  “那也要尝试一下,她既然救了悟空就不是敌人,我们不也还有一线机会吗。”老人淡淡笑了笑,呷了一口面前瓷缸中的茶水。

  杜卡奥沉思了一下,点了点头,“嗯,我会设法与她取得联系。”

  一片沉默。

  年轻将军看了看不言的二人,便开口到,“那我来说一说当前的国际局势吧,此次事件我们对媒体的宣称为一次自然的流星坠落来掩人耳目,不过已经有三十五的国家通过媒体形式对我们的报导产生了质疑,大多自称他们的卫星或者观测系统根本无法捕捉到降落物体的信息,上方要求我们抓紧计划的进程,政府依然会为我们做好防护。”

  “国际局势动荡不定,这件事其他国家自然也心知肚明,就怕某些国家的政府为了攫取利益而大肆宣扬一些不利于我们的信息。”老人深思熟虑,经年累月的阅历让他能够洞悉这些所谓的政客们真实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外星文明的入侵已经火烧眉毛,我们没有办法去保证地球的安宁,在文明理念与先进科技的冲击下,拥有多重文明意识形态的地球岌岌可危,我们有必要与各国高层秘密协商以规划人类未来的蓝图,抛除异己之心,为未来的文明大一统奠基。”杜卡奥经历过星际入侵的洗礼,在灾难降临之际,并立的国度,无暇顾及友邻的文明都会慢慢被磨灭,而各有所长的文明在最终会慢慢同化归一,形成一个凝聚力极强的团体,焕发一个文明的第二生机。

  “银河之力超级基因已经完成苏醒,其他超级战士的苏醒也迫在眉睫,我提议即刻启动超级战士计划。”杜卡奥深知悟空的受伤与宇宙格局息息相关,地球星对于诸神所存在的价值不可估量,超级战士是必行之举。

  “嗯,超级战士的计划可以开展了。另外,我会向上级申请有关各国磋商一事,但是,对于文明大一统这一点,我想很难会有国家愿意做出牺牲。杜将军,你应该了解几千年来地球文明的演化,这种分散的意识形态在短暂的时间之内几乎没有合并的可能,历史遗留问题的阻碍,种族之间的不平等,阶级之间的利益摩擦,国家之间的敌对态度等等……”老人无奈地笑了笑,理论终究不是现实,这种事情也根本不可能立竿见影,渗透在整个文明的各种问题等待着解决。

  “好了,就,这样吧。”老人端起那口瓷缸拄起拐杖在年轻将军的搀扶下步履蹒跚地离开了指挥室。

  ……

  【学院内某栋寝室楼】

  嘈杂的喧哗缭绕在葛小伦的耳边,始终绷着的额头也终于松了开,葛小伦沉沉地捶了两下脑袋睁开了眼。

  房间里是朴素的敞亮,简约,清新,如出一辙的素白之色。不知何时身上的黑甲已经脱落,葛小伦撇下眼睛看着盖在身上的纯白棉被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悄悄掀开了被子确认自己只剩下内裤唯一的遮羞布之后还是情不自禁红了脸,这才注意到床边白方柜中整齐叠放的一身衣物。眼下这种情况,葛小伦也顾不得是不是自己的衣服,舒展了下身子便穿戴上了短袖与运动裤。

  自己昏了过去,然后就是一个女性的声音,说的什么?嘶,想不起来了,不过,还是庆幸一下自己没有埋葬在冰冷黑暗的深海吧,这已经足以宽慰自己了,虽然没有完成所谓的任务,但,那也不是自己的错误不是?毕竟事情的来龙去脉自己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就如同自己身上这难以理解的抗性一般。

  葛小伦从床上起身,看着赤裸的脚掌却发现没有鞋子与袜子,握了握自己的拳头,莫名的力量灌溉了全身。窗户是半开着的,秋意浓醇的凉风让大病初愈的葛小伦有些冰凉,虽然看不到自己的相貌,葛小伦也能知道自己是有些憔悴的,为什么呢?苦思冥想也许终然无果,葛小伦摇了摇头朝向门口走去。

  地面很凉,凉意透彻脚底,走了几步才习惯适应,拿起了扫把将整洁的屋子内清扫了一番,叠好了被褥以后光着脚丫出了门外。

  “这是在哪啊?”葛小伦眯了眯眼,眼前的场地空旷又绿意盎然,多是些濒近凋残败落的草木。天色阴暗,风倒是徐徐轻盈,阴天,灰暗。

  葛小伦惯性地摸了摸口袋想要拿出手机看看时间,摸了个空后恍然意识到这衣服不是自己的,而且手机应该是落在寝室了。他挺迷茫的,四顾环视了一下,这是一栋寝室楼层,倒是惹人喜欢,只是,也没看见一个人啊。

  葛小伦拉上了屋子的门后便顺着廊道径直走向了一片颓败的草地上,呆呆地靠在了长椅上,看着天空呢喃道,“怎么没人呢?银河之力,孙悟空……嘶~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正常,你还太小,又没见过世面。”一名金发女子轻慢悠然地坐在了葛小伦身边。

  暼过一眼顿滞了几秒,牛仔长裤,纯白短衫,那Eternity醒目地傲立在轻轻飞舞的洁白双翼之间,葛小伦咽了口唾沫才开口,“刚才怎么没看见你?”

