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16章 遗忘的记忆 二

第16章 遗忘的记忆 二

  用最快的速度走出公寓楼,长庚拦下一辆的士直奔钱宁慧父母住宿的酒店。很显然,他们也一直在等着他。

  “谢谢你肯来面谈。”钱爸爸冲着长庚点了点头,“不过就算你不来,我迟早也会查清楚你的底细。”

  “不用客气。”长庚也点了点头,用同样的句式回答,“就算你们不给我留电话,我今晚也会和你们联系的。”

  “你是小慧的……什么人?”等长庚落座,钱妈妈终于按捺不住地问,“我以前都没听小慧提到过你。”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能否允许我先问一个问题?”长庚见他们点头,微微一笑,“你们并不相信我是机器人,但是为什么当时不揭穿我和钱小姐笨拙的骗局?”

  听到这个问题,钱氏夫妇警觉地对望了一眼。然后钱爸爸谨慎地回答:“小慧喜欢开玩笑,我们就配合一下。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你们大概以为她是害羞,不肯承认我是她同居男友吧。”长庚坦然地说出事实,直面钱氏夫妇尴尬的面孔,“可是,事实并不是你们所猜测的那样,我和她并非恋爱关系。”

  “那你为什么和她住在一起,你的内衣还晾在她的阳台上?”面对长庚如此撇清的话语,钱爸爸有些恼怒了。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显然如果长庚说不出令他满意的答案,他会毫不吝啬自己的力气将长庚狠狠教训一通。

  “我是一个心理治疗师。”面对钱爸爸的威压,长庚只是轻描淡写地回答。

  “什么,心理治疗师?”这个名词让坐在宾馆床上的夫妇俩呆住了。而长庚也并没有进一步的解释,只是静静地等待他们咀嚼这个词组的滋味。

  “小慧很正常。”半晌,钱爸爸干涩地开口,“你给她治疗什么,需要和她住在一起?”

  “她的神智确实没有问题,只是有一些奇怪的幻觉,偶尔会在生活中造成不便。”长庚认真地注视着对面夫妇的眼睛,不放过他们的任何一丝情绪波动,“据我所知,好像跟某个溶洞有关……”

  不出长庚所料,最后一句话成功地打破了钱氏夫妇伪装的坚强。“怎么会这样……”愣了几秒钟,钱妈妈终于忍不住一把抓住丈夫的手,眼睛里已经有泪光闪烁。

  “钱小姐应该还没告诉你们吧,因为幻觉原因,她已经失业了。”长庚趁热打铁地补充,“请相信,作为一个心理治疗师,我和你们同样渴望她早日痊愈。”

  “去跟导游说,旅游取消,我们留在北京陪小慧。”钱爸爸斩钉截铁地开口。

  “不行。”长庚赶紧阻止,“钱小姐的病因来自她的潜意识,你们作为她的父母对她潜意识的影响尤其大。因此你们必须如常生活,不给她的情绪带来波动才是治疗的最佳选择。”

  “那小慧怎么办?”

  “我们能做什么?”

  钱氏夫妇同时问出各自的问题,显然他们听到“溶洞”这个词后,态度就大为变化,这让长庚越发有了信心。

  “我需要了解她潜意识的根源。比如,那个溶洞……”长庚敏锐地重复了一遍这个关键词,“当然,作为专业人士,保守病人的隐私是我们的职责。”

  “是小慧给你提到的溶洞吗?”钱爸爸问。

  “不,她根本不记得这回事。我是在给她做催眠治疗时发现的,但没法得到更多的信息。她自己对这段回忆很排斥,但这恰好也是她致病的心理症结。”长庚苦笑了一下,“所以,我才来请求你们的帮助。”

  钱氏夫妇又对望了一下,似乎在互相征询意见。终于,钱爸爸点了点头,沉重地开口:“本来,我和小慧妈妈也希望永远不再提起这一切。”

  “那一年,小慧四岁,我们带她回她妈妈的老家。”钱爸爸打开话匣子,透露出一个隐藏了二十年的秘密,“那个地方叫云峰堡,位于贵州安顺地区。你知道贵州属于喀斯特溶岩地貌,天然溶洞非常多,云峰堡周边的山上也有好几个。其中一个溶洞叫做天龙洞,极大极深,岔路众多,就算是当地人也没人敢深入其中,除了一个人例外。”

  “那个人就是——小慧的外婆。”钱爸爸看了一眼妻子,见她只是埋头不语,安慰地轻轻揽了揽她的胳膊,“小慧的外婆和外公一样,是土生土长的云峰堡人。然而小慧妈妈只有五六岁的时候,□□破四旧的风气也传到了这个与世无争的村庄。为了保护家传的一些古董,小慧的外婆在一个夜里走进了天龙洞,从此再也没有出来,也再也没有人见过她。

  “我们当时住在小慧的一个表舅家里,他家正好有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子,叫宝生,成天带着小慧在村子里玩。小慧第一次去农村,什么都新鲜得很,对那个小表哥更是崇拜备至。因为村子里每一家都沾亲带故,治安非常好,我们也就放心地让小慧跟着宝生到处跑,没想到有一天直到天黑也没见两个孩子回家。”