  “你当然看不见我,我在你视线范围之外。”彦双手插在口袋里,惬意地仰头看着天空。

  “怎么都神乎其神的?我也听不懂你的弦外之音,问个简单的,能告诉我这是哪儿吗?”葛小伦不清楚眼前这个女子缘何而来,偌大寂静的地方只有她一个人确实突兀了些。

  “你应该问问她。”彦向远处抛了个媚眼,葛小伦抽搐了下嘴角,这样的女生仿佛不是她喜欢的类型,至少这个第一印象他给的分不会高。

  葛小伦顺着彦地目光看去,酒红色长发的女子慢慢向这里走来,葛小伦站起了身向蔷薇靠近。

  “哟,我难道比她丑吗?要我自惭形秽吗?”彦看向葛小伦,拋向了葛小伦一个媚眼。

  葛小伦皱了下眉头,他有些不悦,但还是和气地转过身,“这位小姐,你我素未谋面,蔷薇和我认识,那么,显而易见,我自然要去问蔷薇啊。”

  “你就这样去?”彦笑意盈盈地看着葛小伦疑惑地目光,伸出手指点了点葛小伦的脚。

  “说来奇怪,起来时偏偏没有鞋子。”葛小伦无奈地看着光着的脚,刚才走的路也确实有些疼,脚底现在也已经满是污秽了。

  蔷薇已经来到葛小伦和彦的身边,微微皱了下眉,不解地看着葛小伦,“你怎么没穿鞋子?”

  “都没鞋子我怎么穿?”

  “嗯?没鞋子?”蔷薇看向长椅上玩弄着修长手指的彦也就明白是何人在从中作祟了。

  “别看我啊,你认为是我干的?”彦摊开双手悠悠微笑着。

  “你干的?”葛小伦也看向了彦,眼神凝重,似乎在为饱受辛劳的双脚打抱不平。

  “好吧,你们地球人真是无趣。”彦轻轻弯曲了下食指,一双新亮的皮靴便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在葛小伦的脚下。

  “你也不是一般人?”葛小伦有些意外,通过这个招数对于这一断论已经是十拿九稳了。

  “至于这样大惊小怪的吗,孩子。我当然不是一般人,而且我不是人。”彦依旧悠悠地晃着二郎腿,瞥了一眼天空又说到,“要下雨了,我们还在这里吗?”

  葛小伦抬头看着愈渐阴沉的云层和忽明忽灭的闪电便说到,“好吧,跟我来吧,到我的屋子里吧。”

  说罢,葛小伦便提起地上的皮靴迈着脚丫走向自己醒来时的房间。

  蔷薇无奈尴尬地看着葛小伦极具憨态的动作,而彦却是笑吟吟的舒放着自己。

  两名性格迥异的女子陆续跟随葛小伦走向廊道下的房间。

  葛小伦打开了灯,拉出靠在墙角的两把椅子摆在床前,自己则坐在了其中一把椅子上,毕竟床是要比椅子舒服些的,怎么好让两名女生都坐椅子呢。

  葛小伦放下了皮鞋便走向了卫生间清洗脏脚,“你们自己看着坐吧,还有一把空椅子,要是不介意的话,你们也可以都坐在床上。”

  “我坐椅子就好,床不习惯。”彦紧接葛小伦的话语便坐在了另一张椅子上。

  蔷薇对此无话可说,毕竟天使的强大让地球束手无策,彦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只要不触犯一些地球文明禁忌。虽然理念稍有分歧,蔷薇也是明白天使也一定不可能做出一些出格的事,对于凯莎的正义秩序,天使们不折不扣地执行。

  蔷薇拍了两下床单,弯下身躯坐下,卫生间的水流哗哗声在雷雨之前的静谧显得十分契合并舒然。

  葛小伦从卫生间中走出,看了一眼两人对视而坐便坐在椅子上开始穿戴自己的皮靴,“蔷薇,这里是什么地方?”

  “超神学院,你以后生活的地方。”蔷薇躲过彦的视线望着窗外幽暗的天色,下一场雨吧,一场雨挺好。

  葛小伦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让蔷薇眼中闪过一丝不解,接着穿戴好皮靴以后葛小伦竟如释重负一般地长舒了一口气,严肃郑重地看向蔷薇,“你的手机能借我用一下吗?给我父母报个信,我猜我应该已经昏迷了不短时间。”

  葛小伦看了一眼身侧的彦,一种淡然坦然的眼神看着蔷薇,“我明白了一些东西,都是我猜的,不过应该不会有太大出入,首先,你们两个都不是普通人,我,也不是普通人,所以,我以后生活在这里,我也接受,我没什么好拒绝的,不过,我还是有一些想说的。”葛小伦眼神躲闪中涣散着些许迷失,酝酿了一会,“我怕死,你应该知道,我以后会渐渐克服。然后,身份的转变我需要渐渐适应,就,就这么多了。”

  “思想觉悟不错,有成长为银河之力的潜质。”彦依旧笑容如初,一种从容让葛小伦为之敬佩。

  “银河之力,你也知道?”葛小伦对此也习以为常,“也是,你们都不是普通人。”

  “以后需要我尽管开口,我尽量克服恐惧。”葛小伦深吸了一口长气,深海依旧残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悸在葛小伦脑海,“我没完成任务,现在想想,挺自责的。”

  “没事,又不是你的错,没有人能预料到事情的进程,好在孙悟空已经得救。”蔷薇闪烁着一种捉摸不透的眼神投向彦,复杂的情感掺杂在一起,又渐渐稀释匀合清淡。

  “下雨了。”彦对上蔷薇的目光,微笑一视转过首,哗哗的瓢泼大雨宛如银瀑水帘倾泻而下,就像扑朔未知的未来,磅礴恢宏中细腻浓浓,激昂澎湃,纤弱平淡,冲刷去夏末的余热,秋,无声无息地潜入单调的世界,情,无声无息地埋下了种子,萌芽在时间的沉淀之后。

  时钟嘀嗒嘀嗒……雨声细密润物无声……


  (https://www.biqugeu.net/64531_64531220/4591203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