  “我出去透透气。”钱妈妈忽然站了起来,表情极为疲惫,显然不愿再回想起当年的事情,只好选择回避。

  “我很抱歉。”长庚忽然说。他的语气不是客气,而是一种钱氏夫妇无法明了的负罪感。

  “没关系,我们一直准备着面对这一天。”直到看着妻子走出房间关上了门,钱爸爸才转头重新面对长庚,慢慢地继续说下去:“我们和表舅一家都快急死了,四处寻找,村里的乡亲们也一起来帮忙。可是二十来天过去,不论附近的山坡树林还是池塘沟渠都搜索了几十遍,却依然没有两个孩子的踪影。后来,有人提到了天龙洞,我们就本着试试看的心态进洞搜索,居然找到了一只鞋子和一件外衣,都是宝生的。毫无疑问,两个孩子是钻进天龙洞里面去了。

  “表舅妈一听到这个消息,当即就哭了起来,嚷嚷说肯定是当年死在洞里的外婆阴魂不散,拘了两个孩子去和她作伴,那么孩子们是肯定回不来了。我自然不信这种说法,和表舅还有另外几个热心人系了绳子轮流进洞搜索。可惜天龙洞果然如同迷宫般到处是岔道,加上越往里走空气越窒息,我们搜索了整整七天,什么都没找到。”

  钱爸爸说到这里,从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巾擦了擦脸上细密的汗珠,仿佛他又回到了当初那个焦急而绝望的时候:“此刻距离两个孩子失踪已经整整一个月了,所有人对他们的生还已经不报希望,救助的村民都已散去,只有我们和表舅夫妇还在绝望地一次次搜索,觉得哪怕是发现……孩子的尸体也是好的……然而就在那个时候,奇迹出现了。”

  “我和表舅当时身体都累垮了,在被人强行抬回家休息之前,我们最后一次钻进了天龙洞,照例在每个转角处都插上了一只小号手电。就在我们又一次徒劳折返的时候,我们忽然发现靠近洞口的一只手电附近伏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我迅速地一把抱起,发现她果然就是小慧,只是已经昏迷不醒,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头……真的是皮包骨头,就像电视里的木乃伊那样骇人,抱在怀里硌得人心慌……”钱爸爸的声音哽咽了,停顿了好一阵,才有力气继续说下去。

  “我们当即把小慧送到了医院里,听说有孩子在溶洞中三十天生还,新闻记者一下子来了不少,都被我们硬挡了出去,生怕影响小慧的病情,但还是止不住大大小小的报纸纷纷报道,对于小慧居然能熬过整整一个月,自己爬回溶洞出口更是有各种猜测。而就在这个时候,宝生的尸体也已经发现了,据说他应该是在陷入洞中的第四天或者第五天就死去了,死前因为精神崩溃双手的指甲都被磨掉了……宝生的妈妈看见尸体后精神也立刻崩溃了,她跑到小慧的病房里,边哭边骂为什么死的不是小慧,是小慧害死了她的儿子……”

  “小慧被送到医院后本来神智还比较清楚,被她表舅妈这一闹,病势又立刻沉重,开始失控地大喊大叫,尤其害怕腌肉板鸭等腊制食品,以至于好几次我们都以为她真的疯了。但是一次她从发病引起的昏迷中清醒之后,竟然彻底恢复了正常,只是将有关洞内的一切都忘记了,让那些想挖掘内情的记者们大失所望。从医院出来一年后,小慧上了小学,然后是中学大学,留京工作,一切都与常人无异了。”

  “遗忘过于沉痛的打击是大脑的自我保护功能,所以一切都很合理。”长庚终于开口评论了一句,“只是她居然能在断食一个月后爬到洞口,真的有些不可思议。哪怕洞中有水饮用,也不足以支撑她爬行的力气。”

  “确实不可思议,但是已经无人知道原因。不过当时医生也提醒过我们这段记忆只是被封存,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重新开启。而一旦开启,对她精神的影响无法预知。”钱爸爸无奈地摇了摇头,“从此,我和她妈妈再不敢带她去云峰堡,再不敢让她接触娘家的亲戚,家里也不吃腊味,避免一切会引起她回忆的东西。我们都觉得,如果她一辈子都想不起来就最好了,毕竟她那个时候才四岁,小孩子的记忆是很不牢靠的……”

  “儿时的记忆确实常常会模糊,但它们实际上是埋入了潜意识中,反而会在不知不觉中影响更深。”长庚说到这里,知道自己已经达到了目的,便点点头站了起来,“您提供的线索非常有帮助,我会提交给有关心理专家,一起想办法的。”

  “小慧是怎么出现异常的?你有把握治好么?”钱爸爸没料到长庚这就要走,连忙拦住他。

  “具体原因不明了,不过我背后有北京大学和萨拉曼卡大学专家们的双重支持,应该没有问题,请放心吧。”长庚的神情十分疲惫,勉力打起精神应付,“我会定期给你们汇报情况,而你们一定要如常生活,不能引起钱小姐的怀疑,否则只怕会让她的死亡幻觉更加严重。”

  “可是……”钱爸爸也看出来长庚精神状态极差,一副随时会倒下的模样,但是他爱女心切,仍然忍不住想要问个明白。

  “钱小姐因为死亡幻觉会导致一些自残行为,我不能离开太久。你有我的手机号,有问题我们改天再谈。”长庚说完,推开钱爸爸阻拦的手臂,自顾走出了房间。